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布衣天国 第一章 兄妹
    看见店小二一头扎在酒坛堆里,想来刚才对那一脚也是猝不及防,旁边是那两个酒桶,其中一个已经打开了,横放在地上,里面白花花的不是银子还是什么?

    那大汉正在把酒桶里的银子往地窖里放,显然也是始料未及会有人闯进来,“我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男子冷哼一声,

    那大汉倒是不慌,放下手里的银锭,一把拉起店小二,“我说公子,若是我们这小二儿哪惹恼了你,你莫与他计较,我们店里上好的老酒你随便挑。你我本是陌路人,莫要用自己的性命,管他人的闲事。”

    店小二被那一脚踢得七荤八素,一手捂着这在流血的头,恶狠狠的盯着兄妹俩。

    男子右手下意识的微微抬起拦在妹妹身前,“九龙山二当家的果然是吃过见过的,临危不乱!器宇不凡啊!”

    “这样说,就是没得谈了?”大汉冷笑一声,闪电般从身后的酒坛堆里抽出一物,

    “嗖!”

    迅速地掷向男子,男子往后一闪身,

    “铛!”

    一口刀插在墙上,怕是刚才反应慢点,已经被钉在墙上了。

    男子右手拉着妹妹就往门口走,那大汉一个飞身前来,左手成拳打向男子,右手握住墙上的刀柄,欲要把刀拔出来。

    男子左手成掌,拍在大汉手腕上,身体往旁边一侧,拳风擦着脸庞,带起了几缕黑发,堪堪躲过这势如山崩的一拳。

    右手从白袍下掏出一个竹筒,丢给妹妹,

    “快去!”

    妹妹接过竹筒,对着门口就要拉动下面的棉线,突然一道刀光划过脸前,店小二拿着刀,恶狠狠的正劈过来,

    女子身体往前一扑,翻身一个兔子蹬鹰正踢向在店小二肚子上,店小二拿刀一挡,正准备化解掉这力道:谁知道女子双腿并没有完全踢出去,而是一个回马枪,反向向旁边的酒坛一用力,借助下肢的蹬力让自己从地上滑了出去。

    店小二一看不妙,赶紧三步并作两步撩开门帘提刀跟过去,不过为时已晚,女子手里的竹筒已经对准了门口,棉线一拉,

    “嗖~”

    一个箭头大小的火光蹿出了店外,还带着撕破耳膜一般的尖啸。

    听到声音,原本街道两旁目光呆滞的眼神突然恢复了神采,纷纷从菜篮子下、水果摊里、油锅旁抽出钢刀冲向酒馆里。

    店小二一看这阵势,赶紧转身往回跑,刀也不要了,一掀门帘,冲着正在跟男子缠斗的大汉大喊,

    “大哥,官军!是官军!”。

    大汉一听,握着刀右手狠狠的朝男子一劈,男子欠身闪过,回手一把就抓向要转身逃向里屋的大汉,谁知大汉块头是大身手却着实敏捷,只让男子抓了个衣角,便闪进了里屋。

    男子也不再追,而是左脚一伸,把急匆匆跑进来店小二绊了一个狗吃屎,店小二翻过身来刚要起身,两柄钢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两个一身粗布衣小贩打扮的官兵已经欺到身前。

    大汉转到里屋来,对着双手“噗、噗”吐了两口口水,攥紧了拳头冲着墙上一个抹着白石灰记号的地方一用力,

    “咣~”砸出了一个半人高的大洞。

    大汉麻利的蹲下身,从洞里钻了出去。酒馆的后墙是另外一条街,街前就是一片竹林,竹林外面就是城郭,穿过城郭事先预留的狗洞就是县外,出了华阳县,可就谁也别想抓到他了。

    想到这,就打算一个健步往竹林里跑,突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大汉罩了个严严实实,还未等大汉挣扎,四柄冰冷的钢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

    一个七尺高的壮汉走了过来,身着青色官袍,足蹬黑色皂靴,腰间悬一口官刀,格外威风。

    “宋大当家,衙门里请吧!”壮汉冲网里的宋大当家咧咧嘴,

    网里的人正是九龙山的大当家,宋忠。而下网抓他的壮汉,正是华阳县的捕头周云龙。

    “周云龙,老子早晚让你碎尸万段!”宋大当家狰狞着脸冲壮汉喊道。

    “带走!”周云龙手一扬,官差们受意后将宋大当家困了个结实,押着向县衙方向走去。

    周云龙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本不是太黑的脸,却坑坑洼洼的充满了岁月沧桑感,眉毛又浓又长,把一双不大的眼睛衬托的炯炯有神。

    他转过到酒馆门前,来到已经站在门口的兄妹面前

    “安少爷,九龙山二当家已经被我拿了,这次多谢少爷了”周云龙双手抱拳

    这白袍男子显然就是华阳县富商安致远的公子安逸,旁边的玲珑少女自然就是安逸的妹妹安欣。

    安致远的父亲也就是安逸的爷爷,原本是成都知府,安家在成都府也算是有名的书香世家,安致远却自幼不喜读书,对经商之道有着与生俱来的灵感,利用父亲的人脉,攒下了厚实的家业。后来娶了原华阳县令的女儿,生下了安逸、安欣这一对儿女,爱妻却因此撒手人寰,不久后老爷子也因病离世。遭受一连串打击的安致远心灰意冷,将家业搬到这成都府治下的华阳县,当了个闲散的富家翁。

