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20.Chapter 20
    气氛略微妙。

    雨棚上的灯光打下来,将陆君驰的脸切割成两部分,一半在笼着阴影一半明亮,漆黑深邃的眼眸平静的没有丁点的波澜。

    他站在那,仿佛雕塑一般,浑身上下自带冷气。

    伊锦淡淡扫他一眼,回头嘱咐陆君卓和谢远桥送戴薇宁回酒店。

    “小锦鲤,你悠着点。”陆君卓很不放心但又不能留下来。

    大哥不喜欢任何人干涉他的私事,但他若是做出伤害伊锦的事,自己也绝不会饶他。

    “放心吧。”伊锦感激一笑,“赶紧上车。”

    陆君卓偏头跟谢远桥交换了下眼神,不怎么情愿的带着戴薇宁去拿车。

    汽车发动机工作的轰鸣传来,转眼没入车流。

    伊锦双手抄在裤兜里,微眯着一双桃花眼,不冷不热的扯开嘴角,“陆先生,你演的不累我看着都累,有意思吗?”

    陆君驰眯眼看着她左边脸颊不断晃动的大耳环,目光发凉,“有意思。”

    “这样啊?”伊锦勾了下嘴角,笑的讽刺,“那你自己慢慢演,我就不奉陪了。”

    作为旁观者,要求他必须回应原主的单恋很不公平。不管男女,谁都不希望自己被不喜欢的人缠上,说的好听叫追求,换个词就是骚扰。

    站在陆君驰的角度,他是被一个神经病骚扰了五年,不管怎么拒绝都没用。

    而原主却被自己的行为感动,觉得自己深情又执着。

    她不喜欢原主,然而每每想到被丢进鳄鱼池的惨状,身上依旧止不住的起鸡皮疙瘩。

    那种恐惧深入骨髓,就好像并只是旁观,而是真实的经历过所有的剧情。

    看到陆君驰主动释放善意,她恍惚有种无比的讽刺又荒谬可笑的感觉。

    “我们是夫妻。”陆君驰眼底的苦涩稍纵即逝,目不转睛的注视她片刻,转头拉开车门,“上车吧。”

    伊锦敛了笑,落落大方的坐进车里。

    这么客气的陆君驰还真是少见,所有的剧情里,他对她从来都是不假辞色。

    车子驶离停车场,霓虹流水般划过车厢,后视镜上的平安符晃来晃来,隐隐散发出淡淡的檀香味。

    伊锦的目光被平安符吸引,伸手一碰胸口突然传来钝痛,脸色开始发白,额上瞬间冒出细密的汗粒。

    “怎么了?”陆君驰靠边停下,开了灯看她,眼底的紧张一览无余。

    伊锦捂着胸口,像是被巨大的悲伤淹没,呼吸都觉得痛,“我不知道,我好难过……”

    “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陆君驰正回身子加速开出去,同时空出一只手紧紧抓住她的手不放,“别怕,很快就到了。”

    伊锦浑身的力气好像在一瞬间被抽空,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下来。

    之前几次坐他的车,车上都没有平安符。

    她的心脏像是被人生生剖开,疼的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吱”的一声,车子稳稳停下。

    伊锦蜷缩在副驾座上,脸上白的没有丝毫的血色,任由陆君驰把她抱下去。

    耳边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科室换了一个有一个,楼上楼下折腾了一圈诊断结果出来:心绞痛。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伊锦还是难受,眼泪也跟决堤了似的,止都止不住。

    那种悲伤难过的情绪像是从她的骨头缝里冒出来,不断肆虐她所有的神经。

    躺到病床上,陆君驰的手伸过来,绵软的灰色手帕落到她眼角,很轻的动作。

    伊锦闭上眼睛,微微偏头避开他的手鼻音浓重,“我不是你认识的伊锦。”

    陆君驰的手僵在半空,只一瞬便又继续给她擦泪,“你是。”

    如果不是,她看到平安符不会如此痛苦。

    伊锦没力气跟他争辩,“你出去吧,我睡一会。”

    她觉得自己压抑的好像马上就炸开,再继续对着他肯定会崩溃。她现在活在这个世界里,是活生生的不是纸片人。

    开心难过都特别的真实。

    “好,有事叫我,我在外面。”陆君驰擦干她脸上的眼泪,起身出去。

    房门掩上,伊锦隐约听到他在打电话,好像说明天早上的视频会议取消。后边还说了什么,她就听不到了。

    还是很难过,好在打过止痛针后胸口已经没那么痛,伊锦筋疲力尽的睡过去,梦里景象纷杂。

    一会梦到自己跪在广安寺的大殿里,一会又梦到熊熊烈火和刺耳的爆炸声。疲惫醒来,陆君驰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一旁,轮廓分明的脸被屏幕照亮,神情专注。

    “还难受?”陆君驰放下电脑朝她走过来,自然而然的坐到床边,嗓音还是冷的没有丝毫起伏,“要不要叫医生。”

    伊锦闭上眼摇头,“不用了。”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想起救他时的恐惧和绝望,想起跪在广安寺大殿上满心的虔诚,想起他施舍一般加她微信的样子。

