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六十八章 扫垃圾的老爷爷
    夜家在a市最昂贵的别墅区,车子开进小区,风莫黎有些紧张起来,上辈子她见过夜玄霜的父亲夜承海,那是一个面色严肃,冷若冰霜的男人,就连夜玄霜小时候,也很怕自己的父亲。

    车子进了别墅,立刻有佣人上前帮着开进车库,夜玄霜单手牵着莫黎,另一只手拿着给爷爷和父亲买的礼物,迈着大步进门。

    李雯雯有些恼火,这到底是带着她这个未婚妻回家看爷爷和父母,还是带着莫名其妙跑出来的小三回家过年?

    恼火归恼火,她可不敢大过年的找不痛快,于是跺了跺脚,连忙快跑几步跟上,为了不让自己更尴尬,伸手扯着夜玄霜提着礼品的胳膊,调整了一个自己的面部表情,带着微笑进了夜家大门。

    “玄霜,你可回来了。”管家一见到夜玄霜,赶紧走了上来。

    “孙伯过年好。”夜玄霜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玄霜,老爷已经在楼上书房等你很久了,让你回来赶紧上去。”

    夜玄霜看了眼李雯雯,又看了眼风莫黎,把这两个人一起丢在客厅,心里有那么一点儿不放心。

    “莫黎,我带你去找红尘玩吧,她是夜玄霜的亲妹妹。”

    李雯雯心中暗自乐开了花,第一次主动和莫黎搭腔,红尘那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这些年在夜红尘身上可没少花钱,如今也该派上用场了,就让那未来那小姑子,好好帮着自己教训教训风莫黎。

    “你自己去吧,进来的时候我看院子里好多冬青树,我去院子里玩。”为了不让夜玄霜惦记自己,风莫黎故作轻松地跑了出去。

    也罢,虽然家里人不是很好相处,想来也不会太为难一个没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夜玄霜目送风莫黎出了房门,一个人上楼去见父亲了。

    李雯雯独自站在一楼大厅中央,冷哼了一声,还是先去找红尘诉诉苦,也好让她帮自己出个主意,怎么才能出了这口恶气。

    李雯雯去找夜红尘了。

    风莫黎一个人在院子里闲逛。

    夜家的别墅和夜玄霜的别墅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夜玄霜的别墅建在山里,院子很大,花草树木大多是自已长出来的,稍微修理一下,野生气味十足。

    夜家的别墅各种大房子小仓库很多,院子却小了一些,别墅后墙外就是小区的道路,只有前面二三十米远的院落,种满了各种适合家养的植物。

    莫黎对墙角一棵枯萎的葡萄藤很感兴趣,一个人默默地走了过去。

    其实一棵葡萄藤根本没什么好看的,主要是上面还站着一只呆萌的小猫头鹰。

    莫黎跟猫头鹰打着招呼:“喂,又见到你了,你现在身上的伤还好吧。”

    小猫头鹰没精打采地看着莫黎,那样子象是没睡醒。

    “那两个鬼差没难为你吧?”莫黎抚摸着猫头鹰背上的羽毛。

    猫头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副极为舒爽的样子,看起来没受啥委屈。

    “我叫你小鹄好吗?”莫黎自说自话,伸手抓住猫头鹰,把它从葡萄藤上抱了下来,猫头鹰没有任何挣扎,由着莫黎继续抚弄它的背羽。

    莫黎正和小鹄交流感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只猫头鹰是你的?”

    莫黎吓了一跳,猛一回头,这才发现墙角还站着一个老人,老人穿了一身青灰色的衣服,几乎和水泥一个颜色,左手拿着笤帚,右手拿着个竹筐,竹筐里装着半筐的落叶。

    老人身上死气沉沉的,没有多少活人的气息,怪不得刚才莫黎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这大过年的,到处张灯结彩,老人和新年的气氛明显格格不入。

    这大概是夜家的佣人吧,莫黎还是挺奇怪的,夜家放着那么多年轻力壮的不用,却用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这老头儿看上去可得八十岁往上了。

    对于年岁大的人,莫黎总是带着些敬畏的,猫生只有短短十几年,老爷子八十多岁,换成猫足足活了七八辈子,这让莫黎觉得简直是神仙一样的存在。

    “老爷爷,墙角那边没有阳光,站在那里很冷的,你到这里晒晒太阳,垃圾我来帮你收。”莫黎冲着老人挥了挥手,反正自己闲着无聊,帮着老人干点儿活也成。

    “一个已经要死的人了,还怕什么冷。”老人一脸灰暗的颜色,看上去很不开心。

    莫黎向前迈了一步:“爷爷,虽然您年纪大了,但身体看上去也挺硬朗的,您肯定能长命百岁的。”

    莫黎笑着安慰老头儿,两个脸颊上各有一个浅浅的梨窝,看上去很暖心,原本心情不太好的老头儿,心里竟然象是照进了一缕阳光。

    老人叹了口气:“孩子,生死有命啊,最近这些日子一直生病,昨天晚上,我梦见了我那死去的老伴儿,今天一大早,就见到了这催命的猫头鹰,我估摸着,阎王爷留给我的日子也就这几天了。”

    不怪老头儿长吁短叹,早些年家里并不富裕,一家人节衣缩食的过日子,老伴有病无钱医治,早早就离开了他。

    后来,总算儿子有出息,创下了一大片家业,孙子更是有出息,让家业越来越大,他却命薄福浅,越来越有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可他不甘心啊,好日子他没过够,而且他还想看着孙子娶媳妇,看着孙媳妇生重孙,他不想死得这么早。

    莫黎见老头儿一直郁郁寡欢,想起小鹄当初大战黑白无常的英雄壮举,就把怀里的小鹄递到了老爷子面前:“爷爷,这小鹄本事可大了,它能干过阴差,你要是真的怕死,就把它留在身边,等阴差来勾你的魂,它会帮你的。”

    小鹄一扭头,把嘴插进了莫黎的腋窝下,明显不喜欢老头儿,老头儿更是连连地摆手:“你可别提这猫头鹰了,我就是因为看到了它,才觉得自己的死期不远了。”

    莫黎伸手把小鹄的脸扭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到自己这面来:“小鹄,你告诉我,爷爷真的是死期将至吗?”

    没想到,原本沉默的猫头鹰竟然连着点了几下头,这下子,就连莫黎都跟着郁闷起来了。

    老头儿见猫头鹰点头,脸色更加苍白了,整个人站在那里,就象泥塑一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