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6.Chapter 6
    伊锦张着嘴,妈字在口腔里打了个转生生吞回去,微笑道,“这次的活动分为两部分,我负责招募义工,姐姐负责筹集善款。”

    “是这样的。”俞敏娴气得心脏病险些要发作,脸上却还要装出一副慈爱的模样,违心的笑着附和。

    “由于我安排不周,没能及时招到义工,伊锦就先过来了。”苏芷曼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她肯定是提前知道了自己的计划,故意先过来给自己难堪的。

    带了这么多的记者过来,没想到伊锦反而成了焦点!

    陆家少夫人亲力亲为,跑来福利院不嫌苦不嫌累的当义工,这分明就是给陆家长脸!

    “姐姐为了这次活动,个人出资捐了很多东西给福利院,一会就送到了。”伊锦保持着微笑,暗示摄像的大哥别拍自己。

    她躲个清净也能遇到俞敏娴带着苏芷曼做慈善,给不给活路了。

    “芷曼这次是真的又出钱又出力,我们先去别的地方看吧。”俞敏娴差点把牙齿咬碎。

    这个伊锦真的太可恶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好好的慈善活动会遇到她。这一路上,她就没掩饰过对苏芷曼的喜欢,有人问起伊锦,她也是一副嫌弃的口吻,说她上不得台面。

    结果呢,最上不得台面的伊锦,做的事比苏芷曼还漂亮。

    三两句维护了苏芷曼,反倒把她这个婆婆的嫌弃衬托得愈发强烈。

    “真羡慕你,有这么个懂事善良的儿媳,还有个人美心善的干女儿。”刚才那位女士打量伊锦一阵,脸上的笑容扩大,“这么漂亮的姑娘愿意干脏活累活,已经不多见了。”

    俞敏娴附和的笑了笑,若无其事的转头往外走。

    院长尴尬的看一眼伊锦,心事重重的跟出去。

    这样的活动一个月一次,不是明星就是有钱人的太太千金,来了就带着记者各种拍照,活是什么都不干,走了象征性的给点钱。

    要不是孤儿院实在缺少资金,她真的一点都不欢迎这些人。

    餐厅一下子安静下去,伊锦长长的吐出口气,继续收拾打扫卫生。

    全部收拾干净,她在网上订的东西开始陆续送过来。伊锦接到电话硬着头皮出去签收,苏芷曼一行人还没走,摄像看到真的有东西送过来,又把镜头对准伊锦。

    伊锦想打爆他的狗头。

    太阳暴晒,她热得身上的衣服几乎湿透,不知要有什么好拍的。清点完床铺的数量,工人开始往里搬顺便安装。

    伊锦刚想喘口气,送衣服和送玩具,包括送桌椅的车子同时开到。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主持人,兴奋采访俞敏娴和苏芷曼,问她们这次活动一共投入了多少资金。

    “我的演奏会马上就要举行,售票的收入会全部捐给天使孤儿院,这些是我个人出资购买的,用的是我获得冠军得到的奖金。”苏芷曼脸不红气不喘。

    “芷曼对公益素来热心,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她的演奏会。”俞敏娴保持优雅微笑面对镜头。“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慈善活动,孤儿院的环境大家都看到了,真的很让人心疼。”

    主持人含笑点头,“谢谢两位的发言,现在我们去采访一下,这次活动的另外一个策划人伊锦小姐。”

    伊锦抖了下,心里有句mmp想说。

    没事拉她下水干嘛!

    眼看摄像和主持人一块过来,伊锦定了定神,微笑开口,“我没什么想说的,谢谢。”

    主持人不依不饶,眼里燃烧着八卦的火焰,“听说,你是陆氏总裁陆君驰的妻子?”

    此话一出,俞敏娴嘴角的笑容明显僵了下,苏芷曼胸口急速起伏,垂下的手骤然攥成拳头。

    伊锦眨了下眼,没正面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比起私人问题,我更希望你们关注慈善本身,谁做了这件事跟身份没关系,你说对吧。”

    主持人有点尴尬,“伊锦小姐说的是。”

    伊锦笑了笑,正好阿姨在活动室那边喊话,干脆丢下所有人快步过去。

    主持人一看觉得有戏,又带着摄像跟过去,丢下俞敏娴和苏芷曼尴尬打着伞站在太阳底下。

    “你们这样会吓到小朋友。”伊锦拦住主持人和摄像,勉强维持笑脸,“还请你们先去休息室,等下活动开始再过来。”

    主持人收了麦伸头往活动室看了眼,下意识捂紧嘴巴。

    “抱歉,他们没想吓人。”伊锦面露不悦,“请你们暂时离开。”