    同一本书她穿了两次,这一次只是重来。

    上一次,她没有任何自己的记忆,从生到死,书里的伊锦就是她自己。

    所以这一次,她的潜意识里拒绝承认自己,曾经那么疯狂那么愚蠢的爱着陆君驰。拒绝承认,自己在另一个世界,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甚至还臆想出乱七八糟剧情往他身上扣,强迫自己忘掉关键的细节,不断的给自己暗示——上一次的人不是她,她没那么脑残。

    “再睡一会,外面还没天亮。”陆君驰说着坐回去,抱起笔记本电脑继续工作。

    伊锦没吭声。上一次,他但凡对自己表现出哪怕一丝的温情,她都会开心的睡不着。现在真的得到,却心如止水空余疲惫。

    她再也不要爱上他,不要了。

    躺了会了无睡意,伊锦无聊坐起来抬眼看他,“关心一个讨厌的人,会不会有种想吐的感觉。”

    陆君驰的视线掠过屏幕落到她脸上,“我不讨厌你。”

    上辈子也不讨厌。

    结婚只是为了让奶奶安心治疗。加上乔雨初告诉他,苏芷曼就是在车祸中救了他的人,他出于感激两年当中私下就吃过几顿饭,谈不上交往。

    他妈因为梁老的关系,觉得苏芷曼各方面都不错,自作主张订下婚事。

    新娘是谁其实都没差别。

    他最大的错,是婚后对她冷暴力住去公司,给了乔雨初和苏芷曼编造谎言的机会,害她越错越离谱并为此丧命。

    “男人是不是都这么无耻,说谎的时候眉头都不皱一下?”伊锦平静反问。

    找回记忆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不在乎他怎么想,只是觉得自己倒霉透顶。死了一次还不够还要经历第二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个世界。

    穿过来前一天,她刚抢到了一款心水的口红。

    “不知道,我跟其他人不熟。”陆君驰放下笔记本电脑,微微眯起眼跟她对视,“要喝水吗?”

    她眼里的防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疏离,还有深深的……嫌弃。

    “不要。”伊锦被他问得一愣,也没了兴趣跟他瞎扯躺回去继续睡。

    再次睁开眼已经7点多,伊锦彻底清醒过来,陆君驰的姿势都没变过,眼底有些许青黑的颜色。

    上楼去看老太太,昨天下午新换了药,她精神好了一些,招呼伊锦陪她上网下围棋。

    “谁都不愿意跟我玩,还禁止我长时间用电脑。”老太太半真半假的抱怨,完了笑这夸她,“还是小锦最好。”

    伊锦弯了弯嘴角,陪她玩了约莫一个小时仔细照顾她睡下,起身跟陆君驰一块出去。

    救了陆君驰的第三天她终于醒来,床前就坐着老太太。

    所以老太太才说,她们见过。

    “我回师父那边。”走出电梯,伊锦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嫌弃皱眉,“没什么事不要来打扰我,我很忙。”

    陆君驰抿了下嘴角,波澜不兴的语气,“我送你过去。”

    伊锦的视线从他身边掠过去,落到停在雨棚下的迈巴赫上,狐疑点头。

    竟然换车了。

    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后座,伊锦下意识的看了眼后视镜,发现上边什么都没挂,微微挑眉。

    其实不用换,别说是挂六个平安符就是挂六十个,她也不会再有昨晚的反应了。

    中午吃饭,方兰萍打来电话,苏洪庆把市中心的两个铺面都给了她。

    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她的兴奋。

    “办过户没有?”伊锦冷漠泼凉水,“没办过户不算给。”

    “办了,他还给了我一百万做启动资金。”方兰萍笑出声,“我现在就去找公司重新装修。”

    伊锦放下筷子,眉头深深皱起,“你该不会以为他对你好吧?”

    苏洪庆改变态度,不过是因为那天陆君驰陪她回家,让他产生错觉。一旦他知道,陆君驰最在乎的人还是苏芷曼,这两个铺面就是遣散费。

    好在比上一次好了一点,没有两手空空。

    “小锦,妈妈认真的想了一夜,决定跟他分开了。”方兰萍的嗓音低下去,“妈妈糊涂了半辈子不能再害你了,你离开陆家吧妈妈养你。”

    伊锦有点回不过神,“你认真的?”

    “认真的,你有空过来看看设计图纸。”方兰萍又笑,“你爷爷瞧不上我但也给你留了股份,他不能不给你,我折腾了这么些年也累了。”

    伊锦答应下来,长长吐出口气。

    市中心的铺面很值钱,面积不算很大开花店是够了。方兰萍对这事很上心,一改之前的贵妇做派什么都亲力亲为。

    伊锦两头忙,一直住在师父家里,没回过陆君驰的别墅。

    转眼周末,耀格娱乐的新人培训结束,伊锦送走了戴薇宁马上去祝老家里。

    家里好像有客人在,才进院子就听到笑声。伊锦纳闷顿住脚步,听到苏芷曼清晰的声音,“我妹妹做事鲁莽,这次真的要谢谢您,帮忙修好了这把琴。”

    苏芷曼怎么会知道她来找祝老修琴,难道是陆君驰说的?

    念头刚起,肩膀忽然沉了沉,耳边听到陆君卓不悦的声音,“小锦鲤,这女人要搞事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