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十二章 老相识
    “有有有!什么都有,跟我来。”

    说着,金铭尹在前面带路,直奔金府而去。

    那守卫嘴里的金族长,自然就是指的金德举,金府也是这小金珠村里唯一的一座宅院,院子不大,但是红墙绿瓦,院子里飞檐斗拱、亭台楼榭,整个一江南水乡的建筑风格。远远看上去,矗立在这四川自古以来经典的穿斗式屋架群中,犹如鹤立鸡群。

    金德举在书房里正把玩着他新得的翡翠烟斗,这是他花了上千两银子才买到手,很是喜爱。

    “老爷!少爷回来了,还带回来一男一女,看上去穿得破破烂烂的,面孔像是外乡人。”一名安府小厮跑进来禀报,

    金老爷子眉毛一皱,这小兔崽子一天天不消停,怎么还把外人往家里带,他把手里这宝贝往桌上重重一放。

    “带我去看看!”

    金铭尹带安逸来到内房,吩咐丫鬟拿了两套干净的衣服,一套给高影疏换上,一套给了安逸换上,然后帮高影疏把身上擦拭干净后,派人去请郎中。

    安逸和金铭尹暂时回避出来,不一会儿郎中就到了,得到里面丫鬟应声,进去给高影疏把上了脉。

    “逸哥莫急,郑大夫可是成都府有名的郎中,今天应该来给家父把脉,刚好在府上,放心吧。”金铭尹看着坐立不安的安逸,安慰道:“逸哥还没跟我介绍,里面的姑娘是嫂子?”

    安逸道:“准嫂子,因为还没提亲。”

    “逸哥手段厉害啊,这都抱上了还准嫂子。”金铭尹鬼笑着,“啥时候教教小弟啊?”

    安逸忙苦笑着摆摆手。

    “尹儿~”

    一声呼喊,应声望去,金家老爷子正大步流星的朝他们走来,淡青色蜀锦衣袍和那从上到下的珠宝挂饰把这一身珠光宝气映衬个十足。

    “爹!”金铭尹赶忙招呼老爷子过来,“您看谁来了!”

    安逸冲金德举作了个揖,“金伯父向来可好?”

    “你不是......你不是那......逸儿...是不是逸儿?”金德举看到眼前这人,可不就是当年成都县致远兄的大公子安逸,

    “哎呀,你怎么来了啊,呵呵呵呵,好!好!好!都长这么大了啊,致远兄他好吗?”金老爷子激动地老泪都要掉下来了,连说了三个好。

    “家父身体很好,还时常挂念着你呢。”

    “哎呦呵,他准是挂念着我的紫袍玉砚台呢,嘿嘿嘿。”

    看得出金德举嘴上虽不饶人,心里对安致远还是十分挂念的,见到安逸也很是激动,多年未曾谋面,再见这故人的感觉,可能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能体会得到吧。

    说着,屋里的郑大夫推门而出,

    “金老爷、金少爷。”

    安逸赶忙拉住郎中问道:“大夫,情况如何?”

    郑大夫冲安逸作了个揖,这老夫子式不紧不慢的劲儿,可把安逸着急坏了,

    “您倒是说呀?到底情况如何?”

    “公子莫急,老夫给开了几幅祛风寒的药已经给姑娘服下了,里面有些安神调补的方子,只需静养休息,待今夜发热退去便可无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姑娘脑部好像受到重创,头部瘀血淤积,导致她处于失忆症的状态。”

    “老先生可有法医治?”一旁的金铭尹赶忙问道:

    “办法是有,待我备好针灸,今晚就施针,将她脑补的瘀血放出,症状即可去除。但是老夫只能祛除病症,但不能保证姑娘完全恢复记忆,”郑大夫慢条斯理的说道:

    一旁的金德举听着,冲身边的小厮低语了几句,那小厮转身向账房处跑去,不一会抱来了一个盒子,递给金德举。

    金德举接过盒子,递向那郎中,

    “郑大夫,这老夫家中突遇急事,不得已多留大夫几天,这是老夫的小小心意,还望不要嫌弃。”

    郑大夫接过盒子打开一看,盒子里金光闪闪的三块大金元宝,一块足足有五十两重。他赶忙拱手谢过金德举,并答应一定尽力医好姑娘再走。

    安逸推开房门走进房间,走到床前,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高影疏,心中五味杂陈。

    金铭尹见状,冲着旁边候着的侍女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出来,给安逸和高影疏一个单独的空间。

    安逸用嘴轻轻的触了一下高影疏的额头,感觉温度降下来了很多,没有刚才那么滚烫了。他攥着高影疏的纤纤玉手,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高影疏瓷娃娃一般的脸庞。

    他第一次看到高影疏的时候,着实被惊艳到了,惊艳到他的不仅是她倾国倾城的脸蛋儿,更多的是那种与生俱来的王族气质,高贵、典雅,仿佛永不被世俗所沾染。

    如果说第一次相见时的容貌只是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那么第二次高影疏在寒风中等他归来后,那纵情的一跃,就是把这个倔强的姑娘深深的印在安逸的心里了,

