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7.Chapter 17
    伊锦歪头做思考状,一双眼在她身上扫来扫去,抿着嘴不吭声。

    懊恼是有的,愧疚绝对没有。

    苏芷曼之所以能认识陆君驰,并不是因为跟乔雨初同一个钢琴老师,而是因为她。

    18岁生日,方兰萍和苏洪庆又因为这天是苏芷曼母亲的祭日,而争执是否该给她庆祝生日。她从家里出去,接到陆君卓的电话去会所参加他和谢远桥,还有赛车队队员给她准备的生日会。

    走的时候遇到了陆君驰。

    她只是想要一句生日祝福,陆君驰什么也不说低着头冷冷看她。她狼狈透顶,还被苏芷曼和孟涵看到这一幕。

    苏芷曼讽刺她是个野种生的也不是时候,这辈子都别想苏洪庆给她庆祝生日,她生气动手打了苏芷曼。

    陆君驰恰好跟出来,苏芷曼捂着脸倒进他怀里,两人一见钟情。

    标准霸总文男女主相遇的套路。

    伊锦懊恼自己没能早一点穿进来,最好是在婚礼前,这样她就不会跟陆君驰有任何牵扯了。

    而今天的这个剧情,又提前了整整一周。她跟苏芷曼在电梯门口撕逼,陆君驰出现的时间掐在她准备打苏芷曼耳光时,精准的要命。

    想到这,伊锦仿佛已经能看到死神在撒丫子狂奔。

    他妹的,改变剧情时间线也缩短了。

    “我就不该对你抱有任何希望!”苏芷曼假装自己没看到陆君驰,微微低下头愤恨控诉,“还说什么不是故意的,会尽快离开他,根本就是满口谎言跟你妈一模一样!”

    “陆君驰在我眼里一文不值,不值得我浪费哪怕一分钟的时间。”伊锦心累的回了句,冷淡转身。“也不值得我投入半分感情。”

    眼前落下一道阴影,四周的气温光速下降。

    她抬起头,一下子撞进陆君驰宛如寒潭的眸子里,瞬间手脚发凉。这混蛋到底还是出现了,时机掐的也正好。

    伊锦心思电转,顿时就不怕了。

    听到了也好,省得她还要浪费口水再说一遍。今天的机会正好,最好他们马上天雷勾地火双双滚出她的生活。

    伊锦抬脚往边上挪开,大大方方的做了个有请的手势,“你们慢慢聊,我走了。”

    陆君驰出手极快,然而伊锦仿佛早有准备,连衣角都没让他抓到一溜烟跑没影了。

    苏芷曼佯装吃惊的看着他的悬在半空的手,“君驰?”

    “苏小姐请注意下自己的身份,我们夫妻间的事,不需要你这个当姐姐的来教她该怎么做。”陆君驰收回手冷漠转身,“从来没有一辈子不被拆穿的谎言。”

    苏芷曼脸色一白,解释的话卡在喉咙口仿佛被黏住了一般,张开嘴说的却是,“你很早就知道?”

    “对。”陆君驰大步往外走,嗓音森冷的吩咐助理崔明,“通知保镖,非陆家的人一律不准靠近老太太的病房。”

    崔明绷着脊背用力点头。

    这话分明是说给苏芷曼听的,她当然知道。拎着保健品的手,无意识收紧了力道,手背的骨节白成一线。

    陆君驰出了住院部,伊锦的车子已经开走。

    他站在雨棚下,烦躁的按了按眉心,眼底漫上疲惫面若寒霜的去拿车。

    七月的骄阳热烈如火,不到10点地面就被晒得冒出阵阵热气,空气闷热难耐。

    伊锦去了一趟超市,拿着陆君驰的卡刷了一大堆的生活用品,开心送去天使孤儿院。

    “我替院里的孩子谢谢你。”院长眼眶湿润,“上次你给买的窗和桌子,孩子们都很喜欢。”

    “他们喜欢就好。”伊锦嘴角弯弯,“这次送来的是米面粮油还有其他的东西,你找人跟我一块搬下来。”

    整个后备厢都塞满了,装车的时候还是拜托超市的员工帮忙。

    “诶,我马上叫她们出来。”院长擦了下眼角,高高兴兴的去叫人。

    伊锦抬手扇了扇风,抱了一箱子的面条往餐厅去。

    “上次来的那个好看的姑娘,给院里捐钱了,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院长又感激又愧疚,“这些孩子没人领养,多一万块钱就能多过好几个月。”

    才捐了一万?!伊锦撇了下嘴,心想还好自己买了很多东西过来,保质期都在一年以上的,够他们吃用一段时间。

    反正钱又不是她的。

    陆君驰要是有意见就去停卡,不停的她就使劲刷。找现在这个剧情的进度,估计两三个月她就该领盒饭了。

    卸完车上的东西,伊锦满意的拍拍手,跟着院长去活动室看了下小朋友,离开孤儿院去师父家。

    路上方兰萍打来电话,兴奋的问她陆君驰有没有说要去领证。

    “没说,户口本我晚点拿回去给你。”伊锦降下车速,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就算我跟陆君驰领证苏洪庆也不会娶你,领了证他今后赚的钱就必须分你一半,你当他傻的吗。”

