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7.Chapter 7
    侯天泽见她变脸顿时幸灾乐祸,“催命的吧。”

    伊锦翻了个白眼,放下碗筷攥着手机看了一圈,起身上楼将镜头对着天花板接通,“陆先生。”

    她看过微信的聊天记录,上次的视频请求是互加好友后第一次,这回是第二次。

    苏芷曼这么快就找他告状,还是他也看到了新闻?

    “在哪。”陆君驰的声音冷飕飕的,手机的镜头也对着天花板。

    不过看起来好像不是在酒店,而是在……他别墅的书房。

    难道是已经回来了,不是要走一个月吗?!伊锦想到在孤儿院俞敏娴看自己的眼神,还有苏芷曼难看的脸色,心里慌的一比,“在师父家。”

    “嗯”陆君驰漠然出声。

    空气安静下去,伊锦竖起耳朵等了一阵见他不吱声,只好再次开口,“您有什么事吗?”

    他没提苏芷曼,难道是因为她两天时间刷卡花了几百万,才特意找她?

    还钱她是还不起的。

    “没有。”陆君驰的声音再次响起。

    伊锦松了口气,幅度很小的拍了下胸口,“没事我挂了,在吃饭呢。”

    “手机拿起来看着镜头。”陆君驰再次出声,“现在。”

    伊锦:“……”

    竖起手机,伊锦看到他坐在书房里,不过不是在别墅应该是酒店的总统套房,忽然就很安心。

    陆君驰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抬眼看她,眼神锐利的几乎要穿透屏幕,“你跟我妈说了什么。”

    “呃……”伊锦噎了下,扭头避开他的眼神迟疑开口,“陆先生,婚礼真的是个误会,为了消除这个误会,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向家人朋友宣布离婚。”

    周遭的气温骤然下降,像是空调温度忽然调到了最低,冷的人禁不住起鸡皮疙瘩。

    陆君驰微眯起双眼,修长干净的指节在桌上轻轻敲出声音,“离婚?”

    伊锦脊背阵阵发寒,咬牙点头,“对,反正我们没有领证,这只是个说法,您要是觉得不合适说分手也可以的。”

    反正一个月后谈宣布离婚的事也是谈,越早解决越好。至于注资给苏家公司的一个亿,陆君驰应该……不会让她还。

    让她还,还不如让她现在就跳鳄鱼池呢。

    “分手?”陆君驰的嗓音似乎更冷了一些,“我们交往过?”

    伊锦:“……”

    麻痹,他到底想哪样?她都主动表示让他和苏芷曼,有正当合理的理由继续在一起了,还不够?!

    沉默片刻,陆君驰抬了下眼皮,冷冷掀唇,“账单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伊锦有点懵逼。

    陆君驰不说话,宛如深潭的眸子一瞬不瞬的透过镜头盯着她看,堪称盛世美颜的脸冷的仿佛冰雕一般,“账单。”

    “昨天早上的三百万是罚款,我砸了你妹的化妆品。晚上的三十多万给你女朋友买东西做慈善,之前的账单我买了衣服和化妆品。”伊锦神色泰然,“有问题?”

    “有。”陆君驰眼底覆上寒霜,正要说话手机忽然有电话进来。

    他看了一眼屏幕没接,而是拿起手机起身往外走。

    伊锦闭紧嘴巴,耐着性子竖起耳朵。

    有人来找他,是个男人。陆君驰跟对方交谈了一会,好像是说会议照常举行,跟着听到关门声响起。

    陆君驰的声音很冷,并且没有太多的起伏,但他的声线超级好听,忽略脸和他们之间危险又糟糕的关系,她还是蛮愿意听他说话的。

    “你的提议不错。”陆君驰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镜头没有对着他的脸了。

    伊锦反应过来,脸上控制不住露出轻松的笑容。

    答应宣布离婚就好,等他出差回来,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真棒!

    “前提是,你得让苏家把一亿的资金吐出来退回陆氏的账户。”陆君驰漠然解释,话音落地的同时视频通话中断。

    伊锦恨不得来一道雷把自己劈死,立即速度飞快的发了一条语音过去:“我什么都没说,陆先生您就当自己耳朵瞎了。”

    陆君驰已经退出账号,根本不鸟她。

    伊锦觉得自己离死真的不远了,鳄鱼池是终极手段,中间各种虐身虐心就不说了,够她死上一百次。

    她现在一毛钱都没有,一个亿,捡树叶当钱也需要时间好不好。

    苏家的公司还没缓过来,还钱等于要了苏洪庆的命,苏芷曼会第一个拿刀剁了她。

    作为女儿,苏芷曼不恨出轨的爸,只恨小三。名义上她是姐姐,实际出生的时间都差不多,所以从她跟着她妈进入苏家,她们之间就一直矛盾不断。

    下楼把剩下的饭吃完,伊锦看都不看满脸八卦的侯天泽,垂头丧气的上楼洗澡。

    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迷迷糊糊刚闭上眼睛,听到侯天泽在楼下弹琴的声音,伊锦瞬间火冒三丈的坐起来。

