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5.Chapter 15
    谢远桥说完,周遭的气温明显下降了极度,跟着肩膀一沉耳边传来陆君驰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喜欢她什么?”

    他怎么会跟伊锦在一起的?!不是新婚夜就丢下伊锦出国,压根不打算承认伊锦是他的新婚妻子吗?

    回过头,陆君驰那张堪比大理石雕塑般冷硬的脸映入眼帘,周围的气温似乎也更冷了一些。谢远桥头皮发麻的看看他,又看看伊锦,尴尬打招呼,“陆董。”

    “刚才你说,谁是混蛋。”陆君驰微眯起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眉梢眼角都染着冷意,“再说一次,风太大我听不清。”

    谢远桥求救的冲伊锦使眼色,一双眼差点翻出花来。

    她怎么不早提醒自己,她是跟陆君驰这个混蛋一起来的!

    “进去吧。”伊锦忍着笑,主动过去挽起陆君驰的臂弯,波澜不兴的语气,“他说你是混蛋。”

    陆君驰:“……”

    谢远桥:“……”

    妈的!伊锦肯定是故意的,他百分百肯定。

    不过陆君驰是转性了还是吃了什么迷药?以前伊锦要是敢这么说他,动手倒是不至于,光是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就能冻死人了。

    可是刚刚,他居然不生气!

    进入会所,伊锦嫌弃的放开陆君驰的胳膊,还顺势拍了拍手仿佛碰到了什么很脏的东西。陆君驰目光发沉,仗着腿长上前两步自然而然握住她的手。

    伊锦试着挣扎了两下,发现挣脱不开索性停下来,仰起脸看他,脸上浮起恶劣的笑,“我的手好摸还是苏芷曼的好摸。”

    “没有比较。”陆君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嗓音发凉,“你现在的身份是我妻子。”

    伊锦正准备讽刺回去,余光瞧见俞敏娴和陆云峰真的在,深吸一口气收起身上的刺,“进去吧。”

    陆君驰往父母的位置的瞟了一眼,牵着伊锦进去。

    梁家老爷子跟爷爷是至交,往年的寿诞他也会来不过没有带人来过。婚礼的时候梁老爷子出席了,自己一个人过来到底失礼。

    进去送了礼金,陆君驰带着伊锦去见了下爸妈,跟着带她去给老爷子拜寿。

    老爷子的今年差不多90岁,耳聪目明精神矍铄。

    陆君驰领着伊锦过去拜寿,“君驰祝梁爷爷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清河在后面,找他去吧。”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看他,又看看伊锦,“顺便帮我劝劝那臭小子,赶紧找人结婚。”

    “好。”陆君驰应了声,带着伊锦去后边的庭院。

    梁家老爷子钢琴演奏大师交游广阔,又有门生无数,每年的寿诞来贺寿的人都很多。大家很识趣的找各自的圈子,不管来多少人什么年龄层的都不会尴尬。

    穿过回廊,陆君驰偏头看了眼伊锦嗓音淡淡,“一会一起回去。”

    伊锦趁机收回自己的手,漠然点头。

    进了庭院,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寒暄闲聊,大多都是伊锦不认识的。

    陆君驰直接去找梁清河,没带着伊锦。

    伊锦看了一圈,发现陆君卓和谢远桥缩在凉亭里,挑了挑眉抬脚过去。

    陆君驰余光扫她一眼,抬脚上了楼。

    “还以为你会自己一个人来。”梁清河低头看着院子里的伊锦,含笑挑眉,“差点没认出来,她还有这么乖巧恬静的一面,真让人意外。”

    “她有很多面,你不需要了解那么多。”陆君驰坐上吧椅,伸手拿了杯香槟,视线穿过夜色落到伊锦身上,“你想问什么直接问。”

    梁清河被他噎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能表达此刻的心情,他一个人把话都说完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不过他是真好奇,陆君驰为什么没有取消婚礼,也没生气。结婚可是大事,不是一个项目一张单子,所有的工作交给手下做,他只负责审核和签字。

    喝了口香槟,梁清河到底没忍住还是问了,“为什么没取消婚礼,而且你不反感她,至少没有反感苏家大小姐那么多。”

    “你跟我说过,如果选错了就要及时重来。”陆君驰的视线从伊锦身上离开,回到他脸上,“我的记忆恢复了。”

    梁清河惊了下,本能看了眼凉亭里的伊锦,“你绕那么大圈子目的是她,对苏家大小姐是不是不公平?”