    苏洪庆在她20岁农历生日后就洗心革面,把苏芷曼看的比眼珠子还重。

    而她和方兰萍则是被赶出苏家,方兰萍没有生存技能,也没从苏洪庆手里拿到半毛钱。她的心态彻底崩了,开始天天上苏洪庆的公司闹。

    而现在,距离她20岁农历生日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

    “那我该怎么办?”方兰萍急了,“我半辈子都搭他身上了,”

    伊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幸好还有时间计划,“你等我好好想想,我明天抽时间回家一趟,你别去试探他小心他会马上赶你走。”

    “行,妈妈听你的。”方兰萍是真的慌了,说话全是颤声,“小锦,妈妈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帮妈妈。”

    伊锦敷衍的“嗯”了声,挂断电话,专心开车。

    她挺讨厌方兰萍的,为了拴住苏洪庆生下她,之后十几年都在跟苏芷曼的母亲争,别的什么都不会。不料气死了苏芷曼的妈也没用,苏洪庆照旧不娶她。

    伊锦不知道在现实里,自己是不是也有个这样的妈。也是为了拴住男人才生下她,发现没用又养不起然后扔掉。

    所以,她一点都不同情方兰萍被苏洪庆赶出去。

    院长奶奶说,种什么因结什么果。

    自己作死就得自己受着。

    “就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劲,我劝你放弃。”侯天泽笑嘻嘻的倚着门,故意假装兴奋的提议,“师姐,你带我去赛车吧。”

    乔雨初去的那个什么鬼训练营,一会要过来跟爷爷学琴,他是真担心她被乔雨初欺负。

    陆君驰现在不知道有多讨厌她,万一乔雨初煽风点火,她在陆家的日子更难过。

    伊锦是凶是懒散了点,对他还是非常好的。

    “没兴趣。”伊锦抬了下眼皮,拎着买来的西瓜从他身边经过,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拳,“干活去。”

    侯天泽脸上的笑容僵住,郁闷拿走她手里西瓜送去厨房放进冰箱。

    好心当驴肝肺。

    伊锦喝了口水,笑盈盈的去侯老的工作间。

    “还记得回来的路啊。”侯老没好气的瞟她一眼,点点下巴示意她坐下,“一会有几个学生过来学琴,你是大师姐要有点样子。”

    “谁要来学琴啊?”伊锦坐下来伸手拨了下琴弦,笑容满面,“我是大师姐了?”

    侯老哼了声,刚准备解释侯天泽的声音就从外边传来,“爷爷,人到了。”

    伊锦好奇挑眉,兴冲冲起身出去。

    耀格娱乐的商务车停在门外,乔雨初和孟涵手挽手进来,后边跟着落单的戴薇宁,还有其他的女学员。

    “宁宁!”伊锦的眼神亮起来,一阵风似的冲过去将她抱住,“还以为要周五才能见到你。”

    今天才周一。

    “训练营要拍宣传片,要求我们什么乐器都要学一点,装样子。”戴薇宁苦着张脸,视线从她耳边掠过去,落到停下来看她们的乔雨初和孟涵身上,眉头皱了下。

    怎么会这么巧,伊锦正好在?

    侯老在古琴演奏方面造诣非常高,不过已经很久不收徒不教新人了。听授课老师说,好像是有人主动推荐。

    “晚上不用回去对不对?”伊锦放开她,脸上绽开大大的笑容,“我请你吃饭。”

    戴薇宁点下头,刚要说话就被乔雨初打断在舌尖上,“真是姐妹深情啊,把人骗到训练营自己却溜了。”

    “可不是嘛,把人当傻子耍,还装出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孟涵讥笑。

    伊锦拍拍戴薇宁的肩膀,扭头看着乔雨初和孟涵,眼神一点点转冷,“嘴巴放干净一点。”

    孟涵被她的样子吓到,一下子闭紧了嘴巴。

    乔雨初根本不怕伊锦,闻言抬脚朝她走过去,挑衅的推了她一下,“别以为嫁给我哥,你就有资格跟我摆谱!”

    伊锦抓住的手腕用力一拧,笑了,“我就摆谱,你咬我啊。”

    乔雨初疼得飙泪,身子也跟着矮下去,“伊锦你个贱人快放手!”

    早知道不跟老师推荐侯老,伊锦根本就没把表哥放在眼里,不然不会这么对她。

    伊锦甩开她,牵起戴薇宁的手,抬高下巴若无其事的先进屋。古琴训练要持续到周五,吃住都在附近的一家酒店,训练营的老师随行每天都要打分。

    听随行老师说完规则,伊锦似笑非笑的看着乔雨初和孟涵,眼神玩味。

    乔雨初跟授课老师推荐师父的时候,八成是以为可以趁机欺负她?

    又傻又天真。

    院里一下子多了十几个女生,侯天泽索性躲楼上去。伊锦是大师姐,负责代侯老上课。

    “右手!”伊锦手中的戒尺拍到乔雨初手上,不悦训斥,“抬那么高你弹钢琴呢。”

    “你公报私仇!”乔雨初气得站起来,一双眼瞪成了铜铃,“伊锦,你别太过分!”

    伊锦抱起双臂,手中的戒尺晃来晃去,一双桃花眼弯成浅月,“上课大声喧哗,处罚是什么来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