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4.Chapter 14
    伊锦被他问得愣了下,回过神脸上倏然绽开大大的笑容,眼里满是嘲讽,“反正不是为了你。”

    陆君驰:“……”

    伊锦懒得再理他,开门下去脚步轻快的进门。

    洗了个澡,伊锦想起陆君卓打来的那个电话,滚到床上给他回过去。

    她是真不记得什么时候为了陆君驰要死要活过,这一路回来她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什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电话接通,陆君卓的大嗓门立即灌入耳内,“伊锦你蠢一次还不够,难道要把自己的一辈子搭进去吗!”

    伊锦把手机拿开些,过了好一会才收回手牛头不对马嘴的问,“你哥哪年车祸的。”

    耳边安静下去,过了好久陆君卓才闷闷反问,“6年前20岁生日当天啊,你问这个干嘛,我以为你会记得一辈子。”

    伊锦眼皮跳了下猛地坐起来,“那你哥面瘫的毛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书里说陆君驰车祸后就不会做任何表情,如果是20岁出的车祸,21岁的陆君驰怎么可能会对她笑?!婚礼后书里的伊锦才第一次去陆家大宅,也第一次进入陆君驰的别墅。

    这种事发生在苏家更不可能,苏洪庆到现在都没给苏芷曼买钢琴……

    “他从小表情就不多,车祸康复后就一点都没有了啊。”陆君卓也糊涂了。“你到底是不是伊锦,他的事你比谁都清楚。”

    伊锦脑子里乱糟糟一团,打了个哈欠疲惫嘀咕,“没什么了,最近休息不够脑子有点糊涂,我睡一会醒了再说。”

    说罢,也不管陆君卓什么反应直接挂断电话。

    陆君驰20岁车祸书里只提了一句,主要解释面瘫的原因。伊锦冷静下来,仔细回忆了下去全部的剧情内容,有点想锤死自己。

    以后看书千万不能只看男女主互动,不管什么书细节缺失太要命了。

    婚礼的到现在的剧情,大致是对的,最后书里的伊锦也确实是被丢进了鳄鱼池。

    只不过,她别说睡了陆君驰手都没摸到过。

    陆君驰在婚礼结束后出国一个月回来就住回大宅去了,见她都不肯。

    而且他吃了药依旧有能力破解她的阴谋,毕竟男主的第一次必须给女主,不然读者会造反会嫌脏。

    作为全文分量第一的恶毒女配,书里的伊锦就是一个爱陆君驰爱的发狂的花痴。

    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结果把自己给作死了,女主好好的,断手不存在的,灯架砸下来有陆君驰接。

    车祸也有助理救,就是在网上被人黑都有粉丝控评。

    她每一次的阴谋,都会增进陆君驰和苏芷曼的感情,让他们更加恩爱。

    伊锦彻底捋清了剧情不禁深深叹气,剧情提前了那么多,没准她的死期也会提前。

    算好事还是坏事?

    “笃笃”敲门声意外响起。伊锦被打断了思绪,不悦皱眉,“请进。”

    房门推开,陆君驰仿佛裹了寒霜的身影映入眼帘,“我去公司,奶奶治疗期间你要住在别墅,别让她多想。”

    “知道了。”伊锦摆摆手看都不看他一眼。

    陆君驰眯了眯眼,后退两步顺手关上门。

    伊锦一觉睡到中午,醒过来后突然有种不知身处何方的恐慌感。发了会呆,脑子清醒过来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书里的伊锦没有跟陆君驰领证。

    而且,老太太也没活到半年。就在她打伤了俞敏娴的第三天,得知苏芷曼要去医院照顾老太太,她居然脑残到提前过去换了老太太的药,害老太太病情加重试图栽赃苏芷曼,结果被陆君驰一眼看破。

    最后死的那么惨,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老太太。如果不是她换了药,老太太其实还有治愈的希望。

    麻蛋……作者是真的一点智商都不给她。伊锦爬起来洗了把脸彻底精神过来,揉着肚子开门下楼。

    客厅里没人,餐厅的饭桌上摆着准备好的午饭,四菜一汤,有荤有素而且不全是清淡口味,竟然有她最爱吃的泡椒鱼头。

    伊锦吞了吞口水,嘴角止不住上翘,“陈姐。”

    “快去吃饭吧。”陈姐从院子里进来笑眯眯的看着她,“我还在想要不要上楼叫你。”

    “谢谢陈姐。”伊锦弯着嘴角去洗了手,开心折回餐厅吃饭。

    陈姐的手艺不输酒店大厨,菜式搭配也非常合理讲究。

    伊锦吃了一口鱼肉,顿时辣得不住吐气。

    太过瘾了。

    陈姐好笑的看着她,“少爷特意交代说你喜欢吃辣,果然是。”

    伊锦噎了下,差点被辣椒呛进喉咙,“他说的?”

    陆君驰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她了,他眼里不是只有苏芷曼吗?

