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六章 三大王
    门口的对话声未落,安逸对面的石壁上原本嵌在着的一块巨石突然凹了进去,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轰隆隆~”

    一声巨响,凹下去的巨石挪开了一个半人高的洞门,外面站着一个穿着麻布衣裤的男子,脸上蜡黄,走进石室,左手还拖着一杆木柄铁质枪头的缨枪。

    “跟我去见我们大王!”说着拖起安逸就往外走

    安逸本就昏睡一夜,从昨儿中午到现在也是一天没吃东西了,被他这么一拖,两眼金星直冒,

    “哎哎~你们干嘛,放开我们家小姐。”隔壁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次是从石室外传过来的,

    安逸被押着走出石室,看到旁边站着一位女子。只见那女子着一身淡紫色衣裙,裙上绣有小朵凤仙石榴花。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的发簪。虽然在石室内关押着,难免脸上和衣服上沾了些灰尘,也难遮掩那惊世的容貌,他注意到那女子衣裙里隐约挂着一块小小的玉牌。

    他仔细的凝神想要看清楚玉牌上面的那个字,但是因为字跟玉牌是同一材质,字体团作一团所以在远处难以看清,正待仔细辨认

    忽然,一只纤细的玉手迅速的撩起衣裙,盖住了那块牌子。

    安逸抬起头,对上了女子嗔怒的目光,只好哂笑着,以饰尴尬。

    两名山匪迅速的用麻绳将安逸和那女子的手绑在身后,推搡着走进前面的甬道。

    安逸边走边看着这甬道。这甬道似乎不是人工雕做而成,而是天然形成的洞穴,洞穴的顶端还挂着钟乳石,有些角落还吧嗒吧嗒的往下滴水。甬道边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山匪,他们有的穿着破旧的麻布衣、有的穿着束腰的紧衣棉服、有的甚者穿着打着补丁的官兵的军服,虽然服装各式各样,然而脸上都是一样的面黄肌瘦,好像很久没有吃饱饭了。

    穿过甬道:豁然开朗,是一片偌大的溶洞空间,两边点着火盆,想来这个应该山匪的“聚义厅”了。大厅中间一块高起的平台上有一把石头打造的座椅,座椅上面歪坐着有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身着一件灰色布衣,披着一条貂裘大氅,脖子上有一道刀疤一直到下颚,好像一条蜈蚣趴在下巴上。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眼神在女子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朝拿着缨枪站在旁边的山匪挥了挥手,“去!把这个女的扒光了,让兄弟们爽一爽。”

    “哇哦哦哦哦~”大厅里的山匪啰喽爆发一阵欢呼,

    听完那男子的话,女子娇躯不停的颤抖着,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而后修长的脖颈动了动,好似又咽了回去,眼睛里闪着光的泪花在打颤,要掉出来似的。可想而知,对于她怎么一个本就貌美的姑娘落到这一群人手里,还能有什么好下场?想着,她眼睛紧闭,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被挤得掉了出来,准备以死相抗。

    安逸也是被这男子的这句话吓了一跳,看样子这男子应该是这里的匪首,按照戏里的逻辑不是应该颐指气使的问他们姓甚名谁哪里人?然后向家里敲诈勒索吗?怎么上来就撕票?

    “住手!你害了她!填饱得了你这一洞的弟兄的肚子吗?”

    他也是急中生智,脑子里窜出这么句话,反正灵不灵喊出来试试,

    “小的姓安名逸,华阳县人,我给大王一件信物,大王可以派人去大厅华阳县安府,去找我爹,不管是银子还是粮食,管饱填满你这一众弟兄的肚子和腰包。”安逸见那山大王喝止住了正在往他们这围过来的山匪,趁热打铁的说道:

    “原来是安府的小少爷啊,呵呵,派人去取?取什么,取你爹搬来的官兵吗?”山大王冷笑道

    安逸道:“华阳县全县没有常驻官军,只有县衙的差役和捕快,试问他们拿什么进大王的山寨。我昨天傍晚被大王绑上山,现在我爹应该也是知道消息了,大王现在立刻派个可信的人出去,跟我爹说明缘由,安府的钱粮你开个数,我让人给你送到山门前,如果再耽搁,我爹可能已经去成都县的路上了,到时候送到这关前来的,可能就是成都府的数万官军了!”