    以他对陆云峰夫妻俩的了解,尤其是俞敏娴,如果一开始陆君驰的目标就是伊锦,绝对不会有这场婚礼。

    “倘若让你在临死前才知道被骗了几十年,有重来的机会你会怎么做。”陆君驰抿了口香槟,视线又回到伊锦身上,眼底漫上暖意,“想好了再回答。”

    梁清河抿了下嘴角,眉峰收敛,“我没有机会重来,如果有,我会用自己的命去换。”

    陆君驰抬手拍了下他肩膀,沉默下去。

    院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气氛也开始变的嘈杂。

    伊锦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的看着陆君卓,“不说算了,我反正也不在乎。”

    陆君驰新婚夜出国,爱干嘛干嘛去,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又不是书里的伊锦,爱他爱到失去自我。

    “我不想去非洲,你想知道就自己去找答案。”陆君卓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嫌弃撇嘴,“他有多变态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一开始以为那个秘密跟苏芷曼有关,早上听到奶奶说他们去领证,忽然就意识到不是苏芷曼而是伊锦。

    大哥做事从来目标明确。

    “怂。”伊锦垂下手臂,拿了杯红酒递给他,自己也拿了一杯,“叫嫂子。”

    “噗……”谢远桥毫不客气的笑出声,“这才是我熟悉的小锦鲤,话说你怎么忽然改变形象了,不会真的是为了他吧。”

    “当然不是。”伊锦果断否认,“他不值得我这么做。”

    陆君卓跟谢远桥交换了下眼神,眼里明白写着不信。她以前也这样的,不乖巧但是也不怎么张扬。

    喜欢上陆君驰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怎么引人注目怎么来,然并卵。

    陆君驰从来没正眼看她。

    “小锦鲤,你说老实话你们是不是真的领证了?”谢远桥还有点消化不了这个消息,就算陆君卓一再保证这件事是真的,他也不相信。

    “领了啊,早上去领的。”伊锦一口气喝完杯子里的红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婚礼都举行了,领不领证你们不是都认定我是他妻子吗。”

    “那不一样的好吧,你不高兴分分钟可以踹了他,领了证巨麻烦,他要是不同意离婚你想摆脱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谢远桥恨铁不成钢,“你早上出门忘记带脑子了?”

    伊锦噎了下,想到自己只有半年的时间又宽心了,脸上绽开戏谑的笑容,“不用他同意,我早晚都要摆脱他的。”

    谢远桥默默翻白眼。

    她就吹吧。

    伊锦又喝了一杯红酒,余光瞧见苏芷曼居然也来了,神经悄然绷紧。

    “怎么哪都有她?”陆君卓也看到苏芷曼。

    她语笑晏晏,被几个所谓的乖孩子围在圈子里,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做作的劲。

    什么女神,戏精还差不多。

    “她妈是梁老的学生,往年都是她来的,你没长记性啊。”谢远桥轻嗤,“小锦鲤今年能进来,还是沾了你哥的光。”

    去年,他们想办法带她进来玩,伊锦拒绝了,一个人在外边等着他们。

    也不是等他们,而是等着见陆君驰一面。

    只远远看着都会露出满足的笑容,今年她可算嫁给陆君驰了,看他的眼神却跟仇人差不多。

    新婚夜被丢下,这个打击对她来说真的很大。

    陆君驰真残忍。

    “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吗。”伊锦又喝了一杯酒,脸颊红扑扑的趴到桌子上,闭上眼含糊嘀咕,“也没什么劲啊,为什么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要来祝寿。”

    陆君卓偏头看去,少女憔悴的容颜笼在灯下,长长的睫毛蝶翼一般轻颤,在白的有点不健康的脸上投下淡淡的暗影。

    她肯定难过死了,从来不喝酒的人自己喝了好几杯。

    “别看了,去找你哥来。”谢远桥给他一拳小声提醒,“不然一会哭了你哄。”

    陆君卓哆嗦了下,刚准备去找人,陆君驰就从外边进来一言不发的抱起已经醉过去的伊锦。

    谢远桥:“……”

    陆君卓:“……”

    陆君驰抱着伊锦从后门出去,司机已经把车开过来。

    小心把人放进后座,他也跟着坐进去,沉声吩咐司机回别墅。

    “我跟先生夫人说了我们先走。”司机发动车子开出去,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他,“要不要顺路买醒酒药?”

    陆君驰点了下头,伸手拉下中间的挡板。

    伊锦迷糊睁开眼,发现自己在车上,晃了晃脑袋抓着陆君驰的胳膊慢慢坐直起来,歪头看他,“你怎么这么讨厌,走哪都有你。”

    “谁讨厌。”陆君驰扶住她,目光隐隐发沉。

    伊锦伸手戳了下他的胸口,含糊呓语,“说吧,你想我怎么死,我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陆君驰正欲开口,车子忽然甩尾,伊锦一下子扑进他怀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