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五章 山匪
    大夏朝村一级是由每个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当选族长来治理,族长拥有着村民中绝对的话语权,当然随之而来的也会拥有其他的利惠。村子里每年族长进行一次任免,由村民共同推举,一般县衙是不干涉下面村落族长的遴选,除非因为重大渎职发生,那么知县将会直接罢免族长,从符合条件的村中长老里重新挑选。很显然,命案就是重大渎职里的最重要一项,安逸这句话可算是搭准了老族长的脉。

    “那好吧。”老族长想了片刻,点了点头,

    “可是族长...”还有人想冒出反对的声音,也被老族长一记威慑力十足的眼神弹压了下去。

    安逸兄妹本就是个不相干的外乡人,任谁也不值得把族长的位置搭进去,那明年村东头的那二亩良田可就不知道羊入谁口了。

    “好,那你走过来,我们交换。”张爷指着安逸,刚才人群一阵阵的叫嚷也吓得他一身冷汗。毕竟,能活着,任谁也不想死。

    安逸走到跟前,刚一把抓住妹妹的皓腕,张爷的匕首就已经抵到了脖子上,果然是个悍匪。

    他拉过妹妹,往江如月那边一推,”如月,暂且帮我照顾下安欣。”

    “哥~”安欣终于再也忍捺不住,带着哭腔呼喊着就要往安逸的方向冲过去。后面的江如月紧紧抓着安欣手臂,“安欣!你冷静点,你哥换你回来,你还要去送死吗?”江如月冲安欣喊道:

    老族长冲张爷身后的人群挥了挥手,“你们让开,让他们且去。”村民们听着老族长的指令,慢慢的从拥挤的人群中闪开了一条道。

    张爷倒拖着安逸缓缓后退,随后加快脚步,过了村口的清水河桥,窜进了山脚的树林里。

    安欣“扑通”一下,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跪在地上,看着远远遁去的哥哥和山匪,泪水止不住地夺眶而出。

    看着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人群,安逸回头冲张爷说道:

    “我说张爷,都已经进了林子了,你也已经安全了,可以放人了吧?”

    “瞧着你的衣着,富贵人家吧?”张爷歪着眼睛,手上的匕首在安逸脸前挥舞着,右手仍然扼着安逸的脖子,没有松开的意思。

    “张爷说笑了,村子从饥荒从出来才几年光景,哪有什么富贵人家。”

    “哈哈哈。”张爷大笑着,忽然右手侧掌成风,“啪!”的拍在安逸的后颈,安逸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上。

    “是不是富贵人家,你说了不算,爷这双眼睛说了算。”张爷撩起衣角擦了擦匕首,插进来腰间的刀鞘里,一把扛起地上的安逸,消失在山林中。

    夜幕缓缓降临

    江家村村户也都冒起了炊烟,点起了灯火,一片静谧祥和的景象,仿佛白天的是完全没有发生过。

    江家宅院里,江如月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安欣则站在院门口,一直望着村口。此时此刻,她多希望那个身影突然跳到她面前,“丫头,你的手艺呢?”想到这,又忍不住呜咽起来,

    江如月听到了安欣的哭声,走过来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欣,已经半下午过去了,我们这样等不是办法。这样,你等在这宅子里,我去县城找安伯父。”

    “等等,那山匪不是说安全了就会放哥回来吗?你这一找爹,爹肯定报官,那山匪会不会撕票了呀?”安欣一把抓住了江如月正要往外走的胳膊,显然她还是抱有一丝侥幸的,

    “什么时候才算安全,是抓进了山?还是绑进了大寨?还是....”江如月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对于一个姑娘来说,今天突如其来的变化,已经让安欣身心俱疲。

    “还是..还是怎么样?你说呀?”敏感的安欣还是抓住了江如月话里的“小尾巴。”

    “我想不会的,安兄衣着光鲜,山匪就算有所歹意,也会狠狠朝你们家敲一笔的”江如月这么说也不完全是安慰安欣,安逸兄妹这一身锦衣,显然就不是个普通人家,任谁抓到机会都有可能起了财心,更何况九龙山上的山匪。

    江如月交代好安欣,乘上马车直奔安府而去。

    安家大宅里,安致远也在屋子里坐立不安,心头感觉百爪挠心,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身上燥得很,一口一口的端起檀木桌上的凉茶,往嘴里灌,总感觉有事发生。

    “这两个孩子,大晚上的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来个信儿,越来越不像话了!”

