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三十八章 偶遇神秘人
    夜氏集团十七楼,夜玄霜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玻璃上映着他微勾的唇角,心情说不出地愉悦,小丫头真是好骗,竟然相信酒后脱水嘴唇会肿,不过,他也有一丝丝的担心,这样好骗的白菜,不会让别的猪惦记去吧。

    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门口传来老人爽朗的笑声:“玄霜,既然你和雯雯都没意见,这订婚的事可得抓点儿紧了,要我说,咱就别搞那乱七八糟的仪式了,我看直接成婚也是可以的。”

    夜家的老爷子一直深居简出,这次竟然跑到公司逼夜玄霜早些成婚,看来李雯雯又去跟爷爷献殷勤了,夜玄霜手指轻轻触了触自己的唇,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

    “爷爷,婚姻大事,哪能儿戏,再说这可是夜家和李家联姻的大事,哪能象你说的那么潦草。”当初要不是爷爷主持公道,夜玄霜说不定会被父亲一直丢在乡下,自从母亲去逝,能给予夜玄霜一份亲情的,也就只剩下爷爷了。

    “霜儿,爷爷都这个岁数了,说不定哪天就找你奶奶去了,你就不能在我有生之年,让我看看自己的重孙子?”老爷子说得激动,手微微有些发抖。

    夜玄霜怕爷爷太激动身体受不了,赶紧把老爷子扶到沙发那边坐好:“爷爷,我没说不和雯雯结婚啊,再说了,您老身体这么结实,再活个三五十岁不成问题,不但能看到重孙子,说不定还能看到重重孙子。”

    “臭小子,那我不成了老不死的了!”老爷子手指着夜玄霜的脑袋:“雯雯说你外面有了女人,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和你那混账爹一样,做个负心汉?”

    夜玄霜正在给爷爷泡茶,颇有些无奈地道:“爷爷!我到底什么地方长得象负心汉?你不要听雯雯瞎说好不好?”

    “那你敢跟我发誓,身边除了雯雯,没有其他喜欢的女孩子?”爷爷还就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

    夜玄霜刚想否认,对上爷爷严厉的目光,突然有些恍惚,莫黎的身影不停地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让他一时间无法回答爷爷的问话。

    老爷子看着自己帅气的孙子,叹了口气,颤微微地站了起来,指着夜玄霜骂道:“吃着碗里的望着盆里的,你啊,还真是个混蛋!”

    当晚,夜家传来消息,老爷子突然病了,于是夜玄霜被叫了回去,面对一屋子男女老少,夜玄霜终于明白,这是拿爷爷生病当借口,全家上演逼婚大戏。

    ……

    莫黎是只没有志向没有追求的猫,整天沉浸在吃吃喝喝中无法自拔,用顾俊的话来说,就是有些乐不思蜀,莫黎可不这样认为,如果山上的别墅是蜀,她是每天都想回去的。

    李毅然也是名符其实的大土豪,几乎每天都请兄弟们吃饭,莫黎混迹其中,誓要把全市的餐馆吃个遍。

    吴爽对此很抗拒,要不咱改成看电影、打台球?这阵子把她都吃胖了。

    李毅然不为所动,仍然带着这一班兄弟,每天就是吃吃吃,于是这一天,他们杀进了一家中式餐厅,是当地有名的全羊馆。

    来的时候是饭口,早就没了包间,再说他们人也多,坐包间觉得格外地挤,于是又在大厅拼了四张桌子,齐刷刷地围着桌子等开饭。

    李毅然买下了一整只羊,羊腿烤了,羊肉炖了,羊肝炒了,羊杂做了汤。

    吴爽嘟着嘴,还是有些气的,成天就知道吃吃吃,几个男生天天打球,吃多少消化多少,一个个也不见长肉,莫黎长着个没良心的肚子,越吃越苗条,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吴爽足足多了十斤秤,原本就肉嘟嘟的脸,现在都快成包子了。

    吴爽一小勺一小勺地舀着羊汤,一抬头,就见莫黎双手捧着碗,喝得那叫一个爽歪歪,立刻放下了勺子,坐在那里谁也不理,假装拿出手机刷微博,实际上是在心里闹别扭。

    莫黎吃得正来劲儿,一抬头,眼前晃过一个人,她的心咯噔一下,这不是午夜骑摩托车的神秘人吗?

    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能在这里遇到这小子,也是老天开了眼。

    莫黎装着去厕所,偷偷跟着那个男人到了包间,眼看着他进了门,莫黎就站在门口不远的地方,集中精力听里面都在说些什么。

    “红姐,我来了。”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嗯,坐吧,菜都上来了,先吃点儿再说。”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语气淡淡,却带着御姐范儿。

    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两个人好象真的在吃饭。

    良久,还是红姐先开了口:“老规矩,咱们的行动内容不需要你知道,你只负责一件事,把这个东西放到姓夜的车子里,记住,明天天亮前,你必须完成任务。”

    神秘男子这边没有回答,莫黎觉得他此时一定是在郑重地点头,然后红姐道:“那好,我不打扰你,你好好吃饭,吃完就回去做事吧。”

    只是听声音,莫黎并不知道红姐到底交给神秘男人的是什么东西。

    窃听器?不大象,都在别墅附近埋伏那么久了,想放窃听器早就放了,大可不必非要等到明天。

    违禁品?用来陷害夜玄霜?也不应该,除非有实打实的证据,谁会那么傻叉,主动去检查夜氏掌门人的车子?

    百思不得其解,莫黎不甘心,转身出了全羊馆,绕到餐馆背后一条安静的小巷。

    莫黎抬头看了眼红姐和神秘男人所在的房间,二楼,不算高,一伸腿上了墙,攀着窗台利落地爬了上去,在窗口露出半张脸。

    对面坐着的是那个神秘人,正埋头吃饭,神秘人对面是个穿旗袍的女人,因为背对着莫黎,只能看到她披着长长卷发的后脑勺。

    神秘人吃饭很快,此时已经放下了碗筷,从红姐手旁拿过一个东西,装进了自己身后的背包里。

    看到那东西,莫黎忘了自己是贴在墙上的,全靠双手攀住窗台才稳住了身形,她一下子捂住了嘴,防止自己惊呼出声,另一只手难以支撑身体重量,从二楼嘭地一声掉了下来。

    莫黎揉着自己扭到的脚踝,好家伙,竟然是炸弹,夜玄霜到底做了什么?给自己竖了个多丧心病狂的敌人,对方疯狂到想要杀了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