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十九章 龙安林场
    那守卫抱着一把木制劲弩,慢悠悠的走下山坡。忽然,他发现右前方的树林晃动了一下,他立刻警觉的将手里的劲弩端平,对着晃动的地方,冷喝一声:“出来!”

    他渐渐的靠近,一步,两步。突然,他的嘴被一只手死死地捂住,刚要反抗,一把冰凉的刀光就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脸上。

    安逸看着被金铭尹拖过来的守卫,低声的说道:“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许多说一句!明白就点点头。”

    守卫听罢猛地点点头,安逸示意金铭尹松开捂住他嘴巴的手。

    “山坳下面可就是龙安林场?”

    “是...是的。”

    “你们有多少守卫?”

    “我们这些是外围的,站在各个小山坡上,一共十二个。里面还有两个哨塔,上面一塔一个。”

    “林场里现在有多少人?”

    “今天没活儿,人都不在,只有几个木工和林场主。”

    “林场主是谁?”

    “林场的主人,是个西域人,叫什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平时都叫他头儿,我们只管按他说的做,每月领他的饷银。”

    安逸这一听果然没来错地方,他让金铭尹的民兵,换上守卫的衣服,拿上那把大弩,把自己的小弩揣在身上,回到山坡上“站岗”去。

    “让他带你们去找剩下的守卫,都换成咱们的人,千万小心,别惊动了里面的人。”他对金铭尹说道,然后他猫着腰爬上山坡,往山坳里看去。

    本来已是深秋,红木林中大部分树木已经凋零,但是因为数量巨大,远远看去还是显得很浓密。山坳中间有一块用围墙围起来的一块空地,想必就是龙安林场了。林场的门前立着两座木头搭成的哨塔,围墙四周和都红木林之间有大概一两百步的距离都是光秃秃的树桩,应该是为了哨塔更好观察周围的动向特地伐出来的空地。

    没一会儿,金铭尹就带着那个守卫从另一边绕回来了。

    “逸哥,都换成咱们的人了。一共十二个,咱们还剩六个人。”金铭尹道,

    安逸看了看金铭尹手里抓着的吓得像小鸡仔样的守卫,问道:“其他的守卫呢?”

    金铭尹笑了笑,冲安逸晃了晃他的短弩,然后做了一个手切脖子的动作。

    “别...别杀我,好汉,别杀我,我带你们进林场,我知道有地道。”那守卫颤抖着道,生怕安逸觉得他没用把他也杀了。

    安逸抿嘴一笑,说道:“你带我们从地道进去,我就留你一条命。”

    “是是是。”

    六个民兵加上安逸和金铭尹八个人,跟着那守卫,摸进了山坳下面的树林。

    那守卫口中的隧道,是一条并不是很长的土洞,一直从山林通向围墙里。安逸很纳闷,怎么会有这么一条通道,那围墙周围的那片专门伐出来的空地,还有什么意义?

    通道比较窄,只能容纳一个人的身位。安逸自己走前面,身后是那守卫,然后是金铭尹和六个民兵。把守卫夹在中间,也是防止他有异动,他进洞之前嘱咐金铭尹,如果守卫耍花样,就穿他个透心儿凉。

    几个人弓着腰大概走了半柱香的功夫,就看到前面洞口的亮光,再往前走,就被一道铁栅栏门挡住了去路。

    安逸走上前,发现铁制的栅栏已经锈迹斑斑,用手掰了掰,纹丝不动,他转头看向守卫,

    “好汉,你看那铁栅栏外面的地上,有一块铁制的圆盘,你把圆盘打开里面有个石柄,然后往左转三圈,这铁栅栏就可以抬起来了。”那守卫在身后道,

    安逸按着守卫说的,他把手顺着铁栅栏的缝隙伸到外面,拨开地上的泥土,果然有个一表面坑坑凹凹的小同圆盘露了出来。他打开圆盘,将里面的手柄往左转了三圈。但是铁栅栏并没有什么反应。

    “为什么没作用?”他转身问向守卫,

    那守卫用手挠挠头,也一脸疑惑,他对安逸道:“好汉,要不我们换个位置,我在你身后够不到手柄,不知道这机关出了什么问题。”

    说着,两个人在狭窄的通道里换了个身位,然后就见那守卫把手伸出去,冲那个石柄鼓捣了几下,

    “锵锵锵~”

    铁栅栏门缓缓上升,

    安逸刚想问那守卫是如何操作,这话还没出口,守卫一个驴打滚,顺着铁栅栏门刚刚升起的半人高的空间就滚了出去,然后冲那石柄狠狠的往下一砸,原本缓缓上升的骤然下降。

    安逸心道不好!

    “把弩给我!”

    他把手往后一伸,问金铭尹要他那把铁制的短弩。

    那守卫看到安逸要掏弩箭,哪还有不跑的道理,连滚带爬的就往洞口跑去,

    “来人....来人啊~”

    安逸接过劲弩对着正在往洞口跑的守卫,

    “嗖嗖嗖嗖嗖!”