    “你他妈敢威胁老子!”那山大王“嚯~”的站了起来,随手拿过座边的雕龙金环大刀,一步步走下平台,对着安逸。闪着寒芒的刀尖对着安逸的额头,眼看就要插进眉心,安逸盯着刀尖,额头上的汗水已经从眉毛上滴落下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

    “好,是条汉子。”山大王忽然收回了力道:他将那大刀杵在地上,“你他娘的刚刚要是求饶,说不定已经被老子这金环大刀给劈了。”

    “不过,我派一个弟兄下山,怕是没进县城就被你们给绑了吧?”安逸开出的条件显然吸引住了山大王,分析的也是有理有据,

    “让她下山,你可以派个信得过的人假扮仆从跟着她,拿着我脖子上的玉佩去找我妹妹,我妹妹会带她去安府。”安逸朝旁边双眼紧闭的女子努努嘴,

    已经抱着必死的心的女子诧异的睁开眼,说真的,一开始在石室里对安逸并没有什么好感,以为不过又是一个好吃等死的贵胄子弟,

    “英雄救美啊?小兄弟,本王还真要高看你一眼。”山大王话音未落,从听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一名喽啰,

    “报————”

    “大王..大王不好了!外面的山口,全是官军!漫山...漫山遍野的龙旗!”

    女子听到后,微微一怔

    “别他娘的给老子鬼喊,带我出去看看!”山大王一脚踹开那名飞奔进来报信的啰喽,对着安逸说道:“小兄弟,你爹比你想的反应快啊!”然后朝着身边的挥了下手,“把他们两人带回石室内。”

    “轰隆隆~”巨大的石头再次封死的石室,

    这帮子山匪,地方不大,奇淫巧术到不少,安逸看着这石门心里想着。

    “安公子!谢谢~”

    搁着石壁,一道细细的声音传来,

    “不妨事,你知道的,刚才那种情况我不让你下山,你是活不下去的。”安逸回应道

    “我知道.....我”

    安逸当时也是救人心切,并没有多想,但这来自异性的保护力,还是像一股暖流,强有力的闯进了少女的心怀。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安逸问道

    “我叫高影疏。”

    安逸听完一愣,脑袋里电光火石般的闪过一连串的信息。他正疑惑呢,怪不得他们家老爷子反应那么快,带着兵就上山了,最奇怪的是,听那啰喽说,围山的官军打的是龙旗。在大夏朝,只有皇帝亲征或者身受将领之职的皇亲国戚才能打龙旗。安致远就是把成都府的官军搬来,也万万拿不动龙旗的。

    依稀记得刚出石室时,高影疏身上的玉牌上那挤作一团的字,那到底是个什么字啊,团作一团!突然安逸恍然大悟,那分明就是个“蜀”字!远远看去,又和玉佩颜色一样,那可不就是个巴蜀的蜀字,这姑娘又姓“高”,大夏朝的皇姓,莫非...

    “高姑娘与蜀王是何关系?”安逸干脆直接问了,

    “正是家父!”高影疏淡淡的回答,

    “原来外面的官军是冲你来的呀?”安逸咧咧嘴,

    “昨日原本和宁儿在附近游玩,忽然我们和侍卫都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现在想来应该是山匪的某种蒙汗药,之后眼前一黑,就到这来了。”高影疏回忆道:“父王应该是得到了消息。”

    “蜀王如此大张旗鼓的攻山,就不怕山匪杀你灭口?”安逸反问道:

    “在父王心里,这千万川蜀大地的子民安危,可能要比他这女儿重要吧。”随后就是一阵淡淡的叹息声,

    八成这父女之间,还有些矛盾呢吧,安逸这样想着。

    “我说把老子的山头围得个水泄不通,怕不是来了一二万人,这么大阵仗,原来是蜀王的千金在这里。”

    石室的石门忽然打开,那山大王就依在关着安逸这石室的门口,想必刚才和高影疏的对话,都被他听入耳中了。

    “可否借一步说话。”安逸看着正站在门边的山大王,他知道知道这厮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官军正规军的战斗力,本就不是这群山匪平常面对的捕快、衙役之流能比的,更何况,川蜀士兵能征善战这是大夏朝开国以来人所共知。被这近两万虎狼之师一围,他可就是插翅难逃。

    山大王听罢转身走向甬道:安逸跟在后面,七拐八绕的,来到了一间小的石洞里。这石洞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太师椅、红木桌台等家具一应俱全,俨然就是一个小书房,没想到这山匪窝里还真是别有洞天。

    安逸跟进书房,山大王大喇喇往太师椅上一座,拿起桌上的凉茶,闷了两口,用手一指旁边的藤椅,“坐吧!”

    这藤椅比太师椅稍微矮这么一头,安逸坐上去看太师椅难免要抬着头,这匪头还挺讲排场,到哪都要高人一等。

    安逸心中笑了笑也未计较,率先打破安静的气氛,拱手问道:“敢问大王怎么称呼?”

    “九龙山三大王,林牧之。”林牧之拱手示意回了下礼,

    “好名字!兖州牧,豫州牧,令尊是望子成大器。”安逸夸赞道:“在下就冒昧称呼大王为林兄了,林兄,如果愚弟没有猜错,现在山里山外可已经布满的官军?”

    林牧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后眼神带着一道寒芒看向安逸,“安兄以为,我要是死了,你和那位高姑娘,还活得了吗?”

