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四十章 施暴
    莫黎压低嗓音,淡淡地道:“好啊,不过,你要是想来接我,必须开夜玄霜的那辆黑色宾利!”

    李雯雯冷哼一声:“小丫头,你想得美,想让夜玄霜亲自去接你,门儿都没有。”

    “你听错了吧,我是说他的车,不是他的人,你要是不能开他的车来接我,我会让你找不到我的。”

    李雯雯确实急着想见风莫黎,在订婚前,最好是除了这小丫头,现在她可是急不可耐,恨不能马上宰了风莫黎。

    让李雯雯借夜玄霜的车,倒也不难,于是李雯雯恨恨地道:“你现在在哪?”

    “我在山上的别墅,车子只要进了盘山路,我会看得一清二楚,你可不要用别的车糊弄我,不然这山高谷深的,我随便一藏,你就找不到我。”

    “我二十分钟到。”

    “好,我等你。”

    李雯雯借口还手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夜玄霜的房间,然后说要开着夜玄霜的车去买一些订婚宴上要用的东西,夜玄霜总会给李雯雯留几分面子的,不过是借辆车而已,夜家又不是只有这一辆车,于是车子说借就借来了,李雯雯在半路接了几个自己的手下,十几分钟的功夫,车子已经开上了去别墅的盘山道。

    莫黎看到车子如约而至,兴奋地跑出别墅,坐在铁艺大门前的台阶上,眼巴巴地看着远处的山路。

    莫黎脑子里琢磨着怎么才能骗李雯雯远离这辆轿车,虽然她不喜欢李雯雯,可却从没想过让她死,莫黎终究是一只善良的猫。

    穿着黑色风衣的李雯雯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摘下脸上的墨镜,指着莫黎问道:“你……就是风莫黎?”

    莫黎收回目光,抬起头,冲着李雯雯笑了笑。

    李雯雯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小姑娘,穿着一身肥肥大大的校服,头上扎了个马尾,脸上没有半分脂粉,格外干净明艳,特别是那双眼睛,又大又圆,眼瞳里带着星芒,就那么不经意地看过来,却让李雯雯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这丫头和夜玄霜在一起……一个俊朗多金才华横溢,一个清秀灵慧年轻漂亮,李雯雯只觉得天经地意,和谐无比。

    李雯雯按捺着想把这小丫头马上掐死的心,装出温和的样子:“风莫黎,玄霜很急,所以我和他的订婚仪式提前了,现在玄霜和顾俊都在那边忙,我是自告奋勇接你去和他们汇合的。”

    李雯雯怕莫黎不配合,竟然还编了个谎,至于离开别墅去哪里,只要莫黎上车,一切就由不得她了。

    莫黎半天没有出声,她感觉到李雯雯不怀好意,隔着车窗,隐约看到车里还有两个黑衣壮汉,可是只要这辆车在这里了,她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夜玄霜安全了,她倒也无所谓了。

    莫黎没有站起来,她发现李雯雯表情里暗藏了狰狞,看着让人心里害怕,而此时,李雯雯已经很不耐烦了,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只要这小丫头不配合,她会马上把车上的人都喊出来,直接把这胆大包天的小丫头拖走,卖到深山老林,永无出头之日。

    莫黎拿出了手机:“我得先给顾俊打个电话,把我的去向告诉他一下。”

    李雯雯脸色一下子变了:“哎哟,你还来劲儿了,还敢打电话给顾俊,你算个什么东西!”

    李雯雯不再掩藏,伸手来抢莫黎的手机,这可是夜玄霜给她买的手机,平时宝贝得很,连顾俊都不让摸一下。

    莫黎屁股原地一转,灵巧地一窜,从李雯雯胳膊下面钻了出去,收了手机拔腿就跑。

    不是想骗李雯雯离开车子吗?现在一跑,她肯定要追。再说了,莫黎已经在李雯雯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杀机,这女人是想要她的命啊,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逃命的节骨眼哪顾得上寻路,莫黎一头钻进树林里,深一脚浅一脚拼命连窜带跳,惊起了一林子的小鸟。

    “嘭!”莫黎跑得正欢,听到一声爆响,胸口一热,整个人扑向了前方,她在心里暗道,这下子完了,人家有枪……

    李雯雯气喘嘘嘘地跟了上来,半蹲在地上扶着自己的膝盖:“小王八蛋,跑得还挺快,要是没有枪,还真就追不上你。”

    气喘均了,李雯雯来到莫黎身边,伸手想从莫黎手里夺过手机,主人买的手机怎么能落到坏人手里,莫黎抬手把手机扔向远方,然后,喵……

    莫黎指甲涨涨的,应该有皮屑和肉丝留在甲缝当中,她立刻怔住了,这可是夜玄霜的未婚妻,他们明天就要举办定婚仪式,就这么挠了她,怎么跟夜玄霜交待?

    莫黎那颗转不过弯的猫心,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主人会不会高兴,甚至都忘了胸口还在流血,生命也在一丝丝流逝。

    莫黎没来得及愧疚太久,车上那两个壮汉一先一后走了过来,手里都拿着很粗的棍子,看到此情此景,已经没有一丝一毫反抗能力的莫黎神情有些呆滞,然后脑袋上猛地一疼,血一下子糊住了她的眼睛。

    莫黎强打精神睁开眼睛看过去……

    李雯雯满脸血痕,象疯子一样跳着脚:“打这小王八蛋,敢挠我,往死里给我打!”

    莫黎眼前一阵阵地发黑,不打就已经没了大半条命,看来这次的祸事,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莫黎在心里狂喊,痛啊!李雯雯这女人够狠,那两只大笨熊出手还真重,看着李雯雯在一旁疯狂叫嚣的样子,突然觉得当初的话剧要是让她演女巫,根本就不用化妆。

    莫黎忍不住想笑,嘴一咧,喷出一大口血,李雯雯气得跳起脚,从一个男人手里抢了棒子,披头盖脸地打在了莫黎的身上……

    皮开肉绽,骨头一寸寸碎裂,五脏六腑都在流血,莫黎的生命象一团雾,一丝一缕慢慢抽离她的身体。

    李雯雯实在是打不动了,这才停了下来,一只带着烟草味道的手,在莫黎鼻息下探了探,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雯姐,这小丫头好象被打死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