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3.Chapter 13
    伊锦皱了下眉,没搭理他。陆君卓求婚当天,他其实也在场,看她的眼神跟现在没什么区别。

    不对,那天他看她的眼神,根本就是在看一个小丑。

    她赛车夺冠,从车上下来陆君卓抱着玫瑰花突然求婚,而他穿着手工西服风光霁月的经过现场,身边站着宛如女神的苏芷曼。

    所有人都在起哄:伊锦,你男神来了,快求婚。

    他停下来,微眯着双眸看她眼底无波无澜。苏芷曼骄傲的像个公主,得意的在她耳边说,谢谢她让他们相遇。

    这件事激起了她心底的恨意和不甘,这才在婚礼上动手脚,迷晕了苏芷曼还给陆君驰下药。

    “除了赛车场那次,还有几次。”陆君驰依旧看着她,眼底黑雾缭绕。

    “太多了不记得具体多少,我先进去。”伊锦无精打采的直起身,避开他目光闪身进入病房。

    所有的剧情都提前了二十多天……老太太犯病,可是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苏芷曼没来照顾老太太,依旧有人爆料她是小三。

    接下来剧情是俞敏娴和苏芷曼来医院,看到她在老太太病房外徘徊,发火教训了两句。她不服气跟俞敏娴吵了起来,最后发展成为武斗,俞敏娴摔出去的当口陆君驰正好出现。

    会不会是因为她擅自更改原文的剧情,所以加快了进程?

    伊锦若有所思的抿了下嘴角,过去扶老太太坐起来。

    护工和管家已经帮她换了衣服裤子,身上干干净净没有丝毫异味。

    “君驰来了?”老太太笑眯眯的看向门外,“奶奶知道自己活不久了,走之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们去领证,小锦,你不会让奶奶失望对不对?”

    伊锦张了张嘴,拒绝的话涌到嘴边,却怎么都没法狠心说出口。

    “我们一会就去领证。”陆君驰跟进来,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能听出来他的语气很温和。

    伊锦回过头一双眼瞪得老大的看着他,无声反驳:“我不去!”

    原主从婚礼后就开始一步步走向死亡,尤其是老太太病了之后,俞敏娴被她打伤还摔坏了腿,苏芷曼的演奏会举行当晚,头顶的灯架砸下来,砸断了一只胳膊,从此再也不能弹奏钢琴。

    陆君驰为此大动肝火,查到证据证实是她所为,亲手打断她的手脚,还不许别墅的佣人打急救电话不许报警。

    她被丢在别墅里奄奄一息,后来还是陆君卓去找她,才侥幸捡回一条命。

    这些都还没发生,从昨天的爆料看估计也快了。

    只要领了证,就算陆君驰打死她也是家庭纠纷,以陆家地位别说判刑,估计都不会受到任何责罚。

    伊锦越想越心塞,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不去领证。

    “那就好,诊断结果我已经看过了,趁着我今天有点精神你们赶紧去把结婚证领了。”老太太叹气,“我就这么一个心愿,你爷爷在天上看着你,肯定也希望你们早点去领证。”

    陆君驰上前两步,自然而然的握住伊锦的手,用力抓紧不许她逃,“等我妈到了我们就去。”

    伊锦想要拒绝,可是看到老太太泪湿的眼,瞬间就放弃了。

    反正是在书里,就当她是院长奶奶吧。

    院长奶奶再世的时候总说,要是能看到她穿上嫁衣该多好,可惜病魔早早带走了她。

    “那再等等。”老太太朝伊锦招手,“小锦过来,奶奶好好看看你。”

    伊锦挣脱陆君驰,手绕到背后很嫌弃的蹭了蹭,乖乖坐到老太太跟前,“奶奶。”

    陆君驰将她的动作收进眼底,目光沉了沉。

    “真乖。”老太太握住伊锦的手,笑的格外舒心自在。

    伊锦勉强挤出一抹笑,心里却在盘算着,领证后自己要怎么熬过剩下的五个多月。

    万一没法回到现实里,她得好好计划一番。

    领证是不可能领证的,最多口头答应出了门不去领老太太又不会知道。

    俞敏娴到的很快,跟着丈夫陆云峰一块过来的,没带苏芷曼。

    她一进病房就往老太太床前走,看到伊锦微微愣了下,脸上浮起温和的笑,“伊锦也在啊。”

    网上的新闻她也看到了,但没敢肯定是伊锦做的。

    她想要离开陆家就不会做这样的事。

    “她昨晚守了我一夜。”老太太松开手,嘴角含着笑目光落到陆君驰身上,“你们赶紧去领证,领完了拿回来给我瞧瞧。”

    陆君驰点头答应。

    伊锦生无可恋,才计划好的事就被老太太给破坏了,心里不舒服还不能说。

    沉默着到了民政局,陆君驰没马上下车,而是平静伸出手,“身份证。”

