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5.Chapter 5
    伊锦反应迅速的站起来,眯眼看着着叉腰冷笑的乔雨初,不疾不徐开口,“乔雨初,你别忘了我是你表嫂,打残了我,我这辈子就赖定陆君驰了。”

    乔雨初一口气堵在胸口,恨恨磨牙,“两百万,给我狠狠收拾她一顿!”

    她怎么忘了,这个贱人迷晕了芷曼姐跟表哥举行了婚礼。现在整个宁城上层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是表哥的妻子。

    “你确定你找来的这些软脚虾,能打得过我?”伊锦甩了甩手中的矿泉水,飞快环顾一圈,声调突然拔高,“陆君驰!”

    乔雨初大惊,条件反射的回头。

    伊锦抓住机会,猫腰出了包围圈撒丫子狂奔起来。她不能打乔雨初,但也不会傻到留下来等着挨揍。

    男人跟女人的力量悬殊太大,一对五她只有输没有赢的份。

    “伊锦你个贱人!竟然敢骗我!”乔雨初回过神气得大骂起来,“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伊锦当没听见,回到队伍里跟授课老师打了声招呼,先回寝室。

    开门进去,看到乔雨初和孟涵所有的衣服都被剪坏了,洗漱用品不是被丢进马桶,就是掉地上摔了个稀巴烂,就连被子什么的也全都不能看了,忽然很想笑。

    她们想借此诬赖她,然后让宿管罚她打扫训练营一星期的卫生,要不要成全一下?

    伊锦若有所思的抿了下唇,想好了对策,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飞快收拾好自己的行李。

    半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乔雨初哭哭啼啼的跟着孟涵进来,后边跟着一脸无语的戴薇宁。

    伊锦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看到乔雨初脸上的掌印,嘴角勾了下故意讽刺到,“哟,大小姐这是撞了哪啊,五指印这么清晰。”

    乔雨初一听,顿时怒不可遏的冲过去撕她,“都怪你这个贱人!”

    要不是她跑太快,自己也不会撞到在拍戏的明星,平白挨了一个耳光。

    伊锦反应敏捷的抓住她的手,翻身把她压到身下,冷笑阵阵,“被别人打了也赖到我头上来,乔雨初你真以为有陆君驰撑腰,我就怕了你吗!”

    她其实怕死了都。

    孟涵扭头就往外边跑,半点没有要拦着的意思。

    戴薇宁要去拦她被伊锦叫住,“宁宁回来!”

    “你干嘛啊,好不容易进来。”戴薇宁不知道该把她拉开,还是看着她打乔雨初。

    私心里,她比较喜欢后一个选择。乔雨初真的很烦,她的钢琴老师跟苏芷曼是同一个,苏芷曼认识陆君驰还是因为她。

    “没干嘛就想好好教训教训她。”伊锦一下子放开乔雨初,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整理被弄皱的学员服。

    乔雨初咳了几声,抓起枕头去砸伊锦,“你个贱人,我要你今天就滚出新人训练营!”

    伊锦抬手挡开,顺便把戴薇宁推出去,用力关上门。

    “嘭”的一声巨响,房门关上。

    乔雨初惊了下,气喘吁吁的看着她,“你想干嘛!”

    伊锦的战斗力超级恐怖,单打独斗她从来就不是对手,所以才找了人想要以少胜多,没想到她跑的比兔子还快!

    “打你又不需要理由。”伊锦反锁了门,装模作样的活动双手,“剪坏自己的衣服,牙刷丢进马桶护肤品化妆品摔坏砸烂,想诬赖我啊?”

    乔雨初用力咽了咽口水,肿高的脸颊一瞬间失去血色,“你别乱来,我什么都没做!”

    “真的没有做吗?”伊锦冷笑,“没做你慌什么!”

    “伊伊你不要乱来,快点开门!”戴薇宁在外边使劲拍门,急坏了,“宿管上来了,你冷静一点。”

    伊锦暗暗吐出口气,心想孟涵的速度真慢,脸上却依旧一副狰狞的样子,步步朝着乔雨初逼近过去。

    乔雨初被逼近角落里,吓得失声尖叫,“救命!”

    同一时间,房门被宿管踹开。

    伊锦佯装受惊回头,飞快后退两步跟乔雨初拉开距离。

    “怎么回事!”宿管不悦眯起眼。

    “她动手打人!”乔雨初马上精神过来,怒不可遏的指着伊锦的鼻子告状,“她还把我跟孟涵的衣服都剪坏了,砸了我们的化妆品!”

    宿管偏头看着伊锦,眼神一下子冷了下去,“新人守则怎么说的。”

    “动手打人不论对错一律开除,破坏舍友的东西,罚款百倍。”伊锦神色坦然,“是我做的,乔雨初的脸也是被我打的。”

    原本得意洋洋的乔雨初和孟涵一下子傻了。

    她这么爽快的承认了?!

    “明知故犯,你被开除了!”宿管抱起手臂不耐烦轻嗤,“你有五分钟的时间收拾行李!”

