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8.Chapter 18
    乔雨初一听,顿时涨红了脸恼羞成怒的冲她吼,“你个贱人!”

    伊锦丝毫不介意她的谩骂,抬了下眼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身边的孟涵,“孟涵,你给她说下你们授课老师定的规则。”

    孟涵磨牙,不怎么情愿的开口,“自己出去面壁三十分钟。”

    “很好。”伊锦倏地一笑,“师父最讨厌学琴的时候不专心,也讨厌喝茶的时候被人打扰。就算你们是来走过场的,该有的规矩也不能废,我也挺想找你们老师聊聊你们的表现。”

    乔雨初不傻,很快明白伊锦是在拿鸡毛当令箭,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愤恨的瞪着她,“伊锦,你给我等着!”

    她就不该跟授课老师推荐侯老!

    “不尊师长加半个小时。”伊锦伸出手,磨得发亮的戒尺横到乔雨初胸口,淡淡出声,“在这儿,你们都得称我一声大师姐。”

    乔雨初憋着满肚子火,心不甘情不愿的喊了声大师姐,郁闷走出琴房。

    外边的气温逼近37°,哪怕是站在屋檐下也热死个人,空气里一丝的风儿都没有。

    乔雨初越想越气,愤愤不平的给俞敏娴发消息告状。

    俞敏娴直接打了电话过来,接通就问她怎么回事。

    乔雨初委屈极了,拿着手机走远几步崩溃哭出声,“姑姑,伊锦她太过分了,她打我就算了还故意让我在太阳底下罚站,我快要中暑了。”

    “你不是回训练营去了吗,怎么会跟伊锦在一起?”俞敏娴很冷静。乔雨初更觉委屈,隐瞒了自己跟授课老师推荐侯老一事,抽抽噎噎说明原委。

    “这个伊锦也是,你别哭了,我回头就给你哥打电话让他管管伊锦。”俞敏娴的语气缓和下来。乔雨初哽咽一阵,擦了眼泪得意洋洋挂断电话。

    她倒是要看伊锦能横到什么时候!

    上午的课结束,所有学员上车回酒店吃午餐。戴薇宁跟授课老师打过招呼,留在侯老家里用饭。

    侯天泽从楼上下来,手脚麻利的给伊锦打下手,把她夸得跟花儿一样。

    戴薇宁好气又好笑,“伊伊的厨艺本来就很好,不过很少做给别人吃,你能吃到就偷笑吧。”

    伊锦15岁进苏家,在那之前一直跟方兰萍住在外边。方兰萍三天两头跟苏洪庆出差,伊锦很小就会照顾自己,性格特别的坚强又很独立。

    后来她爱上了陆君驰,不管做什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陆君驰。

    “师姐在我家第一次下厨就烧了爷爷的厨房。”侯天泽明显不信她的话,“火苗那叫一个旺,幸亏爷爷及时赶回来不然屋子都烧没了。”

    戴薇宁忍俊不禁,“这么夸张。”

    伊锦瞥一眼侯天泽,想把他给踹出去,“多做事少说话,不然自己做饭。”

    侯天泽一下子老实了。

    吃过午饭,伊锦拉着戴薇宁上楼休息,问她在训练营的事。

    戴薇宁叫苦不迭,打算考核的时候作弊,争取被淘汰。她本来也不是喜欢被人注目的性格,伊锦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内疚道歉。

    去训练营是她为了躲陆君驰,最后没躲过去就算了还领了证,简直是神展开。

    睡了一觉起来,也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

    乔雨初像只孔雀下巴抬高高的看着伊锦,脸上半点不见早上的憋屈。

    伊锦也不在意,说完左右手的指法,让她们自行练习。

    只学几天时间,曲子是弹不出来的,能学个两三分像不把古琴当古筝就不错了。

    去茶室喝了口茶,乔雨初跟进来顺手关了门,抱着手臂冷笑阵阵,“姑姑已经给表哥打电话了,你等着挨收拾吧!”

    “是吗。”伊锦放下茶杯拎起茶壶又给自己倒了杯,转过头看她,“你确定陆君驰会为了你,特意过来收拾我?”

    “表哥最疼我!”乔雨初冷哼一声,不动声色的靠近过去。

    伊锦没注意到她的动作,又喝了杯茶转身欲走,“我也想看看他会不会来。”

    早上在医院,他听到自己跟苏芷曼的对话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害怕的。

    陆家大宅的后院,养了十多条鳄鱼每天都用鲜肉喂养。

    “在他来之前,你先去死吧!”乔雨初抬脚踹她。

    伊锦避开她的攻击,毫不犹豫的回了一脚过去。乔雨初被她踢中往后倒,手碰到身后的琴想也不想的举起来,猛地朝她砸过去。

    伊锦刚好拉开茶室的门,古琴砸到门上只听“锵”的一声,断了三根弦。

    “你他妈有病啊!”伊锦怒不可遏的夺回古琴,抬脚就往她肚子上踹过去。

    那是师父最爱的一把琴,是侯天泽爸爸亲手做的,她平时碰都不敢碰一下!

