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二十三章 峰回路转
    不过现在也顾不了什么证据了,他跟金铭尹安顿好毛子,然后两个人猫着腰,穿行在浓密的山林里,朝哨塔的那个方向走去。

    此时竹取依旧站在林场的门前,看着这熊熊的大火。林场里的喊杀声和箭矢的破空声已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劈里啪啦”巨大的火焰烤烧木材的声音。

    “二叔,看样子,他们都死在里面了。”

    身后的刘衡指着林场里横七竖八的尸体,对竹取说道。

    竹取无奈的瞥了一眼自己的这个侄子,并没有答话,反而问他道:“你从老家来到这华阳县跟着我出来有三四年了吧?”

    刘衡不知道为什么竹取突然问这个,答道:“是的叔,已经有四年多了。”

    竹取的眼睛仍然没有离开大火中的林场,“老爷子马上就要去王京了,马上我也会坐上成都知府的位子,如果老爷子在王京顺利的话,那用不了多久,四川承宣布政使的乌纱也是竹某的。你也想弄个一官半职的,回去光宗耀祖吧?”

    刘衡腆着笑脸赶忙说道:“那可不,二叔,等您当了布政使,也给我弄个成都守备做一做。”

    竹取转过头,眼神冷冷的盯着刘衡,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那你就机灵点,做事多动动脑子。我交代给你的任何事情,没有亲眼看到结果之前,都不要妄下定论,这不仅会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了我,你听懂了吗?”

    刘衡听着竹取的话,再看看他的眼神,感觉自己一下子置身在数九寒冬寒冬一样,也不敢多说,只能唯唯诺诺的应承着。

    “什么人?”

    身旁的一名穿着夜行衣的侍卫突然冲着黑暗中的红木林一声大喝。

    “嗖~”

    回应他的是一抹寒光,

    “噗~”

    寒光带着入肉的声音 插在了那侍卫的头顶,侍卫眼中瞬间失去了生机,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保护大人!”

    刘衡飞快的从腰间抽出侉刀,带着几名黑衣侍卫护在竹取的身前。周围的兵丁应声回过身来,冲着不远处的黑暗中射出一枝枝利箭。

    那箭头上本来就沾着火油带着火焰,钉在树干上虽不至于引燃树木,却像一个个小火把一样,把安逸和金铭尹的身影照了出来。

    安逸和金铭尹凭借着射速的优势快速的回击着,如雨点一般的短箭不断地倾泻而出,反倒是竹取这边的兵丁不断地有人应声而倒。刘衡见情况不妙,一边招呼着围墙上的差役和兵丁支援过来,一边拥簇这竹取不断地后撤。

    刘衡护着竹取一直退到哨塔的下面,从四周不断赶来的兵丁才堪堪顶住这两把火力全开的短弩的威力。他们逐渐形成一个半圆的包围圈,一步步的向安逸他们所在的那篇红木林逼近过来。

    “逸哥,箭快用光了。”

    金铭尹一边回击着逐渐围上来的兵丁,一边冲安逸说道,:“我们回去带着毛子往树林里走吧,这天本就黑,他们这些人不可能抓到我们的。”

    “嗖~”

    安逸一箭射翻了一个打算从侧面围上来的兵丁,回应道:“我们今天要是跑了,明天全成都府的街道上就会贴满抓捕我们的通缉令。”

    现如今这种情况,他们只有拿住竹取,甚至哪怕是射杀竹取,主动权也都会在他们这边。只要安逸他们被格杀当场或者夺路而逃,那么凭借竹取的政治影响力,一定会如安逸所说,他们就会被朝廷通缉,华阳县的安致远和安欣即刻就会被下狱,到时候就算是蜀王有心救他们,也是毫无办法的,毕竟大战在即,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只凭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的只言片语,朝廷是不会对竹取定罪的。所以他们没有选择,只能殊死一搏。

    渐渐的,安逸和金铭尹的箭匣里都已经见底儿了,一开始倾泻而出的箭雨也变得稀稀散散。刘衡看到他们的攻势减弱,知道他们是没有箭矢了,他朝着正在缓步围上去的兵丁喊道:“他们已经没有箭了,快!围上去,击杀乱贼者,赏银五十两!”

    听了这话,这些兵丁像打了鸡血一样,红着眼,仿佛树林里的安逸和金铭尹根本就不是两个人,而是两堆白花花的银子。

    金铭尹见状,从靴子里拔出匕首,站在安逸的身前,已经准备跟他们做最后的抗争了。安逸将最后一直箭矢射出,看了看箭匣已是空空如也,他把短弩丢在地上,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包围圈,哂笑着,哎呀,棋差一招啊。

    “山坳里的人速速放下武器!”

    一道声若洪钟的声音从高坡上传来,回荡在山坳,雄厚的声色在安逸听起来就好像美妙的乐章,余音不绝。

    安逸朝着喊声处望去,看到高坡上一时间火把无数,站满了骑着战马的人影。

    “在下奋威营千户赵凌风,奉蜀王之命前来捉拿乱贼,山下的人速速停止抵抗,如有不从者,视为乱贼,就地格杀!”

