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1.Chapter 1
    伊锦倒掉只存在于各种小说里,喝一口就兽性大发的加了春/药的红酒,捏着空了酒杯出了洗手间,想了想干脆把一整瓶的红酒全部倒掉,不留一丝罪证。

    将酒瓶和酒杯丢进垃圾桶,伊锦停下来思索了一会,决定藏起垃圾桶。

    一切准备妥当,纷杂的脚步声和男人打趣调侃的声音,隐约灌入耳内。

    伊锦整颗心都悬到了喉咙口,提起婚纱的裙摆紧张坐到床上。

    卧室门传来门锁拧动的声音。

    伊锦陡然绷直了脊背,低下头,白皙纤细的手死死攥着柔软的婚纱裙摆,掌心里潮乎乎的全是汗。

    “嘭”的一声,房门打开复又关上,男人沉稳有力的脚步声靠近过来,徐徐停在她面前。

    男人的呼吸有些急促,被酒精熏染的气息渐渐弥漫在空气中。

    伊锦闭了闭眼,故作镇定的抬起头,看向新郎陆君驰那张完美的没有丝毫瑕疵的脸,“我去睡客房。”

    陆君驰抿着嘴角,看她的眼神透着审视的锋锐,棱角分明的脸好似在刚从冰柜里取出来,寒霜遍布。

    伊锦头皮发麻,悄悄往边上挪了下位子,缩着脖子战战兢兢站起来,“晚安……”

    安字还没落地,陆君驰长臂一伸搂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往回一收,她整个撞上他宽阔硬朗的胸膛,顿时疼得红了眼,怔怔仰头对上那双寒潭一般的深邃眸子。

    “睡客房?”陆君驰掀了掀唇,视线扫过摆在妆台上的空托盘,漠然出声,“对得起你精心策划的这一切吗。”

    “误……会,一切都是误会。”伊锦害怕的想死。

    “误会?”陆君驰深深望进她的眼底,俊逸不凡的脸一寸寸朝她逼近,却又在一个恰当的位置停住。

    没有任何表情波动的脸,底下藏着滔天怒火。

    伊锦的腰被他勒得生疼,妆容精致的面容憋得通红,五官皱成一团,“真的是误会。”

    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过来,红酒的甜香带着强烈的危险气息,不断灌入鼻腔。伊锦难受闭上眼,饱满光洁的额头泌出层层细汗。

    “姐……姐夫?”伊锦疼的实在难受,闭上眼睛,忍不住用以前的称呼喊他。

    空气突然安静。

    就在这时,陆君驰揣在口袋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发出悠扬的铃声。

    他骤然抽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下床捡起手机开门出去接通。

    伊锦如释重负,浑身的力气也仿佛被抽空了一般,狼狈跌坐到床上,胸口怦怦直跳。

    好险。

    心跳刚平复,陆君驰又折回来,微眯着双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要出差一趟,一个月后回来。”

    伊锦用力点头,眼底的轻松险些藏不住。

    陆君驰眼里闪过一丝凌厉,转身去衣帽间收拾行李。

    伊锦偷偷伸头看了眼他肌肉紧实的宽阔后背,很快就收回目光,安静坐着不动。

    少顷,陆君驰从衣帽间里出来,笔直的长腿迈向卧室门,紧跟着传来房门关闭的声音。

    伊锦彻底放松下来,脸上绽开劫后余生的笑容。

    总算惊险过关!

    “咔”的一声房门复又打开,陆君驰那张好看的过分的脸映入眼帘,冷飕飕的语气,“很开心?”

    一脸懵逼的伊锦点了下头,反应过来使劲摇头。

    “陆家的人不穿乱七八糟的牌子。”陆君驰说话的同时,扬手丢了张黑卡过来,重新关上门。

    伊锦听到脚步声离开,又等了一阵耳边传来汽车引擎工作的声音,脑袋放空再次倒进床里。

    第二天一早,伊锦在客房的床上醒来,还有点恍惚。

    从行李箱里挑出比较能入眼,不那么性感的衣服换上,扎起红的像火龙果的一头乱发,她背上包带上陆君驰给的黑卡,约闺蜜戴薇宁出来见面。

    穿到这本《迟来蜜婚:陆少放肆宠》小说里,伊锦从一个母胎单身二十年,恋爱都没谈过的在校大学生,一下子成了抢了姐姐男友的妖艳贱货恶毒女配。

    她有所有总裁文中标配的恶毒女配身世:小三生的女儿。

    还有顶配的标签:美艳无脑、虚荣恶毒、嚣张跋扈。

    女主是所有男人心中的白雪公主,身世凄惨,从小不被父亲看重受尽欺辱。

    伊锦很心塞。

    虽然避开了下药睡了陆君驰的剧情,一想到半年后她就会因为作恶太多,被陆君驰丢进陆家后院的鳄鱼池,生生被鳄鱼咬死就止不住哆嗦。

    幸好陆君驰出差一走就是一个月。

    她只要不跟他的真爱女主起任何冲突,不去作死,应可以平安活到半年后宣布离婚。

    “圈子里都在传,说你迷晕了苏芷曼嫁给你姐夫,这是真的?”戴薇宁一脸的不敢置信,“你就那么爱陆君驰?”