    乔雨初被踹得踉跄后退,白着张脸狼狈跌到地上,痛苦抱住肚子。

    “怎么回事。”侯老冲进来,身后跟着黑口黑面的陆君驰。

    伊锦抱着琴,难受的一句话都不想说。

    “哥,她打我!”乔雨初看到陆君驰仿佛看到救星一般,眼泪瞬间扑簌簌落下,“我肚子好疼啊。”

    陆君驰没理她,低头看着伊锦,伸手去拿她抱在怀里的古琴。

    “别碰我。”伊锦侧身避开他的手,平静看着侯老,“师父,我找人修好它,是我的错我不该让疯子进茶室。”

    侯老长长叹气,抖着手抚上她怀中那把琴的岳山,摇了摇头抱走古琴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出去。

    伊锦心慌的厉害,“师父?”

    “坏就坏了吧,他们走了之后这把琴的声音就再没调过来。”侯老的嗓音里满是苦涩。

    伊锦闭了闭眼,丢下陆君驰和乔雨初,拔脚跟上去。

    陆君驰的视线从伊锦的背上收回,淡淡落到乔雨初身上,“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第二次,去跟你嫂子道歉!”

    乔雨初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你说什么?让我道歉,明明是她……”

    “去道歉。”陆君驰打断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乔雨初撕心裂肺的哭声。

    伊锦抱着那把坏了的琴坐在屋檐下,神情麻木的看着中庭的柿子树,下唇被咬出深深的印子。阳光斜斜照进来打在她白皙细致的脸上,她似乎感觉不到热,浑身上下都透着冷意。

    “还能修?”陆君驰走到她面前蹲下去,微微仰头看她,“要找谁修知道吗?”

    伊锦机械摇头,“不知道,宁城有会斫琴修琴的师父,但不一定愿意修。”

    陆君驰略略颔首,站起来掏出手机给崔明打电话,让他马上找会修琴的师父。

    伊锦抬起头看他,嘴角勾起讽刺的笑,“不为你表妹主持公道吗,我打了她。”

    “小孩子不懂事确实应该管教。”陆君驰嗓音平平,“你是长辈。”

    伊锦:“……”

    一路沉默着找到崔明说的琴行,伊锦抱着琴下去,跟守店的师傅说明来意,对方看了一眼琴语气有些嘲讽的表示,完全没有的修的必要。

    这琴无论是用料还是手艺都极差,烧了都不可惜。

    伊锦又失望又生气,“再不好的琴都会有人珍惜,听闻你们琴行无论什么样的琴都会修,原来只是沽名钓誉。”

    “你这小丫头说话怎么这么冲,你怀里的这把琴,用的是最常见的杉木,保养的再好音色也极差,是不是这样你心里清楚。”师傅也动了气,“赶紧走,不知道打哪来的疯子,一把破琴有什么好宝贝的。”

    伊锦执拗的看着他,“我要见你师傅,他也说不修我马上走。”

    这把琴是师父常弹,音色确实不行,但那是师兄留下的唯一遗物意义非凡。

    是她太低估了乔雨初脑残的程度。

    “我带你去见个人。”陆君驰瞟了眼守店的师傅,薄唇轻启,“他会修琴。”

    伊锦黯淡的眼神一下子亮起来,“真的?”

    陆君驰点头。

    上车出发,伊锦依旧抱着琴不放,双唇抿成笔直的细线,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前座的靠背。

    “这位先生是斫琴大家。”陆君驰主动解释,“但不怎么出名。”

    伊锦欣喜的眨了下眼,转过头看他,“我不会感谢你,要不是你妹脑残不会出这事。”

    陆君驰一点都不意外她的反应,垂下眼眸认真保证,“我会好好管教她。”

    不会再让上辈子的悲剧重演。婚礼当天,陆君卓带着她的遗像开车闯进婚礼现场,他被撞成重伤瘫痪在轮椅上二十年,临死才恢复记忆。

    苏芷曼被泼了一身的硫酸,一辈子都待在精神病院。

    乔雨初被陆君卓绑架驾车冲下宁城一桥,两人当场毙命。

    “嘁”伊锦讽刺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嗤,懒得再搭理他。

    虚伪又冷酷的男人,信他才有鬼。

    老先生姓祝,非常和蔼可亲的一个老头。看过伊锦手里琴,大方表示一周内就能修好。

    “谢谢祝老。”伊锦感激莫名,“修琴的费用是多少,我们现在就付。”

    “这把琴不收钱。”祝老把琴翻过来,指着雁足旁的小字捋了把胡子,笑道,“光是这份孝心就值得我费心思,不过我有个条件,琴修好了之后你得当我徒弟。”

    “好。”伊锦爽快答应下来,凑近过去,看清‘赠父亲候兴隆,预祝七十大寿康健,不孝儿书’这行小字,胸口顿时堵得厉害。

    师兄是在师父七十大寿前一年失踪的,到现在都还没找到遗体。

    回到师父家门外,伊锦自顾开门下车,“没事别来烦我,我跟你真的不熟。”

    陆君驰拧眉,“晚上一起吃饭?”

    “约我啊?”伊锦徐徐转身,曲起右手搭到车门上俯身看着他冷笑,“我姐知道你这么水性杨花吗?”

    说罢,用力甩上车门大步走上台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