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9.Chapter 19
    陆君驰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抿下嘴角掉头去医院。

    乔雨初还在哭,没受伤就是觉得自己委屈了一直闹。陆君驰推门进去,冷冷掀唇,“正好都在,我有几句话要说。”

    俞敏娴拧着眉,示意弟弟和弟媳先收敛。儿子在生气,她这个当妈的一眼就看出来了,火气还不小。

    “伊锦是我合法的妻子,不需要谁喜欢也不需要谁承认她的身份。”陆君驰抬了下眼皮,目光凌厉的盯着乔雨初,“今天这事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再让我发现你针对她,自己收拾包袱滚去澳洲,这辈子都别想回来。”

    乔雨初本来还在哭的,闻言脊背发凉,身体也控制不住的抖了抖。

    长这么大,陆君驰从来没有这么凶过她!

    “伊锦没有错,雨初砸坏的琴是侯老儿子的遗物,没打死已经是手下留情。”陆君驰说完,冷着脸转身走了出去。

    俞敏娴看着床上的乔雨初,咬了咬牙,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才好。

    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够难受,孩子留下的遗物还被砸了,这分明是往人心口上捅刀子。照着伊锦的性子,只给她一脚真的是很客气了。

    “我不知道……”乔雨初翻身避开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恨恨磨牙。

    她不出面,也要把这一脚的痛还回去!

    盛夏的天说变就变,下午一场暴雨下来空气顿时凉爽了不少,整个城市都冲刷的干干净净。

    伊锦晚上没回陆君驰的别墅,跟戴薇宁住在师父家里,第二天一早照例去医院看老太太。

    等护士给老太太擦洗的间隙,陆君卓冲她竖起大拇指,悄悄压低嗓音,“你昨天下手够狠的,听说乔雨初的脾脏差点被踢坏。”

    “下次我会更加用力。”伊锦脸上覆上寒霜。

    师父和师母昨晚都没怎么吃饭,侯天泽安慰好久才勉强吃了一点。

    对他们来说,那不是一把平平常常的琴,而是失踪在科考路上的儿子儿媳。只给乔雨初一脚已经算轻的,幸好找到了人修琴,要是没找到她还会再教训她一次。

    “别总那么暴力。”陆君卓做可怜状,“伤到别人我不心疼伤到你自己怎么办。”

    “说教啊。”伊锦被他的耍贫的样子逗笑,“我也不喜欢动手,小时候天天被人骂野种,被人拿石头丢,拿鸡蛋砸,每次出门头都不敢抬。”

    后来大一些开始知道反击,揪着领头的暴打。几次之后就没人敢骂她了,但也没人跟她玩,不管男的女的。

    私生女的身份是原罪。

    进了苏家后,依旧有人骂有人嫌,方兰萍发现过一次直接冲上去打人,还把对方的妈妈给打了,一战成名。

    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苏洪庆的小三厉害的不得了。

    苏芷曼每天冷嘲热讽,看她的眼神跟看垃圾一样。如果不是陆君卓突然求婚,苏芷曼说感谢她让自己认识陆君驰,就不会有后来的抢婚,也不会黑化。

    18岁生日当天,苏芷曼跟陆君驰的偶遇,不是巧合。

    不过苏芷曼毕竟是女主,只要不杀人放火有心机是聪明的表现。现实已经那么憋屈,大家都想在书里看到又美又聪明,有强大金大腿抱的女主。

    平凡如她的普通人,在现实里很多到20岁还没初恋,真写出来谁看。

    “我真觉得自己挺欠的,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你。”陆君卓叹气,“今年生日快要到了,想要什么礼物满足你。”

    伊锦从来都只当他是哥哥,他心里清楚。

    “这么大方啊,那我要去巴黎看铁塔去水城坐船游城。”伊锦眉眼弯弯,“护照办下来到现在都没用过,心痒痒。”

    “就你那破外语。”陆君卓一点面子都不给,“下学期可别再挂科了,搞得没毕业证很丢人,你好歹也拿过formula asia的冠军。”

    伊锦含笑点头。

    她活不到毕业的时候,能活过这个暑假就不错了,想那么远。

    说了会话,护士从里边出来,伊锦跟陆君卓一起进去看老太太。

    老太太今天的气色很差,躺床上眼睛都不睁开。伊锦和陆君卓交换了下眼神,打过招呼默默退出去。

    一块下楼,陆君卓回公司,伊锦想起昨天跟方兰萍说的事,拧了下眉拿起手机给她打过去。

    她没回苏家,约了方兰萍在外面见面。

    “我听说你昨天把乔家那丫头给打了?”方兰萍一坐下就皱起眉头,“陆家人没说你什么吧?”

    伊锦摇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神色平静的看着她,“苏洪庆现在每个月给你多少零用,你身上有多少钱?”

    “没多少,公司资金周转困难,陆家那边虽然注资还派了人过来帮忙,想一下子走出困境也很难。”方兰萍忧心忡忡,“你说他会不会把我们赶出来?”

