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二十六章 团练使(2)
    坐在一旁的高影疏明白安逸的意思,他是想带林牧之他们一众人等去成都县,却不知如何开口。因为只要安逸开口,林之是一定会答应的,但是他不想强行违背林牧之的心意,如果林牧之真的只是想给众弟兄一个安稳的生活。

    林牧之不解安逸的意思,说道:“安兄不妨直言。”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高影疏在一旁看着安逸,意有所指的道,

    安逸会心一笑的看着高影疏,如此的心有灵犀,知我者,影疏也。

    林牧之看着这眉目传情的二人,明白他们的意思,苦笑说道:“不瞒二位,之前也是想过带弟兄们去投军。但是这世道也并非乱世,哪有人会愿意要我们这些山匪。”

    有了林牧之这句话,安逸心里的这块石头就算是落地了,直言道:“那我就不妨直说了,承蒙蜀王举荐,出任团练使,明日前往成都复命,林兄可愿带兄弟们同往?”

    林牧之原本那古井一般的眼神中,似乎被安逸投入了一颗石子,激起一圈圈的涟漪,那涟漪闪着细碎的白光,在他的眼瞳中来回荡漾。

    “安兄此话当真?”林牧之站起身,一把抓住安逸的手臂,急切的问道,

    安逸笑着朝他点点头,

    林牧之的脸上眉头轻锁,内心好像在矛盾中踌躇着。他松开安逸的手臂,双手在身前摩挲着,踱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一堆堆篝火。忽然左手成掌,右手作拳狠狠的击打在上面,一转身,

    “好!明天我带着兄弟们一起去成都!”

    林牧之一直将三人送到巷子外的光亮处,安逸朝他拱拱手,示意他不必送太远了,问他道:“林兄当真不跟我们去鲟江楼?”

    “安兄且带着二位姑娘去,林某兄弟还在院子里简衣陋食,怎好自己去山珍海味。”林牧之朝着安逸摆摆手,推脱他的盛情好意。

    安逸听罢,也不好强留,“既如此,那我们就明天一早,准时在城门口见吧!”

    “林某一定准时到达。”

    从林牧之那里出来时,夜色已经渐渐深沉,高挂在夜空上的月亮,像一面新拭过的宝镜,照亮着他们前行的街道。这时候的华阳县,也就只有鲟江楼的酒客们还在享受着它夜晚的玉盘珍馐。

    “哟,安公子、安小姐您来啦,三位里面请。”

    茶博士将他们三人引上二楼,依旧坐在了上次安逸兄妹请江如月吃饭的那处临窗的座位。

    “照旧吧!”安逸笑着冲侍者吩咐道,侍者得令而去。

    “影疏姐,这个鲟江楼可是我们华阳县吃鱼最好的去处了,我们上次带江如月来,三条鱼他自己就吃了一条半。”

    安逸看着安欣兴致勃勃的给第一次来鲟江楼的高影疏介绍着,听到她提起江如月,突然想到自己答应他的事,想了一想,开口对安欣道:“欣儿,我有个事儿要问你。”

    安欣止住了嘴,看着安逸笑盈盈的脸,感觉他说话有些奇怪,

    “你觉得江如月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人挺好的啊,知书达理的。”

    安欣没明白安逸的意思,感觉自己哥哥怎么搞的像他不认识江如月一样?

    “我是说....”安逸一时不知道怎么说,这种事儿好像平时都是爹开口说的,突然让他这个哥哥提起,是有一些别扭。

    高影疏在一旁看着这两兄妹,捂着嘴轻笑着,

    安逸看高影疏光顾着笑,也不做声,佯怒的瞪了她一眼,一脸腼腆的对安欣道:“我的意思就是问你喜不喜欢他,你们俩有没有可能....”

