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猫 第二章 踹飞了
    小狸一边困惑着,一边努力适应那双人类的爪子,有着长长手指的爪子用起来灵活多了,能捧着面包,能抓着面包,甚至,还能用两根手指捏着面包。

    小狸愉快地吃完了面包,把牛奶也喝得干干净净,可是干瘪了那么久的肚子,还是有些饿得慌。

    这时小狸注意到小桌上还残留着一些面包屑,于是拧过脑袋,伸长舌头去舔桌子上的面包屑……浴室的门嘭的一声,她抬头看到主人一脸惊愕地站在门口,他是被她的动作吓到了吧,竟然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主人眉头皱得紧紧的,小狸傻笑着看他,他可真帅啊,就连皱眉的样子,都帅了她一鼻子猫血。

    主人瞪了她一眼,恨恨地说道:“真粗鲁!”然后把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在她面前晃了晃:“放在门外的沙发上了,暂时家里没有合适你的衣服,先穿这件吧。”话落,他转身又出去了。

    好吧,看来他是不打算给小狸洗澡了,小狸又不能一直泡在水里,于是她学着用自己这双人的爪子,把身上一堆烂布扯掉扔进垃圾桶。

    烂布扯开的时候,有个东西掉到了浴缸里,咚的一声砸在缸底,小狸伸手在水下摸了摸,捞出一块紫色的石头,石头接近椭圆形,表面滑腻,透着紫色的莹光,上端有个小孔,一根丝线穿在里面,石头表面有两个字,可是……小狸不识字,顺手把这东西放在了小桌上。

    上辈子主人常给它用一种草莓味道的沐浴露,小狸吸着鼻子四下里闻了闻,没有熟悉的草莓,只有一瓶薄荷。

    小狸实在是记不得这东西是怎么用的了,想了一会儿,倒了半瓶在水里,把自己整个浸在水中翻来覆去在浴缸里打滚,浴缸里的泡泡越来越多,简直是太有趣了。

    小狸在浴室里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用了半瓶沐浴露,半瓶洗发水,直到全身皮肤都露出了本色,结成疙瘩的头发也理顺了,才试着把水放掉,重新放了一盆清水把身体漂洗干净,做人的感觉还真不错。

    小狸四只爪子着地爬出浴缸,伸出爪子去拽衣架上那条大浴巾,浴巾不听话,怎么都不肯下来,她用力,再用力,哗啦一声,衣架倒了下来,上面挂着的毛巾、袜子全都掉到了浴盆里,眼看着浸湿了。

    好在浴巾还抓在小狸的手里,她把浴巾铺在地上,躺在上面滚来滚去,身上总算是干爽了一些,可是这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却还是一直在滴水。

    四下里看了看,所有能擦头发的都被她泡在浴缸里了,怎么办?

    小狸爬出浴室,看到了沙发上的蓝色衬衫,用她还不太熟练的人爪子,很费力地把衬衫包在了自己的头上。

    小狸寻着主人的味道爬上二楼,他住在一个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房间里。

    白的墙,白的地毯,白的柜子和白的床,黑的沙发,黑的窗帘,黑的床单和黑的丝被。

    小狸晃悠到床前,主人正在睡觉,她扒着床头看他,脸上带着迷恋。

    肌肉饱满的肩膀露在被子的外面,黑发软软地贴着额头,长长的眼睫在脸上映出一抹阴影,那姿势很撩人,不,很撩猫。

    小狸和上辈子一样,绕到他脚底下的地方,掀被钻了进去,贴着他的身体向上,最终到达他的臂弯,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喵……她枕着他的胳膊打起了呼噜。

    小狸睡得实在是太香了,自从上辈子死了以后,再也没在主人怀里呆过,这种感觉美妙得让她有些怀疑猫生。

    正美美地呼噜着,身上冷不丁一凉,小狸觉得整个猫被踹飞了,直接飞到了地板上,屁股先着地,有点儿疼,它喵的……

    抬头,主人一脸震怒,指着小狸吼道:“你有病啊,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给我滚!”

