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七十章 没落的庄氏
    早些年,夜家也是穷苦人家,夜老爷子舞文弄墨是行家,说起挣钱养家,就有些差强人意,夜老爷子又有些自持清高,有人上门求他鉴定古董,他也嫌人家一身铜臭,不与理会,只靠卖画为生,当年老爷子也没什么名气,画也卖不出去,于是家境越过越清贫。

    至于后来夜家在a市崛起,也是因为攀上了一门好亲事,夜家长子夜承海娶了庄家大女儿庄妍,而庄妍就是夜玄霜的亲妈。

    庄家世代经商,到了庄妍父亲这一辈,已经是富甲一方,庄妍是长女,身下还有一个弟弟,名叫庄强。

    当初庄妍会嫁给夜承海,完全是因为庄父无意中得到了夜老爷子的一副墨宝,对夜老爷子的才华很是钦佩,约了夜老爷子想再买几副画,结果两人一见如故,谈到兴起,就包办了庄妍和夜承海的婚事。

    由此看来,庄家并不是个讲究门当户对的保守人家,竟然能让唯一的女儿嫁给个穷小子,庄妍的父亲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他是真的看中了夜家的文化传承,还有夜承海的才干。

    事实证明,庄妍父亲的眼光是很独到的,夜承海是个有本事的人,凭着自己的商业头脑,再加上庄家这个后台,很快挤身于a市商海,成就甚至超越了原本的庄家。

    庄妍的弟弟庄强,是个不成气候的纨绔子弟,迷恋赌博,庄父宁愿将庄氏交给女儿管理,也不给庄强拿去败家,庄父活着的时候,庄强还有所顾忌,庄父去逝后,这小子更是赌得一发不可收拾。

    一年后,庄妍生下了夜玄霜,原本在商海叱诧风云的女人,回家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就连名下的庄氏,也交给了夜承海打理,庄强没钱了,开始伸手和夜承海借,三番五次,夜承海拒绝借钱给他,庄强就去找姐姐要。

    对于自己的亲弟弟,庄妍还是硬不起心肠,给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被夜承海知道,夫妻俩大吵了一架,夜承海责怪庄妍对弟弟过于宠溺,这样是在助涨庄强的坏毛病,庄妍也知道自己不对,但她又怕庄强没钱以后干坏事,一来二去,夫妻间的感情出现了裂痕。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夜承海身边出现了一个温柔漂亮的大明星,夜承海从此夜不归宿,和庄妍闹起了离婚。

    后来庄强没钱了,每年庄氏分红的钱,也因为姐姐怕他赌,全都给扣下了,他把主意打到了庄氏身上,他不敢再去找姐姐和姐夫,于是把手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卖给了李雯雯所在的李家。

    那时的夜承海和庄妍感情还没有彻底破裂,夜承海得到消息很是气愤,他也不想庄氏败在这个无能的小舅子手上,一气之下,把庄强在庄氏最后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全买了过来,至此,庄氏实际上已经不完全姓庄了。

    庄氏的没落,庄妍无力挽回,她深爱着丈夫,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丈夫在别人身边流连,最终抑郁成疾,怀着一颗凄凉的心,带着夜玄霜去乡下的老宅居住,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在夜玄霜八岁那年,庄妍终于病死在乡下老宅,临死前,她把自己在庄家的百分之四十股份全都给了儿子,最后叮嘱儿子,如果夜玄霜将来事业有成,一定要把庄氏拿回来,因为庄氏不仅仅是庄家先辈的心血,更是因为庄氏里还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起来,八岁是夜玄霜的一个坎,小狸和妈妈相继在那年离他而去,父亲夜承海和大明星的恋情也过了新鲜劲儿,大明星诈了夜承海一大笔钱后,一个人出国发展去了。

    妻子孤孤单单死在乡下,情人卷了钱弃他而去,夜承海恢心丧气,终于静下心来,开始思考人生,可是他却忘记了,乡下还有一个八岁的儿子无依无靠,独自守着母亲的坟头没人照顾,好在夜老爷子及时赶去把夜玄霜接回家,这才没有让小玄霜流落街头成个要饭的。

    十岁那年,还有些青涩的夜玄霜装成大人的样子,跟自己的父亲进行了一次谈判,想把父亲手里庄家的股份纳在自己的名下。

    夜承海故意不让夜玄霜如愿,不过他也答应夜玄霜,如果能应下和李雯雯的婚事,夜承海会在婚宴上把庄家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当作礼物送给夜玄霜。

    当时的夜玄霜,一心想着完成妈妈的遗愿,他根本无心留意李雯雯是个什么样的女孩,而且,十岁的夜玄霜还不知道情为何物,不知道结婚是人生一件很重大的事,于是夜玄霜痛快地同意了父亲的意见,他和李雯雯早早地订下了娃娃亲。

    后来,夜玄霜一门心思跟着父亲学习经商,大学也念的工商管理专业,就是想着庄氏回来以后,他要让庄氏在自己手里强大起来,不能再任人宰割。

    夜玄霜心无旁鹜地研究企业规划与管理,打造自己的商业王国,也因为早就有婚约,他对女生的示好根本置之不理,终于成了朋友们眼里的千年老处男。

    说起来,要不是莫黎横空插了一脚,李雯雯和夜玄霜两人早就订了婚,说不定这个时候就办理了婚宴,夜承海把股份交出来,李雯雯成了夜玄霜的太太,夫唱妇随,股份也自然成了夜家的,拿回庄氏的目标也就达成了,可是风莫黎从天而降,竟然把一切圆满都打破了。

    风莫黎自然不知道自己干了多大的一件事,她正在那里后悔,早知道这老头儿是个有钱人,就不该把劈魂令白白地送给他。

    可是现在,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她也没脸再把东西要回来,眼睛盯着茶桌上那壶金骏眉,包装那么高档,味道那么清香,肯定是很贵很贵的茶叶,多喝上几杯,也算是补偿一些损失。

    夜玄霜扶着爷爷坐下来,伸大手把风莫黎的小手抓在掌心:“爷爷,这丫头是我在山路上捡回来的,是个孤儿。”

    风莫黎的心思没放在两个人的谈话中,她一言不发地抽回自己的手,倒茶,左一杯,右一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