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0.Chapter 10
    伊锦一路胡思乱想,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的开门下去。

    “少夫人回来了?”陈姐开心的迎出来,“快过来吃饭,少爷也还没吃呢。”

    “谢谢陈姐。”伊锦冲她笑了下,头皮一阵阵发麻。

    换了鞋子去餐厅坐下,看到餐桌上清淡的三菜一汤,伊锦一点食欲都没有。

    陆君驰没看她,从她进门到坐下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专注认真又很优雅的继续吃饭。他的口味一向偏淡,婚礼第二天陈姐就是按着他的口味准备的晚饭。

    伊锦拿起筷子,感觉有千斤重。

    真的吃不下。

    “陈姐。”陆君驰抬起头,视线从伊锦脸上扫过微微定格了一瞬,落到陈姐身上,“加一个青椒牛柳。”

    “好的,我马上去。”陈姐诧异的看一眼伊锦,转头去了厨房。

    少爷从来不吃辣。

    “你……”伊锦开口说了一个字,想起陆君驰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说话,复又把嘴巴闭上,拿着筷子扒拉碗里的米饭。

    她其实很饿,从医院回到师父家里她就没吃东西的欲望,这会更没什么胃口。

    “吃饭不要说话。”陆君驰还是没看她,垂下眼眸专注吃饭。

    伊锦咬了咬牙,往自己碗里夹了根上汤菜心味同爵蜡的吃起来。

    过了会,陈姐端着炒好的牛柳出来,含笑摆到伊锦面前。

    “谢谢。”伊锦笑了下,巴巴的看着盘子里热辣鲜香的青椒牛柳,没敢动筷子。

    陆君驰才不会这么好心,更不可能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他恨不得原主从未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陆君驰往自己碗里夹了一块青椒牛柳,若无其事的吃起来。

    伊锦吞了吞口水,赶紧下筷。

    她吃的飞快,不过还是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一碗饭很快见底。放下碗筷,伊锦忍着想要打嗝的冲动,从容站起来,“我吃好了。”

    “嗯”陆君驰嗓音淡淡。

    伊锦进了客厅捂着嘴偷偷打了个嗝,拎起茶壶给自己倒茶,顺手打开电视。

    陆君驰微微偏了下头,继续吃饭。

    过了约莫十分钟,伊锦听到椅子拉开的声音,马上关了电视老老实实站起来往楼上走。

    她的背包都没带回来,说完该说的话马上就走。

    伊锦才上楼梯,陆君驰的脚步声就到了耳边,冷飕飕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去书房。”

    她吓了一跳,脚下一滑狼狈后仰。

    完了!倒下去的瞬间,伊锦觉得不用陆君驰动手,她的胳膊和腿估计也要废了。一秒钟后,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她也没摔下去反而倒进陆君驰的臂弯里。

    “谢谢……”伊锦惊魂未定地抓住他的袖子,脸颊火烧火燎。

    她没有要勾引他的意思,一点都没有。

    陆君驰扶着她,嘴角抿的死紧。

    伊锦头皮发麻,正欲推开他,身后骤然响起大门打开的声音,下一瞬乔雨初的大嗓门几乎要刺破耳膜,“表哥,你们在做什么!”

    空气突然安静。

    伊锦暗暗咬牙,除了乔雨初,好像还有另外一个人?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伊锦猛然扭头,看到苏芷曼失去血色的脸,一颗心光速下沉。

    她有句mmp要说,这是商量好了还掐着点来的吧?!

    陆君驰手上的力道加重,扶好伊锦确认她不会再摔出去,微微偏头往下看,薄唇掀了掀,“你来做什么。”

    “你们刚才在干嘛!”乔雨初气疯了,“你不会真的让这个贱人当我表嫂吧!”

    亲家奶奶突然犯病,他第一时间回国,时差都没倒就去医院陪着亲家奶奶,她特意带了苏芷曼过来安慰他,没想到会看到这么刺眼的一幕。

    她绝对不接受伊锦做自己的表嫂!

    苏芷曼用力攥紧包包的背带,眼里弥漫着水雾,不敢置信的看着陆君驰。

    他们交往两年,他从来没碰过自己,此刻却亲密的揽着伊锦的肩膀。自己在他眼里,到底是什么!

    “注意你的措辞。”陆君驰眯起眼冷冷出声,“陈姐,送客。”

    “君驰!”苏芷曼再也控制不住,委屈又不甘的看着他,“你连我也要赶走吗?”

    那演奏会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想坐享齐人之福?

    陆君驰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这么无耻。

    “那个……你们慢慢聊。”伊锦缩着脖子,伸出食指和拇指捏着陆君驰的袖子,把他的手从自己肩上拿开,哆嗦迈开脚步继续上楼。

    才迈出去一步,腰上突然一沉,男人的手臂铁钳一般环上来,猛地将她带回去。

    伊锦失重后仰,狼狈万分的倒进陆君驰怀中,后脑勺撞到他宽阔的胸膛,疼得禁不住呲牙。

    他是铁打的吗!