    苏洪庆已经三个月没给她零用钱了,给伊锦的卡有限额,买套衣服都不够。

    “会,你现在不要去想领证的事。”伊锦一本正经的给她出主意,“你想想能做点什么,不要每一分钱都伸手跟他拿,不然被赶出来饭都吃不上。”

    她太了解那种没钱生活的无力和焦虑了。

    “小锦,你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方兰萍的脸色倏然变得凝重起来。

    当年,她为了让苏洪庆顺利继承公司,同意跟他假离婚。后来怀孕才知道,他早早就跟苏芷曼她妈勾搭上了。

    苏芷曼她妈在酒店兼职弹钢琴,彼时的苏洪庆风流倜傥,两人搞到一起珠胎暗结,于是想出这么个法子骗她离婚。

    公司有苏洪庆他爸送给伊锦的部分股份,苏洪庆死活不肯给她转现,不然她不会一直跟苏洪庆纠缠。

    苏芷曼她妈就是个戏精,在她面前痛哭下跪道歉,回头就到处说她才是小三。

    奈何她确实是离婚后两个月才怀孕,还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打掉,有嘴说不清,害得伊锦从小就被人欺负,长大后格外的叛逆。

    这些年,苏洪庆一直死死抓着公司的财务不让她插手,防她防的厉害。

    陆君驰对伊锦的态度也冷冰冰的,谁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苏洪庆那么精明,他很清楚抓住谁才能利益最大化。

    很明显,他选了苏芷曼。

    “没有,我只是有预感。”伊锦看着手中的咖啡,扯了下嘴角,“你先看看能不能找点什么事做,开店也好上班也好,别那么依赖他。”

    没有自食其力的能力,一旦失去依仗心态就会崩,她也马上更年期了。

    就算没什么母女感情,她也不希望方兰萍跟个疯子似的,天天去找苏洪庆闹。

    “你帮妈妈想想,妈妈能做什么?”方兰萍六神无主。

    伊锦十岁之后她就不工作了,现在已经45岁,不上不下特别尴尬的年纪。找工作肯定找不到好的,自己开店也没什么经验。

    “你平时喜欢养花养草,开个花店吧,赚的不多怎么也能养活自己。”伊锦抬起头看她,“开店的钱跟苏洪庆拿。”

    “行,我今天就去找他,让他把市中心的铺面分一个给我。”方兰萍眼眶湿润,“小锦,你长大了。”

    伊锦有点受不了她突如其来的夸奖,鸡皮疙瘩冒了一身。

    这事说定,伊锦去埋单拿车回师父家。

    上午的课要上两个小时,从10点到12点。乔雨初没出现,估计是住院了。孟涵看她的眼神复杂莫名,有不屑还有一丝恐惧。

    只有戴薇宁脸上一直挂着笑,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

    下午的课结束,谢远桥意外打电话过来约她晚上一块吃饭。伊锦答应下来,给师父师母做好了晚饭,带着戴薇宁一块过去。

    “小锦鲤,你昨天那一脚干得漂亮。”谢远桥一见面就夸她,顺手丢过来一只漂亮的盒子,“哥们要出差,提前送你的生日礼物。”

    伊锦扬手接住,打开一看禁不住弯起眉眼,“哪个女朋友帮你挑的?”

    挂着骷髅头的黄金大圈耳环,跟以前的她确实很配。

    “就那个每次都被他吓哭的萌妹子。”陆君卓从后边冒出来,笑嘻嘻伸手,“过来我给你戴。”

    他不会承认她是自己的嫂子。

    伊锦没搭理他,微微歪头示意戴薇宁帮她戴上。

    “真的很漂亮,就是太张扬和土壕了一点。”戴薇宁也忍不住笑,“浑身上下都冒着暴发户的气息。”

    伊锦佯装生气的鼓了鼓腮帮子,搂着她先进去。

    穿过大堂进入包厢走道,陆君驰的身影赫然闯入眼帘,铁灰色的手工西服妥帖包裹他高大挺拔的身躯,白色衬衫每一颗扣子都扣得一丝不苟,冷酷又禁欲。

    他似乎有点惊讶,站在包厢门口目光沉沉的看过来,“跟朋友来吃饭?”

    “不可以吗?”伊锦表情冷淡。

    “可以,一会一块走我等你。”陆君驰抬手看了下表,转身折回包厢。

    伊锦撇撇嘴,搂着戴薇宁继续往前走。

    戴薇宁吃惊不小,张着嘴好半天才问出心中的疑问,“你真不喜欢他了?”

    “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了。”伊锦失笑,“喜欢一个永远不会给自己回应的人,真的太辛苦了。”

    她怎么都没法接受,满脑子只想恋爱的原主。

    “恭喜你终于脱离苦海。”戴薇宁也跟着笑起来,“纹身要不要去洗,你说过,如果有天不喜欢他了就去把纹身洗掉。”

    她说腰上的伤疤太难看了,陆君驰看到一定会嫌弃她,忍着疼去做了纹身。

    被烧伤的疤痕,明明是为了救陆君驰才留下的。

    要不是她正好经过又及时把陆君驰弄下车,陆君驰早被炸没了。

    “留着吧,我忽然发现那个纹身还蛮性感的。”伊锦俏皮一笑,“还很闷骚。”

    “还是不死心。”戴薇宁直接给她一个无语的表情。

    伊锦笑笑没反驳她。

    腰上的纹身跟陆君驰有关,为什么她一点记忆都没有,剧情里好像也没提到这事。戴薇宁是她最好的闺蜜,肯定不会乱说的。

    是自己看漏了,还是别的原因?

    晚饭吃到差不多十点,伊锦以为陆君驰肯定走了,没想到埋单出去他竟然还在。

    陆君卓和谢远桥也都诧异了,尤其是陆君卓,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伊锦在陆君驰眼中一无是处,在他和其他人眼里,却是最讲义气最善良的姑娘。

    他现在做个样子给谁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