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21.Chapter 21
    伊锦回头瞟他,“你怎么会来这?”

    苏芷曼会来她倒是没觉得很奇怪,反倒是他有点莫名其妙。带她来修琴的人是陆君驰,他没道理跟苏芷曼说了这事,又让陆君卓过来。

    “下楼遇到崔明,大哥让他过来一趟说是取琴,我一想就知道跟你有关。”陆君卓压低嗓音,“所以我就代劳了,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我要是再来慢一点,还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呢。”伊锦弯了下媚眼,继续往里走,“走吧,看看去。”

    陆君卓潇洒地甩了下头发,笑容满面的跟在她后边进去。

    伊锦撩开帘子进入茶室,假装很意外的看着苏芷曼,“姐?”

    苏芷曼点了下头,脸上露出若无其事的笑,“还以为你今天没空。”

    “我是闲人,不像你要筹备演奏会要练习,我有大把的时间。”伊锦自顾坐下,笑盈盈的看着祝老,“师父,琴修好了?”

    苏芷曼脸色微变,师父?!

    乔雨初只说侯老的琴是这儿修的,没说伊锦是祝老的徒弟。民乐圈里没听过上新闻那位大师的名字的人很多,不知道祝老的没几个。

    祝老跟梁老是师兄弟,现在依旧是音乐学院的两个传奇。

    她虽然学钢琴,但相熟的圈内人几乎都是玩民乐的。伊锦资质平平,祝老怎么会看上她的?

    “早修好了,就在工作台上。”祝老眯眼打量陆君卓一阵,含笑招呼他坐下。

    “打扰了。”陆君卓礼貌拱手,“听小锦说了修琴的事,谢谢您肯帮忙。”

    “陆君卓你要是很闲,陪师父下棋他最喜欢,恭维就算了。”伊锦的声音从里边传出来,语调轻快,“师父,我有没有说错?”

    祝老失笑,“就你机灵。”

    苏芷曼尴尬的扯了下嘴角,起身告辞,“既然伊锦已经来了,我正好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来都来了多坐一会。”祝老笑了笑,视线落到抱着琴出来的伊锦身上,“徒弟,你试试音看对不对。”

    找他修琴的陆家小子说,这丫头弹得很好就是不爱正经学,他得试试她,徒弟可不是乱收的。

    伊锦瞟了眼苏芷曼,小心放下怀里的古琴,去搬了凳子过来大大方方坐下。

    苏芷曼维持着笑脸坐回去,心里却不屑的想能弹出声就不错了。侯老当初赶走她时可是大发雷霆,说自己从来没教过这么顽劣又笨的学生。

    她也不信一个不学无术,不是玩赛车就满脑子都是陆君驰的花痴,真能学会古琴。

    孟涵跟她说,培训学习期间伊锦教的指法和手势全是错的,跟网上的一点都不一样。

    连网红都比不过,她能听出来音准不准就怪了,开什么玩笑。

    “小锦鲤,我给你壮胆。”陆君卓捕捉到苏芷曼眼里的鄙夷和不屑,登时就有点火了,“顺便教教我。”

    伊锦抬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好啊。”

    陆君卓见祝老没反对,笑容灿烂的坐过去,在苏芷曼看不到的地方给伊锦使眼色:削她!

    伊锦回了个彼此才懂的眼神,端正了坐姿,抬起手专注抚琴。

    弹的的古琴考级六级的曲子《平沙落雁》,她微微低着头,指法娴熟流畅,琴声抑扬起伏似有鸿雁来宾,又见云霄飘渺。

    祝老微阖着双眼,仿佛沉浸在乐声之中轻摇着头合拍。

    陆君卓单手托着下巴,目光专注的看着伊锦的侧脸,目光灼热而不自知。

    苏芷曼冷这张一脸,心说也就能糊弄下陆君卓这种狗屁不懂的白痴,到了行家面前,最多幼儿园水准。

    一屋子四个人心思各异。

    陆君驰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视线在伊锦身上聚焦,目光不由的沉了沉,凌厉看向她身边的陆君卓。

    “大哥,你怎么来了?”陆君卓被盯得浑身发毛,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

    伊锦抬了下眼皮,撤回手平静对上陆君驰的目光,“这把琴很重要,不过不需要这么多人来取。”

    一句话,把他和苏芷曼都讽刺进去了。

    陆君驰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

    苏芷曼心跳加快,目光深深的看着陆君驰,可他连一丝的眼神都不肯给她,仿佛她就是个透明人。

    “师父,琴没有问题了,你看什么时候我过来拜师。”伊锦拍了下陆君卓的肩膀,眉眼一下子弯起来,“帮我拿袋子,就挂在师父工作台旁边的架子上。”

    陆君卓麻溜起身。

    “我这平时清净惯了,难得一下子来了你们四个年轻人,中午就留下吃饭吧。”祝老睁开眼,心情不错的提议,“拿袋子那小子,你陪我喝两杯。”

    果然是个好苗子,就是小聪明太多了需要好好管教。

    “祝老?”陆君卓很诧异,“为什么是我啊。”

    “你跟我徒弟最像。”祝老佯装不悦,“不乐意啊。”

    “没有。”陆君卓嬉皮笑脸的从里边出来,殷勤跑到伊锦身边把袋子给她,“还要我做什么。”

    伊锦眨了眨眼,嘴角高高翘起,“下厨。”

