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三十七章 饮酒过量会脱水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一旁的树下转了出来:“哼,整个象只醉猫,被人劫走大概都不知道。”

    一双大手拦腰把莫黎抱住,一把揽在怀里,莫黎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刚才还害怕走不到宿舍就睡着了,这下放心了,直接闭眼睛睡了过去。

    早晨醒来,莫黎有一瞬间的懵圈,昨晚不是李毅然送自己回了学校,现在怎么会躺在夜玄霜的黑丝被里?

    头疼欲裂,胃里一阵阵地翻腾,浑身软绵绵的,最让人莫名其妙的是,嘴唇和舌尖疼得特别厉害。

    刚要爬起来,一杯牛奶递了过来:“先喝了它,里面有醒酒药,喝完会好受一些。”

    莫黎乖乖地把奶喝光,立刻有一只手替她拿去了空碗。

    莫黎伸胳膊抱住床前那人的大腿:“夜玄霜,酒这东西不好,喝的时候痛快,喝完了哪哪儿都不舒服,我觉得我马上要死了!”

    “放开好不好?”夜玄霜只觉得被抱住的地方燃起星星火种,热气顺着大腿向上狂窜。

    “不放,就不放,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舒服一些……”莫黎声音沙哑,整个人软得象条没骨头的蚯蚓,趴在床上拱来拱去的,让夜玄霜的理智有一瞬间的崩溃。

    什么柳下惠!坐怀不乱了不起?让他来试试莫黎抱大腿。

    夜玄霜把舌尖都快咬出血了,强装着冷冰冰的眼神看着腿边的丫头,那一张小脸儿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眼睛里带着迷蒙的雾气。

    夜玄霜长出了一口气,还真是拿她没有办法,于是把空碗随便往地上一扔,扯着小丫头的胳膊把她掀到一边,翻身上床,再把人整个压在身下……

    带着一种惩罚的心态,夜玄霜把全身重量集中在了莫黎的身上,莫黎被压得要断气。

    四目相对,夜玄霜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似是跨越千年的旧相识,落入尘埃,再次相遇。

    小丫头的眼神中有亲切,有信赖,有依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推拒,即使因为承重,呼吸变得困难,也没有想要逃开的意思,就那么慢慢憋红了脸,却倔强地用双手抱住了夜玄霜的脖子。

    时间静止三分钟,两个人沉默了三分钟,夜玄霜咽下一口舌尖血,这才从莫黎身上翻下来,把手放在莫黎的额头上,用力地揉来按去。

    “上次你和林晨阳出去,我不是告诉你不许喝酒了吗?你是记不住我的话,还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夜玄霜声音格外温柔,象清晨那抹不温不火的太阳。

    莫黎嘟着嘴:“我哪里知道酒这么厉害啊……”

    “你这是自作自受。”夜玄霜的手没停,用力挤压着莫黎的太阳穴,莫黎眯着眼睛轻轻地哼哼着:“哦……舒服,真舒服,不要停……”

    夜玄霜鼻子一热,鼻血差一点儿喷出来,在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莫黎还小,怎么也得忍到她十八岁,不然……夜玄霜会觉得自己就是个牲口。

    顾俊站在门外,已经抬起的手轻轻放下了,垫着脚溜回自己的房间,看来……千年老处男已经被解决掉了,可是……莫黎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怕是捡起来,就放不下了,对于已经有了婚约的夜玄霜,这到底是喜还是忧?

    起床洗漱,下楼吃早餐,莫黎一个小包子两口干掉,然后发现一桌子的人都盯着她的嘴。

    怎么?吃得太猛了?吃相难看程度又有所上升?这也怪不了她啊,昨天光顾着和黄珊珊喝酒了,根本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肚子特别饿。

    夜玄霜干咳了一声,所有人都自动地捧起饭碗,开始认认真真地吃饭,只有顾俊一边夹菜一边斜着唇怪笑:“哎!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哟。”

    夜玄霜瞪了顾俊一眼:“你说什么?”

    顾俊装作被噎到的样子:“哎哟,你这冷冰冰的小眼神吓死我了,我说什么了?我说好猪终于学着拱白菜了,怎么?有问题吗?”

    夜玄霜夹了一个小笼包放到顾俊面前:“把你的嘴赶紧给我堵上。”

    莫黎一脸疑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夜玄霜急着转移她的注意力,就想起昨晚接到的一个电话,于是赶紧说道:“小黎,还记得我们救的那只小猫头鹰吗?”

    “嗯,怎么了?它不会死了吧。”莫黎瞪圆了眼睛,小猫头鹰的消息果然顺利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当时猫头鹰伤得太重,看上去似乎没有治愈的可能。

    夜玄霜连忙摇头,怕她一激动,再被小米粥呛到:“别怕,它住了这么久的医院,好不容易活过来了。”

    莫黎放了心,松了口气:“我们能去看它吗?”

    “我让医生把它放生了,想再看到它,就看有没有这个缘分了。”

    莫黎点了点头:“没死就好。”

    饭后,莫黎兴高采烈地上了夜玄霜的车,这可是夜玄霜第一次送她上学。

    到了学校门口,莫黎却舍不得下车,这一别起码有一周看不到夜玄霜,这让莫黎实在是有些怕了。

    “要不……搬回家去住吧。”夜玄霜看着莫黎的嘴唇,心里有一丝丝地痒。

    想着自己当初下定决心不成为主人的负担,莫黎坚定地摇了摇头:“搬来搬去的,还是太麻烦了。”

    因为贪恋和夜玄霜一起的时光,莫黎迟到了,迟到就迟到,她却在吴爽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疑惑。

    “怎么了?为什么那么看我?”莫黎一边从书包里拿出文具,一边瞄了眼旁边的吴爽。

    吴爽凑过来,在莫黎的耳边小声地说道:“你和男朋友进行得很激烈啊。”

    “什么?”莫黎没太听懂,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吴爽。

    “你的嘴唇都肿了,舌头一定也是又麻又痛吧?”吴爽一脸的神秘。

    吴爽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可是……莫黎现在就是这种又疼又麻的感觉,早上还特意问了夜玄霜,夜玄霜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说是喝醉了就会有些脱水,这是脱水的结果。

    难道夜玄霜在骗她?莫黎摸了摸自己肿涨的嘴唇,心里涌上一丝异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