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四十九章 放寒假
    正在莫黎准备好饿肚子,烧了壶水让自己先来个水饱的时候,黄妈妈给她送来了这个月的工资。

    夜氏集团每个月第一天发上个月的工资,莫黎虽然来的晚,但也有七八天的出勤,五百多块钱,莫黎撰着自己第一次挣来的钱,扑上去把黄妈妈亲了个够。

    当天晚上,莫黎买了一大碗热乎乎的牛肉面,好久没吃过这么饱的饭了,肚子撑得溜圆。

    天越来越冷了,离开别墅的时候还是深秋,莫黎的衣服最厚的也就是纯棉的运动装,如今初冬的凉风一吹,莫黎开始怀念起做猫的生活,最起码,她身上有毛啊。

    把几十层的走廊和电梯间收拾干净,莫黎出了一身的汗,她躺在床上被自己身上的汗味儿熏得睡不着,每天只能用公共卫生间的洗脸池简单擦洗,已经有十多天没好好地洗个热水澡了。

    一时间睡不着觉,莫黎望着窗外发一阵阵发呆,对面是美食城的五层大楼,她突然发现一个事情,如果她的方位感正确,那她的楼上,应该是夜玄霜的办公室。

    莫黎还记得那个办公室有个套间,里面有卧室有卫生间,估计是夜玄霜有时工作太晚,就会睡在那里。

    现在整栋楼的灯都黑了,肯定全公司的人都下了班,如果偷偷跑去洗个澡,应该没有问题吧。

    莫黎推门出去,偷百合时的教训还记忆犹新,背地里干坏事要先看看有没有监控,她四下里一瞄,走廊里每个拐角可都有摄像头。

    莫黎退了回来,不敢从正门堂而皇之地进去,于是推开窗户探出身去看了看,一条排水管在窗子一侧,对于一只猫来说,顺着这个爬上去也不是难事。

    莫黎一手抓着排水管,顺着墙壁往上爬,她很庆幸自己上辈子是猫,这要是条狗,还真没办法完成难度这么大的工作。

    总之,一切顺利,莫黎爬到了夜玄霜的办公室,窗子不但没有从里面锁死,大概是为了通风,还敞开着一个缝。

    莫黎把窗缝推大一些,伸腿翻了进去,拿下挂在脖子上的毛巾和睡衣,钻进浴室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

    第二天早晨,夜玄霜照常上班,这段时间李雯雯一直不依不饶,吵着闹着要报警抓莫黎,弄得夜玄霜有些焦头烂额,公司的事情也多,心里有点儿想莫黎,抽不出空来去看她。

    其实就算真的报警,夜玄霜也不怕什么,有他在,还能让莫黎被抓去坐牢不成,只是李雯雯这么闹起来没完,他心里说不出有多烦。

    其实,莫黎会对李雯雯动手,从某个角度来说,夜玄霜是有些窃喜的。

    天长日久的接触中,夜玄霜感觉自己对莫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风莫黎不谙世事,每天黏黏糊糊,这让夜玄霜根本分辨不清,这小丫头对自己的依恋到底是为什么?是为了生存,还是因为纯粹的喜欢,是掺和了亲情和信赖,还是夹杂着男女之情。

    风莫黎毕竟只有十七岁,她怎么做都是小女孩娇憨可爱,可是,夜玄霜自己却很清楚,他似乎越陷越深,这感觉让他有些抓狂。

    这次莫黎伤了李雯雯,怎么想都是因为他们的婚事,能不顾一切阻止他们订婚,足以证明小黎对自己是有别的想法的,于是,看着李雯雯脸上的伤,夜玄霜却在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

    两情相悦总比单相思来得让人心慰一些,不过欣慰归欣慰,自己已经有未婚妻又是事实,况且目前有些事还需要李家出面才能解决,他也不想把李雯雯得罪得太惨,他现在是真的很烦。

    就在昨天,李雯雯堂而皇之地搬去了别墅,夜玄霜知道李雯雯在,连别墅都懒得回,于是和顾俊在外面喝酒一直喝到天亮。

    夜玄霜心情不是很好,带着一夜的宿醉来到办公室,把外套扔在沙发上,准备先洗个澡舒服一下。

    走进浴室,夜玄霜有种异样的感觉,浴室里潮乎乎的,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她竟然闻到一丝小黎的味道。

    夜玄霜苦笑,看来自己对这丫头还真是上了心,不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幻想出小黎的味道?

    看来,是时候去看看小黎了,好多天没见到她,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夜玄霜想着忙过这几日,就去学校接小黎回来,不然就先住在他的办公室里,等李雯雯消了气,再做别的打算。

    “小黎……”夜玄霜长叹一声闭上眼睛,把自己浸入热水之中。

    而此时,正在课堂上发呆的莫黎脑子里荡了一下,似乎听到一个绵长的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她的耳朵一激灵,仔细听了听,却什么声音也没有。

    期末考试结束,莫黎很庆幸自己不是倒数第一名,不但不倒数,还可以正着数二十八名,全班五十二个学生,勉强算个中等生。

    既然考完了期末,明天就开始放寒假了,老师站在讲台上,正在发寒假作业。

    “老师!”一旁的吴爽冲着班主任老师举起了手。

    莫黎最近这些日子心事比较多,压力也大,本就不太爱说话,吴爽又莫名其妙地开始不理她,莫黎没心情再追问到底又是为了什么,以至于现在吴爽想说什么,莫黎也并不感兴趣。

    对于这段友情,莫黎很失望,她的脑子不复杂,不懂什么叫利用,什么叫塑料姐妹花,只是吴爽这种翻来覆去诡变的态度,已经让她感觉到疲惫。

    “什么事?”老师从眼镜上方看向吴爽这边。

    “我请求老师给我调座位,下学期,我不想和风莫黎坐一桌。”吴爽回答老师问话的时候,板着一张小脸,肉嘟嘟的胖脸非常严肃。

    本来莫黎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吴爽话一出口,莫黎吃了一惊,这丫头怎么回事,又开始抽风。

    “为什么?”班主任老师和莫黎一样困惑。

    “风莫黎……她是个怪人,很暴力……总之我要调座位。”吴爽声音很大,说得清清楚楚。

    莫黎暴力?若是因为那天晚上和胖丫头她们发生的事,莫黎是吃亏的一方,被人家象拎兔子一样拖了一路,猫脸都快丢净了,怎么还被说成了暴力。

    如果是因为她伤了李雯雯,那可是学校外面发生的事,怎么还弄得人尽皆知了?

    “莫黎,你有什么意见?”班主任老师看着莫黎,估计要不是林晨阳曾经和老师打过招呼,老师也不会有心情听取莫黎的意见。

    莫黎对吴爽这个朋友彻底地失望了,于是她摇了摇头:“我随便。”

    “那你收拾一下书包,到最后一桌那个空座去吧。”班主任已经拿着学校的放假通知,在念上面的内容了。

    莫黎看都没看吴爽一眼,也好,象现在这样连个同桌都没有,也不用在乎友谊的小船什么时候翻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