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6.Chapter 16
    轮胎擦过路面发出刺耳的声音,车子骤然停下,中间的挡板也升了起来。

    伊锦脑袋磕上陆君驰的下巴,一下子疼精神了。她哼了声,捂住磕疼的地方迅速离开陆君驰的怀抱,坐好起来,微眯着眼看向站在车外,距离车头好几步的苏芷曼。

    同样突然停车,刹车片发出的刺耳声音,在耳边无限盘旋。

    只不过书里的剧情,站在车外拦车的人是她。陆君驰和苏芷曼坐在车里,看她的眼神仿佛在看个笑话。

    她没有邀请函所以没法进华庭三号,一个人在外边喝掉了一听啤酒,然后发疯的去拦陆君驰的车子,想要问他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接受她。

    车门始终没有打开,她神经病一样在车外站了很久,最后被赶来的陆君卓带走。

    司机停车很及时,可她的腿还是受了伤,在医院躺了三天,

    现在,苏芷曼做的事,原本应该是她的剧情。

    风水轮流转。

    “你下去看看我姐吧,我头晕。”伊锦往边上靠,难受捂着已经鼓包的额头。

    他的下巴是铁块吗,疼死她了。

    陆君驰眯眼看着她,吩咐司机倒车绕过去。

    “好的。”司机打起转向灯稳稳绕过去,瞬间加速没入夜色。

    伊锦回头看了眼还在发呆的苏芷曼,讽刺的扯了下嘴角,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路过药店,司机停车下去买醒酒药。伊锦迷糊撑开眼皮见还没到家,哼了哼扭脸朝着窗户嘀咕,“我肚子饿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酒量这么差,喝两杯就醉了晚饭都没吃上。

    “到家吃。”陆君驰掏出手机给陈姐打电话。

    伊锦听他打完电话,听到司机回来的声音,沉沉睡过去。

    车子很开进别墅的院子,陆君驰看着身边已经睡死过去的伊锦,抿了下唇下车绕过车头开门抱她下去。

    “少爷回来了。”陈姐开门出来,看到他抱着伊锦怔了下立即让开路,“晚饭做好了,现在吃还是?”

    陆君驰低头看一眼怀里的伊锦,嗓音压低,“我先送她上去。”

    陈姐欣慰点头。

    陆君驰抱着伊锦上了楼,直接去了主卧室。

    把她放到床上,不料她忽然抓住他的袖子含糊呓语,“不要丢我进鳄鱼池……”

    陆君驰垂眸看着抓紧他袖子的细白的小手,嗓音艰涩,“不是我,我回来的时候君卓已经把你带走,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

    伊锦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哼了声,整个蜷成穿山甲,腰上的彼岸花纹身红的刺目。

    陆君驰保持着弯腰的姿势,一直等她睡熟过去才慢慢拿开她的手,指腹抚上她腰上的纹身,底下增生的皮肤凹凸不平。

    许久,陆君驰撤回手去取来药箱,给她肿起的额头涂了药,打开被子给她盖上。

    关了灯掩上门出去,陈姐站在楼梯口欲言又止。

    “有客人?”陆君驰调整了下领带冷淡出声,“今后没有我的允许,闲杂人等不要放进来。”

    陈姐笑的有点干,“下回注意。”

    来的是表小姐,就她那个脾气哪里拦得住。

    陆君驰从她面前越过去,脸上好似覆了层寒霜,居高临下的看着客厅里的乔雨初,“大晚上过来有什么事。”

    乔雨初抖了下,硬着头皮开口,“你是不是该给芷曼姐一个解释?”

    她今晚也去了华庭三号,亲眼看到他抱走伊锦那一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把苏芷曼置于何地!

    “婚礼是我妈筹备的,我从头到尾都没发表过意见。”陆君驰眼底多了几分不悦,“我的事轮不到你插手。”

    乔雨初:“……”

    她没想插手,就是看不过眼他忽然之间对伊锦感兴趣,反而冷落了苏芷曼。

    苏芷曼跟他一样是受害者,他明明有手段摆脱伊锦离她远远的,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没有赶走伊锦还跟她领了证。

    再强大的心脏也接受不了这种改变。

    苏芷曼好容易鼓起勇气去拦他的车子,结果他连车都不下,真不是一般的狠心。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乱管,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准过来,也不准带任何人过来。”陆君驰漠然下逐客令。

    乔雨初嘴巴一扁,瞬间红了眼,“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就是不喜欢伊锦一点都不喜欢!”

    “不需要你的喜欢。”陆君驰的嗓音更冷了些,“要不要叫保镖请你出去?”

    乔雨初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你为了伊锦赶我走?!”

    吼声传到门外,站在陆君驰车边的苏芷曼攥紧了拳头,徐徐转过身。

    客厅的光线透过落地窗的白纱漫出来,挂在后视镜上的一串平安符闪过眼角。苏芷曼心头一跳,巨大的恐慌感瞬间攫住心脏,哆嗦伸头过去细看。

    这辆欧陆陆君驰经常开却从没让她坐过,挂在后视镜上的平安符,出自广安寺!!

