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十章 惹了祸
    夜玄霜正和李婶说话,楼梯上突然探出半个身子,顾俊脸色黑沉,把一个文件袋扔了下来:“给,这是傻丫头补好的户籍。”

    夜玄霜接过袋子,从里面抽出户口薄,翻着看了看,又拿出里面的一张身份证递给莫黎:“这个放好了,经常要用的,别弄丢了。”

    莫黎接过来,上面的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手艺还不错,莫黎把身份证放好。

    顾俊再次扔了个文件袋下来:“这是给傻丫头找的老师,你看满意不。”说完整个人缩回去,楼上响起搬东西的声音。

    看来这小子虽然不高兴,但已经想通了,被放了鸽子的事,算是认命了。

    夜玄霜把文件袋扔在沙发里,推了莫黎一下:“去,自己洗澡换衣服。”

    看着莫黎上楼,夜玄霜自己也去换了身家居服,再次出来的时候,顾俊已经安排好房间,两个人一起下了楼。

    在沙发里坐下来,夜玄霜开始翻看家教老师的简历,第一页就皱起了眉头:“怎么是男的?”

    顾俊刚从茶几上拿了李婶洗好的苹果,还没吃,立刻回嘴:“你也没说不让请男的啊。”

    夜玄霜继续翻了翻:“林晨阳,竟然是个大一的学生。”

    顾俊嚼着苹果:“傻丫头大字不识一个,你还请个教授吗?大一学生足够了,这小子是个学霸,实打实的理科状元。”

    “你亲戚?”夜玄霜声音带了些冷意。

    “我哪有这等亲戚,我们家的孩子都是高中毕业就进家族企业参与管理,大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混文凭,满满的铜臭,从无墨香。”

    这样的话被顾俊说得理直气壮,竟然没有半点儿难堪。

    夜玄霜看了顾俊一眼,想起全鱼港的事,揉了揉额角:“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只是……”夜玄霜顿住了,他说不出当时脑子里到底是个什么想法,直到现在,都没法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顾俊若有所思,他曾以为自己最了解夜玄霜,这个男人生在豪门,自幼和母亲被放逐乡下,直到八岁那年母亲去逝,才被夜父接回来一起生活,表面永远沉稳内敛,内心清冷寡欲,别看他平日里不温不火,可谁要是真惹火了他,可是个下得去手的人,不动则已,动则杀伐果断,直接置人于死地。

    可自从见到风莫黎,夜玄霜似乎变了,这种变化扑朔迷离,连顾俊都猜不到他心中的想法。

    不过,顾俊倒是不为难夜玄霜,没让他继续解释下去,摸了下鼻子,自嘲地笑笑,看来以后不能再每天贴着夜玄霜不放了,自己的夜生活也该回归到女友们身上去。

    于是顾俊把话题扯回家庭教师这件事上来:“林晨阳是我爸战友家的孩子,人家学的就是教书育人,是个当老师的料,出息着呐。”

    “好吧,给你个面子。”夜玄霜把简历扔在茶几上。

    “这么好说话?”顾俊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这小子……长得有点儿象我。”说完夜玄霜走了。

    顾俊连忙把简历拿起来,看着上面的二寸彩照,别说,还真是有点儿象,不过他还是不太明白这里面的逻辑,为什么长得象他,就可以给小黎当家庭教师?

    自恋狂。

    ……

    家庭教师还没有来,夜玄霜第二天仍然带着莫黎上班,有工作的时候,就任由莫黎缩在沙发一角看动画片,没工作就教莫黎学说话,练写字。

    莫黎手底下那些甲骨文渐渐进化成了汉字,也学会了诸如吃饭、睡觉、椅子、沙发等几十个词语的发音,不过仍然是音准不够,似乎整个发声器官年久失修,都有些僵硬了。

    上午十点,夜玄霜出门办事,这次不方便带莫黎,通过几天的观察,也知道莫黎不是个喜欢惹事的人,于是就直接把她交待给了肖莹,想想又不放心,回头嘱咐道:“小黎,你要听肖莹姐姐的话,如果你够乖,回来的时候我给你带好吃的。”

    莫黎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离开主人是件痛苦的事,但是自己要做一只懂事的猫,不能给主人添麻烦。

    肖莹领着莫黎回了她自己的办公室,她对莫黎倒是见怪不怪,可手下的一群小姑娘却立刻兴奋起来,昨天她们可都看明白了,因为莫黎的出现,夜总那不近女色的传说,已经土崩瓦解。

    几个年轻的女孩一边装模作样干活儿,一边用眼神瞄着莫黎,她们不太理解,夜玄霜也算是公众人物了,不但祖宗十八代会被扒得清清楚楚,身边就是养只猫,也逃不出众人的眼睛,平空就多出了个大活人,而且又整天带在身边,这就让吃瓜群众有些无法理解。

    被这么多人偷看,莫黎浑身的毛都快竖起来了,眼睛里暗光沉沉,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看来外形虽然是人,这性子,还是有些象猫。

    肖莹及时喝止那群无聊的小白领:“怎么?都不需要工作了?奖金都不要了?眼睛放到工作上去,不要没事东看西看。”

    小姑娘们个个伸舌头做鬼脸,也都把心思收回工作状态。

    “宝儿……”肖莹向一个矮个子女生招了招手:“你赶紧在电脑里找个东西给她看,只要有东西看,她是很听话的。”

    肖莹可是不止一次地看到,莫黎在办公室里乖巧地看动画片。

    门外有人叫肖莹,好象又有临时会议要开,肖莹匆匆走到门口,又突然站住了,回身嘱咐道:“宝儿,你就找那个叫什么猫的。”

    宝儿站在那里挠了挠脑袋:“什么猫?”肖莹已经嗒嗒地踩着高跟鞋走了,宝儿只好坐下来百度。

    结果,这家伙给莫黎弄了部港产老电影,《凶猫》,是个恐怖片。

    莫黎塞上耳机,看着看着,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这是猫吗?上辈子莫黎的身边可没有这样的猫。

    正害怕呢,身后突然探出个毛轰轰的小脑袋,吓得莫黎差一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回手就是一爪,宝儿手背被抓出了血痕。

    宝儿惊愕片刻,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背,坐在椅子里哭起来:“你属猫的啊,挠我干嘛?”

    宝儿刚才是想到莫黎桌子上找东西,结果一个不小心,被恐怖片吓得精神高度紧张的莫黎抓哭了。

    剩下的两个丫头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其中一个喃喃道:“这……这算是工伤吗?”

    一般情况下,猫是有些神经质的,突如其来的危险,会让它们有自然的反应,莫黎就是这种情况,她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只能怪宝儿自己运气差。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