    “咣咣咣~”这话音未落,府门就响起了砸门声,安致远愣了愣神,一个箭步就从屋子里往门口跑去,把门房的伙计都给唬住了,这咱们家老爷什么时候开始如此亲力亲为了?那我可就没饭吃了?想到这,门房赶紧一溜烟跟出去,

    安致远把这府门打开,江如月这哐哐咂门的惯劲儿还没收住,差点一锤砸到安老爷脸上。安致远也来不及跟他计较,

    “怎么了?是不是逸儿、欣儿他们出事儿了?”

    江如月一路赶了三十多里地,还没喘上口气,就直奔安府,累得他是上气不接下气,

    “安伯父.......不....不好了...出..出事了..”江如月大口穿着粗气,“不好...不好了!”

    “不好什么了?你倒是说呀?”安致远急的都快跳脚了,随手一指旁边那门房的伙计,“你!快去给小公子拿碗茶来!”他一时也想不起眼前这个小兄弟姓氏

    门房伙计应声一溜烟跑进院子,端了一碗凉茶递给江如月,江如月气都没喘一口,“吨吨吨~”就喝光了凉茶,然后唾沫横飞把今天的事一股脑的说给安致远。

    “欣儿呢?”

    “安欣小姐没事,担心安公子回来,还等在我家院里。”江如月答道:

    “好好,欣儿跟他哥哥自幼情深,如今定是焦心的很,劳烦你帮我照顾欣儿,千万别让她做什么冲动的事”安致远松开江如月的手,招呼着门房的伙计,“去吧丁教头找来!”伙计领命,又是一溜烟小跑而去。

    “如果逸儿脱得身,定会去找你们,所以你宅子上也务必要有人。所以,还得劳驾你回去。”安致远正说着,身后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跟着伙计跑了过来,正是安府的护院丁教头。

    “老爷!”丁教头双手一抱,

    “老丁,你快挑上府里身手最好的家丁,跟公子回去!”

    “是!”

    “放心吧,伯父,我会照看好安欣的。”江如月应承道

    说完安致远撒开江如月,也没换衣服,还穿着睡衣,就跑出府门,

    “快!老赵!县衙!”

    安府的马车夫赵大伯也知事出紧急,没应声,迅速的抄起马缰,往县衙赶去,

    且说安致远到了县衙门口,下了马车就往县衙门口奔,

    “快去通告竹知县,我有要事。”

    刚要进去禀报的官差被一头大汗的安致远一把抓住,

    “算了,竹知县在哪儿?带我去!”

    这官差也认得安致远是县太爷的交好,这火急火燎的怕是有急事,也没敢怠慢,领着安致远就往县衙后面的书房里去。

    安致远没等官差在屋外禀报,一把推开房门,“竹取兄!竹取兄!”

    屋子左侧一扇翡翠屏风,竹取闻声大腹便便的从屏风后面绕出来,一看安致远这幅模样,赶忙上前两步搀起,

    “哎呀我说致远兄,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着急?坐下来慢慢说,不着急,万事有兄弟我呢。”说着挥了挥手,屏退了门口的差役,堆着一脸笑,配上他这幅身材,一副弥勒佛的模样。

    扶着安致远在桌前的香樟木花雕椅子上坐下,

    “我儿失踪了!被匪人抓去了!”安致远屁股还没坐稳,就把江如月所说讲给了竹取,

    竹取在扶着安致远坐稳,自己回到上座坐好,把桌上沏好的茶推了一杯给安致远,“今儿真的奇了怪了,怎么都被抓去了?”