    “周叔别来无恙。”安逸回了个礼,

    这周云龙原是安家府上的家丁,为人忠厚却是一个风趣的中年人,从小看着安逸、安欣兄妹长大,对两兄妹十分呵护。在安致远的撺掇下,安老爷子将周云龙最喜欢的丫鬟小云许给周云龙为妻,并给他在华阳县安排了个捕快的差事。没想到周云龙凭借自己的胆识和身手,得到县令竹取的赏识,现在已成为华阳县的捕头了。

    “周大叔,什么时候还带我去河里摸鱼啊,怕不是把我都忘了吧!”安欣眨了眨眼,俏皮的冲着周云龙。

    “谁都像你那么清闲呀,大小姐。”安逸歪过脑袋看着安欣。

    “公子、小姐说笑了,不过现在被九龙山山匪闹的,婆娘的床都快摸不到了,更别说摸鱼了。”周云龙嘿嘿笑着,

    “行,既然人赃并获,那周叔你就赶快回去复命吧,我们兄妹也要回去了。”安逸道

    周云龙再次拱拱手,“公子和小姐保重!”,说完转身朝已经把藏银打包好的军士挥了挥手,朝县衙走去。

    安逸悠闲的踏着街上的青石板路,妹妹安欣挽着哥哥的胳膊,两兄妹就这样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任谁人看,还以为是一对甜蜜的小夫妻。

    “哥,这九龙山上真的就三大王嘛?那我们今天抓到的这个是不是大大王呢?”安欣仰着脸问哥哥,

    “听说九龙山上的山匪是早些年县里闹饥荒,然后走投无路才落草为寇,一开始是三兄弟上山的,后来又吸引了一些流民上山,一共五个首领,号称九龙山五大王。前几年成都府的官军来剿匪之后,已经销声匿迹,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又开始到处出现了。”安逸回道:

    “说来那场饥荒真的死了不少人,听爹说,爷爷也是因为那场饥荒而感到自责,然后一病不起的”安欣回忆着

    “是啊,天府之国一向是粮仓充沛闹出那么大一场饥荒,很多人都是措手不及的”安逸眉头一锁,

    “不聊这些啦。”安欣打断了哥哥的思绪,指了指前面的马车,“哥,到了,我们上车回家吧。”

    安逸也不再考虑,走到马车前,车夫看到安逸兄妹回来,赶忙起身拿出车凳放在车下。

    安逸踩着车凳登上马车,翻身拉着安欣的胳膊,“上来,小心点!”

    “赵大伯,我们回府。”兄妹坐罢后,安逸朝着车夫说道:“好嘞!”车夫熟练地挥起马鞭,“驾~”马车缓缓启动,向前使去。“额....好,好!我去里屋给您打!”店小二腆着脸笑着,转身往屋里走。刚刚撩起门帘,后面男子半爬在柜台上的身子突然弹起,左手搭着妹妹的肩膀往后一拉,右脚往前一伸,踢在店小二的屁股上,店小二一个跟头栽进屋里。

    “哎呦!”跟着店小二一声叫,男子兄妹撩开门帘就闯了进来。

    “这扁担那么粗,被压的弯成这样,这两桶肯定不是一般的酒。”

    “进去看看!”兄妹俩四目相对,异口同声,

    男子带着妹妹走到柜台前,敲了敲柜面,“我看刚才你店里是不是来好酒了,就喝刚才来的,两桶我都要了!”男子左臂弯曲半爬在柜台前,看着店小二。

    “哎呦,爷,我们这儿有上好的桂花香,上午刚刚到货,呵哟那个香哟!我给您来一壶您尝尝。”店小二说着就要转身去打酒。

    “我就喝你新买的那两桶!”男子身体前倾,嘴角上扬,看着店小二,“哥,这店小二一直盯着我们呢,别是发现我们了吧!”女子悄悄的凑到男子旁边,低声的说,

    顺着女子的目光看去,酒馆里一个削瘦的脸庞上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冲着女子望着,一身灰色粗布长衫,依靠在酒馆里柜台前,摆弄着手里的那块破抹布。

    男子吹了一口手里端着的茶水,“你不看他,他自然不会看你。”头也不抬的说道:“小二呢?给我们弄点酒!”

    刚刚钻进酒馆里屋的店小二又掀开门帘,来到台前,谄媚的一笑“公子,您要喝什么酒?”

    “这店果然有问题!”男子看着这二人,回头对妹妹讲到。

    “你怎么看出来的?”小姑娘一脸疑问,

    青石板路的街道上并没有太多行人,道路两旁却有不少商贩,一个个面无表情的坐在自己的摊子前,好像并无意关注是否有人照顾他的生意,目光呆滞。

    偶尔刮起的小风吹着小酒馆前的“酒”字招旗歪歪晃晃,小酒馆前面的凉棚下坐着一男一女,男的眉清目秀一身素白,慢慢的品着桌前的茶水。女的鹅黄色的长裙陪着一双素色白靴,精致的小脸上一双精灵般的眼睛直溜溜的转,乌黑细致的头发披于双肩之上。

    “店家出来拿酒来咯~”还没到门前就吆喝起来了,

    原本盯着女子的店小二,好似一下回了魂,三两步走出去看了看来者,扬了下嘴角又快速的恢复平静。

    “你可终于来了!”店小二埋怨道:手上却没闲着,跟大汉一人一个桶进酒馆里去了。女子努了努嘴,别过脸去。

    说话间,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冲酒馆这边走了过来,挑着一个大扁担,两头挂着酒桶,看样子挺沉,扁担都压弯了。

    第一卷·蜀乱

    第一章·兄妹

    成都府秋后的华阳县仍是艳阳高照,巨大的太阳挂在天上,像极了一个大火球。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天气反常的很,都已经接近十月了,还是能感受到盛夏的余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