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9.Chapter 9
    俞敏娴回到大宅就把管家叫过来,问她是不是联系过苏芷曼。

    管家被她黑口黑面的样子吓坏了,摇头否认自己联系过苏芷曼,“她前天过来给老太太带了不少礼物。”

    俞敏娴一听差点气疯,命令她立即把所有的礼物都拿出来。

    都是很高档的补品,还有佛珠手串。

    俞敏娴仔细检查了一遍,想起老太太去佛堂好像就拿着一串没见过的佛珠手钏,眉头深深拧起。

    是她想多了吗?

    “夫人?”管家见她不说话更慌了,“有什么不对吗?苏小姐每次来都给老夫人带很多东西。”

    “没事,你收拾一下去医院照顾老太太,别人我不放心。”俞敏娴脸色缓和了些,摆手示意她下去。

    婚礼结束后伊锦第一次来大宅,绝对不可能是她做了什么。而且这样做对她没有任何好处,老太太要是没了,儿子肯定会迁怒,那一个亿苏家必须还回来。

    如果是苏芷曼……俞敏娴按了按眉心,坐下给儿子和老公打电话。

    老太太突然犯病,虽然抢救过来能不能醒来还不一定,得通知他们回来。

    夏日午后闷热难耐,阳光明晃晃的晒下来,空气里连一丝的风都没有。

    伊锦回到师父家里,老实去练了半个小时的琴,时间差不多主动去厨房准备晚饭。

    师父和师母对吃都不大讲究,以前来学琴的时候,要么师父随便做要么侯天泽受不了,自己翻着食谱一边研究一边做。

    原主是能外卖解决就坚决不跟他们一起吃。

    现在肯定不行了,家里的公司出了问题后,苏洪庆每个月只允许她花几千块。苏芷曼比她多一点,也不到两万。

    她倒是可以继续刷陆君驰的卡,又担心万一他要自己还钱就尴尬了。

    毕竟,他在视频通话里让她解释过账单,还说有问题。

    晚饭准备好,侯天泽去爷爷的工作间招呼他和奶奶过来吃饭,顺便去客厅拿了瓶茅台,乐颠颠折回去。

    他现在一点都不希望伊锦走了,有她在,每天都有好吃的饭菜。

    “师父,我随便做的,尝尝我的手艺。”伊锦给侯老和师母盛了饭,自己也跟着坐下,嘴角弯着好看的弧度,“正宗湘菜做法没有一点掺假。”

    侯老睨她一眼,扭头看侯天泽,“外卖花了多少钱?”

    伊锦:“……”

    “真的是师姐做的,我给她打下手来着。”侯天泽大笑,“师姐天赋异禀,厨房都烧了还有什么烧不明白的。”

    伊锦在桌子底下抬脚踹他。

    侯天泽嘿嘿笑,自己盛了饭坐下来大快朵颐。

    侯老尝了一口,诧异的看着伊锦,“不错。”

    伊锦眉眼弯弯,开心端起碗筷吃饭。

    侯天泽吃了个半饱,哪壶不开提哪壶,“爷爷,我觉得你就不要让师姐继续学琴了,万一她学好了,你难道真的要把脑袋拧下来给她当球踢啊?”

    空气突然安静。

    “吃你的饭,哪来这么多话。”老太太笑骂一句,转头看着伊锦,“你当初来,是苏老板求着老头子收你的,现在你自己回来学不学全在你。”

    “师父师母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伊锦也跟着笑,“学不好我就给侯天泽补习功课。”

    侯天泽脸上的笑容霎时收敛,心说伊锦还是离开比较好。

    消停的过了两天,伊锦找了个机会去陆家的私人医院,看望陆家老太太。

    俞敏娴刚走,病房里只有护工阿姨和大宅的管家阿姨在。伊锦打过招呼,搬了张椅子坐到病床前,微笑看着老太太,“奶奶。”

    老太太是早上醒过来的,精神看着还行但很虚弱。

    “你来了。”老太太颤巍巍握住她的手,“奶奶谢谢你,我听敏娴说了那天的事。”

    “我应该做的,您好一点没有。”伊锦靠过去一些,力道很轻的握住她的手,“感觉怎么样?”

    “老样子。”老太太脸上露出欣慰的笑,“能看到你和君驰举行婚礼我已经很满足了,奶奶知道你还在念书,孩子不着急生等毕业了再说。”

    伊锦:“……”

    她巴不得陆君驰马上让自己滚蛋,要她说生孩子这种话,是万万说不出来的。

    老太太见她不出声,笑了笑疲惫闭上眼,“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君驰这孩子做事一向稳当,没人能够勉强他做任何事,我也不行。”

    “我……没什么负担。”伊锦垂下脑袋,心想完蛋了,听老太太的意思分明是承认了她的身份。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会帮着自己劝陆君驰澄清?