    陆君卓:“……”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笑,压根不把陆君驰和苏芷曼放在眼里。

    午饭是伊锦做的,陆君卓给她打下手,陆君驰抱着手臂站在厨房门口,一张脸黑成了墨汁。苏芷曼如坐针毡,几次想要找借口离开,都下不定决心。

    伊锦是真的不喜欢陆君驰,从他进门,她的眼神就没在他身上停留过。

    反倒是陆君驰,看伊锦的眼神明显多了一丝不以捕捉的……占有欲。

    只有陆君卓坦坦荡荡,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对伊锦的喜欢。

    “开饭了。”陆君卓端着最后一盘菜出去,瞟了眼苏芷曼,冷哼一声故意说,“小锦鲤的手艺非常好,不像某些人只会等吃。”

    苏芷曼不悦瞪他,险些把牙齿咬碎。

    陆君卓浑不在意,回给她一个嘲讽的眼神,转头去工作室叫祝老。

    五菜一汤,鲜香热辣勾人食欲。祝老一坐下来就夸伊锦能干,顺便夸自己眼光独到。

    陆君卓毫不客气的拆台,“我看您老不是找徒弟,是找厨师。”

    “那你就错了,伊锦当我徒弟是她有口福,你小子要是没事多跟她过来,我给你俩做好吃的。”祝老捋了把胡子,笑着拿起碗筷,“吃饭吧,尝尝我徒弟的手艺。”

    陆君驰看着满桌子的菜,无从下筷。

    苏芷曼也不动,她压根就不信伊锦会做饭。打架骂人一套一套的,装贤惠,谁信她。

    一顿饭吃完,陆君卓辣得脸上全是汗,可怜兮兮的求伊锦下回再给他做。

    陆君驰额上也出了层薄汗,看伊锦的眼神愈发深邃。

    他对她的了解,还是不够多……

    苏芷曼连一分钟都坐不下去了,找了个借口讪讪告辞。

    “昨天跟你说的资料下午开会要用,回去准备。”陆君驰盯着跟在伊锦身边,开心的仿佛忘了自己是谁的陆君卓,冷然出声。

    陆君卓叹了口气,擦干净桌子把抹布给伊锦,“我先回去了。”

    伊锦扫了眼陆君驰,回头跟祝老说,“他喝酒了不能开车,我送他回去待会回来取琴。”

    祝老含笑摆手。

    陆君驰咬了下牙,拎起茶壶给自己倒茶,顺便给祝老的杯子里添了些。

    “小锦鲤,我带司机了。”陆君卓一出门就笑,嗓音压得低低的,“不过看到他吃瘪还真是爽,对了,你把护照给我我去办签证,带你去巴黎去水城,周三晚上走。”

    伊锦开心睁大眼,“真的要去?”

    “当然是真的,我向来说话算话。”陆君卓抬手敲她的脑门,却又在即将碰到的那一刻撤回力道,只是很轻的碰了下,“回去吧,侯老这几天心里不好受。”

    伊锦弯着眉眼打开车门拿出放在包里的护照给她,兴奋摆手,“去吧。”

    陆君卓开心上车。

    伊锦折回去跟祝老说了下过来跟他学斫琴的时间,带上侯老的琴告辞出去。

    陆君驰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伊锦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上车,“除了在奶奶面前我会配合你,其他的时间,请不要干涉我的任何事,下次想要跟她约会,麻烦远离我的视线。”

    “没有约会。”陆君驰伸出手想要拦住她,最终还是作罢,“路上小心。”

    伊锦“嘭”的一声甩上门,发动车子开出去。

    回到侯老家,侯天泽试了下琴不敢置信的看着侯老,“爷爷,真的修好了。”

    侯老应了声抱着琴老泪纵横。

    伊锦拍拍侯天泽的肩膀,拉他出去,“好好安慰他,一会师母睡醒了肯定也要哭,你已经是个男人了,懂事一点。”

    “知道。”侯天泽眼眶发红。

    伊锦叹了口气,掉头出去。把陆君驰的车送回他的别墅,伊锦打车回苏家,把自己的黑色牧马人开出来,去市中心找方兰萍。

    股份的事她还没机会问清楚。

    “苏芷曼出生后,你爷爷突然犯病,知道我也怀孕就留了遗嘱。”方兰萍叹气,“给你的股份比苏芷曼的多一倍,你爸觉得他偏心,就一直扣在手里不给我。”

    那时候苏家的公司市值也就几个亿,老爷子赌她是男孩子,分了一半给她。

    公司发展到现在,市值翻了好几倍,苏洪庆更加舍不得给出来。真给了,公司就不是他做主了。

    “股份的事另说,你再跟他要一套房子,就说给我的。”伊锦神色严肃,“趁他现在还算大方,不过你不要想着他会给地段好的,先要了我们都有地方住就行。”

    方兰萍开心点头,“妈妈知道。”

    伊锦松了口气,跟她商量完房子的事,一块去设计公司看新修改后的图纸。

    一半的股份……啧,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还一直嫌弃方兰萍立不起来,除了会依赖苏洪庆别的什么都不会。

    原来竟是为了股份。

    忙到下午去和陆君驰一块去看老太太,俞敏娴也在。伊锦客气打过招呼,含笑坐到老太太面前,“气色好多了,感觉怎么样。”

    “能吃东西就有劲多了。”老太太握着她的手,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默不吭声的陆君驰,“君驰,你安排下带小锦去度蜜月,结婚到底是大事别委屈了小锦。”

    度蜜月?!伊锦反驳的话还没出口就被陆君驰打断在舌尖上,“计划好了,周三就出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