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2.Chapter 12
    伊锦头皮发麻的看着他,迟疑开口,“你是指什么?”

    “电话。”陆君驰的嗓音平稳的没有丝毫起伏,语气也冷飕飕的,像极了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伊锦哆嗦了下,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没什么,我爸让我回去一趟。”

    陆君驰眯了眯眼,神色自若的合上笔记本电脑屏幕,“一起。”

    “呃……”伊锦噎了下狐疑睁大眼,“你不是要等奶奶醒过来?”

    “我妈马上就到了。”陆君驰面无表情的收起电脑,根本不允许她拒绝。

    伊锦脑中闪过他和苏洪庆对她施展混合双打,方兰萍哭天抢地的画面,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他提议跟自己回去,是因为在医院不好动手?

    陆家的私人医院离苏家别墅所在的小区不远,陆君驰的助理开车,伊锦跟陆君驰坐在后座,从出医院到苏家门口一句交谈都没有。

    开门下去,方兰萍已经等在院子里,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还有一丝掩饰不去的鄙夷,“自己做出来的事,也好意思扣到你脑袋上。”

    “你少说两句!”伊锦不耐烦压低嗓音,“陆君驰来了。”

    方兰萍愣了下,马上堆起大大的笑容,看向刚刚打开的另一侧车门。

    陆君驰从车上下去,白衬衫黑色长裤丰神俊朗,浑身上下都透着贵气。

    “君驰来了。”方兰萍热情打招呼,“快进去吧。”

    来了正好,他都跟女儿领证了,还让苏芷曼花他的钱不是养小三是什么?下次再见俞敏娴非得刺她一下不可。

    有什么资格瞧不上伊锦,自己养出来的儿子还不是跟苏洪庆一个德行。

    “嗯”陆君驰点了下头,大大方方的抬脚往里进。

    伊锦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已经了然于心,这会反而平静了。

    反正都躲不开,不如绷紧了皮避免被打,除了她和方兰萍没人会看苏芷曼不顺眼。网上的爆料,真的非常有原主的风格。

    进入客厅,苏洪庆板着张脸坐在沙发上,神情烦躁的吞云吐雾,手边的烟灰缸落满了烟头。

    苏芷曼面若寒霜,抱着手臂坐在一侧的单人沙发里,听到动静,两人双双抬头。苏洪庆看到陆君驰马上捻灭手里的烟站起来,脸上浮起讨好的笑,“君驰来了。”

    苏芷曼眼神复杂,有欣喜、惊讶更多的是委屈。

    伊锦不动声色的将他们的反应收进眼底,泰然走过去,“爸,你找我。”

    “芷曼去给君驰倒杯茶过来。”苏洪庆没搭理伊锦,偏过头冲苏芷曼使眼色,“我昨天新得的明前龙井,君驰爱喝这个。”

    苏芷曼抿着嘴角,目光深深的看一眼陆君驰,默不吭声的起身去泡茶。

    他这么早跟着伊锦过来,昨晚是睡在一起了吗?

    明明是为了迎娶她而筹备的婚礼,为什么新娘变成伊锦他会无动于衷,还接受的理所当然!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君驰快坐。”苏洪庆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看都不看伊锦一眼。

    跟在后面进门的方兰萍冷哼一声,自顾过去坐下,“伊锦也是你女儿,嫁进陆家的是她。”

    苏洪庆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瞬,像是才看到伊锦,目光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吗!”

    “我不知道。”伊锦丝毫不在意他的态度。

    能够攀上陆家确实苏芷曼的功劳,不管前二十年他怎么忽视苏芷曼,只要有用就是他的宝贝女儿。

    说的好听是嫁罢了,其实跟卖了差不多。

    “伊锦做了什么?”陆君驰插嘴,自然而然的握住伊锦的手一块坐下,“一大早把人叫回来教训。”

    苏洪庆怔住。

    “啪”的一声,茶壶落到地上的声音从茶室那边传来。

    空气突然安静。

    “小姐,你的手!”佣人惊呼出声。苏洪庆也急了,猛地站起来焦急过去查看。女儿的手宝贝的很,千万不要被烫坏了。

    “还挺会挑时候。”方兰萍轻嗤一声也站起身,“我去给你们切点水果。”

    陆君驰略略颔首。

    伊锦瞄了眼脸色发白的苏芷曼,抽回自己的手,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嗓音不悦提醒,“姐夫,我姐的手被烫伤了。”

    这种时候,他难道不该表现下?

    陆君驰仿佛没听见,再次抓住她的手不容抗拒的放到自己腿上,裹着冰渣子的嗓音不疾不徐响起,“心虚什么,这是你想要的。”

    伊锦:“……”

    她没有,她不是,她一点都不想要!

    “芷曼的手烫伤了。”苏洪庆黑着脸折回来,看到陆君驰和伊锦握在一起的手,眼皮跳了跳,满肚子的火气猛地堵到胸口,发泄不出压不下去。

    不是说陆君驰一点都不在意伊锦吗!