    “想必林兄的本意也只是为兄弟们填饱肚子,顺带着挣两个酒钱。也是巧,愚弟平时也愿意结交像林兄这样的绿林豪杰,赠予钱粮也是自然,安府虽不阔绰,但是让林兄手底下这几百弟兄吃几顿饱饭,也是不在话下。”安逸并没有打算接林牧之那杀人的眼神,而是话锋一转,

    他继续说道:“然而就算有万贯家财,也不能在这大军众目睽睽之下拿给林兄,这通匪的罪名,安家可担当不起。所以,等待你我二人现在解决的问题同样都是如何退掉外面的官军,换句话说,咱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安逸说着瞥了瞥林牧之的眼神,

    “我们合作!”

    “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带蜀王的女儿出去,退掉蜀王的大军,如何?”

    林牧之想了想,虽说眼前这人不像是个背信弃义的人,但是人心难测,他才不会干这种用自己的性命考验别人人性的蠢事,

    “你自出去,那女的留下,我保证她的安全!”

    安逸听完苦笑道:“蜀王不见自己的女儿,如何肯退兵?”

    “那是你的事,天黑之前你不回来,我就先杀了那俩女的,然后带着弟兄们鱼死网破!”林牧之冷哼着说道:

    “好!那我要问她要个信物!不然蜀王如何信我。”安逸心一横,站起身,林牧之也跟着站起来,“且去!”

    ............

    看着安逸拿着高影疏的玉佩,骑着马冲向山麓,

    宁儿怯生生的问道:“小姐,他还会回来吗?”

    “最好祈祷他回来!”林牧之站在岩石高处,阴沉着脸回头对宁儿冷森森的说道:

    宁儿害怕的抓紧了高影疏淡紫色的软烟罗衣袖,

    “别怕!他吓唬你呢。”高影疏拍了拍宁儿紧张到颤抖的双手,看向远方逐渐消失的背影,

    “他会回来的!”

    她坚定的说道。“把他们带出去见大王。”

    “是!”

    “我们在你隔壁,你也是被山匪抓进来的吗?”那声音甚是好听,清脆的如银铃一般,

    “请问姑娘是何人?”安逸回应道:他看了看左边的石壁,确认声音是从这里传过来的,那想来隔壁也有类似他这种石室,关押着其他人,

    “成都县人....”小姐?安逸一听,合着这对面还关着两个人?听称呼还不是个普通的山民,

    “敢问姑娘是哪家的千金,可知道我们是不是在山匪的老巢?这石室如何出去?”安逸一边回应着,一边敲打着石壁寻找着是否有突破口。

    “这位公子也真是有趣,如果出的去,我们还用跟公子在这闲聊吗?”那道温婉的女声淡淡的回答,似乎并没有太多善意。气势如虹,响彻云霄,任是辽国那身经百战的战马,都被这气势震慑的马蹄不稳,隐隐后退,

    “啪~”

    一个小石子从天上飞了下来,直砸中安将军的脑门,“宁儿,是谁在对面?”一道温婉的女声突然响起,和刚才对话安逸的声音完全不同,如果说刚才的那道声音就像百灵鸟儿一样清脆,那这道声音就像是一泓清水,柔和、恬静。

    “小姐,对面有人被抓进来了。”

    “谁在说话?”安逸摸摸额头,很是纳闷,他堪堪站立起来,发现此处好像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只有身后的墙壁上面有一个装有铁栏杆的小窗口,一束强光照射进来,打在对面的石壁上。

    难道自己的将军梦还没醒么?想着他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啪~”,火辣辣的疼痛告诉他,他确实已经醒了。

    突然,他“嚯!”一下的从地上拔起,戟尖指着关前黑压压的辽国铁骑,

    “某在此!谁敢上前?”

    “谁?谁偷袭本..将军”

    安逸从梦中惊醒,手触及之处一片冰凉,他赶忙用手臂支撑起身体,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处在一间石室里,周围全是冰凉的大块石壁,放才记起自己是被山匪打晕了。这样看来,自己应该是被抓到山匪的老窝里来了。

    “喂~你醒了吗?”又是那个熟悉的女声安逸把画戟一横,“谁?敢偷袭本将军?”

    “你在跟谁说话?”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女声,

    第六章·三大王

    安逸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身着西川蜀锦百花袍,手持方天画戟,胯下是嘶风赤兔马,身后的关隘巍峨雄壮,厚重的古榆木铜钉大门上方,一块棕红色石楠木镶着赤铜纹边的大匾,上面用金粉写着三个大字“剑门关”。

    他横刀立马的站在关下,赤兔马“呼哧呼哧”的打着响鼻,前蹄不停的拨着地上的尘土,跃跃欲试,旁边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死尸。安逸缓缓的握紧手中的方天画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