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二十三章 偷百合
    第二天,夜玄霜一大早就出门了,莫黎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到了晚上,仍然不见夜玄霜的影子,饭后散步消消食,顾俊叫了莫黎和林晨阳再战,莫黎搓了下鼻子,哼,怕你不成。

    没到三分钟,莫黎成功地从顾俊手里断了个球,虽然投篮没中,也是信心倍增。

    十分钟后,莫黎又断球,这次莫黎学得聪明一些,把球抛给林晨阳,林晨阳终是不负莫黎,潇洒一个三步篮,尘埃落定。

    顾俊站在那里,看着莫黎想了一会儿:“昨天晚上夜玄霜回来了?”

    “真没趣,就不能是我天赋异禀?”莫黎不服。

    “学会说话以后这嘴巴还真是利落,就凭你?”顾俊相信一定是夜玄霜深夜私传秘籍,也不觉得丢脸,把球扔给林晨阳:“上学的时候就是他手下败将,这么多年了,这小子还是那么厉害。”

    终于势均力敌,也勾起了顾俊的战意,球赛延长了半个小时。

    结束后,三个人边说边笑回别墅,平时这个时候都是李婶霸占电视追剧,没想到今天沙发里很意外的多了个人。

    夜玄霜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沉着张脸,眼角眉稍象是挂着霜,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嗅到空气里的异样,林晨阳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去了,顾俊脱了上衣,光着个膀子,站在那里拿上衣当扇子扇风,对着李婶的电视剧品头论足。

    自从那天看到夜玄霜暴戾的一面,莫黎心理多少有些阴影,看他一副火药桶快爆发的样子,偷偷贴着墙根上楼,溜回自己房间。

    莫黎洗了澡,想去厨房弄碗李婶做好的绿豆冰,到了楼梯口,才发现李婶已经回房睡觉去了,楼下只剩下夜玄霜和顾俊。

    “订婚?你看你脸上这苦大仇深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卖身,你到底想清楚了吗?那可是终身大事!”顾俊对夜玄霜的决定心存疑虑。

    “没办法,想把庄氏拿回来,只能靠雯雯了,再说雯雯也挺好的,娶了她不亏。”夜玄霜声音清淡,没有一丝波澜。

    “你啊……总是做不由心的事,不过既然你说了,我去帮你准备。”顾俊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头也没回地突然开口:“要把小黎送走吗?”

    夜玄霜许久没有回答,顾俊推门而去。

    ……

    大清早,顾俊敲莫黎的房门:“起来了,小黎,明天是玄霜妈妈的忌日,我要回老宅那边扫墓。”

    夜玄霜的妈妈?莫黎记得那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当初夜玄霜拾了莫黎,小心亦亦捧到她的面前,她那双和夜玄霜酷似的眼睛柔和地看着莫黎:“小可怜,谁这么狠心扔了你,来,抱抱……”

    妈妈亲手给莫黎缝制了一个软软的猫窝,那个窝一直陪莫黎到死的那一天。

    莫黎没想到的是,她已经死了,难怪再遇夜玄霜,他会一个人住在别墅。

    在莫黎的记忆里,夜玄霜的妈妈年轻又漂亮,他爸爸长年不在家,每次回来两个人不是小别胜新婚的甜蜜,而是摔盆子打碗地吵架,夜玄霜的妈妈身体不好,可是他爸爸打她的时候,硕大的拳头从来不吝啬。每到那时玄霜都会抱着莫黎躲在阁楼上……

    莫黎不知道当初两个人为什么要打架,那时她还是只猫,虽然主人间的冲突让她感到害怕,但她从来不追究其间的原因,更不想知道最后的结果。

    莫黎的眼睛又酸了,抹了一下,又是那种咸咸涩涩的液体,莫黎从自己床铺底下抽了张最厚最软的被子,卷好放进了一个背包里。

    莫黎跑出别墅,车子已经停在门口,顾俊看着莫黎的背包,有点奇怪地问:“小黎,你拿的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大一坨。”

    莫黎赶紧转身,紧紧地护着背包,顾俊却更加好奇,瞪着个眼睛向莫黎靠近,莫黎对着空中伸了伸爪子。

    “玄霜,你看这傻丫头,她瞎带东西不让我看,还吓唬我。”顾俊躲到一边,回头和夜玄霜告状。

    “人家女孩子的东西你也要看。”夜玄霜展开一份报纸,根本不想再理他。

    “顾总,还是快赶路吧,老宅那边路不好走,天黑就更麻烦了。”铁城打开后备箱,想从莫黎手里接过大背包。

    莫黎连忙把背包护好:“这个我自己拿。”

