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二十二章 人赃并获
    说罢,江如月便急匆匆的向城外跑去,把周云龙一个人留在原地。周云龙待在原地想了想,然后对身边的捕快说道:“去!把所有弟兄都给我叫来!”

    -----------------------------

    子时

    林县丞带着红木车队距离龙安林场还有还有三五里的样子,远远的已经看到了林场的哨塔。他在马上颠簸了一天,胃里现在是翻江倒海,但是仍然没有放下手里那个从今天早上开始不知道翻了多少遍的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小子,一边看嘴里还一边念叨着:“大夏堂堂天朝,富有四海......”

    林场这边,安逸已经准备妥当,他换上了西域人的那套装束,在林场里朝远处张望着。身后的两个人,一个是金铭尹,一个是毛子。他俩特地换上守卫的衣服,拿着弩箭藏在身后,双手背后的站在安逸后面。

    场地中间的一个个木堆处,也早已经布置好了埋伏,只等待安逸的号令一下,就弓弩手齐出将他们团团围住。竹取束手就擒还好,如果打算负隅顽抗,就乱箭齐发将他就地正法!

    “逸哥,他们来了。”

    金铭尹远远的看到有零星的火光出现在了黑夜里,渐渐的变成一个个火把。整个车队前面是几名差役拉着用小车盛装的木材,中间夹着一辆大车,最后跟着一匹黑色的老马,上面坐着个带着乌纱的人影。

    林场门前,在安逸的特别嘱咐下,只在哨塔下面插了两个火把,从林墨轩的方向朝林场里面看,只能看到门口和哨塔上有光亮,以及林场里面的三道黑影,看不清具体的人脸。

    他轻哼一声:“这些个蛮夷,连个基本的礼数都不懂。”

    车队缓缓的开进林场里,先行的小车进来后迅速的被推到一旁,给后面的大车闪开一条道儿。林墨轩骑在高头大马上,故意放缓了马速,慢悠悠的骑着马走在最后,把“天朝”的派头摆个十足。

    随着车队的进入,渐渐将安逸三人周围的黑暗驱散了一些,安逸他并不想那么快被竹取认出来,还是很想知道这位七品知县大老爷这面具下面的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面孔。于是他借着假装查看红木的样子,又往黑影里走了走。

    林墨轩的这匹马林中漫步一样,终于溜达到了哨塔的下面。他看了看哨塔上的守卫,又看看黑暗中正在查看红木的“西域商人”,朗声道:“奉华阳县令竹大人之命,华阳县丞林墨轩前来与尔等商议收售红木之事,本官已至此多时,无人相迎,敢问是何道理?”

    正在黑暗中“仔细”查看木材的安逸一听,他脑袋里“嗡~”的一声,感觉整个人被人套在一口大钟里,外面有人用撞钟狠狠的敲了一下,三魂七魄都被震出了躯壳。

    谁?县丞?竹取呢?

    安逸赶忙两个箭步冲出黑暗,远远的,他看到那马上的人影瘦瘦高高,哪里有半点竹取那肥硕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今天截获的信函,不是竹取约那西域客商见面的吗?

    一边想着,心里一着急,没留神脚下,被一根残木绊了个踉跄,一步没踩稳,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林墨轩气定神闲的坐在老马上捋着他下巴上那一小撮胡须,他看到“西域客商”老远就跪在地上“行礼,他感受到十分的受用,认为对方是畏惧了天朝上国之威。他坐在马上,双手做了一个托举的动作,嘴里道:“阁下请起,莫要客气。”又把这天朝官员的宽容大度演了个十足。

    安逸这便本就着急的每个头绪,哪管林墨轩自己在马上演的起劲儿。他爬起来快步走到马上,拽着林墨轩着老马的缰绳,把这老马拽了个金鸡点头,马背上的林墨轩一时没坐稳,赶忙身体前倾,用手扶助马脖子,

    “哎呀,你太粗鲁了。”

    这下安逸可是看着真切,哪有什么竹取,马上的人是华阳县丞林墨轩!