    “当然是他说的。”陈姐话音刚落,院子里有车开进来稳稳停在门外。

    伊锦抬头看去,心说不会是陆君驰吧,就见他推开门不疾不徐走了进来。

    “少爷回来了。”陈姐脸上的笑容扩大,转头吩咐身边年轻的女佣去添碗筷。

    伊锦抬了下眼皮,神色自若的继续吃饭。

    她想通了,反正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领盒饭,不如好好享受一把当有钱人家的少夫人的快乐。

    回到现实就不会有这种机会了。

    不看标价买买买的感觉,不要太爽!

    “睡好了?”陆君驰拉开椅子坐下,四平八稳的语气,“晚上有个活动你陪我出席一下。”

    “我就不去了。”伊锦想也不想就拒绝,“我跟他们又不熟跟你也不熟。”

    管他什么活动,不去就对了。

    万一又遇到苏芷曼岂不是很尴尬,她得吃好喝好避免有毒剧情发生,开心过完剩下的几个月。

    “爸妈也会去。”陆君驰嗓音淡淡,“很重要的场合,受邀的嘉宾必须带家属。”

    伊锦沉默了下抬头看他,“是不是要准备礼服还要做造型?”

    陆君驰捕捉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垂下眼眸掩去眼底的笑意,“是。”

    “好,我陪你去,但是我得先去买衣服。”伊锦脸上的笑容有点恶劣,“不过缺个拎包的跟班。”

    陆君驰什么也没说,接过女佣递来的碗筷,盛了饭慢条斯理的开吃。

    沉默吃完午饭,伊锦去客厅看了会电视,戴薇宁意外打电话过来,她们周五可以离开新人训练营,下周一开始第一轮考核。

    “大概几点我去接你。”伊锦眉眼含笑,“怎么样待的还习惯吧。”

    丢下戴薇宁自己一个人在训练营,她真挺不好意思的。

    戴薇宁抱怨连连,听得伊锦又想笑又心疼。

    结束通话,发现陆君驰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对面,她敛了笑不冷不热的看他,“有事?”

    “去挑礼服。”陆君驰目光幽深,仿佛要把她看透一般,“现在。”

    伊锦拍了下脑袋起身往楼上跑,“五分钟。”

    陆君驰抬头看去,少女娇俏的身影快的像只兔子,转眼消失在二层走道里。

    手机有电话进来,他收了视线扫过屏幕淡然接通,“公司准备开拓非洲市场,你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叔叔婶婶也觉得你应该去。”

    “哥,我错了,我保证不告诉小锦鲤你这次出国的原因,别送我去非洲。”陆君卓的哀嚎传来,“我也保证不再挑拨离间,你们想什么时候离婚就什么时候离婚。”

    “不会离。”陆君驰冷冷的吐出三个字,结束通话。

    伊锦逛了两圈王府井,一圈巴黎春天,三圈大世界百货终于停下来,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身后的跟班陆君驰,“你要是不耐烦,可以找别人一起去。”

    两个小时了,他半句怨言都没有,这不正常。

    他爱的人明明是苏芷曼啊。

    “别人不是家属。”陆君驰单手抄在裤兜里,眼神平静的没有丝毫波澜,“要不要再加一辆车过来。”

    伊锦偏头看着他身后生无可恋的助理,默了默,摇头。

    本来想折腾他的不料苦了助理,还是算了吧。

    抵达造型机构,造型师过来听完陆君驰的要求,马上带她去换衣服化妆。

    伊锦挑了一套非常性感礼服裙换好出去,造型师一看就嫌弃摇头,“这个不适合你,我给你找一套,搭配你腰上的纹身会更漂亮。”

    纹身?伊锦扭头看了眼镜子,果然看到她腰上红的妖艳似火的石蒜,也叫——彼岸花。

    这是什么时候纹上去的,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造型师挑了套黑色的连体裤装,后背全露的款式,红色的彼岸花热烈的像是活过来一般。

    确实好看。

    化好妆出去,陆君驰听到动静抬头,目光骤然变得深邃。

    黑色的连体裤装非但没有让她显得老气,反而多了几分成熟的风情,清淡干净的妆容,使得她原本就出色的五官更加立体明朗,美的出乎意料。

    “走吧。”伊锦丝毫不在意他的眼神,拎起包踩着高跟鞋径自往外走。

    陆君驰的视线在她后腰上的彼岸花上定格一秒,起身跟上去。

    酒会设在华庭三号。

    伊锦从车上下去,还没来得及感受顶级会所的风貌,身后就传来一声惊喜的嗓音,“小锦鲤!”

    回过头,男人挺拔的身影靠近过来,俊逸不凡的笑脸一下子变得清晰。她扯了下嘴角,笑的勉强,“谢远桥。”

    “我去,你脑子进水了吧,再喜欢陆君驰那个混蛋,也没必要改变自己的形象啊,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谢远桥眯起眼上下打量她,没注意到随后下来的陆君驰,眼里满是惊艳,“不过这个样子真的很漂亮,我喜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