    主人真的生气了,小狸还记得主人生气时的样子,每次他爸爸打他妈妈,他都这样紧握着拳头,脸和脖子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那双黑沉的眼睛里燃烧着火苗。

    小狸彻底怂了,小心亦亦地爬出主人的房间,一个人缩在走廊一角,整个身体蜷成个团,脑袋搭在胳膊上,眼睛直直地盯着主人的房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主人的房门终于响了一声,小狸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门开了,主人用脸和肩膀夹着手机,一边和什么人聊着电话,一边走了出来,手里不停地抖着一套白色的运动装。

    小狸不敢直视主人,只用眼角可怜巴巴地瞄着他,直到他走到小狸面前,蹲下来,把运动装上衣披在了她的身上,裤子就扔在自己的脚边。

    主人对着手机说话:“你真的查清楚了?这女人不是他们派过来的?我就说嘛,要派也派个香喷喷的美女过来,这又酸又臭的是个什么鬼?”

    小狸心里暗道:“投错胎的冤鬼啊,可是小狸已经费了很大力气洗香香了。”

    电话那边问道:“你怎么遇到她的?”小狸的耳朵和当猫的时候一样灵,那头是个男人,他那慵懒的语调被小狸听了个清清楚楚。

    主人有些无奈:“不知道啊,完全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傻丫头,还以为她故意爬我的床,现在想明白了,其实就是个傻子,恐怕是冷了,才钻到我被子里来。”

    “玄霜,实在不行送警局啊,你又不是搞慈善的,难不成还养着她。”电话那边在吃东西,应该是水果,小狸听到了吮吸果汁的声音。

    主人咬了咬下唇:“看上去……有点儿可怜,是个傻子,又不会说话,不会两条腿走路,用爬的,瘦得象掏空了的皮口袋,就当养只猫吧。”

    小狸用热切的眼神注视着主人,他说的是她吗?她有这么狼狈?就是说主人肯继续养小狸了。

    主人把运动裤放在小狸的胳膊上:“呶,自己穿上。”

    小狸赶紧改成了坐在地毯上的姿势,拿起裤子,笨拙地往两条腿上套,两个裤腿不听话,怎么摆弄都会跑到一边来,小狸急出了一头的汗。

    主人眉头微拧,无奈地叹了口气,冲着手机说道:“连衣服都不会穿,这智商也就三岁,好了,电话我先挂了,先帮她穿上裤子再说。”

    电话那边一改刚才的慵懒,哇哇地大叫着:“夜玄霜,你不是说那丫头看上去十七八岁吗?连衣服都没穿,她还是光着的?喂……喂……”

    主人却已经挂断了手机。

    小狸知道了,主人的名字叫夜玄霜,小时候他妈妈一直喊他大宝,其实根本就没这么好听,小狸决定以后也叫他夜玄霜。

    一张俊脸越来越近,夜玄霜抬起了小狸的下巴,小狸在他眼睛里看到了星星:“你要记得,不能在外人面前露出你的身体,特别是男人,这是做女人最基本的原则。”

    小狸认真地点头,直勾勾地看着他好看的眉眼,他用另一只手按住了小狸的额头,自上而下,强迫她合上眼睛:“还要记得,不能这样盯着男人看,你的眼睛里有钩子,会诱*惑到别人。”

    小狸更用力地点头,只要你让小狸留在身边,说什么小狸都答应。

    见主人不说话,小狸就开始认真地和裤子较劲,两条腿终于顺利地套了进去,学着夜玄霜的样子站起来,裤腿太长,拖在地上象两个拖把。

    夜玄霜帮小狸把裤角挽了几下,露出一双洁白的赤脚。

    穿好了裤子,小狸对自己有了信心,衣服还是比较好穿的,小狸一次就成功地把两只胳膊分别套进了袖子,只是系拉链这件事情,又把小狸难住了。

    “我教你。”夜玄霜声音里带着几许温柔,小狸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很快小狸就学会了系拉链,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在夜玄霜的脸颊上,看到了一抹酡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