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十六章 线索(2)
    不一会儿,林牧之走上寨前,对这安逸拈弓射箭,

    “嗖~”

    一直白羽箭扎在安逸的马蹄前,上面串着一个皱皱巴巴的小本子。

    安逸拔出箭矢,翻看本子看了看,随后收入怀中,冲寨门上拱了拱手,打马而去........

    等他来到江家村时,天色已有些暗淡下来,安逸估摸着安欣他们这会儿应该还未回来,便先来找江如月。

    江如月翻着看了看账本,对安逸说道,“没想到这竹取还真是心黑,这一年就要拿九龙山上万两白银,怕是他爹那个布政使也是他拿银子捐出来的吧!”

    安逸指着账本上的月份:“江兄且看,每月的往来记录都清晰的很,只要晚上你进去之后,按他这个一对照,那就清晰的很。”

    “安兄果然是高人也,林牧之是怎么愿意把这账本拿给你?”林牧之问道,

    安逸笑道,“江湖之人,哪肯我随便就泼他一头脏水?”

    江如月顿时明白过来,对视而笑。

    “公子,小姐已到府中,请您回去呢。”一名小厮打扮的人跑进院来,安逸认得是丁教头手下的护院,看样子金铭尹他们已经到了,

    “江兄,该你出场了!”

    他们俩回到安府,一进府门,就看着院子里站满了人,别提有多热闹了,不知道还以为安老爷子今晚大宴宾客呢。

    安逸赶忙让门房关上府门,安欣看到哥哥回来,蹦跳着跑过来,江如月站在安逸的身后,看到安欣,不经意的往安逸身后藏了藏。

    “哥,怎么样?我把你邀的人都给你找来了。”她冲着安逸炫耀道,抿着的小嘴,好像是在邀功一样。

    “不错不错,咱家数你最机灵。”安逸无奈的夸赞道,

    “这就完了?唉,有位姑娘还托我给你带话呢,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没兴趣听了吧?”安欣明显没有得到令自己满意的“奖励”,佯装着就要走开。

    安逸听完这话哪里还肯放她走,一把拉住妹妹的衣袖,“等事情了结,咱们直奔成都县逸仙楼!如何?”

    “这还差不多,高姐姐让我告诉你,她已经没事了。但是大夫嘱咐她还不能下床,所以她没法和我们一起过来,她说.....”安欣说着,趴到安逸的耳边,

    “她很担心你。”

    听得安逸这心里别提有多甜了,能有一位国色天香的佳人对自己牵肠挂肚,是对男人虚荣心最大的满足。

    高兴地对着安欣好一通夸赞完,得意完可就该办正经事了。安逸把院子中的周云龙和金铭尹叫到身前,给江如月互相介绍了一下,然后对金铭尹说道:“铭尹,我要的人你给我带来了吗?”

    金铭尹道:“带来了,我一共带了二十二个民兵,把我最好的弩都给他们了。还有那刘二我也给你带来了。”

    说着,他冲院子里的民兵招招手,只见那刘二被困的给麻团一样,被民兵拉了过来。

    刘二一瘸一拐的,应该是拜安逸那三箭所赐,他一看到安逸,连忙“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碰碰的磕着响头,“大哥,大哥你大人有大量,小的有眼无珠,真的不敢了啊!你就放过我吧。”

    安逸看着刘二这怂样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对他说道:“你按我的话去做,我就放你一条狗命,如若不然,我就朝你脑袋上来三箭。”刘二赶忙连声答应着。

    随后他对周云龙和江如月道:“二位,今晚就由周叔带着江兄跟刘二进县衙,如月,你打算去哪个房间,事先告诉周叔,刘二负责来给你打开房门,你看好账本之后,速速回到我府上,周叔就且自去,你是衙门的人,在我府上进进出出太惹人怀疑。如有问题,我们挑时间碰面,明白了吗?”

    二人点头示意,随后安逸又问刘二,“你可还需要什么工具?”

    “县衙里都是普通的铁锁,几根银针即可。”刘二赶忙说道。

    “好,那个各位就分头行动,铭尹,你带着你的人跟我走,华阳县戌时打更声响,我们准时在我府上汇合!”