    安致远不知竹取何意,

    “哎呀我的竹大人,您就别给我卖关子了!”

    “你猜怎么着,本县刚刚收到公文,蜀王的千金今天上午失踪了,就在本县附近!据消息来报,蜀王女儿的四个侍卫都被打翻在地,蜀王千金和侍女一同不见了踪迹,也说是山匪所为。这不,蜀王连夜带了八千府兵并一万奋威营正奔本县而来,今夜就到!”

    说完竹取拍了一拍安致远沾满汗水的手背,示意他且安心

    “致远兄莫急,本县估计今夜就能将九龙山的要口围个水泄不通。兄今夜就暂住我府,等蜀王大军一到我们一同进山,搜救公子。你现在着急也没有用,你总不会打算带着我这县衙一百来兵丁去围攻九龙山吧?”

    安致远听罢,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急是急不来,最好的方法就是盼着蜀王大军尽快抵达,进山搜剿。

    “也罢,且听竹兄的吧”安致远叹了一口气人群喧闹起来,张爷原本已经有些松动的右手忽然又扼紧了安欣的玉颈,

    “老族长,您不希望在这太平时日,江家村出条人命吧?到时候您打算怎么向知县老爷交代。”安逸看着老族长,目前只有他能控制住这一群已经怒火攻心的村民。

    “住手!”

    众人朝喊声望去,安逸和江如月挤过铁桶一般的人墙

    “住手!我来换她!你把她放了!”“后生!莫要冲动。”老族长看到安逸是个生面孔,以为是个过路的外乡人热血上头,冲动救美。

    安逸冲老族长作了个揖,“谢谢老族长,我是这姑娘的兄长,我换下我妹妹。之后麻烦族长让大伙闪开一条道。”

    “不能让这山匪走!”.....“都他妈的别过来,老子大不了一命换一命!”只见一名身着农户样粗麻短打衣衫的男子用一把银质雕纹匕首指着人群,然而在他的周围的村民,手里有的拿着钢叉、有的拿着锄头,把这男子团团围住。

    男子右手扼着一名女子的脖子,左手的匕首还时不时向女子比划着。女子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哭的梨花带雨,咬着银牙,却也吓得身体微微颤抖,正是安逸的妹妹安欣。

    “你放下匕首!”一名身着灰色布袍的白须老者指着男子手上的安欣,“我是本村的族长,你放了这个姑娘,我保你无虞!”“哥~”看到安逸,安欣强忍的泪水终于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安逸看着那张爷,“我来换她,你放开她!”

    人群越围越紧

    “那可就休怪老子手毒了!”张爷举起匕首,狠狠的在安欣不断起伏的胸前比划着,

    “山...山匪来了,劫持..劫持了一个姑娘!就...就在那儿!”老汉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村口的方向

    安逸顺着老汉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果然里外三层好像站满了人,头“嗡~”的一阵发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也不多想,直奔村口而去,江如月紧跟后面而去。

    一个手里拿着钢叉的农户说到,

    他的声音马上得到的附和,

    “对!不能放!”“这帮天杀的山匪!”“不能让他走!”.....“老头,你也不打听打听,九龙山张爷是你想唬就能唬的?你们都给我让开一条道:等爷安全了,自然放了这女子!”说着,这自称张爷的男子把手里的匕首向安欣的脖子比划了一下,冰冷的金属触碰到安欣白皙的肌肤,冰冷和恐惧一起向她的脑海袭来。安欣抿着嘴,强忍着快要抖若筛糠的娇躯。

    “不能放!山匪都是不讲信用的,放了他走,他一样会撕票的!”

    第五章·山匪

    安逸刚出门口,就看到外面乱哄哄的人群,有疾走的、有呼喊的、也有的手中提着粪叉和菜刀。他一把抓住一个正从院门前跑过的老汉,

    “老伯,发生什么事了?”安逸焦急的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