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妃狂天下:踹王下榻 她只是个傀儡
    夜小漓目瞪口呆,注视着那狠辣的一掌打在自己身上,打碎了她的五脏六腑。

    风花雪月楼下,大战还在继续,真正的血流成河;天上大雨滂沱,洗刷这一夜的喧嚣罪孽。

    当太阳再次升起,世上便不会再有暗门,人们谈论的也仅仅是魔域的强势来袭。

    魔域的主人也将由叶紫绫暂代,可是她要让天下人永远记得,曾经魔君殇岚的辉煌。

    紫绫冷淡观望楼下的生生死死,耳边响起殇岚还在的时候,她偷偷地问,“殇岚,我猜出来了,她不是夜小漓吧?”

    “她当然不是,她只是个傀儡而已。”

    紫绫不解,“既然是傀儡,为什么……你还要将……墨灵圣果给我?”

    “你很重视这个妹妹,如果能让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银发微漾,唇角带着宠、溺的笑意。

    “那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很想见你,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出现?”

    她为什么要问那个问题呢,殇岚明明用行动告诉了她答案。

    在她孤立无援之际,那人以骚包的姿态震慑四方,连带着魔域中人纷纷出现,奉她为主。

    她明明看到了那袭冰绸黑衣,却未来得及追上他。

    她终于知晓自己对他的思念,却在她不注意的时候,任凭思念泛滥成灾,悲伤逆流成河。

    殇岚还是走了,她犹如行尸走肉。

    回到忘尘宫才发现夜毓和魔箫早已救出忘尘宫老一辈,幻瑶、段逸枫也脱离了掌控。

    眼角酸涩,紫绫躲避般抬头,禁住欲夺眶而出的眼泪,忍不住低语:“殇岚,你果然什么都为我筹划好了,可是为什么不为我们的未来好好计划一番呢?”

    幻瑶:“宫主,我和段逸枫查出来,二小姐根本就没有真正活过来,她不是我们的二小姐,她被人控制了,只是个傀儡。“

    有关夜小漓的任何事,紫绫都没有兴趣,她摇了摇头,问道,“逸枫呢?”

    “他去救墨王爷了。他说,只要墨王爷好宫主才好。”

    幻瑶累得汗流满面,紫绫心不在焉,根本没有发现,“去了多久?”

    “约莫两个时辰了。”一说完,幻瑶就发现了不寻常之处,逸枫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回来,会不会也遇到了不测。

    “来人,备马!”紫绫猛地冲出,如风一般迅速。

    “宫主,你一定要救下他……”

    这一刻,幻瑶终是忍受不住,跪坐在地,疼得她咬紧牙关,恨不能砍断这双腿。

    “护法——”

    在婢女的惊呼声中,幻瑶缓缓闭紧了双眼,只是她恍惚记得,在她最绝望最无助时候的那袭白衣。

    幻瑶和段逸枫的计谋被云凌熙看破,云凌熙有心放过他们,残忍如夜小漓却生生挖去幻瑶的双眼,毁她双足,“我要你从今往后再没机会跟在我姐的后面了。”

    “宫主……宫主……”被关在地牢里的幻瑶想起曾几何时,和段逸枫宫主一起无忧无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唇角竟闪过一丝笑意。

    “宫主宫主,就知道宫主,绫儿那丫头就知道让你们为她分心,真真是气死本魔医了。”

    那人的声音明明带着些许恼意,却让她犹如陷入了一个醉人梦境,无法从中自拔。

    她本就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了,哪料到竟还有人记得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