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瓮中捉鳖
    墨君翔的府邸,绛红色的三个字依然高贵炫目。

    紫绫刚到就察觉到不一样的气息,墨王府平静的可怕,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昭示着新一场的血雨腥风。

    抬步往前走上一步,却被魅影拦住,“阿绫,恐怕有计,小心为上。”

    “逸枫是为了我才来墨王府的,我不能眼睁睁看他涉险。”紫绫摇摇头,眼神坚定。

    “我陪你。”

    从魅影答应跟着紫绫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无论发生何事,他都会紧随她左右。

    “砰——”地一声,大门被打开后,墨王府仍然空无一人。

    身后的忘尘宫手下窃窃私语,纷纷认为墨王府中人早已转移出去,要么早就遭遇了不测。

    紫绫加快速度,到达院子大院的那刻,她惊住了。

    从未想过,再次步入墨王府,看到的第一个人会是曦韵,她就被绑在柱子上,脚下是由木柴摆成的祭坛。

    那袭如雪白衣不知何时竟成了血衣,粘稠的血液从额上缓缓流出,及腰长发被剪得长短不齐,凌乱不堪地贴在脸上。

    如今的曦韵早就没了前朝公主的体面,她形容憔悴,狼狈不堪。

    若不是她仍旧极力保持那清澈纯净的眼神,却一边又禁不住对紫绫的恨意,紫绫一定不会记得世上还有一个曦韵,对她恨之入骨。

    “唔唔……唔唔……”即便曦韵恨极了紫绫,见到紫绫的那刻还是忍不住求救。

    长绫挥出,如舞动的紫蛇,将木柴堆上的曦韵救了下来,“有没有见过一个用流星锤的男子?”

    曦韵惊魂未定,瘫坐在地上,还是指了指墨君翔卧房的方向,“那人……还在……还在王爷房间里,快救……快救王爷——”

    吃力地吐出最后一句话,曦韵终是晕了过去。

    紫绫救人心切,甚至都来不及分析消息的真假,或者她根本就不在乎真假,她在乎的仅仅是营救段逸枫的机会。

    而这种机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即便结果伤她至深,她仍然不后悔,今时今日,她曾不惜一切为之努力过。

    她就带着魅影等人朝卧房飞去,没有片刻的停留。

    待再不见了紫绫等人的身影,本应该昏死过去的曦韵却缓缓站起,目视着紫绫的方向,露出狠绝的笑容,

    “叶紫绫,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希望你还能有命让我挫骨扬灰。”

    “逸枫,你在哪里?”

    紫绫冲进卧房,眼观四方,可是除了嫣红的新鲜血液,哪里有一个人影。

    “咔咔——”

    “咔咔——”

    单调的声音一下一下敲打着紫绫的内心,朝后望去,不光大门紧闭,还多了一层坚硬的钢铁墙。

    紫绫、魅影还有她的属下,就像身处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笼,就等着狩猎者将他们赶尽杀绝。

    魅影和其他人试了好一会,无功而返,“阿绫,不知道这门是什么做的,根本无法推开。”

    “好香。”紫绫还没回应就听到手下的讨论声,“像是牡丹花开的味道。”

    “不对,明明是雏菊。”

    “你们都错了,是百合。”

    紫绫微微皱眉,空气中的香味极淡,根本就不是任何一种花的味道,又像是千万种花的集合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