    林墨轩在华阳县这么久,自然人认得安府的大公子,他疑惑道:“安公子?你怎么在儿?莫非你就是竹大人所说的客商?你什么时候做起了木材生意?”

    安逸心说这事儿林墨轩也有参与?难道自己弄错了,难不成他真的是来运送红木的?他用手一指金铭尹,说道;“铭尹,快看看这木头里面有没有米。”

    金铭尹拿过一把斧子,对着旁边小车上的木头就是一斧。斧子深深地扎进红木里,他左右扭动着斧子,用力将红木上砍出的缝隙扩大。

    这马上的林墨轩见状翻身下马,他质问安逸道:“安公子,你这还没有支付银两,怎么能随便砍我的木材。住手!快住手!”说着,他就要过去制止正在挥动斧子的金铭尹,

    随着红木上裂缝的不断扩大,里面藏着的稻米也终于像小瀑布似的,哗哗的往地上流。

    林墨轩见状大惊,他就再是个榆木脑袋,也知道这木头里面藏着的米不该出现在这儿,“这这这....这竹大人让我送的是红木,里面怎么会有米呢?”

    安逸一听这话心道坏事了,敢情这林墨轩也是个蒙在鼓里的主儿,坏了,中了竹取这老狗的奸计了。他们俩一个是朝廷的县丞,一个是富商的公子,同时出现在这现场,虽有百口,也难辨这盗售官粮的罪过了,这本来打算抓竹取个人赃并获,现在恐怕自己已经被人赃并获了。他忙问道:“林县丞,竹取呢?”

    “哈哈哈哈哈,安公子可是在找竹某?”

    忽然间,黑夜中传来了竹取透着寒意的笑声。

    “嗖嗖~”

    伴随着笑声,两支箭矢划破黑暗冲着箭楼上的民兵射去。两个民兵还未来得及反应,就闷哼一声,一头栽了下来,没了生气。

    一时间,围墙四周和外围的低坡上站满了拿着火把的差役和兵丁,他们手里张弓搭箭对着林场内,箭头上还燃着火苗。

    “嗖嗖嗖~”

    又是几箭,带着火苗的箭矢射在场地里的几座木堆上,这秋季本就干燥,木堆上的枯枝败叶一遇到明火,“腾~”的一下就着起来了,火焰飞起的老高,舔食着黑夜的天空,一下子就照亮了整个林场。竹取一脸奸笑的从哨塔前面的黑暗中走出来,看着安逸和林墨轩等人。身后跟着几个穿着夜行衣的人,为首的一个正是那刘衡。

    林场中原本埋伏在木堆后的民兵见状也是尽数起初,将手里的短弩朝着周围的兵丁,双方对峙着,但是人数上竹取几乎是一边倒的优势。

    刘衡得意的瞥了一眼安逸,在竹取的耳边低声道:“二叔,没想到今晚还有意外收获。”

    竹取冷冷的笑了两声,对安逸说道:“安公子,竹某与你无冤无仇。今晚本是竹某料理自己的事,你放着好好的富家公子不做,非要来掺和,那可就怪不得我心狠了。如果你还有来世,千万记得少多管闲事!”“那可如何是好?要不我带着弟兄们现在赶过去?”周云龙一听,也着急起来。

    江如月猛的停住了脚步,双手捂着脸,深呼了两口气,渐渐地控制自己冷静了下来,他对周云龙说道:“周捕头,这样,你现在赶往龙安林场肯定是来不及了。我们分头行动,我去军营去找蜀王,告诉他情况,尽量说动他调大军往林场的方向去。华阳县这边周捕头就留守吧,你把县牢里那个仵作也带到县衙里,日后也是人证之一。还有安府那边只有安伯父父女两个,我们都走了,万一竹取有所企图,总归是不放心的。”

