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八章 放鸽子
    “你跟我来。”夜玄霜冲着莫黎招了招手,带着她回自己的办公室,身后传来吸气声,几个目瞪口呆的小文员,已经无法直视那一大一小和谐的背影了。

    夜玄霜直接坐进大班椅,腿挪了一下,旁边空出了一个不太大的位置,莫黎会意地挤在他的旁边,心里高兴,喉咙里差点儿响起呼噜声。

    夜玄霜伸手将莫黎圈在臂弯里,把一支签字笔塞在她的手心,抽了张a4纸,扶着莫黎的手在纸上写下三个字——风莫黎。

    “看到了?这是你的名字,自己写一遍。”

    莫黎照猫画虎,写得七扭八歪。

    “还算不错,”夜玄霜说得有些违心,纸上三个七扭八歪的甲骨文,“名字确实起得有些复杂,不太好写,再来一个……”夜玄霜继续握着莫黎的手,又写了三个字,“这是我的名字,夜玄霜,看着也不太简单,你慢慢练习就好。”

    莫黎用力点头,一笔一划写在纸上,夜玄霜伸头看着,嘴里念着:“横要平,竖要直……”声音在莫黎头顶悠然飘过,温热的呼吸让她的发丝微微颤抖,下午的阳光斜斜地打在夜玄霜和风莫黎的背上,桌子上映着两个叠在一起的剪影。

    剩下的时光,夜玄霜占据了大半的椅子,仍然认真翻看着文件,莫黎小小的一只,挤在他臂弯旁练字。

    夜玄霜每次不经意碰到旁边的莫黎,都会迎来她回头凝望,那认真的眉眼,回眸时暖暖的笑意,让几次想把她赶去沙发那边的夜玄霜都把话咽了回去,伸出大掌揉乱她的黑发,掌下软软的,毛绒绒的,象一只极为柔顺的小畜。

    原以为有这么个小东西个一直在旁边影响思绪,效率会很低下,却不知为何,桌上的文件最终见了底,压了几个月的工作,竟然在傍晚到来时干完了,这还真是出乎夜玄霜的意外。

    再看一旁的莫黎,写满的a4纸扔了一桌一地,随手拿起一张,倒是把那六个字写得有了点儿模样。

    夜玄霜心情难得如此愉悦,站起身来拍了拍莫黎的头顶:“干得漂亮!奖励你一顿大餐。”

    天色已暗,夜玄霜打发铁城回家,自己开车带着莫黎在街道上瞎转,转了没多会儿,眼前突然一亮,好久没吃全鱼港的水煮鱼了。

    车子很快驶出了市区,路旁的树渐渐多了起来,风里带着松柏的清香。

    “为什么不喜欢说话?”夜玄霜看了莫黎一眼。

    莫黎张了张嘴,很想回答,估计之前的小乞丐很难找到人交流,时间久了,语言功能有些障碍,她只觉得嗓子发紧,发不出半个音节来。

    “和我也不说?”夜玄霜单手随意握着方向盘上的黑色皮套,手指越发显得白晰纤长。

    莫黎有些急,自己怎么可能不喜欢和主人交流呢?她可是有一肚子话想对主人说,可是憋了半天,也没挤出个只言片语,还把自己弄了一头的汗。

    夜玄霜又看了莫黎一眼,眼神温柔,唇角带了笑意:“明白了,是说不出来,别急,只要嗓子没问题,总有一天你连歌都可以唱。”

    唱歌吗?莫黎会打呼噜。

    夜玄霜拧开音响,一个男人的声音和着晚风响起:“我躲开无数个猎人的枪,赶走坟墓爬出的忧伤,为了你我变成狼人模样,为了你染上了疯狂,为了你穿上厚厚的伪装,为了你换了心肠……”

    莫黎突然安静下来,上辈子她也听过各种音乐,因为那时是猫,感受不到旋律里令人迷醉的东西,此时此刻,她突然被歌声震撼了,为了你,穿上厚厚伪装,为了你……换了心肠,一首老到牙的歌,主人喜欢,莫黎也喜欢。

    车子到了郊外河畔,这里有家擅长做鱼的饭店,名叫全鱼港,夜玄霜尤其爱吃店里的水煮鱼,此时正是饭口,整个大厅坐得满满的,早就没了位置。

    店老板看到夜玄霜,立刻迎了上来:“哎哟,是夜总啊,可是好久没见您了,您看这都坐满了……”

    夜玄霜指了指饭店后门:“要不船上吃吧。”

    老板立刻笑了,要求包船的客人并不多,因为费用嘛,有点儿高。

    河边停着艘木船,个头儿不大,但船身平稳。船体没有过多装饰,四下里都露着原木的颜色和纹理,船头挑着一盏红色的大走马灯。

    刚在船中盘膝坐定,夜玄霜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顾俊打来的:“玄霜,你和那傻丫头跑哪儿去了?”

    夜玄霜一只手搭在船舷边,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声音在夜色里略显低沉:“吃饭。”

    顾俊带着委屈:“玄霜,我看你是彻底把哥们儿忘记了,吃饭这样的事都不叫上我。”

    “吃鱼,你不喜欢的。”夜玄霜无奈地安抚顾俊。

    “我怎么就不喜欢吃鱼了?”顾俊不服。

    “那就等你十分钟,你找不到我们,就不带你了。”说完夜玄霜不等顾俊再说什么,已经放下了电话。

    一桌子菜很快上齐,还沏了壶热茶,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站在船头,拿着竹篙准备撑船。

    面对一锅飘着香气的鱼,等上十分钟这种事,对于莫黎来说简直是非人的煎熬,莫黎就象中了毒,整个人软趴趴地瘫在了船上,好不容易找到夜玄霜的大腿,把头枕了上去,扯着他的手堵住了自己的鼻子。

    也只有主人的味道能与美味抗衡。

    走马灯在风中微微晃悠着,淡红色的光洒满船舱,莫黎的脸变成了嫩嫩的粉红色,一呼一吸间,温热留在夜玄霜的手上,认识不超过四十八小时,却象是认识了四十八年,夜玄霜丝毫不觉得莫黎举止轻浮,反倒带着无比的亲切。

    他不想把手抽出来,用另一只手捋着莫黎凌乱的长发安慰着:“就等他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就好。”

    刚好十分钟,远远的,顾俊飞快地跑过来,幸亏他离着不是很远,不然真的不能按时赶到。

    看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顾俊,夜玄霜突然发现这个好友有些碍眼,越是离得近了,心里却是有了些烦躁,于是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也该让这小子长长记性了,办公室里,早有对他俩某种取向的花边新闻,虽然夜玄霜不在乎,却不等于他可以任谣言发展。

    于是夜玄霜冲着撑船女孩打了个招呼,船悠悠离岸,顾俊停下来,一脸的悲怆,手指着远去的小船,却喘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莫黎的心波浪一样晃悠了一下,迅速爬起来:“可以吃鱼了?”

    夜玄霜递上了筷子,莫黎兴奋得小脸通红。

    看着顾俊越来越远,夜玄霜心中不安,这小子该不会寻死觅活地闹吧,着实麻烦,但……夜玄霜竟然不觉得后悔,似乎,他越来越喜欢和小丫头独处的时光。

    船儿悠悠,河水荡漾,漫天的星光为幕,莫黎鼓着腮,鼻尖上沁出细小的汗珠,此时就算是不吃,夜玄霜都觉得自己已经饱了,秀色可餐果然不是假的,他有些庆幸把顾俊扔在了河岸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