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1.Chapter 11
    陆君驰偏过头,神色漠然的扫了她一眼,收回视线弯腰拿起丢在床上的衬衫,“医院。”

    伊锦顿时松了口气,“那我走了。”

    出声的同时人也往隔壁的客房跑,脚步轻快。

    陆君驰手上的动作顿了下,漆黑深邃的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情绪,转头去关上房门。

    伊锦背着背包下楼,陈姐还没去休息。她扬了扬眉,笑盈盈打招呼,“陈姐,明天早上不用准备我的早餐,我去医院陪奶奶。”

    陈姐诧异点头,“好的。”

    这姑娘真的不像她姐说的那么坏,照顾老人可不是简单的活,尤其是生病的老人。少爷这两天在医院可没少受罪,虽然护工和大宅的管家都帮着。

    话说回来,少爷为什么不留下她?

    婚礼结束到现在都差不多十天了,两人看着还是一点都不像是夫妻。不过跟苏家大小姐比起来,少爷跟伊锦相处好像更自在一点。

    “陈姐你早点休息,我走了。”伊锦随便挑了一把车钥匙,兴冲冲开门出去。

    不用住在这里真的太好了!

    照顾老太太的剧情虽然比书里提前了二十天,不过她没断胳膊没断腿,也没被陆君驰家暴,平顺的仿佛开了挂的感觉不要太爽。

    出了小区,手机有电话进来。

    伊锦瞄了眼号码,见是乔雨初抿了下嘴角没接。

    她一点都不想听乔雨初骂人,也不想跟她嘴炮,苏芷曼估计还跟在她一起,这种时候还是安静如鸡比较好。

    老实说,伊锦也猜不透陆君驰到底几个意思。

    按照剧情,他难道不是应该对自己恨之入骨吗?刚才的操作真的有点迷。

    到医院停车下去,乔雨初再次打电话过来。伊锦深吸一口气,到底还是接了,“有事吗?”

    “伊锦,你太不要脸了,你到底给表哥灌了什么迷魂药!”乔雨初张口就骂,“我警告你,表哥爱的是芷曼姐,你一个私生女不要妄想成为陆家少夫人,我绝不承认你是我表嫂!”

    伊锦深深皱眉,“有力气骂我不如帮我想想,要怎么才能摆脱陆家,摆脱陆君驰。”

    “你少不要脸的跟我秀恩爱!我表哥根本不可能看上你!”乔雨初估计是气疯了,吼完粗粗喘气。

    伊锦无奈扶额,她实话实说的好吧,秀个狗屁的恩爱。

    就她跟陆君驰那样,恩爱?秀仇恨还差不多。

    耐着性子等她情绪缓和下来,伊锦再次开口,“乔雨初,我是认真的,你如果不想我当你表嫂,就帮我的忙多安排你表哥跟我姐见面。”

    耳边安静下去,过了足足半分钟才听到乔雨初不敢置信的声音,“伊锦,你又想搞什么鬼!”

    “我要离开陆君驰,但是我没有一个亿还给他,懂了吗。”伊锦觉得自己跟乔雨初根本没法沟通。

    “你真的一点都不想跟他在一起?”乔雨初似乎还不相信。

    伊锦一本正经的点头,“他是我姐夫,婚礼只是一场意外,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现在只想离开他。”

    “我帮你。”乔雨初无比爽快。

    伊锦弯了弯嘴角,结束通话神情愉悦的往住院部走去。

    有乔雨初帮忙,照顾老太太的剧情都提前了,那么陆君驰跟苏芷曼干柴烈火的剧情,估计也要提前。

    自己根本不需要去抓女干,只要苏芷曼怀孕,陆君驰肯定第一时间给她名分。

    上楼敲门进去,管家阿姨已经去睡了,只有护工阿姨还守在床边。

    伊锦压低嗓音打了声招呼,轻手轻脚的掩上门进去,“你去休息吧,我守着就好了。”

    护工阿姨吓得直摆手,“不用不用,这是我的工作。”

    伊锦弯着嘴角坐下,见老太太睡的很安稳,无聊掏出手机上网。

    苏芷曼的演奏会马上就要举行,网上到处都是购票入口以及慈善宣传。伊锦看了一会,登录自己的微博,把有苏芷曼的新闻都转了一遍,怎么肉麻怎么夸她。

    快11点的时候,护工阿姨歪在沙发里睡着过去。

    伊锦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见输液瓶的药水已经不剩多少,赶紧通知护士过来换药。

    老太太醒过来,看到她很是意外,“丫头,怎么过来了?”

