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六十五章 鸠占鹊巢 (四更)
    莫黎见李雯雯走了,这才跑到李婶身边,把在集市上买的一条围巾围在了李婶脖子上。

    “小黎真乖,还知道给我带礼物。”李婶想说比那个什么叫雯雯的大家闺秀强多了,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出口,只是叹了口气,抚了抚小黎头顶的软发,关掉电视也回去睡觉了。

    莫黎也想跟在李婶身后上楼,却被顾俊伸胳膊挡住:“我说傻丫头,你都给李婶买礼物了,怎么没有俊哥哥的份儿?再说了,这么久不见,你也不给哥哥打个招呼,是不是还记着哥哥的仇啊?”

    莫黎弯唇一笑,垫着脚抱了下顾俊的脖子:“顾妈,给你的礼物在玄霜那里,你可千万要收下,不然我会生气的!”说完转身上楼了。

    顾俊傻兮兮地站在地中央,直到莫黎的影子消失在楼梯口,这才低声喃喃道:“还真是个不记仇的好孩子,还想道个歉求原谅呢,看来不用了。”

    夜玄霜一脸赞赏,突然觉得莫黎就是他的骄傲:“小黎的心胸很宽广的,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顾俊伸手冲着夜玄霜:“小黎给我的礼物呢?”

    夜玄霜想了一会儿:“哦,知道了,是这个。”

    话落,夜玄霜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钥匙环,恭恭敬敬地递给顾俊:“小黎说这个挂坠象顾妈,买下来,千辛万苦带回来,还请顾妈笑纳。”

    顾俊接过钥匙环,上面挂着一只红猪,肥头大耳却衣冠楚楚,顾俊呵呵一声:“这就是你说的心胸宽广?分明在骂我是头猪嘛。”

    夜玄霜白了顾俊一眼:“你不觉得自己跟猪一样蠢吗?”

    顾俊笑笑:“咱们彼此彼此,我冤枉小黎的时候,你不也没说什么吗。”说完,把钥匙环挂在食指上摇晃着。

    夜玄霜看着顾俊,闷闷地哼了一声:“我能说什么?说什么你都会认为是偏袒她,我现在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怀疑小黎,我跟你没完。”

    顾俊见夜玄霜来真的,立刻话提一转道:“玄霜,今天看护乡下老宅的张伯来电话了。”

    夜玄霜脱下大衣扔在沙发上:“我们刚离开那里就有事发生?到底怎么了?”

    顾俊嘿嘿怪笑道:“他说客厅里的沙发突然塌了。”

    夜玄霜怔了一下,心道张伯真多事,再看顾俊时,不由自主耳尖飘起一抹绯红。

    顾俊把胳膊搭在夜玄霜的肩上:“我说夜哥,战况很激烈啊,连沙发都塌了,啧啧……”

    接着,顾俊好似又突然发现新大陆,伸右手搓了搓夜玄霜的脖子:“好家伙,你这脖子上面,还种了一圈草莓哦!”

    夜玄霜一把拍下顾俊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向上提了提衣领:“我自己捏的不行吗?再说了,那沙发都十几年了,早就不结实了,明天让张伯买张新的。”

    顾俊意味深长地笑着,冲着夜玄霜摇了摇头,迈步上楼了。

    夜玄霜独自站在大厅中央,想了一会儿,又暗自笑了一会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才慢吞吞地回自己的房间。

    夜玄霜迈着大长腿路过自己的门口,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贴在门旁听了一会儿,隐隐听到浴室传来李雯雯哼哼叽叽的歌声,一时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个粗心的顾俊,竟然忘了告诉他,李雯雯自打搬到别墅,竟然住进了他的房间,夜玄霜冷哼一声,真是鸠占鹊巢。

    夜玄霜垫起脚,迅速越过房门,直接钻进了书房里,李雯雯的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大半夜楼上楼下找他吧。

    在夜玄霜的书房里,还安放着一张小床,只不过这张床从来没人睡过。夜玄霜合衣而卧,微闭着眼睛,回想着和莫黎一起在老宅的美好生活。

    月光洒在夜玄霜的脸上,一片温和的奶白色,他的头枕着自己的胳膊,久久难以入睡。

    ……

    半夜,风莫黎觉得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一个呼吸,虽然声音极轻,却让她立刻警觉起来,四下里看了看,屋子里并没有什么人溜进来。

    莫黎伏在窗台上,窗帘挡住了自己的身体,她的眼睛在暗夜里发出一丝绿光,屋子里的一切看得真真切切。

    于是……她看到了那只黑猫,正轻快地跳上床,半蹲在床头,就那么虎视眈眈地看着床上鼓起的棉被。

    莫黎感叹,这只猫发育得可真好,爪尖如同锋利的匕首,在夜色中带着丝丝的寒光,嗷呜……双爪齐下,莫黎的被子立刻丝絮乱飘,在暴风雨似的袭击下,被子下面躺着的毛绒大熊成了一堆棉花。

    那可是林晨阳送她的毛绒熊!什么仇什么恨,这只猫怎么下这样的黑手?

    黑猫显然也被毛绒熊弄懵了,等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气得用力在枕头上抓了两下,可怜的枕头也伤痕累累。

    天上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屋子里光线暗了下来,没有了月亮和星辰,黑猫被封印的灵力终于恢复了,它慢吞吞地人力起来,身体越来越大,最终化身阴差大人。

    “哦!舒服!”阴差大人活动了一下一直躬着的腰,“差不多忘了直立行走的滋味了。”

    莫黎吃了一惊,难怪第一次见这只黑猫,就觉得它那傲慢的眼神象阴差大人,原来就是本尊啊,不过眼前这位大人的声音,怎么听着不太对劲儿呢?

    “小狸,躲是没用的,你还是出来吧,咱们好好谈谈。”大人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莫黎掀开窗帘,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阴差大人,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愁,你犯不上动这么大的干戈吧。”莫黎伸手抓了把床上的破棉絮,冲着上方扬了扬。

    “咳!咳!”阴差大人对这些棉絮过敏,连着咳了几声,站起身形来到窗前,背对着莫黎道:“小狸,咱们先前说得好好的,这辈子,你还是做猫,你看你,一出了地府直接就上了凡人的身,是不是你的错在先啊。”

    莫黎摊了摊手:“大人,我也不是有意的啊,我在投生的路上走得正美,一块紫石从天而降,直接给我从路上砸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没父没母的小乞丐,你怎么能把错全归在我身上?还半夜三更跑我房间想杀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