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六十九章 交个老朋友
    老头儿见猫头鹰点头,脸色更加苍白了,整个人站在那里,就象泥塑一般。

    莫黎挠了挠脑袋,这大过年的,谁遇着这样的事也不会开心的,说起来还是自己多事了,明知道有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的老话,还跟这小鹄搭的什么话。

    看着老头儿越来越灰白的脸色,莫黎有些内疚。

    莫黎这样简单的一颗猫心,也不知道该如何哄老头儿开心,伸手到口袋里乱摸一气,早晨顾俊回家的时候,顺手给了她两块糖,把糖拿给老头儿吃,他也会暂时忘了不痛快吧。

    莫黎摸索了半天,没摸到糖,这才想起坐车的时候有些无聊,自己早就把糖给吃掉了,口袋里一个东西咯手,她顺手掏了出来,却是黑无常的劈魂令。

    莫黎刚要把劈魂令放回口袋,旁边老头儿眼冒精光,一把给夺了过去。

    “这……这是什么东西,看着挺有来头。”

    老头原本只是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就觉得小牌牌无论是材质,还是做工,都精致得很,再加上密密麻麻刻着小篆,于是就来了兴趣。

    拿过来这么一细看,老头儿不淡定了,虽然他经商没本事,舞文弄墨却是行家,这一生最喜好的就是古董文玩的鉴赏,这东西可是价值不菲啊。

    刚才还半死不活的老爷爷,手里拿着劈魂令却是满面红光,就连灰突突的眼睛,也瞬间有了神采,莫黎一时间没管住自己的嘴,开口道:“爷爷,要是这东西能让你开心,那我送给你了。”

    老头一脸的不可置信:“孩子,你可知道你给爷爷这东西到底有多值钱?”老头有点儿激动,一把抓住了莫黎的手腕。

    “嗯……这可不是价值的问题,而是有钱没处买的问题。”这是黑无常身上的东西,莫黎当然知道它很珍贵。

    “你真就这么给了我这个不认不识的老家伙?”老头儿还是不太相信。

    原本还有些不舍,一看老头儿这么兴奋,莫黎倒也无所谓了,点了点头:“给了!只要你高兴就好。”

    老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风莫黎:“孩子,我可没什么报答你的。”

    “就知道你没什么钱,我不用你报答。”莫黎看了眼老头儿的打扮,身上这套衣服大概是夜家的工作服吧,水泥灰的粗布制服,左边口袋塞着老花镜,右边口袋装着一副线手套,跟夜氏大厦的清洁工差不多。

    老头儿顺着莫黎的眼神,也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可不,看上去还真是没什么钱的样子。

    老人的心突然被震撼到了,平时对自己好的人很多,但都和这个丫头不一样,他们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故意在讨好。不过面前这丫头看来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珍贵的东西却说送就送,只为讨得老头子一个开心,这份心,这世上恐怕是独一份儿了。

    其实每年过年,老人都会亲自到院子里收拾垃圾,收完的垃圾用袋子装好放在院子一角,等过了初五才会让人倒掉,这也是顺着老辈子的一个讲究,过年不能往外送东西,送东西就是在送财,怕下面人执行不彻底,所以才会亲自做,没想到今年扫垃圾还遇上了一个这么有趣的小朋友。

    莫黎见老人不说话,以为他高兴劲儿过了,又要难过了,赶紧伸手拿过老头儿手里的竹筐:“我给你这么好的东西,还帮你收拾垃圾,这下子你就可以高高兴兴过年了。”

    老头儿呵呵地笑着:“是啊,我还真是能高高兴兴过年了,小丫头,垃圾咱就不收拾了,你陪着我去屋里喝会儿茶,聊会儿天。”

    莫黎摇了摇头:“爷爷,在这么有钱的地方当佣人,讲究也非常多吧,你垃圾扫了一半儿就进屋歇着,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吗?你要是累了就进屋,我帮你把剩下的扫完。”

    “哈哈……”老头儿乐得更欢了,“小丫头,你当我是拥人?”

    莫黎正徒手往筐子里装落叶,一听老头儿这话,抬起头来,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这可是大年初二啊,一大清早就跑到院子里收垃圾……你不是拥人?”

    老头儿一手拿过斜靠在墙边的拐棍,一手把莫黎拿着的竹筐扔到一边儿:“哦,是,是,我就是个佣人,不过夜家人心眼儿还不错,我干不完活儿,也没有人说我,走吧,咱们进屋去吧。”

    小猫头鹰见莫黎和老头儿要走,它不想跟着,于是轻轻啄了下莫黎的脸手背,拍拍翅膀飞走了。

    莫黎想想也罢,既然不会有人挑剔老人的工作,跟这老人也挺投缘的,进屋歇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要是有人看不顺眼,就找夜玄霜摆平好了。

    于是莫黎拍了拍身上的灰,扶着老头儿进屋去了。

    莫黎和老人进了别墅,来到客厅旁隔出来的一间茶室,老人轻车熟路地烧水泡茶,递给莫黎一杯:“来,偿偿老朽的雨前龙井。”

    莫黎也不客气,接过杯就是一大口,立刻烫了个呲牙咧嘴,惹得老头儿哈哈大笑:“丫头,喝开水也不能这么急啊,茶是用来品的,可不是这么个喝法。”

    老头儿开始大讲茶文化,听得莫黎云山雾罩,不过这些高大尚的东西,莫黎可从来没在林晨阳那里听到过,对此还很有兴趣。

    一个说得起劲儿,一个听得来劲儿,平日里儿子孙子们就只是给老头儿送钱送东西,这些家伙都忙,哪有人这样兴致勃勃地听他讲茶道,老头儿越讲越精神,额头放光,精神矍铄,刚才那委靡的劲儿竟然一扫而光。

    于是,当夜玄霜从楼上下来,就见一老一小坐在透明玻璃隔出来的茶室里,一个说得口吐莲花,一个佩服得五体投地,茶水下去了不知几壶,莫黎鼻子尖都喝出了汗,整张小脸儿红扑扑的。

    “爷爷!”夜玄霜站在茶室门口叫了一声。

    老头儿一见夜玄霜,立刻板起了脸,用手中的拐棍敲着地板:“你个臭小子,年三十儿去哪儿鬼混了?怎地都不回来陪陪我这老头子?”

    “爷爷,我想我妈了,忍不住去乡下住了一晚。”夜玄霜不知道为什么莫黎会和夜老爷子混在一起,拿眼角瞄了莫黎几眼。

    一提到夜玄霜的妈妈,老爷子突然就不说话了,低头沉吟片刻,叹了口气:“嗯……你妈一个人怪可怜的,你没事多去她坟上看看。”

    夜玄霜就知道自己亲妈是最好的挡箭牌,在夜家,大家最忌讳提到她的名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