    安欣一脸嫌弃的看着哥哥,“哥,你现在怎么跟爹一样关心起这个来了,我要是喜欢谁,自然会和你们说的。江如月,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种。”

    安逸对于父亲常常念叨安欣也是持一个反对态度的,自己仅仅只是代江如月问一句,怎么就被类比成安老爷子了。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过想来感情这种东西,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也强求不来。要怪就只能怪江如月这小子没福气了,等自己找个机会再去跟他说吧,原本还信誓旦旦的要帮江如月,没想到直接就被安欣给否决了。

    “那可是你们县里的那个捕头?”高影疏指着前面几桌的一个虎背熊腰的背影对安逸道。周云龙在上午的时候去安府里看过安逸,也顺道拜访安老爷子,当时安欣向她介绍过。

    安逸顺着高影疏手指的方向,转过身去看了看,前面有一桌食客,男的背宽厚如虎,腰粗壮似熊显得极其魁梧,应该就是周云龙无疑了。旁边坐着的一位熟罗长衫女子,应该就是他的夫人,原来安逸祖父府上的婢女云儿了,于是示意二女在此等候,自己去过打个招呼。

    他几步走到他们桌前,才看到周云龙夫妇的对面还坐着两个孩童,一男一女,俩孩子个子一般高,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脸盘,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黑油油的短头发,生得白白净净,浑圆得像冬天里堆成的小雪人。

    “周叔!云姨!”

    安逸上前冲周云龙拱了拱手,虽然周云龙夫妇都曾经是他祖父家里的下人,但是从小看着安逸兄妹长大,安逸也一直把他当亲人看待。

    “哎?真是巧合,公子也在这儿?”

    说着他站起身,虽说安逸一直没有把他们当下人,但是周云龙从来见到安逸两兄妹,都是把手一拱,叫一声公子小姐的。

    那女子看起来很年轻,很苗条,丰艳的脸上,施着脂粉,身上长衫的底色是白底大红花,却并不显得俗气,她也是笑盈盈的站起来,对安逸道:“公子多年不见,长的是越发的英俊了。”

    安逸听到夸赞,脸上也是荡漾着笑意,回道:“云姨多年不见,也还是如此秀丽。”

    周云龙用手敲了敲对面的饭桌,故意板着脸对着两个小家伙:“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叫人啊,爹在家怎么教你们的?”

    两个小娃娃冲着爹爹撇了撇嘴,很是委屈,奶声奶气的叫了声:“哥哥~”

    安逸看着这两个娃娃着实是可爱至极,周云龙故意板着的脸,也在稚嫩的声音这脱口而出的瞬间转化为了温暖的笑意,洋溢着这老来得子的幸福。

    “这次事情,在此多谢周叔协助了。”安逸朝周云龙拱了拱手,

    周云龙忙摆手道:“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安府的事就是我周云龙的事。早上我去拜访老爷的时候,公子还在昏睡着,不知现在可已无事了?”

    “让周叔惦念了,已经没事儿了。”

    “那就好那就好。”

    云儿看着二人在饭桌前站着互相攀谈着,连忙让侍者再多拿一份碗筷,招呼安逸坐下来一起吃。

    安逸推辞道:“多谢云姨好意,我带着妹妹和朋友一起来的,看到周叔在此只是来打个招呼,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子了。”

    说罢。就跟周云龙夫妇相互别过,回到自己的桌上。

    高影疏看到安逸回来,开口问道:“你可是打算邀他一起跟你去成都么?”

    安逸冲她笑了笑,说道:“本来过去的时候,是有这个打算的。周叔武艺精湛,又做了捕头多年,确实是个好帮手。但是看到他们一家四口尽享天伦,想想还是算了,何必去做那个恶人呢。”

    “几位的鱼来咯~”

    侍者抬着大大的铜锅,快步走过来,放在安逸他们三个的桌子上,

    “清江多味鱼,三位慢用!”

