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四十四章 被冤枉
    每到关键时刻,莫黎就会犯傻,李雯雯演得那么明显,她却不想辩解,反正自己又没错,根本不怕李雯雯胡说。

    看着李雯雯披头散发,满脸血痕,缩在夜玄霜身后的样子,莫黎不由自主想笑,李大小姐鼻子旁那块粘乎乎的东西,不会是哭出来的鼻涕吧。

    莫黎的蛋糕也不知道飞去了哪里,指头上还粘着番茄酱,不远处的李大小姐咿咿呀呀,也哭不出个新意来,她看着有些腻歪,一无聊,下意识地把指头伸到嘴里一个个舔干净。

    “啊……她还舔我的血,变态……简直是变态啊!玄霜,你快帮帮我!”李雯雯全身颤抖,脸色白得象纸,扑在夜玄霜的怀里,一副我见尤怜的样子。

    莫黎翻了翻白眼,真是料不到,李雯雯这故事编得也太快了,让她完全反应不及,一时间给她整的啥都不会了,五指伸在半空中,放嘴里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于是干脆向前一伸,冲着夜玄霜道:“你偿偿,酸酸甜甜的。”

    其实她的意思是想告诉夜玄霜,这根本就不是人血,是番茄酱啊,李雯雯立刻又抓到了莫黎的把柄:“玄霜,你看……她不是吸血鬼吧,怎么会说血是甜的?”话落,李雯雯浑身一颤,竟然直接倒在夜玄霜怀里昏厥过去。

    莫黎皱眉,李雯雯也太能演了,简直就是影后级别的,这一出一出的,面部表情太惨烈,鲜血一丝丝渗了出来,弄得跟车祸现场似的,就连夜玄霜也弄了一身的血,怀抱着李雯雯,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莫黎还真是冤枉李雯雯了,她这噤若寒蝉的样子,至少有一大半不是演出来的,你想啊,刚刚动手打死了人,一转眼,这人就毫发无伤地站面前了,换谁谁不怕啊,她刚才也是死撑着,这会儿实在撑不住了,才昏了过去。

    夜玄霜看了眼有点儿委屈,把手指头一根根缩回去的莫黎,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因为他发现自己算是没救了,怀里抱着未婚妻,看着莫黎那嫩生生的手指头……却有点儿眼馋,如果连番茄酱都认不出来,夜玄霜这二十几年也白活了。

    至于怀里这个女人,虽然不重,夜玄霜却有种想扔出去的感觉,一身的脂粉味儿,弄得他很想打喷嚏。

    就不象莫黎,软软嫩嫩,香也是由内而外淡极了的清香,抱在手上就象托了个糯米团子,光想着怎么下口,哪会舍得放下。

    要是夜玄霜腾得出手,肯定要捶自己一下,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么煽动情绪的事情。扔是不敢把李雯雯扔出去,惹怒了李雯雯,倒不能把他夜玄霜怎么样,就怕李大小姐把怒火全都发在小黎的头上,那小黎的罪过可就大了。

    不能扔,轻轻放下总可以吧,夜玄霜转身把李雯雯放在了沙发上,松了口气,然后还把手用力地在衣襟上蹭了蹭。

    大哭小嚎的声音没了,别墅总算安静下来,顾俊搓了搓额角,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两个女人凑到一起,还真是够麻烦。

    顾俊把夜玄霜拉到一边:“玄霜,先把伤人的事放一放,我刚到学校,就听说你的车子在别墅这边爆炸了?到底怎么回事?”

    顾俊最担心的,还是夜玄霜的安全问题,要不是李雯雯把车开出来,说不定夜玄霜就跟车子一起变成黑炭了。

    夜玄霜摇了摇头:“我也是听到消息刚刚赶回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刚说上两句话,躺在沙发里的李雯雯就醒了过来,弹簧一样坐起来,手指着莫黎:“是她,肯定是她,她想炸死我,所以在车子里放了炸弹,还特意打电话让我开着放了炸弹的车过来。”

    李雯雯尖锐的声音把夜玄霜和顾俊都吓了一跳,看着沙发里披头散发,鬼一样的李雯雯,两个人不由自主都有些厌烦。

    厉害,莫黎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李雯雯,你是我见过的,瞎话编得最快的一个,最近几天,莫黎可是连夜玄霜的车都没上过,要说放炸弹,那也得有机会啊。

    顾俊狐疑地看了莫黎一眼,李雯雯和莫黎是初次见面,不可能恶意针对一个穿着校服的小丫头,话说得这么斩钉截铁,一时真假难辩。

    夜玄霜面色如水,什么也没说。

    顾俊走到李雯雯面前,仔细观察她脸上的伤口,然后一脸的凝重,他是有些信了李雯雯的话了,当初莫黎挠过他,脸上那一条条的血痕,他仍记忆尤新。

    顾俊退了一步,回到夜玄霜身边,在他耳边低声道:“玄霜,真是小黎干的,我以为小丫头也就是哭一哭闹一闹就完事了,你看,还动手伤人了,至于炸弹是她放的,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

    莫黎那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在顾俊的眼中,就是行凶被抓现行,有些不知所措。

    顾俊的话,莫黎听得清清楚楚,李雯雯的脸确实是她抓花的,干过的事她会承认,没干的事也一定要否认,于是她插嘴道:“是,她的脸是我伤的,可是……”

    李雯雯没等莫黎把话说完,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夜玄霜:“玄霜,你听听,她承认了,她还敢承认!明天就是我们定婚的日子,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惹上了这么一个疯子,挠花我的脸不说,还想炸死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说完又是哇哇大哭。

    莫黎有一瞬间的恍惚,李雯雯表演得那么真诚那么激动,就连她自己都有些相信,事情经过就是李雯雯说的那个样子。

    莫黎两只手绞在一起,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委屈。

    “雯雯你别难过了,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夜玄霜无奈,这时候根本不敢得罪李雯雯,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后背为她顺气,李雯雯哭得天崩地裂,双手紧紧地抱着夜玄霜。

    莫黎就这么不远不近地看着这一对,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单手抚了下半干的头发,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换身衣服。

    “你要去哪儿?”刚才还哭得情真意切的李雯雯突然止住了哭声,一双眼睛含霜带剑地看着风莫黎,那样子就象是这别墅的女主人,居高临下的气势还真挺骇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