    “我已经结婚了。”陆君驰漠然出声,“请回。”

    苏芷曼的眼泪吧嗒吧嗒落下来,一颗颗砸到手背上,颤抖出声,“你结婚了?可我才是你的新娘!”

    婚礼从选址到用什么样的玫瑰花,怎样设计请帖,包括喜糖都是她精心准备的!

    她才是新娘!

    “就是,芷曼姐才是真正的新娘,表哥你不要被伊锦那个贱……给骗了!”乔雨初及时改口,“我知道你是为了亲家奶奶,可你没必要这么牺牲自己。”

    伊锦也觉得完全没必要牺牲,他继续跟苏芷曼卿卿我我多好,现在演的像那么一回事,谁知道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苏芷曼之前在苏家不受宠,但是因为帮着苏洪庆攀上了陆家,她现在可是硬气的很。

    今天这口气,她迟早要出的。

    “出去。”陆君驰再次出声,说完收了视线箍紧伊锦的腰继续上楼。

    伊锦完全是被他拖上去的,他的手一撤走她顿时腿软,差点跌坐到地上。

    楼下传来大门关上的声音,乔雨初骂骂咧咧的声音忽远忽近,渐渐一点都听不到。

    伊锦缓了缓,余光见陆君驰已经进了书房,拍拍胸口手脚发冷的挪过去。

    “关门。”陆君驰绕到书桌后拉开椅子坐下,不疾不徐解开衬衫的扣子,神色漠然,“我们谈谈。”

    伊锦抖了下,老实把门关上。

    陆君驰的动作,真的很像是运动前热身,尤其是拆袖扣挽袖子的动作。

    他不会真的要家暴她吧?

    “坐下。”陆君驰垂下眼眸,慢条斯理的拿起定制的袖扣把玩,“我没耐心。”

    伊锦迅速做到他对面,“陆先生,您想谈什么?如果是要终止我们之间错误的关系,我现在马上滚蛋并保证永远不出现在您面前。”

    她一口气说了一大段,不带喘的。

    只要能摆脱他,她会立即滚蛋以后看到陆字都退避三舍。

    “陆先生?”陆君驰抬了下眼皮,漆黑深邃的眼眸徐徐聚焦到她脸上,“错误的关系?”

    伊锦用力吞了口口水,脸上扯开干巴巴的笑,“我很抱歉,破坏了您和姐姐的婚礼,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的无知和幼稚。”

    她是真没看出来陆君驰除了那张脸之外,还有什么值得原主爱的。

    冷就不说了,五年来都没有正眼瞧过她一次。

    伊锦没谈过恋爱,暗恋都没有,实在想象不出为什么会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生出那么深的感情,得不到就要毁掉。

    “原谅?”陆君驰反问一句,脸上的寒霜似乎更厚了一些,“你到底想要什么?”

    “自由。”伊锦平静的跟他对视,“我知道这样的事都发生了还求您原谅很过分,但我希望……”

    “奶奶的诊断结果出来了。”陆君驰打断她,“治疗期间我不想再听到你再提婚礼的事,你要的自由现在没有。”

    伊锦大惊,“奶奶还能活多久?”

    “最多半年。”陆君驰眯了眯眼,淡然起身,“祸是你闯的,我没义务帮你善后。”

    伊锦垮下肩膀,余光见他抬手以为是要打自己,吓得赶紧抱住头,“君子动手不动手,我什么都没做,还没进佛堂奶奶就心脏骤停了。”

    陆君驰的手悬在半空,嘴角抿了下,收回手大步往外走。

    伊锦长生无可恋的吐出口气,呆呆看着书桌后的某一处。半年……也就是说她不管怎么努力,都得在他身边待上半年?

    这次虽然没挨打,下次呢?苏芷曼委屈的模样一下子蹿入脑海,伊锦本能的颤了下,迅速开动脑筋。

    身后的房门打开,主卧室的门也随之传来被推开的声音。

    伊锦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会,耷拉着脑袋起身过去找陆君驰。推开房门,陆君驰光着上半身在接电话,听到动静漠然看过来,只一秒便挪开视线。

    气氛倏然凝滞。

    伊锦耳根发烫的低下头,耐着性子等他打完电话,弱弱出声,“我回师父那边去了?”

    陆君驰还没出声,陈姐的声音意外从身后传来,“少夫人,你的行李拿回来了,我先给你放到客房还是放哪?”

    伊锦脸色微变,条件反射的回头看着陈姐,“我的行李?”

    “陈助理刚刚去取回来的。”陈姐嘴角含笑,“给你放客房了,你要是方便就自己拿去主卧室。”

    伊锦的嘴角狠狠抽了下,保持着微笑点头,“麻烦你了。”

    陆君驰让他的助理去把行李拿回来,不会是让她继续在这住下去吧?!

    目送陈姐下了楼,伊锦战战兢兢的收回目光,看向卧室里充满了荷尔蒙气息的陆君驰,“我……今晚睡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