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六十六章 催命的阴差
    见阴差大人不说话,莫黎说得更来劲儿了:“大人,扔石头的人不讲公德,这一下子砸下来,砸到我倒是没什么,要是砸到了别的什么人,还不砸出个脑震荡?就算是没砸到人,砸到了花花草草,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大人,你不去追责那个乱扔石头的,却把错全归在我这么一只可怜的猫身上?还半夜三更跑进房间想杀我,您怎么下得去手?”

    阴差大人被莫黎抢白的一句话都插不上,一时心头火起,心里暗道:“这小王八蛋还真没白做一回人,活活地练了一嘴的吵架功夫。”

    阴差大人眉头紧皱,强压着性子一本正经地摊了摊手:“就算不怪你,咱也得想办法把事情搬回正轨吧。”

    莫黎白了大人一眼:“你这是搬回正轨吗?你这是草菅人命。”

    莫黎已经不是从前的莫黎,对于阴差大人的话,也不再象从前那么言听即从,大人反倒软了下来,貌似诚恳地劝道:“你也别把我说得那么恶毒,我不是真想杀了你,这不是为了拨乱反正,结束你这段错误的人生,让你好好投胎作猫吗?”

    莫黎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阴差大人:“可是大人,我要是不想做猫,只想做人呢?”

    大人突然怔住了,是啊,做人做得这么起劲儿,换谁谁也不干啊,本以为很快一切就能恢复正常,完成任务就可以安心回地府了,理想太丰满,现实却如此骨感。

    大人脸色一沉:“这可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你也得有做人的资格。”

    莫黎摇了摇头:“大人,你大概忘了吧,你可是许了我九条命,虽然现在我变成人了,这九条命可还剩下八条呢,就算你害死我一次,我还是能活过来的,我不但有做人的资格,而且……”

    莫黎伸出手比了个八字:“而且有八次资格。”

    阴差大人一瞪眼:“怎么的?你拿八条命吓唬我呐!”

    莫黎不服,很硬气地道:“你总不能让我死上八次吧?杀人虽然不过头点地,你却想让我点八次?知不知道死亡的滋味有多么的痛苦,我不可能随了你的心愿,我看你还是早点儿死了这条心,该回地府回地府,不想回地府就凑和着当个猫得了。”

    “你……”阴差大人恼羞成怒:“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事已经耽误我升职加薪了,我要是不能让你回归正道,阎王爷一生气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哎哟,怪不得黑大人这么千里迢迢来拿我这猫命,原来是我的事耽误你升职加薪了,那可不怪我,你少拿阎王压我!大人,我该睡觉了,慢走不送。”说完,莫黎打开了房门,冲着门口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阴差大人被莫黎这样对待,脸上有些挂不住,正要发飙,天上黑云散去,一丝皎月露了出来,大人就象被什么东西拍了一巴掌,腰一弯,缩了下来,最终变回了那只黑猫。

    黑猫无力地“喵”了一声,狠狠地瞪了莫黎一眼,怒气匆匆地出去了。

    看着黑猫走出去,莫黎立刻关上了房门,拍拍自己的胸口,心还在咚咚地跳个不停,要不是自己一直有睡窗台的习惯,要不是怕有人发现她的这个秘密,一直用林晨阳送它的大熊伪装成自己,在这个寂寞的晚上,风莫黎岂不是又要挂了?

    想到这里,风莫黎又禁不住浑身一哆嗦,黑猫来房里短短的十几分钟,却把莫黎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连瞌睡虫都吓飞了,剩下的漫漫长夜,也别想着睡觉了。

    风莫黎找出自己的背包,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在床上,从里面拽出一件睡衣,想去浴室洗个澡,衣服里夹着的一个小木牌牌掉下来,砸在了她的脚背上。

    莫黎拾起木牌牌,拿到眼前端祥着,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不是黑无常掉进水里的劈魂令吗?据说能引五次天雷,几百年前被黑无常用去了一次,现在还剩四次呢。

    当时劈魂令落入水中,自己爬出水塘的时候无意识地拾了它,竟然不知何时放在了自己的背包里,这些日子事情颇多,还真把这东西给忘记了。

    这下可真是拾到宝了,莫黎赶紧把东西藏好。

    洗过了澡,莫黎仍然是睡意全无,原来做猫的时候,最多的时候一天睡过二十个小时,就算是有小主人陪着玩,也时不时要打个盹,做人,却经常要体会一下失眠的滋味,漫漫长夜,这滋味还真是不太好受。

    ……

    大清早,夜玄霜坐在车里,看着后座迷迷糊糊瞌睡着的风莫黎,这小丫头晚上都干什么了,怎么看上去那么没有精神。

    拿出手机给李雯雯打了电话,让她收拾好了赶紧下楼,夜家老小已经在等着他们回去一起吃团圆饭了。

    李雯雯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看看,一身湖蓝色的长裙,围着一条白色的狐皮披肩,把自己原本就白晰精致的小脸衬得更是娇柔妩媚。

    李雯雯对自己这身打扮很满意,她不敢让夜玄霜等得太久,拎起自己的白色小皮包,抱起床上打盹的黑猫,一路跑下楼梯,直接到了院子里面。

    夜玄霜的车已经等在门口了,李雯雯打开副驾门儿坐了进去,难掩一脸的兴致勃勃:“玄霜,去看爷爷和爸爸妈妈,怎么也得买些礼物吧,你看买什么才好?”

    夜玄霜没有说话,纤长的大手轻打着方向盘,车子从铁艺大门驶出,这次维修花了不少钱,大门比以前结实了,院墙也加固了一些,墙头更是装上了护栏,整个别墅比从前坚固了不少。

    李雯雯怀里的黑猫竖起一身的黑毛,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哼声,眼睛盯着后面的座位,浑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了。

    李雯雯一直在等着夜玄霜回话,也不理会黑猫,只是用手轻轻地顺着它的脊背,夜玄霜却对这只猫多看了好几眼,它还是只小猫的时候,就和莫黎八字犯冲,现在养成了大猫,似乎敌意更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