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六十二章 挂灯笼 (一更)
    夜玄霜说危险?小偷会揍人吗?这也说不准。于是在第一次追上小偷以后,莫黎停住了脚,站在不远处看着小偷。

    小偷发现只有一个小丫头跟上来,立刻凶起来,从腰里抽出一把刀,刀不足三寸,却是寒芒闪闪,一看就是吹毛断发的利器。

    莫黎点了点头,嗯,夜玄霜说的没错,是有危险,于是莫黎转身就往回跑。

    小偷哪有心情追莫黎,他只想着赶紧逃出集市,于是瞄着人少的地方又是一通狂奔,跑了好几分钟,累得象条狗,可是一回头,就见莫黎优哉游哉地跟在他的身后。

    小偷气喘吁吁,双手扶膝停住了,这小丫头是来气人的吧,见小偷一停下来,又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热闹。

    小偷这个气,一时间也忘记了跑路,眼里露出凶光,拿着刀冲着莫黎追了过去,莫黎哪会等着他过来啊,转身又往回跑,虽然还是一瘸一拐,速度依然很快。

    小偷心一横,不把这小丫头撂倒,事儿就得坏在她的身上,一时间手里也没什么趁手的家伙,于是瞄准了莫黎的腿,把手里的刀嗖地一声扔了出去,非扎残这多管闲事的小丫头,看她还怎么追。

    小偷还真是小瞧了莫黎,身形一晃躲过了刀子,抽空还弯腰把刀拾了起来,趁着小偷追不上,拿在眼前还仔细地看了几妙。

    “哎哟,你这小王八蛋,把刀还我!”小偷喘着粗气追了几步,发现想追上莫黎,简直比登天还难,终于累得趴在了地上:“我的天啊,我再也跑不动了,这是个人吗?也太能跑了。”

    与此同时,夜玄霜也摆脱了小偷同伙的纠缠,带着警察跟了上来,小偷还想再逃,可是已经累得两腿酸软,终于还是被铐上手铐带走了,临走时还惦念着他的那把刀。

    莫黎把刀藏在背后,冲着小偷做鬼脸,小偷气得脸通红,想说点儿什么,却被警察呵斥一声,马上把话咽了回去,估计这刀也不是好道儿来的,说不定也是偷别人的,他也不敢再追讨。

    警察一直向莫黎和夜玄霜道谢,连夸莫黎聪明灵俐,然后押着小偷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风莫黎,你能不能别这么冲动!”夜玄霜目送警察走远,带着怒气,批头盖脸地训斥着莫黎。

    风莫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过说你几句,怎么就这样了……”夜玄霜口气软下来,看着莫黎坐在地上哼哼,表情有些痛苦。

    “你……你到底怎么了?”夜玄霜的声音一句比一句低,最终蹲在地上,伸手抚开莫黎额前的碎发。

    “我脚疼!”风莫黎抬起右脚,没长好的伤口一抽一抽地疼。

    夜玄霜什么话也不想再说,转身背对着风莫黎:“来吧,背着你。”

    莫黎爬到夜玄霜的背上,把手里的短刀拿给夜玄霜看:“玄霜,我从小偷那里弄到了这个。”

    夜玄霜真的很生气,莫黎性格太鲁莽,总是干些捅马蜂窝的事,可是他又舍不得骂她,恨恨地说了一句:“从小偷手上弄东西,你也离着贼不远了。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不要强出头,万一被伤到了怎么办?”

    莫黎不出声,头歪在夜玄霜的脖子旁边,嘴里呼出的热气弄得夜玄霜一阵阵痒痒的。

    夜玄霜终于看了一眼短刀:“是把好家伙,等回去给你配个上好的刀鞘,你留着防身用吧。”

    望着集市熙熙攘攘的人群,莫黎觉得好似回到了从前,八岁的小男孩,背着书包带着他的猫,在闹市中穿行。

    可是有很多事又和从前不一样了,那时的小狸只希望主人对它好,只想主人陪它玩,虽然它也会为主人拼命,但毕竟只是一种本能。

    而现在,莫黎更想对主人好一些,想抚开他紧锁的眉头,想看他灿如星辰的微笑,想守候他一生,无论生命短长,却从未想过回报。

    “小黎,吃春卷吗?吃虾片吗?要不咱们一样买一些,回去我炸给你吃?”夜玄霜的声音离得那样近,近得很真实,莫黎嗯了一声,埋下头,偷偷把嘴唇印在了夜玄霜白晰的脖颈之间。

    ……

    上次回来的时候,顾俊已经重新找了看守房子的人,这次回来,院墙新刷了白灰,大门也漆上了红油,门两侧的铜环换了新的,院子里的荒草清除干净,铺院子的青砖用水泥勾了缝,水井也被清理干净,里面的水清可见底。

    推开屋门,地板干干净净,壁炉前堆着劈好的木柴,看屋人经常过来烧火熏屋,房子里再也没有发霉的潮气,窗台上放着几盆茉莉,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清香。

    傍晚,夜玄霜脚踩着一只凳子,把两个大红灯笼一左一右挂在门旁,风莫黎手里捏着块牛肉干,一边往嘴里塞一边高声道:“往上,往上,再往上一点儿,好咧!”

    夜玄霜从凳子上下来,看着一高一低的两只灯笼,回头无奈地看着风莫黎:“小黎,过了年带你去看眼睛吧,让你指挥不就是想把灯笼挂得一样高吗?差得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

    莫黎点着头:“看出来了。”

    夜玄霜弹了一下莫黎的额头:“那还瞎指挥?”

    风莫黎指着左边的灯笼:“这个大的高的是你!”再指着右边的灯笼:“那个小的矮的是我!”

    嗯?还真没注意,买灯笼的时候一直是莫黎在挑,她分明拿了两个不一样大的灯笼。

    回头遥望村落,炊烟袅袅,家家户户都点燃了红通通的灯笼,大概也就只有他们家的门口,灯笼是一大一小,而且还错落有致。

    “真是被你打败了,不过也挺好的,至少很特别。”夜玄霜长出了一口气,转身背对着莫黎:“来,背你进屋。”

    “我能走的。”莫黎的右脚被夜玄霜缠成大粽子,连鞋都穿不上。

    “再这么下去这只脚就废了,过来,背你进去!”夜玄霜声音带着威严,莫黎没办法,两只手环上夜玄霜的脖子,顺便把已经吃不下的半块肉干塞进了他的嘴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