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二十二章 学篮球
    顾俊请了工人清理院子里的杂草,莫黎发现期间散落着数目不少的野玫瑰,顾俊不无感慨地八卦起夜玄霜的事情。

    夜玄霜是个商业奇才,从打上高中,就开始自己赚钱,从网店到实体,一步步走到今天,并不是靠的夜家势力,最难得的是,并没因此耽误学业,年年是学校的优秀生代表。

    这别墅是夜玄霜自已买地皮建起来的,从设计到装修,都是他一个人的手笔,他还修了从山下到山上七八公里的公路,这条路几乎是他的专属,所以那天出现在公路上饥寒交迫的莫黎,也只能是被他捡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

    山坳中的这片平地,原本开满野玫瑰,开发的时候挖开了所有的地皮,如今那星星点点的嫣红,却还是顶着杂草钻了出来。

    出于对不屈不挠生命的一种尊重,莫黎急着将野玫瑰抢救出来,种到围墙下的松土之中,李婶和肖莹也加入了行动,别墅外的院子里一片忙碌。

    野玫瑰数量还真是不少,种着种着,绕到了后面的院子里,住了这么久,还真没注意到房后这个小院,红砖路,青石路基,正中有一块铺了绿色橡胶颗粒的小操场,支着个挺结实的铁架子。

    莫黎跑去问顾俊,那个架子是做什么的,他说是篮球架,夜玄霜有一段时间迷恋上了篮球,每晚都和顾俊在那里打上几场。

    顾俊去给工人结账,莫黎立刻缠上了林晨阳,问他什么叫篮球,那个东西莫黎从来都没见过。

    林晨阳耐心地解释,还在地上画了个篮球的模样,莫黎又央求他教自己篮球,林晨阳看了一眼晃晃悠悠走回来的顾俊,呶了呶嘴:“高手在那儿呢。”

    顾俊也是突然就被撩拔起了兴致,也没用莫黎怎么求,钻进车库里面的储藏间,找了好久,拎出两三个已经半瘪的篮球,于是当天晚上,三个人在球架那边闹了几个小时。

    猫对自己身体的掌控能力,几乎可以超越所有的动物,莫黎学这个倒也不难。

    很快,林晨阳就已经不是莫黎的对手,只有顾俊这个大神还无法突破,每次左突右攻一直拿不下,他总是可以潇洒地上篮。

    篮球是个很神奇的运动,莫黎没想到这东西可以上瘾,不知不觉,每天一个小时的篮球,成了他们三个晚饭后固定的节目。

    原来没有夜玄霜的日子,偶尔也是可以找到快乐,只是那种快乐,里面缺了一种感觉,叫做幸福……

    又是一个周末,白天顾俊没上班,睡足了觉,晚上精神特别足,莫黎和林晨阳一伙,大战顾俊三百回合,这小子竟然没落下风。

    篮球打足了两个小时,林晨阳累得躺在地上装死,顾俊也摆了摆手:“还真是老了,以前和玄霜打球的时候,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累,可以玩一整个下午。”

    顾俊扶着腰走了,林晨阳冲着莫黎伸出手:“走啊,实在是不行了啊。”

    莫黎倔强地摇头:“不,陪我练球,非把顾妈打趴下。”

    林晨阳抱拳:“大小姐,小生实在是体力不支,你给条生路吧。”

    无奈,莫黎只好放了他:“那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再玩一会儿。”

    自家后院,也没什么害怕的,只要莫黎肯放他一马,林晨阳跑都来不及,他丢下莫黎一个人在操场上跑来跑去,跳跃着把篮球一次次砸向篮筐。

    山风吹得更猛烈了,莫黎听到远处的小路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她停下运球的脚步,站直,侧耳听那声音……

    一只大手从莫黎怀里把球挖走:“防守的时候,你不能只看顾俊的动作,这老滑头的假动作出了名的骗人,你要盯住他手里的球,球的轨迹是不会骗人的。”

    夜玄霜轻轻巧巧地起跳,一个空心三分球落地,回眸,盯住了莫黎,莫黎宁愿不要看到那双星光灿烂的眼睛。

    “来啊,看能不能从我这里抢到球。”球在夜玄霜手里就象有了磁力,转来转去逃不出他的掌控。

    莫黎雄心勃勃,气势如虹,扑上去抢,上下左右转来转去总是对着他的背,别说抢球,摸都没摸过一次。

    真是气极了,窜起来,喵,莫黎双脚离地,整个人却扑到了夜玄霜宽阔的脊背上,都这样了,还是没摸到球,于是莫黎在他背上各种撒泼打滚。

    夜玄霜怕摔到她,半弯着身体,用一只手托住她,另一只手快速运球,几步来到篮下,伸长臂跃起,进球!

    喵……真是比顾大神还神的人,莫黎暗道,本猫精疲力竭,四肢瘫软无力。

    夜玄霜没有放下莫黎,轻声对她说:“太晚了,明天不许赖床,还有,林晨阳是花钱请来的老师,你们只能是雇佣关系。”

    莫黎伏在夜玄霜的背上,听着他胸腔的共鸣,两只胳膊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不放开。篮球被孤零零地抛在操场上,夜玄霜就这么背着莫黎回别墅,一路回了他的房间。

    其实……莫黎不懂什么叫雇佣关系,甚至还不会写这两个字,不过手机用了这么久,莫黎也学会了百度,在夜玄霜进浴室洗澡的这段时间,莫黎用手机查了一下:雇佣关系是指受雇人向雇佣人提供劳务,雇佣人支付相应报酬形成权利义务关系。

    莫黎想了很久,觉得夜玄霜的意思是在强调报酬这个事,他大概是在告诉莫黎,她和林晨阳之间的一切都只是建立在金钱之上,不付他钱了,这种关系会随之消失……

    其实,莫黎并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太过复杂,上辈子做猫的时候,她很孤僻,除了偶尔和主人呆在一起,更多的时候是独处,屋檐、房脊,她喜欢高高在上俯看众生。

    现在,没有主人的时候,莫黎的心变得空空荡荡,总是急着用什么东西填满,这或许就是当时林晨阳讲给她听,莫黎却一直弄不懂的词——孤独。

    莫黎苦笑,她和林晨阳是雇佣关系,那她和夜玄霜是什么关系?不再是主人和他的猫,也不是骨肉亲情,不是友情,更不会是爱情……

    当夜玄霜穿着深灰色的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时,就见莫黎抱着手机睡着了,他从莫黎手中抽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百度的内容,不由得勾唇微笑,看来小丫头对他的话听得还是挺认真的。

    伸手揽过一身汗臭的小丫头,皱着鼻子搂在怀中,这小家伙睡得太香甜,还真是不忍心弄醒她去洗澡,这些日子没了节奏欢快的小呼噜,夜晚太安静,他睡得一直不太踏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