    安逸看这高影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尝尝吧,远道而来的客人,请先动筷。”

    高影疏莞尔一笑,将筷子伸向了铜锅.....安逸看着林牧之,他觉得这并不是林牧之真心向往的。但是他没有办法,带着几百号人下山,林牧之要为这些人的未来负责,这也是他这执拗性子的可爱之处。蜀王所安排的农田或许不是这些人最好的归宿,但却是在现下最实际的去处。

    “林兄觉得,背朝黄土面朝天的生活,一定要跟着你这个大哥才能有吗?”安逸意味深长的说道,

    进了院子,就看到林牧之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个个火堆旁,好像在吃着什么。他们看到林牧之过来,都纷纷站起身。林牧之冲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且坐下去吃,不必如此。

    安逸走过一个火堆旁,看到火堆上面挂着一个被火烤的漆黑的小坛子,里面咕嘟咕嘟的朝外冒着热气。他往坛子里面一看,煮的是一坛子浆糊状的东西,用鼻子闻了一闻,应该是某种野菜。

    林牧之带着安逸他们三人穿过院子,引他们进了里屋坐罢。安逸对林牧之还是有所了解的,他这个人是个很拗的人,对朋友是如此对事情也是如此。所以他宁愿自己带着弟兄们紧紧巴巴的过活,也不会去向安逸开口,恐怕安逸开口他也不会要。

    “林兄有什么打算?”

    林牧之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夜空,想了想道:“我想过了,就带弟兄们好好的做个农户,将来娶妻生子的,总好过刀口舔血的过日子,至少我们不用晚上睡觉的时候都睁一只眼,见到官军就躲了。”安欣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刚才被他那一张脸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高影疏含嗔道:“幸亏我们三人来这儿,要是铭尹在这儿,你这一吓他,非抬手给你几箭。”

    那可不,要是换了金铭尹在这儿,林牧之这鬼里鬼气的站在路中央,那他准把短弩拿出来先招呼几箭。安逸指了指外面的那些火堆,诧异地问林牧之道:“林兄,蜀王不是给你们安顿好了吗?你们怎么就吃这些?”

    林牧之苦笑道:“蜀王安排给了我们不少田地,明天的时候就带着弟兄们去城外拾掇拾掇,在哪儿安家落户。但是山寨里的粮食大部分都给了大军,我们留的不多,今晚暂住于此,就只能紧着点了。”

    “我说林兄,你这小院子可是守备森严啊。”安逸打趣道,

    林牧之笑了笑,回道:“兄弟莫要打趣,只是我们刚到此地,不怎么熟悉周围的情况,听说此地很是混乱,还是警惕一点好。”

    安逸一眼便认出了他,他刚才还道是哪个小蟊贼,没想到竟是林牧之,佯怒地道:“你可把我们两个姑娘吓坏了,好端端的,穿这一身打扮作甚。”

    林牧之冲安逸身后的二女拱拱手,表示歉意,说道:“着巷子昏暗,你们刚进来的时候我也看不清来人,还道是谁家的小少爷带着妻妾迷路了呢。后来看到安兄的模样才突发奇想捉弄兄弟一下,没想到殃及到二位姑娘,抱歉。”

    安逸听着妹妹对于刚才的事仍然心有怒意,不禁笑了笑,“影疏说,你和众弟兄被安置在了这里,所以过来看一看。”

    林牧之侧身一让,“那几位跟我来吧。”

    安逸他们三个跟着林牧之七拐八绕的走到一个稍大院落外面,破败的院墙脚下已经长满了绿色的青苔,院子里面可以看到隐隐的火光。门前两个清瘦的汉子看到林牧之来了,连忙推开院门,放几人进去。林牧之再次向二位姑娘施礼赔罪,然后问他们道:“几位可是来找我的?”

    安欣冲林牧之轻哼了一声,“这阴森森的地方,如果不是我哥来找你,谁会来啊?你可倒好,还没见面就送了我们一个毛烘烘的脸。”

    第二十六章·团练使(2)

    只见那“怪物”用手将面具摘下,露出了一副黝黑的面容,一道长长的疤痕从脖颈一直延伸到下颚,他怪笑着看着安逸。

    “林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