    “不用五分钟,我已经收拾好了。”伊锦微微一笑,“走吧,我现在就跟您去交罚款,办理开除手续。”

    不止宿管吃惊,乔雨初和孟涵也惊呆了。

    最吃惊的是戴薇宁。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伊锦,嘴巴张了张,却发不出丁点的声音。

    伊锦从床底下拖出自己的行李箱,过去抱了抱戴薇宁,偷偷跟她咬耳朵,“等我找好了落脚的地方就联系你,对不起了亲爱的。”

    戴薇宁点了下头,生气的瞪着乔雨初。

    乔雨初和孟涵面面相觑,再傻也知道,伊锦本来就想走她们不过是被利用了。

    新人守则第三条:没有正当理由,第一次考核之前不准无故退出,否则要赔偿巨额损失。

    伊锦神清气爽的拖着行李箱,出门拦了辆出租车回市区。罚款刷的是陆君驰的卡,几百万呢……想想就心疼,幸好不是自己的钱。

    下了车,伊锦找了家饭馆进去吃午饭,顺便考虑自己接下来该去哪。

    没有正当理由,回学校住保准她那个妈会马上杀到学校,跟她一哭二闹三上吊要她立刻去找陆君驰。苏芷曼也会闻风而动,怀疑她是故意的。

    住酒店也不可能,她用的卡是苏洪庆的副卡,一刷就出问题。

    刷陆君驰的问题就更大了。

    新婚妻子放着好好的别墅不住跑去住酒店,这分明是被绿了的节奏。

    一顿饭吃完,伊锦还没想到好办法,干脆把所有的联系人都翻出来。原主真的没朋友,十个非家人的联系人里边,只有戴薇宁一个闺蜜,剩下的全是男人。

    难怪会早死。

    休息够了,伊锦出门拦车直接报上宁城天使孤儿院的地址。

    要是去当义工也能遇到死仇,说明她做什么都没卵用,呼吸都是错。

    宁城天使孤儿院收留的小朋友,很多都是有先天性缺陷的,本地的慈善机构的义工并不愿意来。

    伊锦掏出自己的证件,表明自己是在网上看到的招募消息,有点心虚的看着和蔼可亲的院长。“我没做过义工,就想利用假期锻炼自己一下,顺便做点好事。”

    “这里的工作会很辛苦,你确定能坚持吗?”院长给她做了登记,看她的眼神带着些许怀疑,“你要是只打算过来走过场,我劝你放弃。”

    “我能坚持的,院长你要相信我。”伊锦眨了眨眼,眼眶里慢慢蓄起潮气,“我是真心想要锻炼自己,希望院长能给个机会。”

    “好吧,你跟我来。”院长合上登记表微笑起身,“我看你带了行李,就直接住下吧。”

    伊锦开心弯起嘴角。

    孤儿院的职工不是很多,一个院长一个财务,加上煮饭及照顾小朋友的阿姨,一共才五个人。

    她是第一个看到招募后过来报名的义工,院长把最好的一间宿舍安排给她。

    说是最好的,其实简陋的不行。铁架子木板床桌子摇摇欲坠,窗帘是一块挂了很多年,洗的都发白看不出原来什么色的花布。

    不过伊锦不在乎,有地方住有理由不回陆君驰的别墅,什么都好说。

    比这更糟糕的地方,她都住过。

    安顿下来,伊锦给戴薇宁发了条消息跟她道歉,让她别多想也别跟乔雨初她们闹矛盾。

    戴薇宁直接打了电话过来,接通就说,“伊伊,陆君驰是拿苏家的生意威胁你?”

    “差不多,放心吧我能应付得了。”伊锦心虚的要命。

    跟她聊了一阵,伊锦挂断电话开门出去帮忙。来这可这不是来度假的,而是来干苦力活。

    小朋友们在午睡,伊锦跟着阿姨打扫干净院子,又去厨房帮忙,一直到晚上9点所有人都睡下,伊锦才回到自己的宿舍。

    真累。

    临睡前,她用陆君驰的卡买了一大堆的东西,选的都是同城的卖家要求第二天一定要送到。

    小朋友们睡的床太烂了,玩具没有新的衣服也是捐过来的,条件比她在现实里住过的福利院还要差。

    隔天上午,伊锦和阿姨照顾所有小朋友吃完早餐,正打扫餐厅外边忽然进来一群人,吵吵闹闹。

    “芷曼人美心善,这次的活动还是她主动倡议的,我也觉得非常的有意义。”俞敏娴满含笑意的声音清晰响起。

    伊锦想要开溜已经来不及,一下子跟她们撞了个正着。

    “这是我们院昨天才来的义工小伊,非常勤快能干的一个姑娘。”院长热情的给她们作介绍。

    摄像机镜头猛地对准伊锦。

    “陆夫人,这不是你们家儿媳吗?”站在俞敏娴身后的女士惊讶开口,“她来做义工?”

    俞敏娴瞠目,一旁苏芷曼脸色发白,一双眼恨不得能喷出火来!

    她就不该相信伊锦每一句话,包括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