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六十三章 剪窗花(二更)
    挂好灯笼进了屋,夜玄霜翻看着逛大集的战利品:“小黎,我们忘了买窗花了。”

    窗玻璃上空空荡荡的,感觉缺少了过年的气氛。

    风莫黎兴致勃勃:“阁楼里有红纸,上次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是你小时候做手工剩下的,我再去拿两把剪子,咱们自己剪好吧?”

    “你会剪吗?”莫黎可算不上是靠谱的人,夜玄霜有点儿不信她。

    风莫黎脸色一沉,一只脚试探着下地:“林晨阳都说我有天分,将来说不定是个艺术家,你还不信我,你等着,非让你见识见识。”

    看着一条腿蹦蹦跳跳的风莫黎,夜玄霜有片刻的愣怔,从暴雨肆虐的盘山路上偶遇,直到现在,算算总共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会觉得风莫黎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自己身边,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

    没等夜玄霜想很久,莫黎已经跳着脚回来了,左手拿着一叠红纸,右手拿着两把剪刀。

    夜玄霜翻了下红纸:“这些纸年头太多,都有些脆了,剪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儿。”话落,拿过一张纸,叮嘱着莫黎,自己也在琢磨着剪个什么才好。

    剪费了两张红纸,夜玄霜好不容易剪出一个福字,虽然边缘参差不齐,倒也能看出是个什么字,一抬头就见莫黎正用胶水把自己剪的东西往窗子上贴,伸头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小黎,你这剪的是个什么啊?”

    “猫啊!”莫黎把贴在窗上的东西用手掌按平,回答得理直气壮。

    “看着耳朵有点儿象,可猫为什么还穿着裙子?”夜玄霜看得莫名其妙。

    “为什么不能穿?”莫黎从桌子上拿起另一个东西往窗上贴。

    “这又是什么鬼?”夜玄霜更看不懂了。

    “人啊!”莫黎回答得很平静。

    “人?有长得这么丑的人吗?”夜玄霜端祥着那个大脑袋小细脖,大肚子小短腿的“人”。

    “我已经很努力地把你剪得帅气一些了。”莫黎把手里的“夜玄霜”贴在猫的旁边。

    “你的意思这是我?”夜玄霜张大了嘴,指着窗子上的那个四不象,据说自己从小就帅气逼人,长大后更是万千少女心中的男神,这个长得象癞蛤蟆一样的东西,难道就是小黎心目中的自己?

    “是你啊!不象吗?”莫黎圆圆的大眼睛看着夜玄霜,黑眸闪着星光,星光下一片浩瀚的海洋……

    夜玄霜立刻被海水淹没了,失去理智,他缴械投降,伸手把一片碎纸屑从莫黎的脸上拿掉:“岂止是象,我觉得那就是我。”

    莫黎又剪了七扭八歪的房子,乌龟壳一样的汽车,大饼似的鱼塘,巴掌一样的柳树,她在窗上了贴了无数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到最后,夜玄霜都有些困了,打着哈欠晃了晃头:“你自己剪吧,我去炸小鱼干、炖肉,再做些甜点。”

    原来夜玄霜还会做饭,莫黎伸出了大拇指:“玄霜,你简直是太厉害了。”

    “我还有更厉害的,现在不方便展示,以后你就知道了。”夜玄霜突然一脸坏笑,看着莫黎的眼神让她的心有一丝丝的悸动,原本还想问更厉害的是什么,突然就把问话吞了回去。

    也许喜欢一个人,就会不断违心地承认她子虚乌有的天分,会容忍她的无厘头,她在别人眼里的傻,却都是你心里的可爱。

    也许喜欢一个人,就会想成为她心里的英雄,上天下地无所不能,卸下所有的光环之后,还能买菜做饭刷锅洗碗。

    除夕夜,风莫黎和夜玄霜窝进沙发,盖着同一张毯子,不远处是燃着的壁炉,毯子上放着果盘,两个人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

    风莫黎出了口长气:“要是每个新年都这样过,那该多好啊。”

    夜玄霜捏了捏莫黎被葡萄撑起来的小脸:“以后的除夕,我们都会这么过。”目光落处,瞄到莫黎红润润的嘴唇,心念一动,将自己的唇盖了上去。

    风莫黎瞬间瞪大了眼睛,这感觉……唤起了她的记忆,前不久喝醉了的那天晚上,好象夜玄霜也曾这样在她唇上辗转反侧。

    夜玄霜皱眉,单手把她撑得大大的眼睛盖住,都说过了新年就算长一岁了,那么过了今天,她勉强也就算得上十八岁了吧,过了今天,他就不算欺负未成年少女了吧,过了今天……

    夜玄霜单臂横在莫黎的腰间,无意识地越收越紧,以至于莫黎连呼吸都有些费力,“玄霜……”软弱绵长的呢喃,让夜玄霜的脑袋轰的一声,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咣!”的一声,装水果的盘子掉到了地上,响声把夜玄霜抽离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忍不住看了眼身下的莫黎……

    一双眼眸荡漾着水波,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白腻细滑的肩膀从衣领钻了出来,露出精致诱人的锁骨,脖颈附近的肌肤上遍布吻痕,他突然不敢再看下去了,一个翻身坐起来,顺手从地上抄起掉落的果盘。

    “我……”夜玄霜不知道该怎么给莫黎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后背突然被什么重物压到,害得他不得不弯了一下腰,莫黎象只树懒一样缠在了他的背上:“玄霜,我的心要跳出来了!”

    夜玄霜的脖子传来一片温热,是莫黎把嘴唇印在上面狠狠地吮吸,两只白嫩的脚环在他精瘦的腰间,一时间禁锢着他,让他无法有所动作。

    夜玄霜两只大手包住莫黎滑嫩的赤脚:“好了,别闹……”见莫黎不理他,伸手从背后把莫黎扯了下来:“要闹也得我先来……”

    果盘被扔得更远了,随着夜玄霜欺身上来,莫黎也不甘只是承受,两个人的动作太激烈,以至于沙发不堪重负,咔嚓一声塌了下来。

    坐在一堆坍塌的碎木中,两个人都有些愣怔。

    夜玄霜问了句:“有没有伤到你?”

    莫黎揉了下屁股:“摔得有点儿疼。”

    于是夜玄霜忍不住笑了出来,莫黎也跟着笑,窗外突然一片喧哗,新年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我们也去放鞭炮吧!”夜玄霜站起来,伸手拉起莫黎,反正这小丫头早晚是他的,就再等她几天,过了真正的十八岁生日再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