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二十章 死局
    金铭尹冲他摆摆手,“没事没事,只是被箭矢划伤了。”

    安逸两只手分别拍着他们俩人的肩膀,“干的漂亮,你这个短弩果真是厉害。”

    听到别人夸他的短弩,全然就忘记了刚才火辣辣的疼痛,一脸神气的说道:“那可不,他换箭的功夫,我这十二三枝短箭就射出去,就是个神仙,也能给他穿成蜂窝。”

    安逸心说这小子还真不禁夸,不过以后让他多接触这些玩意儿,说不定能搞个什么新的研究出来。一边想着,他一边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影,但是之前那个守卫说是应该有木工在这,便对金铭尹道:“铭尹,四处看看,那个西域人和不少林工应该在这里。”

    金铭尹答应着,带着几个民兵私下搜查起来。

    安逸自己来到场地上这些木材堆前,仔细的看着这些木头。这些木材确实是红木,而且看起来完好无损,并没有中间被掏空的样子,难道这林场根本就是收木材的地方?不可能,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这么大一个林场,没有几个人影不说,一个做红木营生的商人,外面按插那么多守卫干什么?

    想着,他从地上捡起一把斧子,朝着面前这跟木头,狠狠的批了下去。这斧子在地上放置多日,本就锈蚀不堪,这红木上面又都长满了青苔。斧子往上一劈,没有定住,反而被滑开,砍向了两根红木的缝里。

    “叮~”

    安逸感到虎口有些麻麻的,听着声音应该是砍在金属上了。这朽木上面怎么会有金属?他赶紧三两下把周围的朽木砍开,发现一根粗壮的钢钉露了出来,连接在两个朽木之间。再冲里面一看,里面根本就没有木头,黑洞洞的居然是空的。

    也就是说,这场地上看似一个个堆成小山一样的木材堆,只有上面一层朽木,是靠着钢钉接起来的!那这座“小山”的两侧就应该是可以进去的。安逸围着这木堆转了一圈,果然在木堆的侧面找到了一个大概两三人高,三五人那么宽的门,他用斧子砸开门锁,双手用力将这扇门推开,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这门是使用几个厚薄不一的木材片构成,如果这个门一关,站在远处不管从哪个方向看,这都是一堆名副其实的四川红木。透过射进来的阳光,安逸发现里面堆得满满当当的麻布口袋,还有旁边成堆的被一分两半的空心木桩。

    他快步上前,用斧子把麻袋划开了一个口子,里面金灿灿的颗粒就撒了出来,粮食!

    “果然,就知道这儿不是什么正经地方。”安逸自言自语道,不过这林场真是狡猾,外面满是守卫不说,就算到里面来搜查,远远看着也很难发现什么端倪。更何况,这龙安林场本就在四川境内,四川承宣布政使就是竹取的父亲,有了这层关系,谁会自讨没趣来查这林场?

    “逸哥!”

    外面传来了金铭尹的喊声,安逸忙走出去。金铭尹看到安逸从这木堆中走出来,一脸诧异,“这是......”

    安逸笑了笑,说道:“叫我何事?”

    “逸哥,我们抓了几个木工,还有那个西域人!”

    这下可好了,那个家伙一定知道不少内情,他对金铭尹道:“走,带我去看看。”

    安逸跟着金铭尹走到哨塔下,看到几个民兵拿个短弩,对着几个光着膀子,蹲在地上的人,还不时的呵斥着。其中一人,金发碧眼,穿着丝质锦袍,双手抄在宽大的袖袍里,蹲在一旁。

    “你叫什么名字?”安逸冲那个西域人问道,

    那西域人看向安逸,并不答话。

    旁边一个民兵见状冲着他踢了一脚,骂道:“公子问你话,你聋啦?”

    安逸挥了挥手,制止了民兵,他蹲下身子,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西域人,笑道:“没关系,你不愿意开口,我就带你会华阳县,周捕头办法让你开口的。”然后他示意身旁的民兵,去把马迁过来,他打算让金铭尹把这个西域人带回华阳县。

    民兵牵着马,很快从远处赶了过来,骑到这哨塔下,正打算下马把缰绳交给安逸。忽然,那个西域人从袖袍中掏出了一只袖箭,抬手对着马上的民兵就是三箭,

    “嗖嗖嗖~”

    三箭正中前胸,马上的民兵应声而到,那西域人几步就跑到马前,跨上马鞍就准备打马而去。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众人反应过来时,那西域人已经骑着马冲出了林场围墙。

    安逸身旁的金铭尹见状一把夺过旁边民兵手里的短弩。对着远处的一人一马快速射出两箭,

    “嗖嗖!”