    “君驰让我来的。”伊锦实话实说。

    老太太笑了下,下一瞬便难受皱起眉,“腿有点疼,你把管家叫过来给我按按。”

    “我来吧。”伊锦站起来,掀开被子给她做按摩,“管家阿姨今天忙了一天,还是不吵醒她了。”

    老太太欣慰点头,看她的眼神格外慈爱。

    伊锦给她按好了左腿,换到右边继续,老太太缓过来含着笑看她,“婚礼已经举行,你跟君驰抽个时间去把证领了,省得外头的女人惦记他。”

    伊锦:“……”

    早知道她就去叫管家阿姨了,逞什么能!

    “等明天君驰来了我跟他说。”老太太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不禁失笑,“领了证你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怀孕了也不怕。”

    伊锦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忍不住问,“奶奶,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太太该不会是把自己错认成苏芷曼了吧?

    “我还没老糊涂,生病而已。”老太太佯装不悦,“小锦,奶奶记得你的。”

    伊锦彻底糊涂了,“您记得我?”

    书上只说老太太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并没有因为她是私生女而嫌弃她,具体什么原因也没说,难道婚礼之前原主见过老太太?

    可是跟她有关的所有情节,都在针对苏芷曼针对俞敏娴,其中也包括了老太太。

    就这次入院,原主只来看了一次反倒是苏芷曼尽心尽力照顾,原主不来也就算了还找来媒体记者曝光苏芷曼是小三。陆家因为这事颜面尽失,老太太气得昏迷不醒。

    剧情……好像被她走歪了。

    苏芷曼没来照顾老太太,陆君驰也没家暴,老太太对她简直是怜爱有加。

    “你好好想想,我睡一会。”老太太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放松闭上眼。

    伊锦暗暗皱眉,手上的动作却不敢停。

    打完最后一瓶药水,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老太太睡的有点不踏实,不时发出痛苦的声音。

    伊锦心慌的不行,叫来护士检查,发现是刚才打针的地方肿了起来,顿时松了口气。

    做完热敷,老太太终于睡踏实。

    伊锦困成狗,趴到床上也睡了过去。

    陆君驰推开病房门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窗外的晨光将明未眀,少女瓷白的面容几乎要跟床单融为一色,黑色的发丝松散落下,小嘴微张着,底下的床单湿了大片,呼吸平缓绵长。

    另一头,奶奶睡姿安详,很是好眠。

    陆君驰眼底浮起笑意,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到伊锦身上,放轻动作坐进床边另外一张椅子里,打开包取出电脑开机工作。

    6点多,伊锦惊醒过来,茫然睁开眼。

    还是在书里没回到现实的学校教室……醒了会神,觉察到房里多了个人,她瞬间绷紧了神经抬头。

    陆君驰恰好在看她。

    四目相对,他抬起手碰了下自己的嘴角,漠然的语气,“口水。”

    伊锦脑子里“轰”的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脸颊火烧火燎的站起来,一阵风似的冲进洗手间。

    中途发现有东西从肩膀落下去也顾不上看。

    陆君驰收了视线,目光回到电脑屏幕上,刻意掩去眸中险些藏不住的笑。

    伊锦对着镜子擦干口水,又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郁闷的不行。

    太丢人了。

    磨蹭着等脸上的温度降下去,伊锦重新打起精神出去,刻意压低嗓音,“我回去了。”

    “不行。”陆君驰抬了下眼皮,不容置喙的语气,“等奶奶醒过来。”

    伊锦磨了磨牙,过去捡起落在地上外套,拍了拍上边的灰尘,态度疏离的丢给他。

    她不说话,陆君驰也不说,一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修长干净的手指在键盘上速度飞快的敲着。

    气氛诡异的寂静下去。

    伊锦掏出手机习惯性登录微博,看到微博推介的关于苏芷曼的消息,瞬间寒毛倒竖。

    ——据网友爆料,全国钢琴大赛冠军苏芷曼,虚伪又做作,捐给天使孤儿院的用品并非她出资,演奏会无人问津,黄牛哭晕在厕所。

    带你看钢琴大赛冠军苏芷曼,如何利用慈善作秀。

    花妹夫的钱做慈善,钢琴大赛冠军苏芷曼,有望成为第一个出身豪门的小三!

    一连三条全是苏芷曼的消息,并且没有一条是正面的!

    可她什么都没做啊!伊锦崩溃的捧着手机,偷偷瞄了一眼陆君驰,双手止不住颤抖。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震了下,吓得她一激灵差点把手机丢出去。

    电话是苏芷曼打来的,显然她已经看到了消息。

    伊锦用力吞了吞口水,抓紧手机起身冲进洗手间关上门接通,“姐?”

    “爸让你立即回来!”苏芷曼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入耳内,“你比你那个妈还恶心!”

    伊锦想要解释,可惜通话已经中断。

    垂头丧气的开门出去,陆君驰骤然开口,“怎么回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