    去年他生日,伊锦重感冒还去广安寺给他求平安符,结果他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丢进垃圾桶。原来根本没有丢掉,而是挂到了车里。

    自从他车祸后,每年他的生日,伊锦都要去广安寺求一道平安符。听乔雨初说,每一年陆君驰都是直接丢进垃圾桶,从无例外。

    苏芷曼手脚发凉的看一眼客厅的大门,放轻动作趴到引擎盖上,开了手机闪光灯往里照。

    一二三四……正好六枚!

    俞敏娴很少去广安寺,因为求一次平安符需要在大殿跪足12个时辰,也就是24小时。

    会为了陆君驰求平安符的,只有伊锦。

    他早就恢复了记忆,知道不是自己救了他,所谓的交往,不过他想要娶伊锦进门的障眼法!

    苏芷曼直起身,寒着脸上了乔雨初的车,清亮的眸子瞬间冷了下去,越来越冷。

    一墙之隔的客厅。

    “陈姐。”陆君驰偏头看着陈姐,“叫保镖过来送她出去。”

    陈姐同情的看一眼又委屈又生气的乔雨初,嘴角扯开干巴巴的笑,“表小姐?”

    “我走!”乔雨初转了下发酸的眼珠子,头也不回的冲出去。

    拉开车门上车,乔雨初一看到车上的苏芷曼,瞬间气哭了,“我哥就是个大猪蹄子,我们走!”

    说罢,边哭边发动车子开出去。

    居然为了伊锦赶她走,他以前那么疼他!都怪伊锦那个贱人,也不知道她到底给表哥吃了什么迷药,把表哥迷成这样!

    “别生气了,老太太这次犯病很凶险,他可能真的有苦衷。”苏芷曼好声好气的安慰她,“好好开车,我的命可是在你手里。”

    乔雨初吸吸鼻子,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噼里啪啦开骂伊锦。

    苏芷曼也不拦着她,心不在焉的想着陆君驰竟然忍了6年,也计划了6年,这样的心思真叫人害怕。

    可她还是好不甘心。陆君驰怎么会恢复记忆,医生明确说过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她计划好了一切,最后却成了陆君驰手里的棋子。

    “我之前还想着他对你冷淡,是因为你还不到领证的年龄,现在才知道根本不是。”乔雨初的火气又升上来,“男人就是贱,只要遇到不要脸的妖艳贱货就没抵抗力,亏得我还以为他跟别人不一样。”

    “骂了那么久你不累啊。”苏芷曼出声打断她,“伊锦的成绩那么烂,毕业都成问题,学什么都学不好,你姑姑不会让他们在一起很久的。”

    乔雨初一听,顿时开心起来,“我怎么忘了这个!”

    苏芷曼笑了下,安静下去。

    伊锦一觉睡醒,外边已经重新天亮,脑袋像是被大象踩过疼的要命。

    坐起来茫然看了一圈,发现自己在主卧室,顿时吓得掀开被子。

    还好,身上还穿着昨天去祝寿的衣服。

    视线扫过床的另一侧,看到陆君驰穿着睡意还在安然睡觉,撇了下嘴,面无表情的起床开门出去。

    房门重重关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陆君驰睁开眼,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满是无奈。

    伊锦下楼吃过早餐,去车库挑了辆车子开出去,直接去医院看望老太太。

    老太太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好了一点,但还是很差,伊锦心中不忍,残存肚子里的那点怨气悄然散去。

    陆君驰很孝顺,他是老太太一手带大的感情也更深。反正她暂时也回不去,就当做好事了。

    “睡好了?”老太太嘴角含着笑,“去忙吧,我这没什么要照顾的,有护工和管家在你不用听君驰指挥。”

    “我晚点要去师父那边学琴,再陪你一会,要吃水果泥吗我给你弄。”伊锦动作自然的给她按摩腿。

    老太太摆手,“不吃了,你回去吧我补个觉。”

    “那好吧。”伊锦站起来仔细给她掖了掖被子,转身出去。

    乘电梯下楼,苏芷曼拎着一堆的保健品站在电梯外,看到她脸色登时变得难看,“为了让君驰跟你去领证,故意在网上放那些消息,伊锦你真恶心!”

    伊锦拧着眉走出电梯,嗓音平平,“不是我。这样做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你喜欢他就拿走,我一点也不在乎。”

    她是真恨不得立即从陆家滚蛋好不好。

    苏芷曼暗暗磨牙,不屑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不是你也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妈!”

    “注意你的形象和素质,大庭广众,我不想跟你吵架。”伊锦一点都不想伺候了,所有的剧情都在提前,早死晚死并没有什么差别。

    苏芷曼狠狠噎住,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审视。

    伊锦变了。

    她的眼里不再只有陆君驰,脑子也变得正常了,就好像一夜之间换了个人。

    “对了。”伊锦看着她手里的保健品,讽刺勾唇,“别总来献殷勤,陆家不缺你这点东西。”

    苏芷曼脸色一白,猛地看到陆君驰从外边进来,瞬间委屈的红了眼,“伊锦,你做出这样的事,就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