    “不爱,我是为了家里的公司才这么做的。半年后我们就会分开,只是举办了婚礼并没有领证。”伊锦拍拍她的肩膀,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上车吧,陪我去买几套衣服。”

    原主的衣服全都暴露的不行,品味又lo又俗,穿上身能吓死人。

    “那还好,听说陆君驰的脾气十分暴戾,你要保护好自己。”戴薇宁见她神色轻松,眼里的担忧反而更深。

    宁城商界,提起陆君驰的名字,没几个不害怕的。

    伊锦堂而皇之的把他玩弄于股掌,怕是很难全身而退……

    “我知道。”伊锦抖了抖。

    陆君驰的暴戾她感受过,不敢想真的按照剧情写的那样被强/暴,还一夜七次,自己有没有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抵达巴黎春天,伊锦找地方停了车,拉着戴薇宁的手进去,先去挑衣服。

    拿了一套标价接近三万的夏装,她递上黑卡有点紧张的盯着导购,心说要是没法刷,就丢脸丢大发了。

    “小姐,需要马上包起来吗?还是再挑一套,您的身材比例接近完美,肤色也白皙透亮,跟我们品牌的气质非常契合。”导购刷了卡,笑盈盈的看着她。

    伊锦有点小激动,收回黑卡底气十足的表示包起来,她还要看看别的品牌。

    陆君驰的黑卡居然……真的能刷!

    一上午逛下来,伊锦手里已经有十来个袋子,戴薇宁手里也好几个。

    找了家人均500的咖啡店坐进去,伊锦要了咖啡和点心,舒坦极了,“薇薇,我有点想搬出来住,你帮我找个理由。”

    回苏家她就没考虑过。

    熊孩子都是熊父母养出来的,苏芷曼在苏家从小受着冷眼长大,自己突然改变,没准很快又要被当了一辈子小三,到现在都没扶正的妈带歪。

    跟陆君驰同居更不可能,这样太遭恨,也不利于自己创造机会,让他和女主再续前缘。

    “搬出来住?”戴薇宁吓一跳,顿时又紧张起来,“你最好问下陆君驰的意见。”

    “不是现在就搬,是一个月以后。”伊锦沮丧叹气,“先找好落脚的地方,我留在陆君驰的别墅没准哪天就挂了,他那么恨我。”

    书里的伊锦也是大学生,过了暑假升大三。眼下暑假刚刚开始,她不回苏家又不住陆君驰的别墅,只能流落街头。

    “好,我帮你想想。”戴薇宁心疼的看着她,“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不管怎样我都支持你。”

    伊锦心中一暖,禁不住凑过去大大的亲了她一口,“还是你最爱我。”

    戴薇宁好笑推开她。

    逛了一天,伊锦拉着满车的战利品回到陆君驰的别墅,苏芷曼的红色沃尔沃堵在车库门口,看起来十分的嚣张。

    她怎么提早过来找自己?在书里,苏芷曼向她发难,是在婚礼结束第三天回门的时候。伊锦皱了皱眉停车下去,费力往下搬战利品。

    突然暴富,她没管住手买多了。

    把所有东西搬进客厅,女佣面无表情的退下去,气氛顿时有些微妙。

    苏芷曼坐在沙发上,眉宇间浮着不容忽视的怒火,比她这个真正的陆少夫人还有范。

    “姐,你怎么有空过来?”伊锦低着头,乖乖坐到她对面诚恳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苏芷曼要气疯了,漂亮精致的脸狰狞到变形,“还装!你跟你那个妈一样不要脸,明知道君驰要娶的人是我,竟然给我下药!”

    伊锦汗颜,她穿过来这段剧情已经过去,根本没机会挽救。

    按照现在的剧情,她跟苏芷曼一见面就吵了起来,在撕扯中失手打了她一个耳光,苏芷曼摔出去脑袋磕到茶几上导致暂时性失明、失聪。

    后来,这一个耳光陆君驰帮她用其他的手段还了回来,下手巨狠。

    她得避免跟苏芷曼撕逼,又要让陆君驰把自己赶出去,这样才能不再继续拉仇恨。

    苏芷曼是陆君驰的真爱,碍于苏家的家世和财富都很一般,他一直没在圈子里公开他们交往的事。

    这次借着陆家老太太生病当借口,他下聘一个亿迎娶苏芷曼顺便解救苏家的公司,不料被自己截胡。

    就算下药的剧情没发生,他的恨意也不会少。

    伊锦想到这不禁抖了下,眼睛一眨顿时落下来泪来,“姐,你听我解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