    “那就好。”老太太叹了口气,话锋一转,“君驰这孩子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你多担待担待。”

    伊锦硬着头皮闷闷出声,“好。”

    “回去吧,我也累了。”老太太睁开眼看她,“红色的头发确实不好看。”

    伊锦囧了下尴尬挠头,“以后不会弄那样的头发了。”

    病房门重新关上,老太太招呼管家过来,不悦交代,“从下午开始,除了我们陆家的人,谁都不要放进来。”

    管家看了眼房门迟疑出声,“那伊锦小姐?”

    “她当然是我们陆家的人,我都没糊涂你就糊涂了。”老太太语气加重,“你以为君驰真的是为了我,才没取消婚礼吗。”

    管家汗了下,乖乖点头。

    苏家大小姐早上过来伺候了一早上,看样子是白来了?

    伊锦走出住院部去拿车,刚解了锁人还没上去耳边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口哨声,跟着是男人轻佻的笑声,“哟,这不是堂嫂吗。”

    她顿住脚步徐徐回头,眯眼看着花花公子打扮的陆君卓,不屑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笑了,“皮痒?”

    “哪儿都痒。”陆君卓凑过去,嬉皮笑脸的打量她,“终于嫁给自己的初恋,没想到新婚夜就被丢下吧。”

    她为了追堂哥什么样的荒唐事都做过,还特意学了一身的本事,可堂哥从来没正眼看过她。

    婚礼当天,看到她穿上婚纱出现在红毯上,他以为堂哥会直接取消婚礼走人,没想到最后什么都没发生。

    不过姜到底是老的辣。

    新婚夜,堂哥都没洞房就抓着他一块飞了国外,要不是奶奶忽然病倒他们不会回来这么快。

    听说,伊锦还被堂哥赶出别墅了。

    真挺狠的。

    “滚远点!”伊锦后退一步,寒着脸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别惹我,拳头可不长眼。”

    “我说真的,我哥不要你你可以嫁给我啊。”陆君卓不要命的又凑过去。

    伊锦刚要动手,苏芷曼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震惊的看着她俩,“你们在做什么?”

    伊锦回头,视线从她脸上掠过去,落到站在住院部雨棚下的陆君驰脸上,浑身寒毛直竖。

    他怎么回来了!!

    陆君驰是跟着苏芷曼一块出现的,有没有可能他已经怀疑,老太太犯病是因为自己?!

    四目相对,陆君驰漠然移开眼,掉头进了大堂。伊锦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到陆君卓的裤/裆上,头也不回的去拿车,“遇到一条拦路狗罢了,能做什么。”

    陆君卓完全没料到她出手会这么快,双手捂着某处痛苦跪了下去,“伊锦,老子招你惹你了,下脚这么狠!”

    他就开个玩笑,至于吗。

    “这一脚只是警告。”伊锦拉开车门利落上车发动车子开出去。

    苏芷曼磨了磨牙,冷眼看着陆君卓,“你居然喜欢她?口味够重的!”

    “老子就喜欢她,就喜欢被她虐怎么了,眼红啊。”陆君卓强撑着站起来,目露鄙夷的窥她,“你确定大哥喜欢你,想娶的人是你而不是她?”

    “你什么意思!”苏芷曼脸色微变。

    “我什么意思你心知肚明。”陆君卓呲牙咧嘴的去拿自己的车,懒得再看她。

    他也不敢肯定堂哥是不是真的喜欢苏芷曼,就随口那么一说。他不喜欢苏芷曼,什么白雪公主什么女神,假的要死。

    还不如伊锦呢,有火就发从来不装。

    伊锦魂不守舍的回到师父家里,隔几分钟就瞄手机搓胳膊,生怕陆君驰杀过来,像书里写的那样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断她的胳膊。

    一下午,她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满脑子都是胳膊被打断后的惨状。

    “师姐?”侯天泽歪着脑袋看她,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你做什么坏事了,出去一趟跟丢了魂似的?”

    “关你屁事!”伊锦斜乜他一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什么都没做,陆君驰真要动手她也不是吃素的。

    念头刚起,手机忽然响起视频通话的铃声。

    伊锦打了个激灵,看到屏幕上的鳄鱼两个字,冷汗一下子打湿后背,哆嗦接通,“有事吗?”

    “回来。”陆君驰的嗓音冷飕飕的。“立刻。”

    伊锦闭了闭眼闷闷的说了声‘好’结束通话,垂头丧气的往外走。

    “师姐?”侯天泽也紧张起来本能跟出去,“你干了什么陆君驰这么生气?”

    伊锦默默翻白眼,她要是做了什么还好,关键是什么都没做啊。

    出了门,陆君驰的助理已经把车停在门外,面无表情的样子跟他简直如出一辙。

    伊锦埋头上车,不断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打不过,她还跑不过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