    “伤了找医生。”陆君驰漠然抬眸看他,嗓音平平,“这么早把伊锦叫回来,到底有什么事。”

    伊锦偏头看向茶室,苏芷曼目光阴冷的瞪过来,寒着脸跟佣人去处理烫伤的手。

    陆君驰这是在借刀杀人吧?苏芷曼刚刚的眼神,简直恨不得把她杀之而后快。

    “也没什么事,婚礼结束都这么久了也不见你们回来。”苏洪庆勉强扯开干巴巴的笑,“伊锦生性顽劣,我们也是担心她不懂规矩,叫她回来教导一番。”

    “我的妻子我自己会教。”陆君驰的眼底写满了不悦,“既然没事,我们先告辞了。”

    说着,抓紧伊锦的手一块站起来,“等奶奶的病情稳定,我再带她回来正式拜访。”

    苏洪庆脸色讪讪,“也好。”

    伊锦彻底懵逼。

    竟然妹有混合双打?!还他的妻子他自己教……emmm?昨天在别墅演,勉强能解释是为了不让老太太多想,毕竟陈姐是老太太的人专门安排到别墅去照顾陆君驰。

    这儿可是苏家!

    苏芷曼刚跟他交往就告诉苏洪庆了,为此,苏洪庆每个月给苏芷曼的零花钱,从五千涨到五万,而她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耳光,被骂废物。

    原主追陆君驰整整追了五年,结果顶不上苏芷曼五天。

    确实很废物。

    出了门,伊锦毫不客气的甩开陆君驰的手,闷头上车。

    陆君驰眯了眯眼,若无其事的跟在她后边坐进去。

    沉默着回到医院,老太太已经睡醒过来。陆君卓坐在床边,体贴孝顺的喂老太太吃早餐。

    伊锦扬起笑脸抬脚进去,乖乖坐下。

    “去哪儿了?”老太太往门口看了看,没瞧见陆君驰微微有些失望,“怎么不回去睡,听管家说你昨晚都没怎么休息。”

    “一会就回去。”伊锦抽了张纸巾起身帮她擦嘴角,“感觉好一点没有?”

    老太太慈眉善目的样子,像极了在现实照顾过她的院长奶奶。方兰萍对苏洪庆的怨气很大,每天不是跟她抱怨苏洪庆忘恩负义,就是在骂苏芷曼的妈野鸡装女神。

    从小到大,她其实不怎么关心原主,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怎么对付苏芷曼她妈,研究怎么让苏洪庆跟她去领证。

    原主因为陆君驰要娶苏芷曼而变得偏执恶毒,其实挺正常的。

    就是死的太血腥了残忍了。

    “奶奶好多了。”陆君卓脸上绽开大大的笑容看她,目光格外灼热,“小锦鲤,你温柔的样子真好看。”

    伊锦丢了双白眼过去,老太太也跟着不悦呵斥,“没规矩!小锦是你嫂子!”

    陆君卓缩了缩脖子,老实闭嘴。

    他说的事实,伊锦也就外表看起来不着调,人其实不错的。看到她换了发型换了穿衣服的风格,他心里挺不爽的。

    为了引起他哥的注意,伊锦真的很拼。

    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老太太吃完早餐,护士过来给老太太擦洗身子,陆君卓不得不回避。

    伊锦也跟着出去,走远几步有气无力的靠着墙,闭上眼打哈欠。她昨晚确实没怎么睡,老太太哼一下她也跟着发颤,生怕出什么意外。

    “你这招够狠的,就不怕苏芷曼上我哥跟前哭?”陆君卓曲起胳膊拐她,“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苏芷曼的演奏会马上就要举行,这个时候爆出这么多的负面/消息,这不是在创造机会,让她有机会去找大哥撒娇吗。

    “我什么都没做。”伊锦已经丧的不想解释了。

    她就知道,那些报道一出来所有人都会以为是她做的。

    “放心,我会为你保密的。”陆君卓脸上的笑容扩大,“要不要我带你去抓女干,没准这会我哥安慰她都安慰到床上去了,他们谈了两年结果婚礼被你截胡,我哥可是个正常的男人。”

    伊锦敏锐捕捉到危险的气息,倏地睁开眼,怔怔看着站在他背后的陆君驰,木然开口,“不用。”

    “你当初要是答应我的求婚多好。”陆君卓浑然不觉危险降临,“我跟你讲,我哥新婚夜丢下你根本不是因为工作,而是……”

    “是什么!”陆君驰冷冷出声。

    陆君卓一下子挺直了脊背,机械回头,“哥,你来了。”

    “接着说。”陆君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是什么。”

    “是工作,你们聊我下去买包烟。”陆君卓脚底抹油瞬间开溜。

    伊锦抬起头,平静对上陆君驰的视线,“护士在给奶奶擦洗。”

    陆君驰抬了抬眼皮,薄唇轻启,“他跟你求过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