    紧接着他又吩咐安欣道:“妹子,在家照看好爹,除了我们几个,谁来都不要开门,就推脱说的病了,不便见人。”

    安欣在回来的路上听金铭尹说了一些,但是觉得情况缺并不知晓,反正听安逸的就是,她应承道:“好,我明白了。”

    趁着夜色,他们离开安府,分头而去。“哈哈哈哈哈!”安逸听完,在马上放声大笑,

    看见安逸大笑,他才方知失言了,好像按照正常的逻辑,应该先辩解他是越狱出来的才对,一时间恼羞成怒,却又拿寨门下的安逸没什么办法,只能恶狠狠的看着他。

    “我来招你下山,你肯吗?蜀王的大军三天就会掉走,到时候华阳县谁能奈何得了你?”安逸觉得林牧之不管出于什么角度考虑,都不可能那么快跟他下山,所以他干脆放弃这个念头,退而求其次,先给他吃颗定心丸,让他放心,最终目的是问他要账本。

    林牧之听完安逸的这句话还是有些惊讶的,他告诉我这个干嘛?难不成他真的不是来说服我下山的?,便道:“那你次来所为何事?”

    “是来求兄长提愚弟报仇的!”林牧之知道安逸所指的意思,他沉吟了一会,走下了寨门。

    安逸见林牧之消失在寨门上,便知道事情差不多成了,随后他注意到寨子上的李虎子,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朝李虎子喊道,“小二!他们放你出来,你可偷偷去见过竹取?”

    那李虎子一听就急了,冲着安逸喊道:“老子从没见过什么竹取!”安逸知道林牧之应该就在这寨门附近,下面蜀王围的铁桶一般,他林牧之能坐得住?

    想到这,他冲着寨门里大喊:“林牧之!可事打算拿这九龙山三百条人命,为你的背信弃义陪葬了?”

    “你放屁!”“我如何替你报得了仇?且不说那黑衣人不是我所派,这两天过去了,恐怕早已逃去无踪。”

    安逸道:“林兄,是谁人干的,我心里早有打算,而且我已经查明,宋忠大哥死的蹊跷,这次是来找你借个证据,趁着蜀王没走,取了那厮狗头!”

    林牧之听完心头泛起了嘀咕,这是怎么回事?原来他们三个被人暗算了?

    “我林牧之绝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你此次上山不会就是来问这个的吧?”他语气稍稍有些缓和,

    “马上上面的弟兄前去通报你们家大王一声,就说华阳县安逸求见。”安逸勒马寨前,冲上面说道,

    “我们大王吩咐了,只要是山下来的,一概不认,速速离去,免得让你吃爷爷的箭!”那喽啰并不肯去通报,

    寨门上那李虎子添油加醋的对李牧之道:“三哥!就是他,假装酒客,其实是朝廷的走狗!”,李虎子那日被安逸踹了一脚,摔的他血头血脸,对安逸,他可是恨得牙痒痒。

    “你何必装模作样,你听信小人谗言,那晚要不是我们命大!早就被你的人杀了个干净,现在宁儿还不知所踪,为何对我下手!你这两面三刀的鼠辈!”安逸洋怒的对着林牧之骂道,

    他这句话首先巧妙的转移了矛盾点,他不想一开始就把事情扯到宋忠身上,毕竟他大哥是真的死了。其次又间接告诉了林牧之他这两天失踪的原因。寨子里传来林牧之的回应,只见那寨门上,上来一个健壮的身影,冲着安逸道:“是你背信弃义再先!我大哥宋忠在哪?你不会想告诉就在山下呢吧。”

    安逸嘴角轻轻上扬,心道这法子果然管用,他见林牧之身旁还有一个瘦小的猥琐身影,仔细一看,居然是那日通宋忠一起抓获的店小二,她恍然大悟,怎么说林牧之突然改了主意,原来事出有因。

    第十六章·线索(2)

    安逸和周云龙从胡家圩出来,就打马直奔华阳县。路上的时候安逸把晚些时候打算让他江如月乔装进县衙的事儿跟周云龙说了,周云龙说竹知县这几天都会在山下大营那边,这事儿不难。于是二人在华阳县城门口分道扬镳,周云龙自回去安排妥当,安逸则直奔这九龙山上。

    来到寨前时,发现果然如蜀王所说,九龙山寨寨门紧闭,寨门上站着三五个拿着缨枪的匪众,看到有人上山,连忙警觉起来,冲下面喊道:“站住!什么人?来这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