    金铭尹看着为首一人,高头骏马立于山前,激动的眼泪都要下来了,赶忙对一旁的安逸道:“逸哥,看!是奋威营的骑兵来了!”

    安逸看着赵千户的身影和风中猎猎作响“夏”字大旗,笑了笑对金铭尹道:“看来,是如月救了咱们啊。”金铭尹点点头,他知道听安逸的准没错。

    三个人艰难的爬过铁栅栏然后穿过通道,从另一端跑了出来。安逸出了通道后几步爬上高坡,回头往林场的方向看去,发现战斗还在继续,只不过场地里面已经近乎一片火海了。竹取这厮带着沾着火油的弓箭来,就是要把龙安林场这儿的证据全部付之一炬。

    “嗖!”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感觉到喉咙一甜,正在喊话的嘴里已经涌出了鲜血。他低头一看,一枝明晃晃的箭矢从他的咽喉下面伸出来,强劲的力道贯穿咽喉,带着双目圆瞪,瞳孔渐渐涣散的林墨轩一起载倒在了大车上。

    “大...大人....”尽管安逸三人跑的很快,但是还是没有完全躲得过漫天的剑雨,毛子的胳膊上和腿上中了两箭,金铭尹的肩膀也被划伤,安逸的脸上也挂了彩,三个人在通道里喘着粗气。

    “逸哥,现在怎么办?”

    安逸重重的喘着气,他本就是个不喜动的人,这两天基本都没有休息好,刚才又这么一顿猛跑,感觉自己快道极限了,对金铭尹说道:“毛子是走不了, 我们从通道的另一头出去,把他带到山林里,那边暂时安全。你跟我,拿着这两把短弩,我们想办法从林子里绕道哨塔那边去,想办法控制竹取,给他们制造点混乱也行。竹取这边一乱,这些差役和兵丁根本就是乌合之众。”竹取放肆的大笑着,他捂着因为肥胖而乱颤的肚子,好像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把手扶在刘衡的肩膀,勉强着直起腰来,从怀里掏出一帕方巾,一边擦着脸一边低声自语道:“说什么王法。”

    猛地,他收住了笑脸,用那锐利的三角眼,狠狠的看向安逸,“王法?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王法!”

    竹取面无表情的冲着四周的兵丁和差役朗声说道:“本官接到举报,华阳县丞林墨轩伙同本县富商之子安逸,贪赃枉法,中饱私囊在先,私通辽国,倒卖官粮在后。依照我大夏朝律法,此乃谋反大罪!本县依律将这些乱贼就地正法,放箭!”老县丞到死都没能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生勤勤恳恳,对上官恭恭敬敬,对朝廷恭恭敬敬,对每一个人都是恭恭敬敬的践行他心里的礼法,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林场里民兵还是要稍好一点,毕竟手里都拿着短弩,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短弩反而有着射速的优势,但是对于围墙外矮坡上的人,就鞭长莫及了。他们借助木堆,躲避着围墙上和矮坡上射来的箭矢,并实时予以还击,虽然在人数的劣势下也是死伤惨重,也还不至于与被随意宰杀。

    林墨轩和他带来的护送木材车队的差役,手里拿的都是胯刀,这些人万万也没想到,刚才还在跟着县丞“宣扬国威”,这下就被竹取把他们当乱贼一起收拾了,以至于他们连刀的没拔出来,就被一枝枝破空而来的箭矢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县丞林墨轩更是死到临头还不明所以,仍然天真的以为竹大人可能是误会了。他拖着一条中了两箭的残腿,艰难的爬到大车上,冲着竹取喊道:“竹大...大人,我....我是林墨轩啊.....您....您不认....”

    安逸看了看周围的一圈子人,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被团团围住了,原来竹取今天本就是来杀西域人灭口,然后拿林县丞当这替罪羊的。没想到,碰巧让自己误打误撞的卷了进去。他眼睛不停的四处飘着,快速的思索着如何躲开竹取的这第一轮箭雨,留的性命才能再做打算。他冷声对竹取道:“竹大人好手段,盗售官粮,中饱私囊,徇私枉法,擅杀宋忠,现在又谋害同僚,你真当大夏朝是没有王法了吗?”

    “哈哈哈哈哈....”

    安逸是早有准备的,他知道竹取是会放箭,先前数落竹取的罪名,不过也是给自己争取点时间来寻找出路。

    竹取这一声令下还未完全出口,安逸就拉着身后的金铭尹和毛子,朝围墙下他们来时那个通道里拼命跑。

    被安逸这一拉,金铭尹和毛子哪还能返不过省来?两人跟着安逸身后,把这手里的短弩端着对着围墙上就是一通乱射。黑夜之下又是慌忙奔命之中,准头肯定是没有的,但是他们俩这一射,通道围墙上这一小撮人就没法那么从容地装填箭矢,也是变相的为他们三个人赢得了时间。“嗖嗖嗖.....”

    随着竹取一声令下,阵阵弓弦声不绝于耳,一时间林场内是箭如雨下。

    第二十三章·峰回路转

    金铭尹和毛子两个人很是慌张,端着两把短弩,一会儿对着竹取,一会儿又指着周围的兵丁和差役。

    林墨轩这时候有点不知所措,他看着两边,哼哼唧唧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竹大人,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