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四十三章 搅局的猫头鹰
    黑无常挠着头原地转圈,在背对着莫黎的时候,莫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水灌进她的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黑无常的裤子烧了个比拳头还大的洞,露出白生生的一片屁股,这小子屁股上还长着一块蝴蝶形的黑痣。

    黑无常听到笑声,立刻转了回来,捂着自己的屁股看着莫黎:“你个死鬼,竟敢嘲笑你黑大爷。”

    话落,恼羞成怒的黑无常从怀里掏出一道令牌:“这是劈魂令,能引来五次天雷,劈散不听话的魂灵,老子心地一向善良,从业几百年,总共就用了一次,这第二次就给你用上吧。”

    其实一场战斗中最怕的就是废话太多,如果这黑无常拿出劈魂令就施法,莫黎也是在劫难逃,怪就怪他还要显摆一下,举起劈魂令时,猫头鹰象只箭一样飞了过来,一口啄在黑无常的手背上,黑无常手上一痛,劈魂令噗通一声掉到了水里。

    猫头鹰这类鸟是带着阴气的,它是阴界的使者,它会先一步找到阳寿已尽的人,黑白无常一般要靠着它的指引,才能顺利勾魂,这就是所谓的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猫头鹰的出现,预示着主人家的丧事。

    可这次猫头鹰分明就是来搅局的,一时间弄得黑白无常根本无法下手。

    黑无常心疼自己那宝贝啊,想伸手到水里捞他的宝令,手指尖一触到水面,就象是被电了一下,闪起无数火花,疼得黑无常把手指一下子缩了回去,不停放在唇边吹气:“娘啊,被烧了个大紫泡。”

    正在这时,黑无常腕表“叮!”地响了一声,他伸胳膊看了眼表盘,有些无奈道:“哥,时间到了。”

    白无常抬头看了眼头顶的那片乌云,云层一点点散去,露出了一丝丝的阳光,于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收工!”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慢吞吞地消失在天际。

    眼看着黑白无常走远了,莫黎身上一热,脖子上那块玉散发出紫色的光芒,沉在水底的尸体,慢慢浮在了水面上。

    良久,九道金光从莫黎尸体中心的位置炸裂开来,迅速在莫黎身体里四处冲撞,她寸断的肝肠一点点愈合,她折断的骨头一点点凝聚,最终,一道金光化为乌有,其余八道渐渐陷入莫黎的身体之中。

    整个过程太疼了,也太累了,莫黎一度想睡过去,每次陷入梦境,却总是被猫头鹰的叫声惊醒,莫黎伸手,想把这只吵人的鸟赶走,胳膊一动,整个人突然有了对身体的控制,随着一阵剧烈地咳嗽,莫黎终于从水中站了起来。

    莫黎撩开糊住眼睛的湿头发,踉跄着爬到水塘边。

    现在看来,黑衣阴差说的九条命并没有失效,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复活得没那么顺利,不过这样一来,她的命可就只剩下了八条。

    莫黎苦笑一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真是够神奇,就连李雯雯那一枪,都好得干净利索,连个疤痕都没有留下。

    猫头鹰站在塘边的一棵树上,歪着头,一双呆萌的大眼睛盯着莫黎。

    莫黎冲着猫头鹰抱了抱拳:“鹰兄,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我,我就被黑白无常那哥俩带走了,要不是你一直喊我,说不定我就长眠不醒了。”

    猫头鹰在莫黎头顶盘旋两圈,拍着翅膀飞走了,莫黎这才想起,这不是她和夜玄霜在全鱼港救的那只猫头鹰吗?

    莫黎冻得浑身发抖,一身湿淋淋的衣服还在滴水,她只想快点回到别墅,她要在那里等着夜玄霜回来。

    艰难地走了二十分钟,终于到了别墅的门口,一辆烧得漆黑的车子停在那里,车窗全都炸裂,车胎飞得不知去向,就连周围的草都被烧焦了。

    此时的莫黎,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就连刚刚丢的那条命,也觉得值得了,要不是利用李雯雯把车调过来,怕是车子爆炸的时候,夜玄霜还留在车上。

    如此一想,连身上的湿冷也减轻了几分,莫黎三步并两步回别墅,她急需填饱自己的肚子。

    别墅的大门如同虚设,整个倒向一边,莫黎跨过铁艺栏杆,直接进了别墅,喊了几声打杂大叔的名字,却连个人影也没有,山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这大叔是下山给夜玄霜他们报信了吧。

    莫黎急匆匆地跑进厨房翻吃的,诺大个厨房,竟然只有冰厢里还剩一块淋满番茄酱的蛋糕。

    莫黎手里拿着蛋糕,一口口地狼吞虎咽,边吃边出厨房,想回房间洗个热水澡,正好和迎面走过来的一个人撞在了一起。

    “啊……鬼啊!”被撞的女人惨叫一声,连莫黎也被吓了一跳,手上的蛋糕被撞飞得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莫黎恨自己,脑袋不是被塘水冻坏了吧,怎么光想着回家泡热水吃东西,却忘了李雯雯说不定也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被吓得面色青白的李雯雯,莫黎心里倒是有了几分快意,呲了下小牙,冲着那坏女人做了个大鬼脸。

    “啊!啊!啊!”李雯雯惨叫连连,连滚带爬地摔了好几个跟头跑到门口,脸上围着的一块纱巾也丢在了一旁,洁白美好的脸上四道深深的血痕,看上去特别的醒目。

    “怎么回事?”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夜玄霜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从学校赶来的顾俊和林晨阳。

    “玄霜!有……”李雯雯肯定是想说有鬼,她反应得倒也快,突然就改了口,回头恶毒地看了莫黎一眼。

    “玄霜,有人袭击我!她……她抓花了我的脸……”李雯雯脑子真是来得太快了,连站在一旁的莫黎,都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什么叫恶人先告状?这成语林晨阳教的时候挺费劲,怎么解释莫黎都没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现在她真的佩服老祖宗的智慧,这些成语也太贴切了。

    李雯雯要是不去做演员,还真可惜了这份儿演戏的天份,只是一瞬间,她的眼泪就象不要钱似地流下来,看着李雯雯哭得肝肠寸断,莫黎只能站在那里发呆,心里暗道,我为什么要抓你,你自己心里没个数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