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2.Chapter 2
    苏芷曼怔了下,搭在膝上的手倏然攥紧拳头,胸口急速起伏。

    她还委屈上了!最该委屈的人是自己,精心准备的婚礼最后新娘成了伊锦,陆君驰竟然没有拒绝!

    “当时你突然昏迷,宾客都在等,我真的只是不希望婚礼取消,家里的公司还等着陆氏的一个亿救急。”伊锦抽抽噎噎的解释,脑袋几乎要垂到胸口去。

    也不是突然昏迷,而是喝了掺有致/幻剂的饮料。

    “你少假惺惺!”苏芷曼站起来,讥讽的看着她,“你妈就是用这种手段抢走了爸爸,现在你又要用同样的手段抢走了君驰,伊锦你怎么不去死!”

    伊锦干脆缩起脑袋当鹌鹑。

    她妈确实是靠卖惨卖可怜成功勾引苏洪庆出轨,最后怀上她并生了下来。不过苏洪庆一直不离婚,她的户口上在她妈这边,跟她妈姓。

    苏芷曼会恨她很正常,换做谁婚礼前一刻被人顶替都会想要杀人的。

    她跟陆君驰原本就相爱而不是商业联姻。不过自己说的也是实情,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取消婚礼。

    缓了缓情绪,伊锦可怜兮兮的抬起头,看着骂累了的苏芷曼,“他爱的人始终是你,只不过他出差了要一个月后才回来,我没法单方面宣布离婚,你可以现在就联系他。”

    昨天才举行婚礼今天就宣布离婚,陆家也丢不起这个脸。

    陆家老太太要因为这事气出个好歹来,伊锦觉得自己可能得提头见陆君驰。

    这场婚礼,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安慰老太太才举行的。

    “你真够歹毒的!”苏芷曼杏眼圆睁,冲过去扬手扇她,“让我联系君驰?!然后整个宁城的人都说我是小三,这样你才满意是吗!”

    伊锦反应敏捷的避开,又心塞又无奈,“没有,我是真心希望你们能在一起,婚礼已经结束我说什么都没用。我跟他很快就会宣布离婚,你可以放心。”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离他俩远远的,平安活到半年后回到原来的世界。

    书里的这个人设真的不适合她。

    苏芷曼扇了个空,有些诧异的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滚远了缩成一团仿佛小白花的伊锦,怒火陡然上升了一大截,“少在我面前演戏,你真这么好心就不会给我下药了!”

    伊锦抱紧自己的胳膊,更委屈了,“我就是想跟你开个玩笑,看到你昏迷过去我也很怕,家里的公司还等着陆氏注资,那可是爸一辈子的心血。”

    “你最好是真心这么想!”苏芷曼粗粗喘了一阵,骄傲如公主般转身走人。

    伊锦狗腿的送她到门口,暗暗松了口气。

    跟苏芷曼撕逼的剧情结束,接下来,她就可以照着自己的计划慢慢摆脱他们了。

    陆君驰的别墅超级大,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别墅有花园有泳池环境美的堪比公园。

    伊锦觉得自己现在很膨胀了。

    夕阳西下,坐在露台的秋千上吹着风,喝着冰镇的鲜榨果汁,这样的日子以前想都不敢想,没想到居然有实现的一天。

    晃了一阵,她慢慢冷静下来,开始琢磨搬出去的理由。

    都举行婚礼了,回苏家其实也不大可能。

    陆家在宁城是声名赫赫的豪门世家,陆君驰是第三代的继承人,新婚妻子婚后就回了娘家常住,难免有人说闲话。

    哪怕知道陆君驰跟苏芷曼交往的人没几个,但总会有那么几个大嘴巴。

    这事传出去,搞不好苏芷曼名声受损又要算到她的头上来。

    伊锦吸了口芒果汁,头疼的看着远处的天际线。

    直接跟陆君驰提,他肯定冷嘲热讽搞不好还会被家暴。

    什么理由能说服陆君驰,又能让自己妈不怀疑,还不影响苏芷曼的名声呢?

    “少夫人,晚饭准备好了。”女佣陈姐冷冰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伊锦吓一跳,回过神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嗓音软软,“知道了,我这就下去。”

    原主一住进来就把自己当女主人,对陆君驰别墅的佣人颐指气使,导致她几次被家暴都没人帮她。

    晚饭准备的很简单,而且口味都偏淡。

    伊锦知道这是佣人们在给她下马威,让她知道陆君驰怎么对她,他们就怎么对她。

    新婚夜,新郎没洞房就出差,有点眼色就知道陆君驰根本没把她当妻子。

    伊锦倒是不在意,安静斯文的吃着,坚决不发出丁点的声音。

    吃饱喝足,她放下碗筷眉眼弯弯的道谢,“辛苦你们了,菜的味道很好,我很喜欢。”

    站在一旁的陈姐和同事面面相觑,有点尴尬。

    伊锦眨了眨眼,擦干净嘴巴站起来,主动收拾碗筷。

    “少夫人,这些活不用你做,我们来就好。”陈姐语气生硬的拦住她,“要吃水果还是喝茶,我让人给你准备过去。”

