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三十二章 求佛
    看着房门口高大的男人,莫黎揉了揉眼睛,确定这真的是夜玄霜以后,她突然有些想哭,咧着嘴喃喃道:“夜玄霜,终于看到你了。”

    夜玄霜脸上难掩疲惫,脚下却没有一丝停顿,风一样扑到莫黎的床前,手捏着莫黎的肩膀:“怎么样?你到底是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莫黎脸腾地一下子红了,能告诉他自己上课溜号,被老师吼还吞假牙套?主人花钱送她去上学,又不是让她去发呆的。

    门又响了一声,顾俊慢慢吞吞走了进来:“玄霜,我就说没大事,你非得马上订机票回来,也怪肖莹没把事说清楚……”

    莫黎抹了下眼角的泪,冲着顾俊招了招手:“顾妈,你也来了,我好想你们。”

    顾俊根本没想到莫黎还会叫他顾妈,这几天利用莫黎提供的追踪器,再加上那个神秘的山洞,他已经把事情查出了一些眉目,显然,自己是冤枉莫黎这小丫头了,难得她不记仇,倒让顾俊心里不大好受。

    顾俊走到莫黎床前,冲着莫黎唬着脸:“说吧,为什么吞我送你的牙套?”

    “啥?吞牙套?”夜玄霜有些糊涂了。

    莫黎把事情经过和他们说了一下,夜玄霜一脸懵圈,顾俊顺手打了一下莫黎的头:“这丫头真是饿死鬼托送的,连那东西都吃。”

    莫黎一脸气愤地盯着顾俊:“那东西?它可是你逼着我,硬放在我嘴里的,现在它还留在我肚子里不知道出不出得去,你还说风凉话。”

    顾俊挑眉一笑,看了夜玄霜一眼:“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牙套放你嘴里啊,你可以问问某人到底什么意思。”

    莫黎愣了愣,心里有了些猜测,不过她不太相信,也从来就没有想过,一向对她宠爱无度的主人,也会怀疑她?

    夜玄霜回看顾俊,然后拍了拍莫黎的头顶:“没事,等你出院了咱们再找顾俊算账,现在你安心睡觉。”

    说完,夜玄霜脱了外套,在莫黎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伸直了大长腿打了个哈欠:“今天不回去了,陪小黎住医院。”

    顾俊气道:“玄霜,这都几夜没睡了?要不你回去吧,我留下来陪小黎。”

    夜玄霜转了个身,背对着顾俊:“总给小黎弄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还不让她提前学英文,要不是你的决策错误,至于发生这样的事吗?你留下来我不放心。”

    顾俊气到无语,转身就走,莫黎在后面喊着:“顾妈,你还是带他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顾俊头也没回:“我要是能说动他,还生的什么气,你们这一大一小就犟吧。”

    门在顾俊身后关上,莫黎看着夜玄霜,他正微眯着眼睛揉搓着额头,于是莫黎向里面让了让,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夜玄霜会意地上了床,医院的床可不是专门给他设计的,床太短,躺在那里脚都快伸出床外去了,莫黎窝在他的腋窝里:“查到那个摩托车的主人了吗?”

    夜玄霜慢吞吞地睁开眼睛,声音里带着模糊的睡意:“查到了,也找到了你说的山洞,但是没惊动他们,放长线钓大鱼。”

    莫黎放心了,总算自己的功夫没白搭。

    夜玄霜顺手捻了一缕莫黎的发丝,拿在手上摆弄着:“其实,我从来没怀疑过你,虽然有那么多不利于你的证据,我也犹豫过,但打心里不相信你会是别人派到我身边的卧底。”

    “为什么?”莫黎看着夜玄霜,这些日子一直扭在一起的心,慢慢舒展开来,四肢百骸都极为舒服。

    夜玄霜想了一会儿,终于回道:“我也不知道……”

    莫黎不想再问了,“玄霜,你睡吧,我给你唱刚学会的歌。”

    “都会唱歌了?”夜玄霜一脸期待。

    莫黎酝酿一会儿,舔舔嘴唇唱道:“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我想我就快变了模样,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汤,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闭上眼看见天堂,那是藏着你笑的地方,我躲开无数个猎人的枪,赶走坟墓爬出的忧伤,为了你我变成狼人模样,为了你染上了疯狂,为了你穿上厚厚的伪装,为了你换了心肠。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愿意用几世换我们一世情缘,希望可以感动上天。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当我在踏过这条奈何桥之前,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嗯,不错,小丫头有天赋,一首老歌,挺有味道。”

    “夜玄霜,有一天我要是突然变成了野兽,你会不会嫌弃我?”

    “那要看你变成什么了。”

    “要是变成野狗?”

    夜玄霜转头看了莫黎一眼:“怎么会?”

    “要是变成一只猫呢?”

    “我养你养到长出九条猫尾。”

    医院的夜晚格外安静,两个人挤在小床上,谁都不说话,良久,夜玄霜伸手抚上莫黎盯着他看的那双大眼睛:“明天我告诉顾俊一声,他再也不会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你身上。”

    如果生病就能见到夜玄霜,莫黎宁愿自己百病缠身,可是夜玄霜是个商业帝国的王者,他不可能总是陪着莫黎,莫黎也不能贪婪到把他禁锢在身边,他们注定聚少离多。

    莫黎顺利地把牙套留在了医院的厕所里,她猜那个牙套里面,装着一套更先进的追踪设备吧。

    周末再回家,顾俊为她介绍了英文老师,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女人,从此莫黎再也没有周末,每次回到别墅必然课程从早上安排到天黑,林晨阳和外教轮番轰炸。

    莫黎跟顾俊抗议,顾俊冷声道:“赶紧把英文学好,不然上课再吞了别的东西,我担当不起。”

    “我知道错了,以后什么都不吞了!”莫黎有些歇斯底里,顾俊冷声道:“你说的我信?”

    “亏我还叫你顾妈。”莫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顾俊,他对莫黎如此不公平。

    “是啊,你叫我顾妈我还得谢谢你呗,我可警告你,在家里叫着玩儿我不和你计较,出了这个门儿你还这么叫,看我不揍你。”顾俊脸上的表情是认真的。

    “好,不叫还不行吗?听你的还不行吗?”莫黎撅起了嘴。

    “你说的,听我的?”顾俊确认了一下。

    莫黎用力点头,这个屋檐下,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顾妈,得罪他的日子简直不要太难过。

    “林晨阳的课,一周减一节,让你放松一下。”顾俊象是开了多大恩似的,一脸你得感谢我的样子。

    “一节课还不到一个小时,姓顾的,你不要欺人太甚。”莫黎怒道。

    “就欺负你了,你咬我?”顾俊理都不理莫黎,转身出去了。

    莫黎坐在那里,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