    莫黎开了车门,溜上后座,把背包放在自己脚下,为了不占更多的空间,免得夜玄霜也嫌弃她的大包包,她把两条腿塞在背包后面,尽量贴着车窗坐下。

    “七个小时的路程,会很累的。”夜玄霜无奈地看着莫黎。

    “不累。”莫黎赶紧摇头。

    中午,车子经过一座山庄,前面有十几亩的花海,后面是半倾的鱼塘,亭台楼阁,看着象拍古装戏的片场。

    夜玄霜下了车,立刻有人迎了上来:“夜先生,我们恭候多时了,您定的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请进吧。”

    看样子夜玄霜还是这里的老顾客。

    夜玄霜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他们一行人被带进了古香古色的小楼。

    这里客人不多,稀稀拉拉的三五桌,门对面的墙上一块大屏幕,音响设备一应俱全,大概会有人在这里组织会议。

    鱼是池塘里刚捞的,菜是自家园子里种的,厨师手艺不错,每道菜都是入口鲜香。

    莫黎第一次在吃饭的时候,表现得心不在焉。几口扒完一碗饭,丢了饭碗:“我饱了,去洗手间。”

    在夜玄霜疑惑的眼神下,莫黎一本正经地走出了雅间,回头看看没人跟过来,比猫还快地窜下了楼。

    莫黎在花田旁徘徊片刻,观察着周围没什么人,弯腰钻进花海,直奔事先瞄好的一大片百合。

    哈,果然一切顺利,莫黎左边一支,右边一支,前边一支,后边一支,怕把这片花海弄成斑秃,特意走几步摘几支,一直摘到自己的胳膊都抱不过来,才顺着花田边的水沟溜到停车场。

    刚才吃饭的时候,她故意坐在铁城旁边,这会儿偷了他的钥匙他都不知道。

    莫黎打开了后备箱,把百合花藏好,若无其事地回到饭厅。

    一进饭厅,莫黎发现夜玄霜他们正在看大屏幕,她脑子里想着半厢的百合,心里有些小雀跃,根本没注意到这几个人在看什么。

    到了桌子前,她才发现异样,夜玄霜象是硬板着那张脸,铁城似乎不敢看她,尽量表现得若无其事,顾俊表情格外古怪,还不停地揉搓自己的脸。

    夜玄霜放下手里的茶杯,一言不发地起身走人,莫黎表现得特别狗腿,寸步不离跟在后面。

    回到车上,夜玄霜顺手拿了本书,翻到书签位置接着看。

    莫黎有些累了,整个人无力地靠着车窗看风景,车子开得稳稳的,有一些困倦,整个脑子慢慢放空,冷不妨,夜玄霜低声问莫黎:“小黎,中午吃得那么少,你饿不?”

    “不饿。”莫黎摇了摇头,外面正经过一座高架桥。

    “庄园的花好看吗?”夜玄霜接着问。

    “好看。”平时夜玄霜没这么多废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莫黎的脑子继续放空,说话全凭意识。

    “那怎么不多摘一些?”

    “抱不动了。”莫黎回道。

    坐在副驾的顾俊象是再也忍不住了,抱着肚子哈哈笑了起来,连铁城这样的面瘫脸都难得地咧起嘴,莫黎看着夜玄霜,想了半天才想明白:“我偷花你都知道了?”

    顾俊乐得象只傻狗:“小黎,人家山庄前前后后装了多少摄像头你知道吗?还都是高清的,你偷花也专业一些啊,弯着腰就往里钻,当别人认不出你那屁股?山庄主人放在大屏幕上让我们看,你这脸可是丢到家了。”

    夜玄霜面色平静,也不说话,就不象顾俊这样子,句句都伤人,莫黎对着前面的椅子踹了一脚:“你闭嘴!”

    顾俊仍然乐得前仰后合:“这是本年度我遇到最有趣的笑话,够我笑一年的,哎哟,笑死我了。”

    莫黎脸黑了黑,怪不得这家伙刚才一直搓脸,原来是笑抽了。莫黎有点儿郁闷:“那……他们为什么不抓我?”

    顾俊又揉了揉笑酸的脸:“玄霜把钱都付好了,抓你干什么?”

    莫黎整个人瘫在了座椅上,这事办得是有点儿丢人。

    车子下了高速进入乡道,路颠簸得厉害,晃来晃去莫黎的眼皮有些支撑不住,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