    “不用了,谢谢你们。”伊锦再次道谢,素净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目光诚挚。

    从小到大,没人这么照顾过她,她真的很感谢。

    陈姐脸色讪讪,低下头麻利收拾餐桌。

    下午那会苏家的大小姐过来,两人在客厅争吵她听得一清二楚。

    谁都知道少爷喜欢的人是苏家大小姐,而不是她这个私生女。没想到她竟然给大小姐下药,自己当了新娘子。

    昨晚,少爷什么都没交代就直接走了,他们也不好当她是少夫人。

    可这位少夫人跟苏家千金口中那个歹毒有心机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同一个啊。

    在她看来就是个懂事乖巧的小姑娘,笑起来脸上还有梨涡,又漂亮又好看。

    结个婚也弄的这么复杂,看不懂。

    伊锦去客厅看了会电视,等着陈姐收拾完了,礼貌的打了声招呼起身上楼。

    进客房关上门,她神色放松的整理自己一天的战利品,嘴角高高翘起。作为一个贫民窟少女,买东西不用看价格的感觉,真的爽爆了!

    护肤品、口红、衣服鞋子、包包堆了满满一床。伊锦真心觉得,要是每天都能这样不心疼的买买买,半年后领盒饭好像也没那么恐怖。

    当然,她得换个死法。

    一想到被满池子的鳄鱼撕咬,伊锦身上就爬满了鸡皮疙瘩。

    洗完澡敷完面膜躺下,戴薇宁打来电话,找了好几个理由帮她摆脱陆君驰和苏家。

    补课肯定不行,她已经大学了,成绩平平但毕业应该没问题。

    学画画倒是勉强,但老师不会24小时上课。

    至于去旅游和出国,最多能躲初一躲不过十五。

    “那要怎么办?”戴薇宁也头疼,听语气就能想象得出来,她在拉扯自己头发的样子。

    伊锦抿着嘴角仔细想了一会,犹豫出声,“你说,我去拜师学个手艺行不行,前段时间不是有新闻说,宁城有名的斫琴师父收不到徒弟吗?”

    “你真的是伊锦?”戴薇宁惊讶拔高声调,“去参加耀格娱乐的新人培训营,也好过去学斫琴啊,那么古老的手艺,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学会的。”

    “当艺人啊?”伊锦缓缓坐起来,有点心动。

    斫琴确实很难学,有的徒弟学了十年还没摸到门,有天赋的三两年就开窍了。

    当艺人不一样,有苏家做后盾怎么都要比别人顺当一些,也比较符合她原来喜欢光鲜亮丽,受人瞩目的人设,看起来不会太突兀。

    “明天最后一期学员报名,你自己考虑清楚,我睡了。”戴薇宁打了个哈欠,嗓音开始含糊,“好困。”

    “你明天陪我一起去报名吧,我要去参加新人培训营。”伊锦快刀斩乱麻立即做出决定,“明天早上9点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伊锦关上灯安心睡过去。

    耀格的新人培训营报名顺利通过,戴薇宁为了陪她也通过了面试,正式成为暑假最后一期新人培训营成员。

    伊锦拿着录取通知书,和戴薇宁开车去看了一圈宿舍,分头回去准备行李。

    训练营的培训时间是三个月,就算一个月后陆君驰回来不同意也不怕,事情已经成定局。

    计划有些提前,她真的非常满意了。

    回到别墅,陈姐带着两个园艺工,在花园里修剪开的十分热闹的月季,别墅入户门前,停着一辆异常显眼的劳斯莱斯。

    伊锦瞬间绷紧了神经,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有些抖。

    陆君驰他妈怎么也提前来找她了?!

    书里自婚礼结束到她们再次见面,是在一个月后,陆君驰出差回来带她回陆家看老太太。

    难道是她看的时候只顾看男女主互动,而忽略了其他的细节?

    伊锦下车的时候腿都是软的。陆夫人不喜欢她的程度,就跟上桌吃饭,结果发现桌上有颗老鼠屎那么强烈。

    而且,她非常非常的强势。

    “少夫人?”陈姐见她脸色发白,出于关心忍不住问道,“你不舒服吗?”

    “我很好,谢谢你啊陈姐。”伊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故作随意的语气,“是陆夫人来了?”

    陈姐微微有些诧异她的称呼,转念又想,她当时代替苏家大小姐做了新娘,可能是真的事出突然,神色不由的缓了缓,“是的,夫人专门来见你的,快进去吧。”

    伊锦硬着头皮点头。

    陈姐含笑说话的样子,让她有种,她分明在说‘你快进去受死吧’的错觉。

    推开门进去,伊锦还没来得及开口打招呼,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

    成套的上等茶杯中的一只,粉身碎骨的落在地板上,茶水淌了一地。

    伊锦一个激灵,哆哆嗦嗦抬脚抬脚过去,“陆夫人好,是茶水不和您的意吗?我马上去换。”

    先认怂再说,这段剧情怎么走,她真不知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