    凭借着金铭尹这柄弩超乎寻常的射速,五枝短弩瞬间将这守卫牢牢的钉在了地上,没了生气。

    射杀那守卫后,安逸将这柄弩竖着往正在下降的铁栅栏下一卡,

    “嘎吱吱~”

    在付出了弩臂被压弯的代价之后,整个铁栅栏门也停止了下降。

    “我的弩~”金铭尹看着自己的杰作,损毁在这破锈的铁栅栏门之下,不免有些心疼。

    安逸看着他一脸肉疼的样子,不由的笑了起来,拍着金铭尹的肩膀,“只要你没事,坏多少把弩都没关系,值钱的是你,不是弩。”

    说罢,他看了看铁栅栏剩下的空隙,刚好够一个人爬过去的空间。于是他俯下身子,尝试着一步步挪出了铁栅栏门。身后的金铭尹带着民兵,也按照安逸的样子,一个个都爬了出来。

    他们来到洞口,安逸示意他们先不要露头,他慢慢的扒着洞口的边缘,把眼睛向外望。

    洞口的出口处在一处围墙的下面,右边一块空地,上面堆放着被垒成三角垛一样的木材堆,左边就是林场的正门口,两座哨塔就矗立在门前,哨塔上各有一名守卫拿着弩箭,四处瞭望着。

    安逸缩回洞口,对金铭尹说道:“左边大概七八十布的样子,是两个哨塔,你带一个身手好的人,出了洞口直接往哨塔的方向冲,到你短弩的射程范围内之后,把他们干掉,办得到吗?”

    金铭尹低头拿过一个民兵手里的木制短弩笔画了几下,然后对安逸说道:“没问题!”“铭尹,看,哪儿有守卫。”安逸冲着前方一努嘴,对金铭尹道,:“等他走到坡下面时候,派个人上去弄过来,要活的。”

    金铭尹点点头,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短小的匕首,通体寒铁打造,冷森森的冒着寒光,他一步步悄悄的摸上前去,

    “还有.....”竹取一把拉住了准备应声而出的刘衡,低声说道:“你去把林县丞找来。”

    “二叔,找林县丞是要干什么?”刘衡显然永远都是跟不上竹取的节奏,如果不是自己的侄子,可能早就被竹取撵出衙门了。

    竹取阴恻恻的道:“干什么?当然是换你我的两个人头了。”龙安林场

    出了成都府,再跑过一个山坳就到了龙安府,龙安府是四川最北端的一个府衙,再往北就是陕西行省的边界,离甘肃镇也就不远了。这龙安林场就在这山坳里,整片山坳里的红木林几乎都在龙安林场的范围以内,因归属龙安府管辖,所以名曰龙安林场。

    安逸他们一队人马到达龙安林场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正午了。在距离龙安林场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们就下马步行,慢慢的接近山坳,这里山林密布,很容易隐蔽藏身。竹取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端起桌子上这杯冒着热气的青花茶杯,喝了两口。

    刘衡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函递给竹取,正是昨晚周云龙看到的钉在树上那封,他打开信函看过以后,便将信函递回给刘衡。

    “你看看吧,你可知北边说什么?呵,他们说战端已开,想要收我们的红木,按平时双倍价钱。”竹取对着旁边的刘衡说道,-----------------------------

    清晨

    “嗯,那就好。这样,你跑一趟龙安府,告诉北边的人,今晚戊时在老地方见,有事相商。”

    “好的。”

    帐外响起了侍卫刘衡的声音,

    “进来吧。”

    “二叔,钦差怎么会来?那宋忠的事情暴露了吗?”刘衡听竹取这么一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竹取瞥了他一眼,貌相对他不淡定的样子十分的不满,说道:“你慌什么?皇上现在八成为西北的事情正上火呢,哪有心思排什么钦差巡查典狱,我看,怕是安逸盯上我们了。对了,九龙山上那个,我交待你的都跟他说了吗?”

    “按照二叔吩咐,全部都跟林虎子说过了。”刘衡回禀道,刘衡接过信函,看后眉头一锁,“二叔,这都什么时候了?蜀王就在我们这儿,我们这不是顶风作案了。”

    竹取的脸色显得很难看,三角小眼睛眯缝着,显得更加阴沉,他道:“如果我没猜错,这次北边来犯,绝不是打秋风那么简单了。而且,昨晚县牢那边来报,说安致远的大公子安逸带着个什么钦差大人来突查刑狱档案,我估摸着那个老仵作被他们连哄带吓的,把什么都说了。”

    第十九章·龙安林场

    竹取在营帐里来回的踱步,双手背在身后,眉头紧锁,显得很是惆怅。大军围山,围了三天又三天,这蜀王到底要做什么?西北有战事发生他是已经收到消息的,他估计也就是三五天大军就得回成都县集结,蜀王能放心这后方扎着一座九龙山?

    “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