    主持人尴尬后退,顺势拽了下摄像大哥的衣角,“走吧。”

    活动从进门就没拍到小朋友,她以为全是正常的小朋友,没想到都是有生理缺陷的。

    伊锦懒得再管他们,进了活动室把窗帘拉上,跟着阿姨一起安抚哭闹的小朋友。

    不知道苏芷曼策划活动的时候,有没有跟小朋友接触这一条,等伊锦开门出去,外边的人已经走光了。

    她洗干净手,转头去宿舍看工人的安装进度。

    新换的木板高低床装差不多了,桌椅基本安装完毕。

    “小伊……”院长打了声招呼,嘴角扯开干巴巴的笑,“谢谢你。”

    “不客气。”伊锦微笑扬眉,“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我下午就走,今后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随时可以打我电话。”

    她来这里只是一时的,而孤儿院要一直经营下去。俞敏娴今天被扫了面子,答应的捐款不一定会兑现。

    陆君驰的卡可以刷,但是没法套现。

    “你是个好姑娘。”院长尴尬极了,“我没想到你们会认识。”

    这个活动来的很突然,她昨晚才接到电话早上人就过来了,原本说好了就是随便拍一下,现在对方要求要么赶走伊锦,要么一分钱的捐款都别想拿。

    “您不用为难,真的。”伊锦反过来安慰她,“以后有时间我还会回来看看的。”

    院长更加不好意思,“欢迎你以后常来。”

    伊锦含笑点头,回宿舍收拾好行李,吃过午饭旋即离开了孤儿院。

    其实,她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打车回学校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装进背包,伊锦主动给她妈打了个电话,让她以为自己还在陆君驰的别墅,跟着背上背包离开学校,乘地铁去找她的古琴师父。

    师父跟师母住在一号线最后一站,儿子儿媳都是科研工作者,早年一起野外可靠遇到雪崩再也没回来。

    家里除了他俩还有个年纪比她小三岁的孙子侯天泽。

    伊锦之所以被赶走,说起来也不完全是不学,而是跟侯天泽的关系太过糟糕。

    乔雨初也是因为侯天泽一直跟她不对付,不过她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回头找师父。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伊锦拿着陆君驰的卡,刷了一堆的保健品还有上等的好烟好酒。

    敲了敲门,伊锦拎着东西用肩膀顶开虚掩的大门迈步入内,“师父!”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伊锦回头,抬脚把门给踢关上轻车熟路的去后院。

    “你来做什么。”侯天泽手里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拿眼看她,“这儿不欢迎你,爷爷和奶奶不在家。”

    伊锦放下手里的东西,擦了把汗,四平八稳的坐下,“不需要你欢迎,给我倒杯水去。”

    “没空。”侯天泽憋红了脸,说着就要走,“你打哪来滚哪儿去。”

    “站住。”伊锦嗓音凉凉,“你要是敢把我赶出去,我现在就给乔雨初打电话,告诉她……”

    “加冰的还是常温的?”侯天泽迅速改口。

    伊锦眯起眼舒坦的笑了,“常温。”

    师父和师母出门了,要明天才回来。伊锦舒服的睡了个午觉起来,下楼找到侯天泽大大方方的坐过去,曲起手指在桌子上敲出声音,“我饿了。”

    “你为什么跑这来。”侯天泽郁闷的不行,“被陆家赶出来了?”

    “乔雨初跟你说的吧?”伊锦冷笑,“我才不稀罕当陆家的少夫人呢,我来找师父学琴,学不好不回去。”

    侯天泽:“……”

    晚饭很快上桌,就着冰箱里的食材做的,两个人够吃了,伊锦下厨。

    “你真的是伊锦?”侯天泽一脸见鬼的表情,“你烧个水都能把爷爷厨房给烧了,什么时候成了厨艺达人的。”

    他还在研究食谱呢,她已经做好菜端过来。

    “我天赋异禀不行吗,爱吃不吃。”伊锦郁闷拍桌,“坐下吃饭。”

    侯天泽瞥她一眼,老实坐下拿起碗筷顺便开了电视。

    电视里正在放俞敏娴带着苏芷曼,还有一干的贵夫人去做慈善的新闻,然而出镜最多的是伊锦。

    “我他妈要笑死,你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真的。”侯天泽指着电视拍桌大笑,“谁不知道你抢了苏芷曼的男朋友,居然还装的这么姐妹情深。”

    伊锦寒着脸抢过遥控器关了电视,手机忽然又响起视频通话的铃声。

    她这次学乖了,看清请求的昵称是鳄鱼,顿时寒毛直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