    其实安逸和高影疏都明白,事情的成败不关乎她是站在寨门前,还是坐在寨厅里。如果安逸一去不复返,那么就算她站在半山腰也无济于事。她知道自己在这场角逐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她无法容忍在她的心上人来回奔波的时候自己躲在寨厅里喝着“高贵茶”,哪怕只是在他回山时给的一个温暖倩影和那充满轻薄味儿地拥抱。

    安逸小心翼翼将高影疏的被角掖在身下,轻轻地退出了房间。

    “金子,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安逸走出房间,对金铭尹道:

    “逸儿何必如此客气,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便是。”金德举看安逸似有所难处,便率先开口道:

    “那边提前多谢了,不瞒伯父说,我们是为刺客所逐跌落山崖,我跟影疏大难不死捡回一条命,但跟我们同行的还以为叫宁儿的姑娘,至今还没有下落。”

    “我当是什么为难事,我这就派人去沿着山脉寻找便是。”金铭尹道:“不过逸哥刚才说被刺客所逐是何缘故?”

    金德举 插嘴道:“逸儿,我府上已经备好晚宴,这样,咱们爷仨咱们边吃边聊。”

    安逸抬头看看天边的夕阳,自己刚苏醒时太阳还挂的老高,没想到经过这番折腾,已经是傍晚了,便道:“听伯父安排就是。”整整一宿没有休息好,深秋季节被刘二捞上来衣服也没得换,头发也湿漉漉,被山风这一吹,然后上午又被刘二这顿折腾,就是个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何况高影疏这种从小在王府里娇生惯养长大的姑娘。

    “金子,府上有没有郎中!”安逸横抱着高影疏,焦急的问,

    两人越来越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他们都觉得和对方对脾气,于是斩鸡头烧黄纸,一个头磕在地上,成为了把兄弟,也就成了当时小安逸兄妹的义父,这金铭尹就是当时那个跟在安欣屁股后面“姐姐姐姐”叫个不停的小奶娃。

    要说安致远家里那是不缺银两的,所以对于金钱没有那么渴望,私盐虽然暴利,但终归在大夏朝是违法的,安老爷子本行生意有所好转后,就不再沾染了。他也劝过金德举,让他及时收手适可而止,但是毕竟两个人家境相差比较大,金德举哪里肯听,直到后来东窗事发,给金德举判了个斩监侯。

    安致远本是个仗义人,这商场上的真心朋友本来就不多,好不容易有个对脾气的哥们儿,安致远不能眼睁睁看他人头落地啊,就去求还在知府任上的老爹,也就是安逸的爷爷。安逸爷爷是个本分的官,哪里肯帮?“好,好着呢!走!带你去见父亲。”金铭尹道:

    “金子先莫急。”说着翻身来到床上,轻轻地用公主抱抱起高影疏,他发现高影疏的眼睛紧闭,微微皱眉,心说不好!

    安逸用脸往高影疏的额头上一贴,感觉到高影疏的额头烫的竟像一盆火。那守卫口中的金少爷,一步步走进屋里,看到安逸正同样端着弩箭指着他,他看了看到床上瑟缩在床角的高影疏,又看了看地上的头破血流、一幅惨相的刘二,他心里大致明白了,八成是这刘二不知怎么欺负了别人家的姑娘,别人家打上门来了。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来本村有何贵干?又因何在本村伤人?”

    金少爷问道:但是安致远花招多啊,就去找安逸的太奶奶帮忙,安逸太奶奶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怎么肯让他受半点委屈,于是拗不过母亲的安知府只好妥协,捞出了金德举,但是保险起见,要求他不要再来成都县,自那时起便断了联系。

    “金子!哈哈,你们好吗?金叔还好吗?”安逸脸上也是由阴转晴,本以为是个异乡之地,没想到碰到自己的发小儿。

    “正是!逸哥!”金铭尹心里的喜悦溢于言表。

    当年安致远老爷子也刚刚开始经商。他跟这个金铭尹的父亲金德举是在商场上认识的,一开始并不是很熟悉,后来有段时间两人生意上都遭遇挫折,于是一拍即合,做起了贩卖私盐的买卖。

    “金少爷!救命啊!”

    原本倒在门口的守卫,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冲为首的男子喊着,

    “阁下是?”安逸并不记得自己认识眼前的这位金姓少爷,

    “是我呀!我是金铭尹,金子啊。”

    安逸仿佛回忆起了一些印象,便道:“可是那个之前成都县金德举的公子?”“华阳县,安逸。因为山匪所伤,跌落山崖,想来贵村换匹快马。”安逸顿了一顿,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我没杀他,已经是给足贵村颜面了。”

    金少爷听罢,将手里端着的弩箭放下,惊讶地问道:“安逸?可是华阳县安府的安逸?”

    第十二章·老相识

    安逸抬头看向屋外时,破屋外面已经站满了人,皂帽布衣,手里拿着漆木棍,一幅家丁的模样。

    为首的一人一件黑色绣金纹劲装,腰间系着犀角带,手里端着一把弩箭。他手里这把和之前安逸从守卫手里夺过来的木质弩箭有些不同,在阳光下反射着光泽,想必是通体金属打造的,看起来十分短小精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