    琴声忽然消失,耳边传来侯天泽无可奈何的声音,“她要回来,我根本拦不住她。”

    师父回来了!伊锦清醒过来,匆忙换上衣服下楼。

    天刚蒙蒙亮,侯老坐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下在给古琴调音,侯天泽一脸惺忪的歪在旁边的椅子里,像是没睡醒就被挖了起来。

    伊锦堆起笑脸过去打招呼,“师父。”

    “谁是你师父。”侯老哼了声,转头朝向另外一边看都不看她,“伙食费住宿费交一下,收拾东西滚出去。”

    “师父救命!”伊锦眼睛一眨眼泪滚滚而下,顿时抽噎起来,“我在姐姐的婚礼上胡闹,现在陆家不能回家里也不敢回,要是您还赶我走我真的会被打死的。”

    小时候在福利院,谁哭的大声就有糖吃,伊锦意外练就了任何时候说哭就哭的本事。

    “就该让你爸把你打死。”侯老没好气,“去帮我把屋里的琴搬出来。”

    伊锦眨了眨眼,一秒收了眼泪转头往回跑,“师父您真好!”

    侯天泽:“……”

    伊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戏精了?看到她哭,老实说他真吓了一跳。

    从小到大,别说见她哭了红眼都没见过。

    她最擅长把人气死,又毒又坏。

    伊锦抱着古琴从屋里出来,吸吸鼻子小心翼翼放到侯老跟前的桌子上,再次道谢。

    “别高兴的太早,想要留下来让我不通知陆家和你爸也简单。”侯老拨了下琴弦淡淡出声,“《梅花三弄》弹一遍。”

    伊锦想给他跪下,“师父,要不您换个要求,比如我给你买十瓶茅台?”

    侯老眯起眼打量她片刻,笑了,“二十瓶。”

    伊锦:“……”

    这分明是趁火打劫!不过能留下来就行,就是买上两百瓶也不是刷自己的卡。

    真要跟陆君驰继续做假夫妻,她绝对会早死。还不如趁他没把卡收回去,使劲刷个过瘾。

    吃过早饭,伊锦盯着侯天泽洗完碗,拿了车钥匙抓他做壮丁。

    有茅台卖的店子离师父家挺远的,她正好顺便再给自己买几套衣服,给师父买张按摩椅。

    “昨晚的视频通话是陆君驰发来的吧?”侯天泽幸灾乐祸,“婚礼那天他怎么不直接弄死你,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你再哔哔我马上弄死你,绝对是我的作风。”伊锦冷着脸目光阴狠的扫他一眼,嗓音凉凉,“或者我告诉乔雨初,你从来没喜欢过她,那次告白的对象也不是她。”

    “伊伊姐,你大人有大量。”侯天泽秒怂,不过语气还是很不好,“你怎么会想着去抢陆君驰那个面瘫脸,乔雨初天天抱怨说,他谈恋爱了也没见脸上有波动。”

    “骚在内心。”伊锦一脸嫌弃,“你个未成年成天关心爱情问题,早恋了?”

    侯天泽被口水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

    伊锦放肆笑出声。

    不过,好心情没维持多久,她一下车就遇到了她妈方兰萍。

    方兰萍的品味挺好的,不管是穿的用的,跟寻常的富豪太太无异,也不知道怎么会把原主的品味带的那么lo。

    “陆君驰呢?”方兰萍看了一圈没看到陆君驰,反倒看到了侯天泽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你嫁进陆家了还成天跟男人鬼混,疯了吗!”

    “你小点声行不。”伊锦无语扶额,“我没跟人鬼混,陆君驰出差了,早上刚走要过几天才回来。”

    “那就好。”方兰萍瞬间笑容满面,“昨天的新闻我看到了,我还帮你做了点事。”

    伊锦眼皮狂跳,“你做了什么?”

    方兰萍哼了声,不疾不徐把手机递过去,“那丫头做这么多还不是为了想要嫁进陆家,装什么慈善女神,跟她那个妈一样,我要不是……”

    “不是什么?”伊锦沉下脸,死死盯着她的手机屏幕。

    昨晚网友还一水的在夸苏芷曼的真正的女神,有显赫的家世钢琴又弹得好,人还特漂亮。论坛里全是比美的帖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出道混娱乐圈呢。

    这才多长时间,新闻地下的评论全是质疑她做秀的评论。

    “你这是在坑我你知道吗?”伊锦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内心,“你做什么之前能不能跟我说一声?”

    方兰萍正要说话,苏芷曼的声音骤然响彻耳畔,“我就知道你们母女俩不是什么好东西!”

    伊锦回头,看到苏芷曼身边的俞敏娴,嘴角狠狠地抽了下,麻木开口,“这么巧,你们也来逛街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