    只见远处那马伴随着箭矢带起的风声渐渐的放慢了速度,马上的人晃了一晃,跌下马来。

    “快!快去看看!”安逸心道不好,这刚刚到手的人证,还没捂热乎就没了,也是怪自己疏忽了。

    果然,民兵前去查探后,带回来西域人的尸体,金铭尹这两箭,一箭射在背上,一箭正中脑后,和那个中了袖箭的民兵一起命丧黄泉。

    “逸兄,我刚才只顾拦截,没想到失手将他射杀了。”金铭尹也知道这西域人是重要的人证和线索来源,他挠挠头,很不好意思的冲安逸说道。

    安逸赶忙摆摆手,表示责任不在他,让他不要过于自责,说道:“如果不是你反应快,箭法准,让这厮走脱了,那才是祸事了。”

    一时间,安逸也感觉事情有点棘手,这跟竹取有往来的西域人死了,也就是相当于这摸了很久的线索断掉了,那么参与这件事的就剩下竹取那边的人了,让他们吐出点实情,才真是叫异想天开。

    “公子!少爷!”

    忽然远处有人影跑过来,边跑边喊着。安逸看向来人,这个人是前进清理山坳周围的守卫时,安排顶替守卫的民兵。

    那民兵翻身下马,朝着二人慌忙说道:“公子,少爷,远处有一大队黑衣人,骑着马冲咱们这边儿过来了!”金铭尹从自己已经被箭矢撕成条状的左袖上撕下两条布,简单的包在了左胳膊上。

    “铭尹,没事儿吧?”安逸看到金铭尹受伤,快步走上前,关切的问道,

    箭矢带着撕裂空气的尖啸冲向目标,

    守卫手里的这种大弩威力奇大,速度也很快,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能每次射出一支箭,然后需要手动装进一支后,再进行发射。

    金铭尹本就经常研究各类机关武器,自是明白守卫手里这种弩箭的威力,所以他刚一听见弓弦声,就一个侧身往旁边倒去。堪堪躲过第一支,但是呼啸而来的第二支箭仍然把他左边的衣袖像剪刀撕开布匹一样,“哧~~”的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在胳膊上留下来一道血痕。“嗖嗖嗖嗖嗖嗖~~”

    那守卫刚刚把新的箭枝放进弩里,一抬头,雨点一般的短小箭矢瞬间将他扎成了刺猬。随后而来的毛子这边,也把左边哨塔上的守卫狠狠的定在了塔楼的木头柱子上。

    确认周围没有其他的守卫后,毛子赶忙收起短弩,跑过来将躺在地上的金铭尹扶了起来。然后冲围墙下的安逸招了招手。木制的哨塔并不是很高,上面有个简陋的平台。负责放哨的守卫就在平台上四周瞭望,可以清晰的看到林场的四周。一前一后飞奔而出的金铭尹和毛子,马上就引起了他们的警觉,因为认为外围还有巡哨的守卫的缘故,他们还以为只是两个着急而奔跑的木工。

    哨塔上的守卫冲他们俩喊道:“站住!哪个林区的?”

    听到喊声,金铭尹知道对方已经注意到他了,但是还没有明确的分辨出敌我,他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心里默数这大致的步数,七十、六十五...“五十步!”

    他大喝一声,然后用腿稳住向一旁滑动的身躯,双手举起两把短弩,根本都不用瞄准,对着右边哨塔上的守卫猛扣机括,

    “嗖~”

    “嗖~”

    他们两人慢慢的挪向洞口,金铭尹谨慎的将头伸出洞外,确定了以下两座哨塔的方位和大致距离,缩回头来对毛子说道:“一会儿我先出去,你随后出去,你左我右,咱们一人两把短弩一共一百二十枝箭,给我冲他使劲儿招呼!”

    毛子点点头,随后金铭尹冲他伸出三根手指,嘴里念念道:“三、二、一,冲!”,话音刚落,他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跟在他身后的毛子,深呼了几口气,也跟着健步如飞的跑了出去。

    金铭尹也不答话,脚下愈发的用力,简直是拼命的在奔跑。因为他和毛子两人的位置一前一后,从哨塔上瞄下来的两把闪着寒光的箭头居然出奇一致的对着金铭尹,毛子反而暂时无虞。

    “五十二!”

    “五十一!”守卫见到喊声并没有收到应有的回应,顿时警惕来,端起他那把大弩,对着移动中的两人,

    “再不答话就放箭了!”

    第二十章·死局

    “毛子,来!”

    金铭尹将身边剩下的几把短弩集中起来,挑了四把比较好用的,两把给了自己,两把给了刚才他叫过来的,这个叫毛子的年轻民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