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十二章 清水出妖孽
    有了这段插曲,屋子几个人都没有心情再吃午餐,等宝儿扔了垃圾回来,一屁股坐在椅子里,心情别提有多沮丧了。原本想恶心莫黎,没想到却加倍地恶心到了自己。

    午休的时间也很无聊,宝儿看到电脑暂停的画面,想着莫黎当时害怕的样子,于是又起了恶趣味,把音响的声音放大一些,接着看那部港产电影《凶猫》。

    莫黎也只是刚开始的时候过于专注,被这部电影的音效吓到了,现在接着看,倒也不觉得那些故弄玄虚的画面有什么可怕的,于是宝儿很失望地发现,莫黎看得津津有味儿,根本就不害怕。

    电影结束,宝儿没好气地把电脑关掉,莫黎终于明白一件事,人类对某些动物是恐惧加厌恶的,特别是不太寻常的动物,比如九条命的猫。

    莫黎自己也曾经有九条命,如今错投了人胎,也不知这事还算不算数,偷偷回身看了看自己的身后,一条尾巴都没有。看来九条命什么的,到了小乞丐这里,大概都成了扯淡。

    莫黎打定主意,以后只能把自己上辈子是猫这件事藏在心里了,不然的话,就算没人认为莫黎是妖怪,也会把她当成精神病,就算是夜玄霜,也不可能有什么例外。

    莫黎不打算再给可怜的宝儿添麻烦,她回到夜玄霜的办公室,在沙发里蜷着睡着了。

    等莫黎醒来已经是黄昏,夜玄霜正在专心工作,一页页翻看着面前的文件,指骨显得格外清晰,指尖在阳光下变成了半透明,他中午大概喝了酒,眼睛微微有些发红,衬衫领子扯开了一些,那样子说不出的……性感!

    捂脸,捂脸,莫黎不知道自己这辈子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猥琐,主人还是原来的主人,莫黎却不是原来清纯的小狸,脑子里想的东西已经超越了该有的范畴,难不成她已经这么变态……把主人当成公猫了?

    莫黎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清醒,一个翻身从沙发坐起来,身上滑下一件带着酒香的西装。

    “醒了?中午吃了什么?饱了吗?”夜玄霜把目光投向莫黎。

    主人刚刚还是莫黎脑子里臆想的对象,他这么一问,莫黎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坐在那里有点儿发呆,直愣愣地盯着主人,忘了收回目光。

    夜玄霜赶紧拿起文件挡住自己的脸:“不是说过了吗?不许这样看人,赶紧把你眼睛里的钩子收回去。”

    被夜玄霜提及午饭,莫黎才想起自己还什么都没吃,磨磨蹭蹭走到夜玄霜面前,慢悠悠地伸出了一只爪子,他走的时候不是答应过,要给莫黎带好吃的吗?

    “你还好意思要吃的?你乖了吗?我听说你把宝儿的手都抓出了血,过来!”夜玄霜看上去很生气,不过他的眼睛分明一点儿都没有气。

    莫黎自然地坐在叶玄霜腿旁空出的地方,看着他从抽屉里拿出指甲钳:“剪的时候不许动,不小心会剪到肉的。”

    莫黎干嘛要动,要是能永远坐在主人的旁边,拿棍子打她都不会动一下。

    夜玄霜仔细地给莫黎剪着指甲,声音低沉而温柔:“小黎,以后对宝儿要好一些,她是我爷爷好朋友的孙女,要是爷爷知道宝儿被欺负了,会不高兴的。”

    莫黎抬头看着夜玄霜,心里道,我对宝儿很好的,把自己很喜欢的肉肉都给她了,为什么还要说这些?

    虽然莫黎没说话,但夜玄霜在她的眼里看出了不解和委屈,于是长叹了一声,揉乱莫黎的长发:“好吧,我知道那些事都不怪你,不过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了你,千万记得要欺负回去,不然的话……”

    要是换夜玄霜出手,他怕压不住自己的火气。

    其实夜玄霜一回来,肖莹就把事情和他讲了一遍,尤其是宝儿手背上的血痕,听那描述整个手都废掉了一样,可夜玄霜至始至终没想过宝儿的伤有多严重,他只担心莫黎有没有受伤,在得知莫黎一切都好时,他竟然长舒了一口气。

    自己养的孩子,不占便宜就等于吃亏,夜玄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完全是个不讲道理的糊涂家长,尽管如此,却没有一丝心虚,勾唇淡淡一笑,拿了锉刀一点点把莫黎的指甲锉得光滑圆润。

    给她剪指甲,可不是因为担心小丫头挠人闯祸,夜玄霜只是怕她挠人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折断了自己的指甲。

    ……

    别墅里的人多了,自然不能再用钟点工打扫,第一天,夜玄霜带回个专门负责洗扫的女工;这里离着市区远,每天买菜买各种杂物不方便,第二天,夜玄霜又带来个负责采买的大哥;家里的粗活重活也相应多了起来,比如打扫院子,比如倾倒垃圾,比如各种搬搬抬抬,第三天,夜玄霜又带来个负责杂务的中年大叔……

    这下子人更多了,顾俊抽空把夜玄霜拉到一边:“玄霜,原本住在山里图个清静,现在这样子,你确定为个小丫头非要弄到这种程度?”

    夜玄霜淡淡地回了一句:“热热闹闹的不好吗?”

    顾俊皱眉:“人多了,安全问题如何解决?难道你忘了去年那件事?”

    去年真的很过分,竟然有人藏在实习生中暗杀夜玄霜,从那时起夜玄霜就很忌讳不熟悉的人在身边晃悠,可如今……

    夜玄霜没有回头,淡然地一句:“不会那么倒霉了。”

    顾俊站在那里看着夜玄霜远去的背影,当初是谁说人心复杂,一个人独处最好,就连顾俊也不让搬过来住,顾俊觉得面前这个人……一定是被莫黎蛊惑了,就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

    夜玄霜给莫黎安排的住处,就在自己的隔壁,可是……莫黎不喜欢,她只想睡主人的房间。

    这一次,夜玄霜却是认真的,看着他微怒的眼神,莫黎认怂,只好乖乖地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门关上的一刹那,夜玄霜长出了一口气,在风莫黎的面前保持君子风度,这是直接在拷问他的人性,欺负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不是夜玄霜能做得出来的事,他自认为自己是个有原则的男人,可有原则的男人也是男人啊。

    这一夜,夜玄霜把同一个梦做了无数次,就是他初见莫黎的那晚,半夜里在月光下掀开自己的黑色丝被……

    清水不一定出芙蓉,出来的也可能是妖孽,夜玄霜这辈子都无法忘掉,莹白的月光中,那具瓷器一般的身体到底有多美妙,有多妖娆。

    第二天早上,夜玄霜悄悄地丢掉了自己的床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