    周云龙还没待他说完,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四周看了看,拉着江如月转到后街,说道:“刘衡说是蜀王晚上要攻山,竹取让他带人去壮壮声势。”

    江如月听后,眉头一锁,说道:“这怎么可能,这山匪本就在九龙山上经营已久,熟悉山路。蜀王大军远道而来,选择个夜里发动进攻,这不是自讨苦吃?”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江如月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件事,“上午出去的那个县丞回来了没有?”没过多一会儿,派往城外的那个捕快,就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向周云龙说道:“周捕头,城外府仓的弟兄说,林县丞上午从蜀王大营回来,就带着一队车队满载红木向北而去。”

    “哎呀!祸事了!”旁边的江如月听完一阵懊恼,用手使劲的拍着脑门。他想到竹取可能会做出一些毁灭证据的举动,所以他一直盯着县衙进出的人员,没想到竹取比他想的更加狠毒,这个时候派县丞押着红木而去,那就是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打算今晚将两边杀个干净,然后把所有罪证嫁祸给县丞。

    “安兄还在龙安林场,刚才刘衡带出去的人,一定也是去了龙安林场,安兄身边就那几十个民兵,要有危险啊!”江如月一时间有些着急,锁着眉头,来来回回的不停踱步。“刘大人!”

    这刘衡刚把人数点齐,正打算打起官腔,训两句话,就听到身后传来周云龙的声音。心中暗道晦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他转过头,变出一副笑脸道:“哎呦,周捕头,可是找我有事?”

    周云龙朝他拱了拱手,故作惊讶道:“没事没事,刚好路过县衙,刘大人这是要.....”他指着院子里这些人,周云龙被他这么突然一问,也记不太清楚了,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县衙周围将会出现的“信使”身上,没有过多关注县丞。

    “我立刻派人去看看。”说罢,他叫过两个捕快,分别去往县衙里和城外打探动向。

    周云龙见到他们走远了,也快步走出县衙。

    县衙外的江如月见到他走了出来,赶忙迎上去,冲他道:“周捕头,刚才那队人马是?”

    “周捕头,你看县衙里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把所有的衙役和兵丁都集中在一起,晚上是要有什么动作吗?”

    周云龙朝府门里看了看,也是一头雾水,如果县衙有差事,那么没理由不通知他和手下的捕快的。越想越想不通,他对江如月说道:“你且在这盯着,别让他们发现,我进去问问看。”说着,他带着两个小捕快,冲衙门里走了进去。

    刘衡赶忙冲他摆摆手,说道:“这个不必,周捕头身系百姓安危,竹大人说了,到时候难免有流窜的山匪混进县城来,要捕头您好生防范呢。”

    周云龙应承道:“请转告竹大人,周某在此,定不让山匪放肆。”

    “那便好,那便好,那个......那我们就先行前往了,周捕头您请便。”说着,刘衡朝周云龙拱拱手,带着这一百来号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县衙,朝城外走去。“哦,你说他们呀,嗨~今晚蜀王要对山匪有所行动,竹大人觉得我们作为华阳县本地的府衙要配合才是,这不,让我点上这些弟兄,去壮壮声势。”刘衡打了个哈哈,对周云龙说道。

    “那可需要我带上弟兄一块儿前去?”

    第二十二章·人赃并获

    江如月和周云龙在县衙周围转了一天,也没有看到所谓信使的半个影子。县衙这一天都出奇的安静,除了值守的差役,更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除了上午的时候林县丞急匆匆的乘轿而去,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人进出。

    一直到下午时分,江如月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他透过县衙外敞的府们,看到县衙里突然热闹起来,刘衡把除了必要岗位值守的人员之外,几乎所有的差役和兵丁都集中了起来在院子里,,密密麻麻的站了将近一百号人,似乎是要有所行动。他赶紧找来一旁的周云龙问个究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