    伊锦抱着包面无表情的看着前座的靠背,不动,也不吭声。

    “陆氏现在撤资,苏家的公司只有死路一条。”陆君驰漠然掀唇,“苏洪庆会再卖你一次,能马上拿出一个亿并且支付违约金的公司,只有鑫捷。曹公子身高170体重230。”

    “我们先定个规矩。”伊锦脑中闪过那个胖子油腻的脸,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神情严肃,“领证可以,奶奶治疗期间我会配合你演戏,但是其他的时间里我是自由的,我们互不干涉。离婚后不许跟我讨债,我没有一个亿还你。”

    “可以。”陆君驰嗓音淡淡,“但是,交往男友绝对不允许。”

    伊锦噎了下,登时憋红了脸,“放心,没离婚之前我不会绿了你。”

    陆君驰微微侧过身面对着她,“还有什么条件。”

    “暂时没有了,等我想起来再说。”伊锦不情愿的拿出身份证递过去,“走吧。”

    “今天的对话我已经录音,有条件就全部说完,不说即代表没有。”陆君驰垂下眼眸。随意自在的摆弄手机,“考虑清楚。”

    “没有了,去领证吧我要困死了。”伊锦打了个哈欠,不耐烦推开门下车。

    陆君驰保存好录音文件,眼底划过一抹笑,不疾不徐下车。

    到婚姻登记处拿表,伊锦见他拿出自己跟方兰萍的户口本,一点惊讶的情绪都没有。

    早上到了医院他没跟着上楼,原来是回去拿户口本。

    计划真周到。

    拍照的时候两人离得很远,工作人员说了几次不见改进,脸上满是不耐烦,“你们到底是来结婚还是来结仇的?”

    伊锦眨了眨眼,忽然很同情他。做这么久的工作,估计是第一次遇到来结婚,两个人脸上都没表情的新人。

    又折腾了几分钟,对方估计是放弃治疗了,摆摆手让他们出去等着。

    拿到结婚证回到医院,老太太开心的不得了,拿在手里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多遍才递给俞敏娴,“小锦以后就是我们陆家的人了。”

    俞敏娴看着乖乖女一样的伊锦,笑得有点勉强,“我会好好对她的。”

    “是必须好好对她。”老太太又笑,抬头看着伊锦和陆君驰,“君驰,带小锦回去休息她昨晚受累了。”

    陆君驰点了头,牵起伊锦的手出去。

    俞敏娴看着两人出了病房,无奈的跟丈夫交换眼神。已经领了证,她想不承认伊锦的身份也不行,陆家有头有脸儿子却娶了个小三的女儿,心里是真不舒服。

    可老太太看起来很开心也很喜欢伊锦,反倒对苏芷曼很冷淡。

    难道当年儿子车祸,救了儿子的人不是苏芷曼而是伊锦?出事的时候,她们姐妹都是14岁,也不是没有可能……

    住院部楼下。

    伊锦上了自己开来的车,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刚准备发动车子开出去,陆君驰坐进副驾座理所当然的口吻,“送你到家。”

    “奶奶现在又看不到,你演的这么逼真不累吗。”伊锦嘲讽一句,发动车子开出去。

    “不累。”陆君驰神色淡淡。

    伊锦哽住,瞟了他一眼收回目光专注开车。

    走到半路,手机有电话进来。她看了眼号码见是陆君卓,不禁磨了磨牙,戴上耳机不耐烦接通,“有事?”

    “你为什么要跟他去领证!”陆君卓的吼声传来,“伊锦你脑子进水了是吧,差点为他死了一次还不够吗!”

    她差点为了陆君驰死过?伊锦降下车速,余光偷偷扫了眼闭目养神的陆君驰,不悦拔高声调,“回头说,我在开车呢。”

    陆君卓一下子偃旗息鼓,闷闷挂断电话。

    伊锦摘了耳机嘴角无意识抿紧,她为了陆君驰寻死觅活的剧情书上没有啊。

    被丢进鳄鱼池之前,书上只写了一句:伊锦嘴角扯开惨淡的笑,仿佛又看到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幕,21岁的陆君驰穿着白衬衫黑色长裤,坐在钢琴前优雅弹奏《致爱丽丝》,不时回过头冲她笑。

    后面就没有了,因为下一章就是陆君驰和苏芷曼重新举行了婚礼,她的死仿佛他们新婚的贺礼。

    伊锦看到这就弃文了,跟她同名的女配也各种有病,爱男主爱到失去自我,还各种针对女主,实在是有点膈应。

    男主也是,直接告诉老太太真相不好吗,最讨厌这种打着为谁好,实际逃避现实的男人。这哪里是什么酷霸狂拽吊炸天的霸总,分明是没见过世面的屌丝男。

    她在现实里倒是真的遇到过风光霁月优雅迷人的真霸总……然而,那样的人注定不会看上她,做梦都不会。

    回到别墅,伊锦熄火拔了车钥匙准备下去,陆君驰忽然开口,“为什么把头发染黑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